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夸赞

【书名: 寒门夫妻 第73章 夸赞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农家乐     老大两口子和老二两口子走了后, 秦母叮嘱李绮罗:“早去早回,我等着你们回来吃饭。”去年李绮罗和秦伀在李家连饭都没吃着, 可把秦母心疼坏了。

    “嗯,娘,放心吧,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李绮罗应一声,和秦伀出了家门。

    这个年天气并不如去年好,这时候还在飘着大雪, 天地间一片苍茫。

    “相公, 你看看, 这天和地是不是特别美?”李绮罗忍不住伸手接了一片飞雪。

    秦伀揽着李绮罗, 看着她的侧脸:“嗯,很美。”

    李绮罗笑一声:“我问的是景色, 你看着我的脸干什么?”

    “景色没有你美。”

    李绮罗哼一声:“你现在都知道了,这壳子可不是我自己的,那你到底喜欢的是我,还是这具壳子啊?”

    秦伀攀着李绮罗肩膀的手一缩,“绮罗, 别说这样的话。”

    “你怎么了?”李绮罗发现秦伀神情不对。

    秦伀的手搂的更紧:“我绝不会让你离开!”

    李绮罗忙拍拍秦伀的背:“好了好了, 我乱说的, 我不会离开的,不会的。”

    秦伀将头搁在李绮罗的肩膀上:“绮罗,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一定会!

    “只要你没有二心, 我们大概是要纠缠一辈子了。”李绮罗故意轻笑着道:“走吧, 再磨磨蹭蹭的,回来的时候肯定要晚,娘该着急了。”

    到了李府,发现李府大门大开,管家还带着仆人在门口等着。

    这样的阵仗自然不是为了迎接他们的,李绮罗牵着秦伀的手走到门边,非常自然的问了一句:“李管家,等我姐姐呢?”

    李管家面上有些尴尬,“夫人让我们迎小姐回门。”哪个小姐自然不用说。

    “那你们慢慢等吧,我们先进去了。”

    “哎,二小姐,二姑爷慢着点儿。”

    进了正厅,李主簿和李夫人也在翘首以盼,看见他们进来愣了一下,李主簿放下茶杯,“来了,坐吧。”

    李绮罗和秦伀叫了人,然后她将装年礼的篮子放到桌上:“坐就不必了,我和相公还赶着回去吃饭...”

    话还没说完,王博君惊喜的声音便在门口响起:“咦,妹夫,小妹,你们这么早就到了!”

    李月娥也走了进来,给李夫人和李主簿行了礼,又对着李绮罗和秦伀点点头:“妹妹,妹夫。”

    “月娥,快到娘这儿来,让娘看看,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好像瘦了些...”李夫人拉住李月娥好一顿嘘寒问暖,连李主簿也仔细打量着李月娥,好像真在看她有没有瘦。

    李绮罗见状,心头忽然涌上些微异样的感觉,但很快又没了,好像只是一瞬间的错觉。李绮罗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秦伀见状忙问:“怎么了?”

    李绮罗又感受了一下,没有异样。她摇了摇头:“没事。”

    秦伀以为李绮罗是不想呆在李家,便站起来道:“岳父岳母,我们这就告辞了。”

    “妹夫,怎么这么着急着走,我还正想和你把酒言欢呢。”王博君一听忙道。

    李月娥也道:“妹妹,妹夫,既然是回门,自然要留在家里吃顿饭再走,绮罗,咱们姐妹俩好久没见,正好叙叙旧。”

    李夫人看一眼往博君,眼睛一闪笑道:“是啊,这么急着走干什么,你们就这么走了,旁人还不得以为是我这个母亲没招待到位。”

    秦伀看向李绮罗,李绮罗点了点头,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们要是再执意要走,反倒是李夫人占了理。

    “坐着,好好聊聊,我去厨下看看。”李夫人站起来去了厨房。

    李主簿便和王博君说起了话:“今年有院试,博君你此番应不应试?”

    王博君眉宇间划过愁苦,对李主簿拱了拱手:“岳父大人,我爹说让我去试试看。”他根本就不想考功名,四书五经到还勉强,关键是那些实物科,他一看见就头疼。说白了就是偏科,只善文不善理,王县令也常叹王博君是生错了时候,要是在前朝,王博君考个功名肯定不至于这么费劲。

    “好好考,成家了自然要立业....”李主簿只顾着和王博君说话,把秦伀冷落在了一边。

    索性秦伀也不在意,和李主簿说话还不如多看几眼绮罗。

    “绮罗,这里给爹他们说话,咱们去后面聊聊。”李月娥站起来对李绮罗道。

    李绮罗皱眉:“我们有什么可说的?”

