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路上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01章 路上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两江省城比益阳府更远,乡试是在八月, 又称秋闱, 现在已经到了六月, 等他们赶到省城,留给秦伀熟悉环境,考前复习的时间并不多了。

    本来作为秦伀的书童,秦进是要 跟着的,但李绮罗要去照料,他走了店里便无人看管。

    一连好几天, 李绮罗都在收拾行李,秦母帮着她拾掇, 免不了担心:“路上一定要小心.”

    李绮罗笑道:“放心吧娘,一回生二回熟,上次我们都好好的,这次肯定没有问题,倒是娘您,我们要走这么久, 您在家里可千万要保重身体。”

    秦母拍拍她的手:“我在家里能有啥事。”

    定在六月初十出发,去省城的路比益阳府差不多要远一半,等他们赶到省城,应该要到七月了。

    王博君与李月娥也同他们一道。

    送别的时候, 秦家照样是全家出动, 秦子远大点儿了, 知道秦伀和李绮罗是要出远门去考科举, 自从小叔叔考上秀才后,村里人见着他都会说:“哎呀,这不是秀才公的大侄子吗!”

    自此他便明白,秀才是个好东西,他站在秦伀面前,挺直了胸脯,握紧了小拳头大声道:“小叔叔,以后我也要考秀才。”

    他的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秦伀摸了摸他的头:“嗯。在家里好好照顾爷爷奶奶。”秦子远顿觉责任重大,绷紧了胖脸:“放心吧,小叔叔!”

    秦母对秦伀和李绮罗的叮嘱还是一样,考不考得上举人不要紧,量力而行就行。秦父却紧张多了,抽了口烟:“老三,好好考,我们在家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旁边的王博君和李月娥面前,王家和李家两家人都来了。李主簿身后还站着一位盈盈而立的美娇娘,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李主簿,弄得李主簿半边身子都酥了,只想赶快送完女婿好回家。

    几个月不见,李夫人似乎又暴躁了许多,当着这么多人,她都没忍耐住,只要看向李主簿和小妾那里,脸上都带了恨意。

    “月娥,你这次可一定要督促博君好好考试,他若是能考了举人,我们母女俩脸上都有了面子,还有...”她偏头向秦伀和李绮罗这边看了看:“这次一定要考过秦伀,再也不能让那小贱货盖了你的风头。”

    李月娥淡眉蹙了蹙,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王县令和李主簿这边叮嘱完王博君,又齐齐走向秦伀,认真说起来,王家和秦家算是姻亲,王县令本就无比看好秦伀,当然不会白白放过这样的机会。

    “秦伀,你天资聪颖,老夫十分看好你,这次一定能折得首冠,老夫看好你。”王县令摸着胡子道。

    秦伀忙行了一礼:“大人谬赞,晚辈不敢当。”

    王县令眯着眼睛虚看秦伀,见他面色诚恳,并不似自谦,对秦伀更高看一眼。能让人看出来的自谦只会让人觉得虚伪,而秦伀若是能做到毫无痕迹,凭着这一手,以后在官场就不会混的太差。如果他不是在谦虚,而是打心底这么认为,那就更了不得了,刚刚才拿了院试案首,又是这般少年,换了旁人,只怕会觉得天下英才他独占鳌头,秦伀能清晰的审视自己,更难能可贵。

    “好好考,博君与你既是同窗又是连襟,你们在外面要互相照应。”王县令很满意儿子和秦伀的交好。王博君或许有几分诗才,也算聪颖,但和秦伀比起来,不管是才学还是其他方面,都差了太多。想到这里,他有些发愁,儿子太随性,他这样的性子就算真的进入了官场,以后只怕也会碰的头破血流。

    王夫人跟在王县令后面,打量了一下李绮罗,伸出手亲热的拉住她:“你就是月娥的妹妹吧,这么久竟不曾得见,我一见着你就觉得心生欢喜,咱们是亲戚,等从省城回来了,也可以到府里来玩儿。”

    李绮罗笑眯眯道:“我一见着夫人也觉得可亲,就像我娘一样,娘,您看看王夫人是不是和您一样,一样的貌美,一样的心善。”李绮罗攀着秦母的胳膊道。

    “哎哟这孩子,老都老了,还说什么貌美。”王夫人被李绮罗逗得忍不住捂着嘴笑。

    秦母嗔了李绮罗一眼,对王夫人道:“不好意思,夫人,让您见笑了,这孩子就爱说笑。。”

    王夫人看着秦母和李绮罗举止亲密,竟似 亲母女,忍不住心下感慨,这绮罗要是她儿媳,只怕她也忍不住亲近,瞧瞧笑眯眯的模样和会说的小嘴,简直像抹了蜜一样。不像李月娥,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礼仪举止一样不差,就是让人亲近不起来。

    当然,她对李月娥还是比较满意的,能做好贤内助,头脑清晰,已经比许多女人要强了。当初给王博君定下李月娥,就是看重了李月娥这方面的能力。

    王夫人和李绮罗说笑的样子落到了李夫人眼中:“看看,看看,现在连你的婆婆都要来巴结了,我看她就是想抢走你的一切...”

