第111章 回程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11章 回程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     “夫人!”丫鬟和婆子脸色一变,立刻扶住李月娥。

    “月娥!”王博君忙扶住李月娥:“快去请大夫!”他自己则半搂着李月娥忙向房间里走去。

    丫鬟和婆子跟着后面, 小厮则慌忙的去请大夫了。

    “难道是要生了?博君兄也真是的, 竟然让怀了孕的妻子跟着来陪考。”

    李月娥和王博君走了后, 大家感叹了几句,但很快就将注意力放到了新出炉的解元, 秦伀身上。

    “秦伀秦老爷,请问秦解元可在?”报喜的官差一下马就忙进客栈恭敬的询问。

    “这就是秦解元。”有人忙指着秦伀道。

    “恭喜秦老爷, 贺喜秦解元...”两个官差忙道喜。

    “秦伀是解元!?他当真是解元?”客栈里的众人一开时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官差走到秦伀面前贺喜的时候他们才确定了。

    “天啊, 不满十九的解元,这是何等天资!”有人忍不住感叹。

    “恭喜秦解元....”

    “恭喜恭喜....”

    所有人都拥过来道贺,秦伀一一回礼, 李绮罗则忙撒喜钱。

    客栈的掌柜高兴坏了,他们客栈出了一个乡试第六名不算, 竟然还多了一个解元, 今年肯定财源广进。

    “放鞭炮, 赶快放鞭炮!”掌柜的激动的脸都红了,忙不迭的吩咐店小二将一早就准备好的鞭炮点燃:“恭贺秦伀秦老爷高中解元!!!恭贺秦伀秦老爷高中乡试解元!!!.....”一声比一声洪亮。

    客栈外面的人一听这里竟然出了解元, 全都拥了过来。

    “解元,哪位是解元, 肯定长的很威严吧。”

    “听说今年的解元很年轻呢!”

    “真的?这么年轻就中了解元,哎呀, 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我家里的小女儿正值适龄, 这么好的女婿人选可不能错过了...”

    “哎,让让,让让,我是解元的丈人,我要和女婿说话...”

    整个客栈像被泼了一锅滚烫的油水,无数人挤了进来。

    李绮罗散了喜钱后,见势不好忙拉着秦伀,用她的力道轻轻一挤,就带着他从人群中溜了出来回了房间。

    “听到没有,刚刚有人说是你的丈人呢!”李绮罗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已经溜了,这才关了门,舒了一口气 ,这阵仗,太狂热了!

    秦伀轻笑一声:“我哪儿来的丈人,我这辈子都只会有你一人。”

    李绮罗叹一声:“以后可得把你看紧些了,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她用手做了个散发光芒的动作:“金龟婿!你要是走在路上,说不得都会被人套了麻袋直接塞进洞房。”

    “啊....”秦伀正想说话,忽然隔壁传来叫声。

    李绮罗和秦伀对看一眼,忙打开了房门,只见王博君和李月娥的房间紧闭,李月娥的闷哼声从开着的窗户传了出来。

    “快点儿,大夫,我家少夫人还等着呢!”这时,去请大夫的小厮已经拉着一名大夫一脸焦急的跑了进来。

    胖胖的掌柜也跟在了后面,他见着秦伀,连忙打招呼:“秦解元。”打了招呼后,又忙向李月娥他们的屋子看去:“这可怎么好,可千万别出事!”

    李绮罗沉默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她是真没想到秦伀中了解元的事竟然让李月娥会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这又是何苦!

    渐渐的,李月娥的闷哼声小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王博君才将大夫送了出来:“令夫人一时情绪过于激动,这才动了胎气,我开几副安胎药,切记,要让令夫人心情保持平缓,不可大悲大喜。”

    王博君听了,脸色僵了僵:“谢谢大夫,我送您出去。”

    将大夫送走后,王博君折返回来,见到秦伀和李绮罗一顿,他苦笑一声,冲秦伀拱拱手,直接进了屋子。

    李月娥有事,李绮罗不会觉得欢喜,她没事,李绮罗也不会觉得遗憾。反正不关她的事,李月娥心里再怎么想,那都是她自己的事,她折磨自己可以,但若是敢因为心中后悔,就来打秦伀的主意....

