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不安

【书名: 寒门夫妻 第68章 不安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李绮罗笑一声, 嘱咐张小桃和秦芳:“你们两好好说说话。”说完牵着秦子远走了。

    “秦芳,绮罗姐姐竟然是你的三嫂,我觉得你好幸福啊!”张小桃看着李绮罗的背影,对秦芳羡慕道。

    秦芳认真的点点头:“是的呢,我三嫂特别聪明,又能干,感觉她干啥事都能成!我的刺绣就是三嫂教的,现在我也可以赚钱了...”

    张小桃听了,心里更羡慕了。

    李绮罗将秦子远拉到自己的屋子里, 坐到桌边, “子远,你给小婶婶说说,你为啥要一直看着小桃姑姑?”

    秦子远一下就长大了嘴,小婶婶咋知道的哩?

    李绮罗好笑的点了点他的额头:“如果你说的话,我就给你糕点, 三块。”

    秦子远心里剧烈的挣扎, 小婶婶没事的时候就经常给他吃的,小叔叔呢,只有在让他干事的时候才给...

    “是小叔叔说的,让我把小桃姑姑对你说的话记下来, 等他回来的时候说给他听。”秦子远交叉着双手, 权衡利弊后, 毫不犹豫的把秦伀给卖了!

    “什么!!!”李绮罗猛的一拍桌子, 这该死的家伙不会是在打小桃的主意吧?

    下午太阳要落山的时候, 秦伀回来了。

    一般这时候都会出来迎接他的李绮罗却没见到人,他脚步一顿,皱了皱眉,觉得有不详的预感。

    果然,一进屋子便发现李绮罗正抱着双臂坐在桌子边,见他进来,冷冷的盯着他,秦子远那小白痴正抱着几块糕点吃的不亦乐乎。

    见他进来,秦子远还咧开嘴叫了声小叔叔,随后忽然又想到什么,脸上一阵心虚,立刻埋下头去不敢看秦伀。

    见此情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秦伀闭了闭眼,径直走到李绮罗前面蹲下,“我错了!”

    李绮罗冷哼一声:“你倒是认错认的快,说,错哪儿了?”

    秦伀手指在地上抠了抠,小声道:“我不该让子远偷听张小桃的话。”

    李绮罗心中一梗,“那你为什么让子远偷听小桃的话?”这个才是重点,要是秦伀真的敢打小桃的主意,她一定把秦伀打出屎来,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秦伀整个人一滞,硬着头皮道:“难道你没看出来,那丫头在打你的主意?我必须要知己知彼....”越说声音越小。他不是不知道他这样的心态不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

    “你说什么?你让子远监听小桃就是以为她在打我的主意?”李绮罗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秦伀这脑子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什么!“我们都是女人,她能打我什么主意?”李绮罗又气又好笑。

    秦伀抬起头飞快看一眼李绮罗:“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他的绮罗那么好,任何人惦记他都不奇怪,所以他才要防患于未然,张小桃没有那样的心思最好。只要确定了张小桃没有过分的心思,他自然不会再干涉。

    “秦小伀!”秦伀的话一下就扑灭了李绮罗心中的怒气,哭笑不得:“你也想太多了吧,小桃之前喜欢的可是你,说明人家喜欢的是男人,你说说你,一天天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龙阳之好,磨镜之癖古已有之。”秦伀抬头看着李绮罗小声道。

    “那我是不是还要担心你被男人惦记?”李绮罗忽然忖着下巴一本正经的思考,别说,就秦伀这模样,如果真有龙阳之好的人,说不定还真会惦记上他。

    秦伀嗯一声:“所以娘子,你要把我看牢,我也要把你看牢。”

    秦子远懵懵懂懂的看着小叔叔和小婶婶,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李绮罗有些话想对秦伀说,便叫秦子远出去。秦子远哦一声,临走的时候还讨好的给秦伀塞一块糕点。

    秦伀淡淡的看一眼秦子远:“你自己吃吧。”

    等秦子远走了后,李绮罗看一眼蹲着的秦伀,“起来坐着吧,你就会在我面前装可怜。”

    秦伀依言坐下,有些委屈:“我没装。”

    “算了,这些先不说。相公,你之前对我说过你独占欲重,孩子,女人你都不能忍受他们接近我,因为什么?”如果说秦伀真的独占欲重的话,为什么对其他亲人不这样,独独对她如此。

    秦伀看着李绮罗,抿了抿唇,陷入了沉默。

    “我们之前不是说过,彼此之前要坦诚吗?”李绮罗凑近秦伀嗯一声。

    秦伀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缩了一下,眉头深深皱起,手指飞快的点着,许久之后,才叹一声:“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李绮罗。”

    这句话如惊天暴雷一下砸在李绮罗身上,她忍不住猛地惊跳起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你...你为何这么说?”秦伀怎么会知道?

