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大家一起演戏

【书名: 寒门夫妻 第65章 大家一起演戏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农家乐山村名医汉侯幼崽护养协会     “这....”两兄弟对看一眼,止住了前进的步伐。他们的这个娘已经不止一次惹上这样的事了, 因为嘴碎, 常常和邻里发生摩擦。

    两兄弟狠了狠心,别过头去不看, 希望娘这次能受一些教训,不要再惹事生非了吧。

    “啊,娘啊, 爹啊, 别打了....”富贵嫂见两个儿子回来,眼里燃起一些希望,但看着他们别过头去后,顿时变为绝望:“我认错,是我胡说的, 我认错啦!”

    秦母呸一声,这才停了手。张翠翠几人见状也住了手。

    “说!将你错在哪儿了,如何对不起我们家绮罗, 当着父老乡亲的面清清楚楚大声的给我说出来, 否则这事儿没完!”秦母将散乱的头发抹到耳后,恶狠狠的对富贵嫂说道。

    “娘, 累着没?”张翠翠见状,忙上前扶住秦母。

    富贵嫂哎哟叫着起来,见此情形, 又想到自家那两个儿媳, 更是恨的牙痒痒, 遭温的秦老婆子,这么厉害,咋几个儿子娶到的媳妇儿一个比一个能干贤惠?

    “我...是我瞎说的...”富贵嫂撑着自己的腰站了起来,吭吭哧哧说道。

    “呜呜呜,相公,我没脸活了...”李绮罗呜咽的声音忽然提高,哭得越发凄婉。

    “娘子...”秦伀眼睛也红了,“别怕,我相信你,他们会有报应的。”

    “相公...”

    “娘子....”

    两口子抱头低哭,看着好不可怜。

    外面看热闹的,有些人刚刚还觉得秦家有些得理不饶人,现在顿时改变了立场,好可怜啊!伀哥儿大病一场,险些丢了命,现在娶到一个好媳妇儿,自己身体也刚好,眼见着就要奔着好日子去了,却碰上这样的糟心事。

    “绮罗啊,别想不开,你看,那瘟杀的富贵嫂现在不是都说了是她乱嚼舌根吗?”

    李绮罗用帕子捂着脸,头搁在秦伀肩上,沙哑着声音道:“可是....流言已经传出来了,乡亲们在这儿亲自听到了还好,就怕有些不知内情的,三人成虎,不知道以后我还要被说成啥样的人....”说完,又是泪雨滂沱。

    “没事,没事,我们会帮着辟谣的,你别想不开...”边上的人纷纷说道。

    “嗯,多谢婶子叔叔们了,有你们帮衬着,绮罗相信这件事情会过去的。”她从秦伀肩上抬起头,拿着手帕擦了擦红肿的眼睛,低着头微微啜泣。

    李绮罗这么一哭,把不知情的秦家人给心疼坏了,特别是秦母,绮罗自嫁进秦家,哪一天不是笑眯眯的,让人看了就不自觉心情变好,现在被这个恶婆娘给中伤成这样...

    不光秦家人,就连张家人看着秦伀和李绮罗小两口红着眼睛脆弱的样子,都觉得罪孽深重。

    秦母气不过,又劈头给了付桂嫂一巴掌:“大声点儿,拿出你编排我家绮罗的劲头来!”

    富贵嫂被秦母几婆媳打的浑身都疼,现在连站着都费力,哪里还有大声说话的力气。但面对气势汹汹的秦家人,富贵嫂只好忍着疼大声道:“是我瞎说的,我见伀哥儿媳妇儿刺绣手艺好,就想让她教我家小翠,伀哥儿媳妇儿不干,我一时想不过,这才干了蠢事!”

    人群哗然,没想到竟然真的让奋哥儿媳妇儿说着了。人家不教你闺女手艺,你就要毁人家的名声,这也太恶毒了吧。

    张富贵听完富贵嫂的话,难堪的闭上了眼睛,家门不幸啊,娶了一个搅家精进门。

    李绮罗又嘤嘤两声,“富贵婶儿,不是我不愿意教你家小翠。我当时就已经给您说明白了,这刺绣也不是谁都适合的。不信你问我们家两个嫂子,她们练了那么久都不能入门,不然何至于要去码头上卖菜!当时我看了小翠的手,她的手骨节粗壮,皮肤粗糙,真的不适合刺绣....”

    她这话一出,旁边人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这该死的富贵嫂,真是黑了心肝!”

    李绮罗用帕子摁着眼睛,嘤嘤几声,心里唾弃自己,李绮罗,你怎么成了这样的白莲花了?可是....真的好爽啊!