    “娘,别说了。”李月娥止住了李夫人的话头。她转头看了看笑着的李绮罗,随后神情淡漠的移开,她不允许对自己做的选择后悔。

    “说好了,等你们回来后,就来府上玩儿。”王夫人笑道。

    李绮罗笑了笑,没应。

    一一道别后,终于登上了客船,秦家人还是像上次一样,一直到船成了小黑点儿,他们还站在岸上冲着李绮罗和秦伀挥手。

    王博军和李月娥的房间就在秦伀和李绮罗的隔壁,刚进了房间放下行李,王博军就邀秦伀去外面吹风。

    秦伀看向李绮罗,李绮罗笑笑:“相公,你去吧,我将衣服整理好了就来。”

    秦伀这才点点头,跟着王博军一起出了房间。

    等李绮罗将衣服收好,去找秦伀的时候,正好听到王博君在向秦伀诉苦:“这次乡试我本是不愿来的,我知道自己的本事,上次院试就是擦边过,乡试比起院试,又难了十成,以我现在的状况,是绝无可能过乡试的。”

    秦伀顿了顿:“既然勉强,又何须着急,再温习几年,你去考乡试也照样不晚。”

    王博君懒懒的摆了摆手,皱着眉吐了一口气:“秦兄,实不相瞒,我志本就不在科举,我爹对上司要须臾奉承,下面的人见到他也净是马屁,虽然我了解到的不多,但我觉得我爹这个官当的也是不干净的,如果以后进了官场,也要像他一样,我....我实在受不了。”

    秦伀轻轻拍了拍王博君的肩膀:“人各有志,你若实在志不在此,也不必勉强。”他要走这一条路,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王博君苦笑一声:“我不愿意,但有的是人逼我。我爹娘暂且不说,反正我也习惯了,可是月娥也变了,一开始我们琴瑟和鸣,后来她就督促我念书,去年从益阳府回来后,她逼的更紧了,恨不得我一天到晚都关在书房里念书。她说她是为了我好,男子汉大丈夫,成家了就要立业。我明白,她很贤惠,可是,可是....”他觉得再这么下去,他迟早得发疯。李月娥做的任何一条都符合贤妇的标准,但他在面对李月娥的时候,却越来越无法放松,他明白,李月娥是为了他好,所以就算觉得日子越来越艰难,他也告诉自己要敬重,爱护李月娥。

    “罢了,让你听了我的牢骚....”他手里拿着一壶酒,说完了自己仰头灌了一口,眉宇紧锁,全然不见当初的潇洒风流。

    “相公。”李绮罗特意退后了几步,在远处就喊秦伀。

    秦伀嘴角马上就扬起了止不住的笑:“娘子,这里。”

    李绮罗走到秦伀身边,攀着他的胳膊,感受江面吹来的凉风,闭了闭眼睛:“好凉快。”

    秦伀拂了拂她被江风吹起的碎发:“嗯,咱们可以站一会儿再进去。”

    “好。”李绮罗将头靠在了秦伀肩上。

    “相公,你该念书了。”没一会儿,李月娥便站了出来,丫鬟小心的扶着她。

    王博君无奈的转身,既心疼又有些烦躁:“月娥,你肚子已经大了,我说了不用跟着我来,而且爹和娘也不同意你来,你为什么还要跟着?”

    李月娥走到王博君身边,替他收了酒壶和酒杯,让丫鬟拿着,闻言淡淡一笑:“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丫鬟和婆子都跟着,我自己也会顾着自己。你现在要考试,这才是咱们家最大的事,我不跟着来怎么行。”她说着要去理王博君的衣领。

    王博君下意识一挡:“不过就是考试,能比得上你的身体?如果到时候你的身子出了岔子怎么办?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将科举看的这么重?比你自己,比孩子还要重要吗?”

    李月娥神色不动,“妻以夫为天,相公,你就是我的天。你要立业考科举,当然比我自己要重要。”

    “月娥....”王博君听了面色复杂,他既感动又觉得沉重:“对不住,刚刚语气重了些,我不是故意要和你生气。”

    “我知道,咱们进去吧,趁天黑前再把书温习一下。”李月娥微微笑了笑,朝王博君伸出手。

    王博君叹一声,上前扶住李月娥,同她一起进了房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