    秦伀也跟着站起来,“一个人如果遭逢大变,性情多有改变还在情理之中,但绝不可能如你一般,从头到尾都像换了一个人。你对李家的无所谓,你生气时的气势,还有你出神入化的刺绣手艺,你通透的心性,原本的李绮罗绝不会如你这般光彩夺目。”秦伀走近李绮罗,轻轻一叹,手插在她的发间:“所以我常常在担忧,你是从哪儿来的呢?会不会有一天你又突然消失了?我该如何才能将你牢牢抓在手里?”

    李绮罗一开始还有些担忧,秦伀这人怎么如此可怕,旁人就算观察出了异常,只怕也不会做如此大胆的揣测,最多迷信的认为是中了邪。但听了他的话后,李绮罗心里的担忧忽然消失了,她笃定:秦伀不会伤害她。

    李绮罗轻叹一声,将头搁在秦伀的肩上:“我已经是你的妻子,已经来到了这里,又会去哪儿?以后我会一直是李绮罗,你秦伀的妻子。”这话等于承认了。

    “当真?”秦伀的手微微颤抖,嘴唇也在小幅度的哆嗦。

    “当然是真的,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这里这么好,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别说她不想离开,就算想离开,也不知道咋走啊。

    秦伀忽地一下把李绮罗搂的紧紧的,“绮罗,你要记住你今天的话...”如果他喜欢的这个李绮罗不见了,只留下这具空壳,他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相公,你看出来了,别人不会也看出来吧?”李绮罗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之前没把这个当回事,本着在秦家呆不下去,就直接跑路的想法,所以根本没隐藏心性。别的人不用担忧,就怕李家的那几人。

    “不会。”他是李绮罗的枕边人,对李绮罗的一举一动都无比上心,加上本就缜密的心思,这才做了如此大胆的揣测。其实刚刚在说出这话之前,他都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但李绮罗的反应无疑在说明他猜的是对的。自从心里有了这个揣测后,他每日望着李绮罗都有些患得患失,生怕一个眨眼,他刻入骨髓的妻子就不见了。他不容许这件事失去控制,以防万一,他一定要想法子将他喜欢的这个灵魂留下来。如今确定下来,他也好早做打算。

    “你是我的妻子,是秦家的人,岳父岳母那边别说不会做此想,就算想到了又如何,他们如何证明?证明不了他们又怎么能动你?”就算有确凿的证据,李绮罗已经嫁到了秦家,那也应该由秦家处置。

    李绮罗听了赞同的点头,其实她根本就不是很担心,这种事随便说一说就能盖棺定论了?要是李家那边说她有问题,她也说李家那边的人有问题就是了。

    “绮罗...”

    “嗯?”

    秦伀轻扬嘴角:“你刚刚并没有隐瞒我,我很高兴。”绮罗能毫无保留的承认这样荒唐的事,是因为相信他。而他能直接向李绮罗问如此危险的事,也是相信李绮罗不会伤害他。

    李绮罗哼一声:“我那是没来得及。”其实如果今天换了一个人陡然说出这样,她绝不会表现出异常,先来个打死不承认,然后杀人灭口...

    因为心底潜意识的相信秦伀,所以才会任由心底的震惊暴露在他面前。

    秦子远抱着糕点出了屋子,边吃边叹了一口气,咋办啊,小叔叔好像生气了。可是是小婶婶问他,还给了他这么多吃的,他咋能瞒着小婶婶呢。

    没一会儿,秦伀和李绮罗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两人的袖袍下还勾着手。

    秦子远一见秦伀,转身就想跑。

    秦伀嗯一声:“子远!”

