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挑破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07章 挑破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李绮罗:“.....大姐, 你有病吧, 你过得好与坏与我有关系吗,我犯得着去笑话你?”有那个时间, 还不如和她的小男人多说说话!

    李月娥手却捏的更紧, 王博君这些日子的变化她不是没看见, 她也不是不知道这时候不能将他逼得太过。可是, 秦伀太优秀了, 他的气度, 他的聪颖, 他对李绮罗无微不至的呵护贴心,这些都时时刺着她的眼。

    如果在以前,李月娥还可以不在乎,因为她觉得她比那个毫不起眼的庶妹出色太多,也理智的多,没道理李绮罗能将日子过好, 她就不行。

    可是...., 事情的发展似乎不能尽如人意,秦伀一举夺得了院试案首,王博君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如果这次乡试王博君再不能压过秦伀,那就证明她的选择错了,她与娘辛辛苦苦的谋划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她知道这时候应该对王博君放松一点儿, 但有秦伀在旁边对比着, 却让她不敢有丝毫松懈。她告诉自己, 只要熬过乡试就好了,只要在乡试中王博君能取得好成绩,那一切都是黎明前的黑暗。等以后她再慢慢和王博君培养感情也不迟。而现在只有往死里学,才有可能比过秦伀,也能离她的目标更进一步。

    李月娥一直以为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为了目标,可以全然不顾他人的看法。可是她错了,她看着王博君学的痛苦,看着自己与王博君脆弱的关系暴露在李绮罗面前,她再也不能冷静自持....

    李绮罗的话却让李月娥心里生不出丝毫轻松,被她笑话和被她忽视,两者之间她竟不知哪一个好一点。

    她深吸一口气,“因怀了身孕,天又太热,我的心情有些浮躁,绮罗,刚刚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吧。”是她失态了,说完她就想转身离开。

    “站住!”李绮罗却在这时出了声。

    “还有何事?”李月娥转过身来看她,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李绮罗笑一声 :“李月娥,我以前觉得你不像其他的女子被规矩束缚的没有自我,你有目标,有野心,敢为自己的目标付之行动。”这也是她高看李月娥一分的原因,虽然手段略显卑鄙,但她至少不认命。

    在一众被这个男权社会束缚并打心底认同这些规矩的女人中,李月娥难得的有几分自我意识。李月娥身上的不认命,让经历了末世的李绮罗有了一分认同。在这里,女子并没有多少独立的生存空间,李月娥有才华,有野心,但社会的现状,却让她只能通过男人来实现。这份怜让李绮罗之前从没有对李月娥做什么,甚至知道原主的意识报复的对象兴许也包括李月娥的时候,她也没有立即下决定,就是因为她想再看看.....

    “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你不是不认命,你只是自私到了极点。原本我还打算再等一等的,可是你偏偏要在我面前来说这些话,别以为我不知道,见我相公对我好,你心底不舒服了。”李绮罗走到李月娥面前,冷声道。

    “胡说,我从来不曾做此想。”李月娥立即反驳,扶着肚子的手却一紧。

    李绮罗冲她勾了勾唇角,“俗话说一个谎话说出来就要另一个谎话去圆,既然你已心生悔意,不如让我来打破这份谎言!”

    “你要干什么!”李月娥闻言心中一慌,伸手就要去拉李绮罗。但李绮罗一个转身,轻易就避开了她,三两步走到李月娥与王博君的门前,敲了敲门:“王博君,你出来....”

    “你疯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李月娥慌张的要来捂李绮罗的嘴。

    李绮罗却一只手轻易就将她定在了原地。

    “小妹,月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门吱呀吱呀一声被打开,王博君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的情景,李月娥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惊慌。

    对面的门也被打开了,秦伀走了出来,他一见这状况,便明白了李绮罗的打算。李绮罗看向他,他对李绮罗点了点头。

    秦伀走了过来,“进屋去说。”

    “不,没什么可说的,你们回去,我和相公没什么要和你们说的....”李月娥忙出声阻止。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李绮罗轻易拉着李月娥进了屋子,秦伀随后进来将门关上了。

    “秦伀,你和小妹到底要说什么?”他直觉这件事非比寻常。

    “相公,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的都是胡话,让他们出去...”李月娥揪着帕子道:“李妈,翠柳,快让他们出去。”

    李妈和翠柳忙要来赶李绮罗和秦伀。

    “让他们说。”王博君猛的喝一声,“谁都不许动,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

    李月娥面色一白。

    李绮罗看一眼李月娥,什么废话也不说,直接指着她道:“你的妻子从小就和我相公定了婚约,后来她与李夫人嫌秦家家道落败,我相公又病入膏肓,随时可能没命,所以想推了这门亲事。但亲事是之前的李老爷子和秦老爷子定下的,李主簿不好反悔,李夫人便让我代替李月娥出嫁,嫁给了我相公。而她们则想方设法让你做了李家的乘龙快婿。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

    李绮罗话音一落,屋子里顿时落针可闻,两个下人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这事儿要是传回李家,那老爷和夫人会怎么想?她们俩忙将头埋下。

    王博君先是眨了眨眼,似乎没有听清李绮罗的话,过了好久,他才看向李月娥,声音干涩的问道:“这....是真的”

    见事情已经暴露,李月娥反而冷静了下来,她抬起头看向王博君:“替嫁的事是真的,但缘由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

    “那你告诉我是怎样!”王博君声音陡然提高。

    “因为我喜欢上了你。”李月娥缓缓站起来,走到王博君面前,一字一顿道:“相公,想毁婚约只是因为我心悦你。”