    王博君哈哈一笑:“小妹,你和我娘子是姐妹,这么久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想说,去吧去吧,我和妹夫说说话。”

    李绮罗明白了,李月娥之前在王博君面前说她俩关系好,现在可不得做做样子。

    她倒要看看自己想的是不是正确,给了秦伀一个眼神,李绮罗站起来跟着李月娥到了她未出嫁前的闺房。

    屋子里的一应陈设还是和李月娥在家里时一样,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

    两人捡了两把椅子坐了,丫鬟很快上了热茶。

    “你把我拉来,是为了给王博君看吧?”李绮罗端起茶喝了一口。

    李月娥毫不迟疑的嗯一声:“相公心地善良,我不希望他觉得我冷情。”

    “所以你就利用我?”李绮罗啧一声:“还真是一贯的手段。”

    李月娥无动于衷:“如果你觉得不平,也可以利用我,我总归是亏欠了你。”

    李绮罗忙摇摇头:“别,你没亏欠我,我不知道多感谢你替我找了一个这么好的相公。”

    “那就好。”李月娥轻轻将茶杯放下:“我看妹夫的身子似乎大好?”

    李绮罗轻笑:“嗯,可能我和相公本就八字相合吧,我一嫁过去,他的身体就好了。合该我不会当寡妇。”

    李月娥听了,眉眼无丝毫波动,只淡淡的说了句:“那就好。”

    坐了一会儿,两人这才起身去了前厅。李夫人已经重新坐到了厅堂里。

    她见李绮罗来,笑着道:“博君要去参加今年的院试,秦伀,你呢,你应该去不了吧,毕竟病了这么几年,学业一时只怕也跟不上。”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得意。

    李绮罗哼一声:“那就不劳母亲挂心了。我相公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快,这次当然也也要去试试。”

    “呵...”李夫人用帕子摁着嘴角,“呵呵,绮罗还和以前在家里一样,喜欢开玩笑。”

    李绮罗看一眼李夫人,不明意义的笑几声,也不再多话,如果这样能让李夫人多一些心里优越,那就让她这么认为好了。

    “男人求取功名,成家立业,咱们女人,就应该当好贤内助。月娥,你最近督促博君读书怎么样了”

    “相公进步很快。”

    “那就好,那就好。我前些日子听说你婆婆在求一副绣品,求到了吗?”

    李月娥点头:“求到了,费了我婆婆四百两银子。”

    “四百两!?”李夫人惊的出了声,这也太贵了吧,他们家老爷的俸禄不用提,一个月才十两银子,就算能从衙门搜刮一些银子,一年到头加起来也不过千两,毕竟大头要被县令拿走。

    “王老夫人那副贺寿图听闻花费了五百两银子,那位绣娘已经在临近几县都传开了,许多人想买都买不到。”李月娥颔首道。

    李夫人忍不住惊叹:“这是真的有本事,那副贺寿图我也看了,真真是手艺超群,绣这绣品的人不知该是何等风采。”

    李月娥点头:她通书画,且画艺不俗,艺术相通,不管是那副贺寿图,还是婆婆新得到的这副绣品,绣技她不了解,但从构图的精湛和色彩搭配的美妙绝伦,便知这位绣娘在画艺上也超出她太多,让她人忍不住心生崇拜。

    李绮罗听着她们母女俩的赞叹,脸上一阵古怪,如果知道绣这些的人就坐在跟前,偏偏还是她,李夫人只怕得把自己的话恶心的咽回去。

    秦伀看向李绮罗,眼带得意:看,所有人都承认你优秀。

    李绮罗的手放在秦伀的膝盖上,秦伀的手刚好将她的手覆住,她轻轻点了点秦伀的手心,嘴角含笑的看回去。

    吃过了午饭,李绮罗便和秦伀告辞,从李家出来,雪没小反而更大了。

    李绮罗特意给秦伀做了一件带帽子的披风,一出李家门,李绮罗便给秦伀将帽子戴上:“相公,别让雪落在你头上,当心身子受不住。”

    秦伀却一把将李绮罗搂入怀里:“你没有帽子,我们一起躲。”

    李绮罗揽着秦伀的腰:“说,刚刚出门的时候你说让我多穿点,不带披风,是不是就打着这个主意呢?”她发现,秦伀的歪主意真是一套一套的,让她防不胜防。

    秦伀轻笑着摇头:“怎么会,我也不知道雪会下的这么大。不让你拿披风,是怕你累着。”

    “我信了你的邪!”

    两人一路拥着到家,秦母一见他们进门,忙一连声的问:“累了吧,外面冷吧?快来烤火,饿了吗?”

    “弟妹,你们咋也这么快就回来了?”马大妮和秦耀带着子茹已经坐在火边嗑瓜子了。

    “吃了饭自然就回来了。”李绮罗将秦伀的披风拿下,弹了弹上面的雪。

    马大妮扯一下嘴巴:“也是,你那嫡母和爹能干出替嫁的事,也不比我好多少。”

    “咋了,二嫂,你回家受气了?”李绮罗诧异,就马大妮和秦耀这混不吝的性子,还鲜少有人能给他们气受的呢!

    “受啥气!娘给我们带那么多的年礼,我那个大嫂还不满足,阴阳怪气的说我们拿少了。娘,您说说,您的那些东西拿到哪里不是独一份,她说东西少就是说娘小气啊,这我当然不能忍,几句话把她撅了回去,和相公直接回来了。”虽然大头的东西都被她和秦耀藏了起来,但剩下的那些不是东西啊,吵架了也好,吵架了一样东西都可以不留!马大妮和秦耀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得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