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秦小仙女

【书名: 寒门夫妻 第85章 秦小仙女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李绮罗懂了, 对于盲婚哑嫁,秦芳太过害怕, 那男孩救了她一次,自然说不上喜欢,可是人品可靠,比起那些连面都没见过的其他提亲的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同的。

    李绮罗拍了拍秦芳的手背,“这事儿得让娘知道, 咱们不急, 慢慢来。”

    “娘会不会骂我?”秦芳有些害怕, 她这算不算是私相授受?

    李绮罗好笑的敲了敲她的头:“想什么呢, 你们又没做什么越界的行为。”

    秦芳深吸一口气,跟在李绮罗后面去找了秦母。

    秦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后沉默了, 半晌才问秦芳:“这事儿你咋不给我说?”

    秦芳双手缠在了一起:“我不知道咋说。”

    秦母叹一口气,她将赵天赐家里的情况同李绮罗说了:“本来赵家的情况不错,人口也简单,特别是小伙子,又能干又踏实。我一开始还真相上了, 可是, 哎, 他们那天做的事儿到底不地道,那黄桂花看着到挺和气, 可从她办的那事儿就可以看出这人的小心思不少。要是芳儿自个儿厉害一点儿, 只要小伙子人好, 嫁过去也没啥,毕竟想要找到啥啥都合心意的人家也不现实。”

    李绮罗听了默然,是这个道理,家家户户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要想找到那种十全十美的人家,只怕秦芳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可是芳儿这个性子,碰上心眼多的人,只怕要被欺负死。”秦母也是操碎了心,要嫁女儿了,她这一颗心像在油锅里炸着一样,深怕一个错眼,就将女儿嫁入了火坑。也暗悔以前没把秦芳的性子给掰过来。

    秦芳眼圈儿红了,双手攥的更紧:“都怪我自己没用。”

    李绮罗拍拍秦芳:“性子和顺怎会是你的错。”她看向秦母,倒有些不同的想法:“娘,您说那赵天赐当天提前走了,可见他心里有杆秤,立得住,而且不愚孝。我倒觉得可以不用这么快否定,再打听打听,如果他爹娘确实糊涂,那就再说。而且他们家有两个儿子,说句不该说的,以后总是要分家的,她爹娘肯定要跟着老大过,如果是这样,只要那小伙子自己不错,小妹的日子应该错不了。”

    秦母听了,陷入了深思,好一会儿后点点头:“绮罗,你说的也在理,那就再看看。”

    “再看看,相公才考上秀才,现在咱们选择的余地更大了,也不一定要瞅着这一亩三分地,也许有更好的呢!”

    李绮罗这么一说,秦母脸上便舒心起来,自秦伀考中了秀才,这几天来家里提亲的人确实又多了许多。

    这件事放在了秦母心底,她听了李绮罗的话没有把路堵死,而是重新悄悄打听起赵家的情况来。

    秦伀这几天都早出晚归,忙忙碌碌四五天后,终于应酬完了。

    晚上秦伀回家的时候,李绮罗见他双脸酡红,皱眉上前闻了闻他的嘴巴:“你喝酒了?”

    秦伀一愣,随即双眼迷糊起来,一下扑到在李绮罗身上:“绮罗,绮罗...”

    李绮罗气的拍了一下秦伀的后背,扯了扯他的耳朵:“走之前我说什么了?让你应酬可以,但不要猛灌,你倒好,喝的醉熏熏的回来。”

    秦伀仿佛没听见,还在连声喊绮罗。

    李绮罗一把提起秦伀进了屋,将他放在床上。

    等李绮罗出去打水的时候,秦伀眼睛陡然睁开,清明的很,哪里还有一点儿醉意。

    李绮罗的脚步声传来,秦伀忙又闭上了眼睛。

    ”绮罗,绮罗...”

    李绮罗应一声:“别叫了。”拧干帕子给他擦了擦脸,刚要起身的时候却被秦伀猛地一下拉住,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绮罗,我很想你...。”,秦伀的温热的气息挥洒在她头顶,声音有几分醉意,又带着点儿委屈。

    “向我什么,我们不是天天在一起?”

    “不是,我们好几天白天都没有在一起了。晚上我都和你说不到几句话,你又要睡觉。”

    李绮罗扑哧一声笑出来,秦伀喝醉了真是个小孩子。

    “好了,相公,以后我一定和你多说说话,先让我起来。”李绮罗作势要起身。

    秦伀却在这时候猛的翻了身,他双臂撑在床上,一双眼睛亮的吓人,定定的看着李绮罗:“绮罗,你把我睡了吧。”

    哈?

    李绮罗摸了摸秦伀的额头,觉得有些发热:“果然是喝醉了,这么不害臊的话都讲的出来。”明天她一定要拿这话好好笑话秦小伀。

    秦伀却慢慢俯下头,两人的鼻尖差点就碰在了一起,眼睛红红的:“我力气没你大,睡不了你,所以,你把我睡了吧。好不好,绮罗,你把我睡了吧~~”

    李绮罗:“.......”这....这节奏不对啊!她当真把秦伀逼到了这个程度?李绮罗有些心虚。

    秦伀开始在李绮罗身上磨蹭,气息渐渐粗重。还在连声说着把他睡了,眼睛都沁着水光了。

    李绮罗一把将秦伀掀翻在床上,恶狠狠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嗯,我自找的~~”秦伀的眼里漾着春光,还舔了舔嘴唇。

    李绮罗:“.....”遭不住啊,这活生生的把她比成了一个汉子。

    李绮罗将双手一捏,捏的嘎嘎响。

    秦伀一抖,眼里水光更盛。

    李绮罗笑两声,伸出了手。

    没一会儿,屋子里响起秦伀粗重的喘息声,释放的那一刻,秦伀尖叫的喊了一声绮罗。

    李绮罗:“....”很好,喝醉了的秦小伀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李绮罗将手擦干净,拍了拍还在回味的秦伀的脸颊:“起来了,去洗澡。”

    秦伀睁开眼睛,“睡了?”