    今天这事儿吧,如果秦家人不为她出头,她肯定要自己打上门来,不把这富贵嫂收拾怕她就不姓李。但现在秦家人举家为她出头,她若再强势的话,反倒会给人得理不饶人之感。

    她再嘤嘤嘤的哭几声,把自己麻的一抖。

    秦伀眼睛红红的为她擦眼泪,装的比她还要投入:“娘子,别怕,别人污蔑你,肯定会遭报应的。”

    富贵嫂听得一个踉跄,报应?她都被打成这样了,难道还不算报应?

    李绮罗柔柔的应一声,伸手握住秦伀的手,在他手心里挠了两下,还悄悄眨了两下眼睛:相公,行了,别太过了!

    秦伀眼帘轻颤,眼睛反而更红了。

    “伀哥儿真疼媳妇儿啊!”

    张小桃在旁边看的气死了,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哭,果然是小白脸。绮罗姐姐被人污蔑了,他啥话都不说,就站在一边跟着红眼睛,你红个屁啊,上去打啊!

    呜呜呜,绮罗姐姐好可怜...

    在心里骂完了秦伀,张小桃又将目光移到李绮罗身上,绮罗姐姐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现在却哭成这样....

    她替李绮罗委屈极了,也忍不住抹了一把眼睛。

    她娘莫名其妙:“小桃,你哭啥?”

    “呜呜呜,绮罗姐姐好可怜!”

    以前有同她玩在一起的女孩儿纷纷瞪大了眼睛:张小桃果然是脑子坏掉了,竟然为李绮罗那个悍妇心疼。虽然的确是有些冤啦,但...但谁叫她嫁给了秦伀哥哥,还害的秦伀哥哥为她哭呢。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夜幕来临才结束,有人甚至回家点了火把看热闹。

    “老婆子,回来吧。”秦父看看天色,再看一眼被打的缩着头的富贵嫂,对秦母招呼了一声。

    秦母依言走到他身边。

    久违的当家作主的感觉让他浑身一振,望着张富贵更显气势:“张富贵,念在咱们是邻居,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但是,你得管好你婆娘,让是再让我听到她编排我们家人....”

    张富贵瞪一眼富贵嫂,忙道:“秦老哥,不会了,我保证好好管束她。”

    秦父嗯一声,转身带着秦家人回家。

    这么大的事,秦家大房二房自然也听到了消息,他们两家人都站在人群中看热闹,见秦父走来,秦大伯上前道:“三弟,这富贵家的婆娘咋能这么说侄媳妇儿呢,忒可恶了些!”

    孙氏在一旁撇撇嘴,“还不是伀哥儿媳妇儿自己做的不小心....”

    “你说啥!你再说一遍!”不等秦母爆发,秦父忽然一瞪眼,厉声对孙氏道。秦大伯和秦二伯家看热闹的样子太过明显,秦父又怎会看不出来。他心里累的慌,发生这样的事,大哥和二哥不说帮忙打架吵嘴,至少也要站出来帮着壮壮气势,毕竟小青村现在就只有他们三房是秦家人,不然宗族的意义何在?

    可他们不但不帮忙,竟然还说风凉话。

    秦父顿觉自己以前常常念叨的一家人是多么可笑的一句笑话,再想到那晚站在门边听到的话……

    他对孙氏猛地喝出声,既有对这两房的埋怨,也有对自己以前行为的悔恨。

    孙氏被秦父从来没有过的严厉态度吓的一跳,秦大伯见状,忙瞪了孙氏一眼,对秦父笑道:“三弟你别吃心,你大嫂也是关心则乱。毕竟侄媳妇儿这事儿关系着我们秦家人的名声....”

    “呸!”秦母忽然站出来冲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名声?啥名声?我们绮罗咋就关系秦家的名声了?大伯,你刚刚不会没听见吧,这都是别人污蔑我们家绮罗。你们口口声声说和我们是一家人,现在旁人都在心疼我们家绮罗,你一个做大伯的,反而拿着这件事来掰扯啥名声!大伯,做人得有良心!”

    秦大伯被秦母这么一顿抢白,顿时脸色讪讪:“我....我不是那意思....”

    “呜呜呜,果然,大家还是会误会,现在连自己的大伯都这样....”李绮罗站在秦母后面,眼睛一闪,又捂住了帕子嘤嘤的哭了起来。

    “秦家大伯,这事儿你做的不地道,这都分辨清楚了,你还拿着这件事说名声,这不是逼着绮罗去死吗!”旁边有人见李绮罗哭的可怜,帮着说了一句。

    “这...大家伙儿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

    “老天爷啊,你开开眼吧,大伯和二伯从小都是由我家公爹养大,给他们娶妻生子,置办家业,后来我们家艰难成那样,老头子也还要把家里仅剩的粮食给这两家人。我们三房巴心巴肝的对他们,他们倒好,现在竟然还借着名声逼死侄媳妇儿!公爹啊,你如果在地下有知的话,就睁开眼看看吧,看看你疼爱的侄子是咋折腾我们家的....”秦母脸色一变,由冷硬变的苦楚,声声凄婉,句句剜心。

    李绮罗在后面默默的擦了擦眼睛,她果然不适合走柔弱路线,婆婆这才是修炼到家了呀!