    李绮罗松开秦伀的手:“我去厨房看看,你别吓唬子远,人家前前后后帮你干了多少事了。”干的什么事,两人都心知肚明。

    秦伀脸上微微有些不自在。

    等李绮罗走了后,秦伀走到秦子远面前,笑着替他擦去嘴边的糕点屑:“子远,你还记得昨天我怎么嘱咐你的吗?”

    “你说...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秦伀蹲下,笑着和他对视:“是啊,你答应了,那你今天又是怎么做的?”

    秦子远瘪了瘪嘴:”可是,我也很喜欢小婶婶,小婶婶还给我糕点了。”

    秦伀闭了闭眼睛,轻轻在秦子远头上弹了一下:“去玩儿吧。”这小蠢货果然不可靠。

    确定了张小桃对李绮罗只是单纯的崇拜后,秦伀本不想和一个丫头片子计较。只是后面几天,张小桃天天都趁着上午秦家男丁不在家的时候上门来,要不给李绮罗带一筐桃子,要不就是带点儿零嘴。

    秦伀心眼小的一比,就算张小桃没那方面的癖好,秦伀也还是在心里暗暗运气,告诫自己不能惹绮罗生气,这才忍了下来。虽然他几次过分的举动绮罗也没生气。

    后面几天,张小桃再来的时候,李绮罗自己说要去干活,让秦芳和张小桃说话。如果和张小桃过多的接触会让秦伀不安,那她就少接触一点儿好了。在旁人与秦伀之间,她自然要先顾秦伀。等以后日子久了,确定她不会离开,相信秦伀就会好很多。

    张小桃这些日子倒是真和秦芳混熟了,见李绮罗离开,她也只是惋惜没有和李绮罗说上什么话,倒没有什么别的感觉。

    “秦芳,你为啥不出去找大家一起玩儿?”赵小桃奇怪的问,印象中她似乎从来没见过秦芳在村子里走动,也没和村里哪个小姑娘走近过。

    “我就是觉得有些不自在。”她曾经也鼓起勇气找过小伙伴,但是那些姑娘嘴巴厉害的很,有时候挤兑她几句,她又还不出来嘴。久而久之,她就越发不想出去了。

    “没事儿,我带着你,你跟着我就好了。”以前张小桃玩的好的都是外向的姑娘,一个个嘴巴性子都厉害的很,现在看秦芳这样,顿时保护欲被激起。

    秦芳感激的点点头:“谢谢你小桃。”

    “没事儿。”谁让你三嫂是我最喜欢的绮罗姐姐呢!

    “绮罗,你看着火,我去摘些菜。”秦母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

    “娘,我去吧。”李绮罗接过菜篮子,她非常喜欢闻那些清香的瓜果蔬菜味儿。

    秦母笑一声:‘好,真不知道你这孩子咋那么喜欢往菜地里跑。”

    李绮罗笑眯眯的接过篮子,因为她看着那些嫩绿的蔬菜心情就会变好,这个世界多好啊。

    菜地离秦家不远,但与张家隔的更近,李绮罗到菜地里的时候,见张家的菜地里张家二儿媳正和富贵嫂也在摘菜。

    以前这富贵嫂家务可是丁点儿不沾,全指使着两个儿媳,本来这也没什么,村里人都是这样干的。但富贵嫂就可恶在指示两个儿媳干活不算,还想方设法的折磨她们。

    看来给张家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富贵嫂的地位终于在张家落下来了。

    “娘,您咋把菜根也拔起来了?爹可说了,让您好好干,如果有啥不好的,就直接把您撵出张家去。”

    “你个黑心烂肺的东西,老娘啥时候轮到你来管了”富贵嫂气的破口大骂。

    “我当然没本事管您,但是您自个儿看看,您把张家祸害成啥样了,我相公替您挨了打,到现在都还起不了身。我劝您啊,悠着点儿,不然别临老了,还真被公爹给休了...”

    “你!”富贵嫂站起来就想动手。

    她二儿媳不仅不怕,反而凑上去,“您打,您打,打了我就到相公和公爹面前去说...”

    李绮罗见状摇摇头,这张家还真是热闹。不过这富贵嫂也算恶人有恶报吧。

    “绮罗,你也来摘菜呢!”张家二儿媳见着李绮罗反常的热情,还逮着秦伀一个劲儿夸,说他那么聪明,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