    不等王博君问话,她继续道:“我的确与秦公子从小定有婚约,只是后来秦家落败,搬去了小青村,与我家再无多少往来,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定下了婚约。我爹在衙门当差,与县令大人交好,经常出入王家,回来后便经常夸赞你,而你才情出众,名满云阳,看着你的诗,听我爹说你的事情,不知不觉中,我的心乱了。在知道自己有婚约之前,我便对你有了倾慕之心。

    我娘知我对你动了情,又觉得秦家的情况和秦伀的身体太过艰难,既想成全我,又不忍我嫁去秦家受苦,所以才让绮罗替嫁去了秦家。我知道,这件事我的确对不住绮罗,好在妹夫的身体大好,秦家的日子也好过了起来。虽说我毁亲并不是因为嫌贫爱富,但因为心悦你,所以我娘提出替嫁的时候,我也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为了与你结为夫妻,我终究是毁了诺,对不起妹夫,也对不起小妹。因为担心事情暴露,你会怨我,还是对你隐瞒了这件事。

    相公,你如果要怨我,那就怨吧,终究是我该得的。只是我求你,看在我一片痴心的份上,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要在临考的时候毁了心绪。相公....”她拉着王博君的手慢慢覆到了肚子上,眼里含着泪水,却倔强的不肯滴落。

    “你.....”王博君眼里满是迷茫,刚才他听了李绮罗的话后,一开始也认为李月娥是嫌贫爱富,这才毁了亲事,攀上了他们王家。认为秦家不是好去处,却还忍心让自己的妹妹替嫁。

    可现在,听了李月娥的话,他的心又动摇了,纵然李夫人的确嫌贫爱富,但是月娥也只是因为心悦他才如此做....

    “相公,无论你恨我还是怨我,我都心甘情愿,我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可是,现在大考在即,你的心不能乱,不能自毁前程,等考完了试,无论你怎么处置我,我都毫无怨言。”见着王博君动摇,李月娥再加一码。

    “啪啪啪....”李绮罗忍不住伸出手鼓了鼓掌:“李月娥,你倒是能言善道,竟能将黑的说成白的,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本以为依着李月娥的心性,即便戳破,只怕也不会辩解,没想到,她不但辩解了,反而把替嫁的缘由包装成了一份富有浪漫情怀的美好情愫,对于王博君这样感性的人来说,任何理由都没有这个更能获得他的原谅与好感。

    果然,李月娥脑子虽然一时掉了线,但只要屏蔽了那份狭隘的嫉妒,便能立刻冷静,并能马上想到最好的翻盘方法。

    “小妹,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你,自从嫁给了相公,我既害怕事情被戳穿,又担心你过的不好,你恨我,我不怨你,这是我自己的报应。现在你看你的过得好,我也算放心了。”那滴眼泪终于滑落了下来。

    王博君从没有见过李月娥这般脆弱的模样,顿时有些心疼,但替嫁的事儿他终归不能认同,便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他目光复杂的看向秦伀和李绮罗:“这件事是月娥做错了,我代她向你们道歉。但木已成舟,也不可挽回....”他看向李月娥:“我要好好想一想....”,他现在心很乱,原来一开始月娥就喜欢上了他,甚至不惜悔婚,可是让自己的妹妹替嫁却又实在太过自私,他现在不知改如何面对李月娥,也不知怎么面对秦伀和李绮罗。

    李绮罗还要再说话,却被秦伀一把拉住了,他笑了笑:“你说的对,事情已然过去,大家都应该向前看。我原本也以为是我家太过贫穷,又见我病的严重,所以大姐才会毁亲,但现在明白了,原来大姐一开始就喜欢上了博君你。大姐,其实你一开始如果说清楚的话,我们秦家会退亲的。在商议亲事之前,我们见过面,那时候大姐理智冷静,我倒没想到原来那时候你就已经心有所属,看来,是博君你太过出色,才会让大姐身在闺中,也能对你情根深种。

    好在我与绮罗也算歪打正着,说清楚了也好,免得博君你一直被蒙在鼓里。不打扰你们了,绮罗,我们走吧。”秦伀冲王博君点点头,站起来牵着李绮罗径直离开。

    王博君脸色一再变幻:是啊,据他对李月娥的了解,她不是那么容易动情的人,而且他们之前连面都见过,李月娥身在闺中,就凭着几首诗和李主簿的夸赞,就会喜欢上他?

    “相公....”李月娥也听出了秦伀话里的深意,她上前想拉住王博君,却被王博君躲开了:“我出去走走。”

    “相公,是我鲁莽了,你说还要再等等,可是今天李月娥跑到我面前说那些话,我不耐烦应付她,就想挑破了算了,没想到...”秦伀说要找个好机会再说此事,是她没忍住。

    秦伀笑着摇摇头:“无妨,既然今日她能想出这样的借口,拖到后面她也一样可以这么辩解。”

    李绮罗叹一句:“我倒没想到李月娥还会这么干。”这和李月娥示于人前的性子根本不符。

    “既然她已经嫁给了博君,那就只能背水一战,如果被博君厌弃,她又怎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这个借口她肯定早早的就已经想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李绮罗忙问。

    “现在骗的越多,以后反噬就会越大,而且博君是重情之人,李月娥用博君最看重的情骗取原谅,再加上之前的替嫁毁亲,一旦被拆穿,李月娥恐怕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

    “所以,你刚刚的话就是在王博君心里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嗯,娘子真聪明!”秦伀摸了摸李绮罗的额头。

    李绮罗拿下秦伀的手:“我要是聪明的话,还会被你骗的团团转?”

    秦伀失笑。

    那日过后,王博君和李月娥似乎还是照常,王博君依然埋头苦读,李月娥还是在屋子里监督他读书。

    时间很快到了八月,离考试只有几天的时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