    秦母边哭边拉了拉站在她旁边的张翠翠的衣袖,张翠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使劲憋了几下,终于憋红了眼睛:“娘,别哭了,好在那些日子都熬过来了。那时候我们家子浩和二弟家子茹没有奶水吃,您千辛万苦去借了点儿粮食。大伯二伯上门,说是要借粮,爹想着都是一家人,就把粮食给他们了,子茹子浩差点没没挺过来。后来钱财粮食,只要大伯二伯家开口,爹从来没有不应的。爹常常说都是一家人,互相帮扶是应该的。我们作为晚辈,爹和娘咋说,我们就咋做,可是,就是苦了娘你了....”

    说罢,婆媳俩抱头痛哭。

    李绮罗在后面看得吃惊不已,到码头上去历练了一个多月,这大嫂真是变厉害了不少啊。张翠翠以前心里有成算,但是不会表露在外,既在意别人的看法,也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

    可是去了码头一个多月,这性子眼见的强硬了起来。

    马大妮眼睛一转,忽地一拍大腿,她挤不出眼泪,就扑到秦母和张翠翠身上挡住脸,连声叫道:“娘啊,你可心疼死我了...”

    如果说这里面真真切切在哭的话,那就只有秦芳小姑娘了,她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想劝人又不知道咋说,只能轮着安抚的拍秦母三人的背。

    李绮罗:“.....”她是不是也应该上去抱着大家一起哭啊?

    秦父听到婆媳三人的哭诉,脸上既尴尬又懊恼,秦母这么辛苦是因为啥?还不是因为他!他有心心虚的看了看秦奋三兄弟。见三兄弟也看着秦母眼睛红红的...

    秦父更心虚了,他又狠狠瞪了秦大伯一眼。

    秦大伯傻眼了,他没想到不过是一句名声,竟惹得秦母婆媳三人将以往的账都抖落了出来。又被秦父瞪的这一眼,他心里一慌,忙道:“三弟,不是这样的...”

    秦父却不听,只见他叹了一口气,亲手扶起秦母:“老婆子,过去你受委屈了,是我错啦,哎,我没能力管啥秦家一大家人,以后就顾好咱们这一家子吧。”

    秦母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道:“真的?”

    “真的”他看了看周围看好戏的众人,叹一口气:“回去再说。”

    “好,回....去吧。”秦母见秦父这么说,心情舒畅,但一想到还在做戏呢,忙将音调降了下来。

    张翠翠和马大妮便利落的起身,跟在秦母身后。

    李绮罗:“.....”大开眼界啊。

    “唉,三弟,三弟...”秦大伯和秦二伯对看一眼,想到刚刚秦父说的话,都在彼此眼睛里看到了不安,秦二伯试着唤秦父,秦父却连脚步都没停一下。

    回到家后,大家都沉默的看着秦父,秦父吸了一口烟:“以前是我想差了,没有顾及到你们的感受。以后不会了,你们挣的钱归你们自个儿,我不会再给大哥二哥他们。”

    秦母听了,高兴不已。

    “我知道你们都埋怨我,我做了那些事,你们埋怨也是应该的...”秦父又抽了一口烟,眉头深皱,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番话。

    “老头子,他们都是你的儿女,啥埋怨不埋冤的,只要你改了就好,以后咱们一家子心往一处使,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

    “是啊,爹,我们哪会怪你呢,你改了就好。”秦奋憨憨笑道。

    秦耀也点点头,毕竟是自个儿的亲爹,能说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啦。

    “爹,您放心,我们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和娘。”秦伀温声道。

    秦父冰凉多日的心终于回暖,脸上浮出笑意,像放下重担一样,连说了三个好字。

    “绮罗,今儿这事儿你别往心里去啊,村里人不敢说你啥。”解决了秦父的事,秦母又转头安抚李绮罗。她看着李绮罗红肿的眼睛担心不已,绮罗啥时候这样过啊。

    “对对,三弟妹,没事的,没人会说你,别往心里去。”张翠翠和马大妮也忙道。

    秦芳走到李绮罗身边,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手,她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所有的鼓励安慰都在眼睛里。

    李绮罗点头,“我不伤心,我那是装的。”

    张翠翠眼睛又红了:弟妹也太好了些,自己受了委屈怕他们担心,还反过来安慰他们。

    屋子里其他人也是一副你别说了我们都知道的表情。

    李绮罗:“....”她真的是装的,这么一大家子人都会演戏,加她一个也不稀奇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