    “睡了。”

    秦伀心里叹一声,装醉还是没能得逞,软软的伸出手:“娘子,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

    李绮罗嘴角抽了抽,一把拉起秦伀,这样子肯定是不可能让他自己去净房了,只得搬了一个大桶进屋,装了水,将秦伀的衣裳一扒,将他塞进了桶里。

    “娘子....”

    “嗯?”李绮罗将用帕子给秦伀搓澡。

    “娘子....”

    “嗯。”

    “娘子....”

    李绮罗不答了,真没看出来,醉了的秦伀不但一秒变小仙女,还喜欢话痨。

    第二天,李绮罗的起床的时候,秦伀还闭着眼。李绮罗在他额上探了探,见没有发烧这才松口气。昨天晚上洗的回澡,她已经不想再回想了,心累。秦伀不说睡之后,就一个劲儿揪着她问大不大...

    李绮罗在秦伀鼻子上捏了一下,:“小流氓。”

    等李绮罗一走,秦伀便睁开了眼睛,想到昨天晚上干的那些荒唐事,自己一巴掌捂住了眼睛,随后又低低的笑出声,他真的是没救了。

    一会儿李绮罗进了屋子,见他醒了,忙问:“相公,你醒了,头痛不痛?”

    秦伀按住自己的额头皱了皱眉:“绮罗,我怎么了?”

    “你喝醉了。”李绮罗上前,点了点秦伀的额头:“我给你说过什么?我是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喝醉。浅酌可以,牛饮伤身。”

    秦伀嗯一声,一把拉住李绮罗的手,“是我不好,我以后不喝了。”

    李绮罗也明白,要应酬,完全不喝酒也不可能。她本来还想拿昨天的事儿取笑取笑秦伀,但转念一想,秦伀会那样,还不是因为她,心里一虚,这取笑就开不了口了。

    吃完了早饭,秦伀正想着今天好好和呆一天,李家那边竟然派了人上门。

    人是李主簿派来的,说家里准备了酒菜,给两个女婿庆贺庆贺。

    李绮罗和秦伀对看一眼,只得收拾收拾坐上了李府的马车。

    到了李府,这次李府的下人见到小两口态度一下就变了,管家殷勤的上前,拘着笑容道:“二小姐,二姑爷,老爷夫人已经等在里面了,特地让小的迎你们进门。”

    李绮罗笑一声:“李管家,这次不接姐姐他们了?”

    李管家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李绮罗见状也没再说,都是下人,办事都是按照主子的意思。不过李老爷这前倨后恭的样子还真是有趣,上次过年的时候,他连话都没同秦伀说几句,全程都在招待王博君。

    跟着李管家进了大厅,李夫人和李主簿正坐在主位,王博君和李月娥也已经到了。

    李主簿一见秦伀,破天荒的站了起来,笑着上前:“女婿这几日忙坏了吧,我想着你和博君今天应该松快了下来,就把你们叫来聚一聚,都是一家人,随便说说话,我们不学外面那一套说场面话。”

    李绮罗心里哼一声,那你时间可找的真准啊,刚一歇下你就知道了。还不说场面话,难道和你还有什么知心话好说?

    秦伀温和笑笑,冲李主簿拱了拱手,“岳父”又看向李夫人:“岳母。”到底是没应答李主簿的话。

    李夫人用帕子摁着嘴角笑了笑,“一大早我就吩咐厨房开始做菜,去饭厅吧,就等着你们了。”

    李主簿带着王博君和秦伀走在前面,李夫人同李绮罗和李月娥走在后面。

    秦伀边走还不放心的回头望,李绮罗对他挥挥手,示意他放心。

    李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说一句:“绮罗,我给你做的这门亲事好吧,看看,女婿这么能干,又这么疼你。”

    李绮罗点点头:“是啊,您心里只怕呕死了吧。”

    李夫人脸色一绷,压低声音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李绮罗笑笑:“听不懂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要做糊涂事。”

    秦伀又回头了,李夫人忙端上笑脸:“你这话说的,我把你和月娥一样看待,会做什么事。”

    李绮罗叹一声:“咱们之间都是茶壶里煮饺子,心里有数,何必再装模做样的,您不累吗?”

    李夫人将帕子捏的死紧:“不错,我这心里是不舒服,没想到机关算尽,最终还是便宜了你。

    李绮罗一挑眉:“谁叫我运气好呢!”她勾唇一笑:“说起来,还真要多谢母亲您了。”

    “气死我了....”等聚会结束,李绮罗和秦伀走了后,李夫人便拉着李月娥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有外人,李夫人再也不用掩饰,不断用手按着气的上下起伏的胸脯。

    李月娥给李夫人倒了一杯茶,“娘,气大伤身。”

    李夫人喝了一口,忍不住道:“这都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博君会比那病秧子考的差?你不是在督促博君读书吗,为什么会这样?”

    李月娥眉毛都不动一下:“博君不擅长实物科,而我也对实物科颇为勉强。”

    李夫人听了静默了一会儿,这读书人的事儿,她也搞不懂,只是叹了口气道:“今天那丫头你也看见了,嚣张的很。原本是我们将她踩在脚底下,现在可好,她反过来取笑我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督促博君,争取下一次考试的时候赢过秦伀。”

    李月娥听了,手一顿,最终点了点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