    李绮罗冷冷的勾了勾嘴角。

    “解元,秦解元在这里!”秦伀正想拉李绮罗进屋的时候,忽然从前面呜啦啦涌进一群人,看见秦伀双眼放着灼热的光。

    “秦解元,老夫家中小女正值花季,且容貌秀美,与秦解元乃是天作地合的一对啊.....”

    “去,去,你家女儿也能叫容貌秀美?我家女儿才是花容月貌,性情娴静,秦解元,娶了我家小女,你保证不会后悔。”

    “秦解元,我家老爷已在府中备下了酒菜,特意差我来邀您过府一叙.....”

    “秦解元....”

    “秦解元.....”

    一阵闹闹哄哄,后院顿时像炸开了一样。

    “各位,在下已娶妻,好意心领,各位请回吧。”秦伀忙对众人拱了拱手。

    “娶了妻不要紧,小女也可为妾,像秦解元这般人中龙凤,三妻四妾才是应当...啊!”话音刚落,忽然惨叫一声。

    不知从哪儿飞来一颗石子,正打在鼻头上,都红肿了。

    “安静!”李绮罗的声音穿透众人,明明不高,但却极具威慑力,成功让现场安静了下来:“我是秦解元的妻子,相公不会纳妾,也不会要美人。你们要是再当着我的面对我相公说什么送妾的话,再打在你们鼻头上的可就不是石子了!邀我相公去做客的,我代我相公说一声对不住,喜报刚下,我相公这些天都会很忙,好意心领,好走不送!”

    李绮罗说完后,也不管众人如何反应,直接拉着秦伀到了门前,开门后,她还回头说了一句:“我和相公有事商量,大家可千万别来打扰!”

    说完将秦伀拉近屋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李绮罗明明没有发怒,嘴角甚至挂着笑意,声音也不高,但偏偏就让人不敢违背她的话,总觉得要是敲了那扇门,就像是去捋了老虎须。

    “这秦解元的妻子倒是....”怪凶的!

    “算了,算了,走吧....”

    大家又不敢去敲门,站了一会儿后只好离开了。

    李绮罗透过窗户往外看,见众人走了,她便哼了一声坐下。

    秦伀摸了摸鼻子:“别生气了,是我不好。”

    李绮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又关你什么事?”

    “我让你生气了,就是我不好。”秦伀挨着李绮罗坐下,握住她的手。

    “你倒是认错的快。”本来就不关秦伀的事,见他求生欲这么强,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

    秦伀自己还把脸往前凑了凑。

    乡试成绩出了好几天后,客栈才算是恢复了平静。

    考上了的要等着领举人文书,还要答谢主考官,和同届的考生联系联系,没考上的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要吃屎的那位仁兄,当时一听秦伀真的中了解元,脸刷的一下 就绿了,趁着大家都去恭贺秦伀,自己灰溜溜的回屋收拾了行李,当时结了帐就跑了。

    等众人回过神来,还想看热闹的时候,才发现连人都找不到了。

    李绮罗哼一声:“倒是溜的快!”

    秦伀失笑:“都要吃屎了,他怎么可能还不跑。”

    “他跑了不要紧,咱们的银子可不会跑,相公,咱们这次可算是赚翻了。”六百两银子,转手就是四千多两。

    两人拿着凭证到赌坊去领了银子。赌坊的人一点儿都没有迟疑,反而十分恭敬欢喜的将银子兑了。

    这次秦伀得了解元,算是爆了冷,虽然他的赔率高,但押他的人少啊,热门人选一个都没得到解元,赌坊这次可算是大赚了一把。

    在赌坊眼里,秦伀不但是解元,更是他们的财神爷。

    等秦伀领了举人文书,时间已经到了九月上旬。

    李月娥之前动了胎气,养了这么十几天,才敢上路,倒是刚好和李绮罗他们一同回去。

    再见李月娥,她面色明显苍白了许多,而与王博军之间的气氛似乎更僵了。王博君虽然还是在照顾着李月娥,但同她却没一句多余的话,对李月娥,少了温情,更多的好像只剩下为人夫的责任。

    回去是由北向南,顺水而下,船速快了许多,用了两天,便到了河间府。河间府是距离两江省省城最近的府 ,还有一条直通京城的官道,繁华程度比益阳府有过之而无不及。

    船在河间府靠岸,有人上船,也有人下船。

    “阿达!”趁着靠岸的时间,李绮罗与秦伀下船买东西,刚一踏上码头,就听得一声大喊。

    秦伀嘴角立刻抿紧,眉头皱了皱。

    李绮罗回头,果然是穆尔沁在向她招手。

    “穆尔沁?你不是去京城了?”

    穆尔沁拿着鞭子欢喜的跑到李绮罗面前:“事情办完了,回去准备嫁妆,明年我就要嫁到京城了。阿达,你放心,你是我一辈子的阿达,就算嫁给了别人,我也还是喜欢你。”

    秦伀将李绮罗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李绮罗忙道:“你要嫁人了很好,换个人当阿达吧,我只喜欢我丈夫。”

    秦伀嘴角止不住扬了扬。

    穆尔沁看着秦伀哼了一声:“他虽然长的俊,但男人这么瘦,又不能打,阿达,你怎么就嫁给他了?”

    “谁说的,我相公不光长的好看,而且特别聪明。要那么能打干什么?我就喜欢聪明的,他对我也好,这世间的男子再没有比他更好的了!”李绮罗听不得别人说秦伀不好,闻言立刻反驳道。

    秦伀耳朵微微泛红,搂着李绮罗的手也没忍住跳了跳。

    “是这样?”穆尔沁怀疑的看了看秦伀:“算了,阿达你喜欢就好。”将这个放下,她高兴道:“我们又可以同路了。”

    穆尔沁他们会在乾阳府下船,再坐船到海口,然后再回到大石。

    乾阳府离云阳县并不远,说同行也没错。

    过了七天,船到了乾阳府,穆尔沁来向李绮罗道别。

    “阿达,你若在我们大石,定是最好的女英雄,我要下船了,不知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这根鞭子送给你。”穆尔沁把她那根一直拿在手里的火红的鞭子递到李绮罗手里。

    从穆尔沁鞭不离手,便知道这根鞭子对她何等珍贵。

    “这我不能收。”无论穆尔沁怎么说,李绮罗就是不收。

    穆尔沁只好失望的收起鞭子,“那你能送送我吗,李姐姐,其实我是开玩笑的,你不是我的阿达,我只是崇拜你。”

    “我知道。”李绮罗笑一声。

    虽然穆尔沁性子刁蛮了些,但李绮罗和她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便答应了送她的请求。

    “我与你一起去。”秦伀站起来拿了衣服披在李绮罗身上。

    船靠到乾阳府码头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船会在码头靠一整晚,补给后第二天凌晨才会出发。

    不用赶时间,李绮罗和秦伀便趁着送人的机会,顺便逛了逛乾阳府。

    走着走着,直接将穆尔沁他们送出了城。

    “我和相公就不送了,你们路上小心。”要关城门了,李绮罗对穆尔沁道。

    “嗯,后会有期!”穆尔沁学着大越的礼仪对李绮罗洒脱的拱了拱手,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空气中忽然有了异动,接着,不知从哪儿蹿出好些人,齐刷刷的将他们围住了。

    “穆尔沁明珠,你可让我们好找!”

    “明珠!”秦伀身体忽然紧绷。

    “怎么了?”李绮罗忙问。

    “只有大石的公主才可被称为明珠,穆尔沁是大石的公主。”秦伀缓缓道,看来穆尔沁他们去京城的目的并不简单。

    “是我叔叔派你们来的?”穆尔沁脸上的娇蛮一下消失无踪,她慢慢的拎起鞭子,冷冷的注视着围着的人。

    身边的三个随从紧张的将她护在中间。

    “李姐姐,你们先走,这些人是找我的。”穆尔沁转头冲李绮罗道。

    “咱们走。”秦伀小声道,一看就是大石的内讧,他和李绮罗绝不能插手。

    李绮罗点头。

    只是他们刚刚转身,为首的人变使了一个眼色,立刻就有两柄钢刀冲着秦伀和李绮罗的头顶而来。

    李绮罗眼疾手快的将秦伀拉开,电光火石间出手就是两针,直接扎向了出手两人的脖子。

    “啊!”惨叫声响起,两人齐齐倒了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