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打上门

【书名: 寒门夫妻 第64章 打上门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旁人一听, 里面竟然还有这等内情,顿时有人就看不过眼了:“富贵嫂,你这嘴巴也太碎了些, 人家好好的小媳妇儿,你就这么抹黑?等着吧,秦家嫂子这回不狠狠的收拾你才怪!”

    躺在地上唉唉直叫的富贵嫂脸色一下煞白, 秦母给她的印象太深刻,她眼睛一翻,竟是晕了过去。

    “呸!”马大妮又去补了一脚:“你还想装死讹上我们咋地?我告诉你,你这样平白辱人名声的,打死了也活该!”

    富贵嫂闭着的眼皮下眼珠子转了转。

    张翠翠拦住了马大妮:“先回去,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秦芳一直注意着富贵嫂, 见她眼珠子转,就知道她是装的,临走之前又鼓起勇气给了她一棒槌:“我....我三哥三嫂不会放过你的。”说完才跟着张翠翠和马大妮走了。

    等她们走了后, 留下的人面面相觑。

    不知有谁感叹了一句:“奋哥儿媳妇儿看着斯斯文文的,谁想到发起火来竟然这么凶!”

    其他人纷纷附和。

    “看看秦家人,这才叫人心齐呢,就说秦芳, 那姑娘以前见了人都要低头脸红, 今天为了维护她三嫂竟然连人都敢打了!”

    再看一眼地上的富贵嫂,有不喜欢她嘴碎的人嗤笑一声:“别装了, 还不快回去想办法, 等会儿秦家人就该打上门了!”这种坏人名声的事儿实在太恶劣, 换了谁也忍不了。偏偏富贵嫂点子背,被人家当当面抓了个正着。

    确定张翠翠她们真走了,富贵嫂这才扶着腰哎哟哎哟的站起来,心虚的说一句:“我又不是乱编,那说的都是我看见的。他们秦家人厉害,还能让人不说实话了不成!”

    “富贵嫂,你有空对着我们掰扯,还是想想回去咋办吧...”

    张翠翠三人怒气冲冲的回了秦家。厨房里,李绮罗正在和秦母做饭。

    现在贺寿图已经完成,这样的大件绣品她也不可能一件接一件的出,索性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张翠翠和马大妮忙着做买卖,做饭的活儿就由秦母和她接了过来。

    “绮罗,你这做的是啥?”

    “娘,这是凉粉,现在天热了,吃这个爽利。”

    “你会的东西真多。”秦母感概道。

    李绮罗神色一动:“在娘家的时候,我一天天的关在院子里哪儿都不能去,连院子都不能出,从早上睁眼到晚上睡觉,时间太长了,为了打发时间,我便鼓捣了刺绣和这些。”被关在院子里是实情,不过原主一天天的伤春悲秋,哪有心思弄这些东西。

    “好孩子,你受苦了!”秦母心疼的拍了拍李绮罗。

    “娘,娘....”话音刚落,马大妮风风火火的声音就从院门外传了进来。

    “咋了?干啥这么咋咋呼呼的!”秦母走出厨房,拍了拍被马大妮陡然吓到的心脏。

    “哎呀 ,娘,您是不知道,有人就差要在我们秦家头上拉屎拉尿了!”

    “这是啥意思?翠翠你说。”秦母脸一板。

    张翠翠应一声,忙把在河边的事说了。

    秦母听完,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浑身泛着冷气:“好啊,这是想要绮罗的命啊!”

    李绮罗听了,诧异的放下手中的凉粉。心中也浮起一些怒气,她脚已经站在了这片地上,就要受这里的规矩,这富贵嫂竟然编排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换了其他人,这时候只怕已经想要上吊了。

    “绮罗,你不要怕,这事儿必须为你讨回个公道。还要把实情解释清楚。”秦母知道,即便他们打上张家家门,收拾了富贵嫂,只怕村里的风言风语也不会少。

    “娘,那我们现在就打上去?”马大妮眼睛一瞥,顺手拿起磨刀石旁的菜刀。

    “等老二和伀儿回来再说。翠翠,你去将老大和你爹叫回来。”秦父这些日子不去秦家大房和二房那边了,秦奋从县里回来后,他就拉着秦奋去河边或者是村口和其他人一起吹吹牛,下下棋。

    秦奋从未被秦父这么对待过,晚上还兴奋的和张翠翠说秦父对他越来越好。张翠翠看得明白,秦父这是前段时日被家里人冷漠的态度给搞怕了,想从最憨直的秦奋拉拢起。

    张翠翠忙应一声。

    秦奋和秦父被张翠翠叫回来的时候,秦耀和秦伀也恰巧进了家门。

    所有人听说这件事后,都无比气愤。唯有秦伀,他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起伏,但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他一双眼睛忽然冷得像一谭寒冰,袖子里的手缓缓捏紧,嘴唇微收,下巴也绷了起来。

    大家都义愤填膺,没人注意到秦伀的变化。

    “老头子,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村子里的人还不知道咋说绮罗!”

    秦父脸色黑沉,在桌上磕了磕烟袋:“当然不能这么算了!”

    秦母和秦父打头,几个儿子儿媳走在后面。就连秦子远听说小婶婶被人欺负了,都捏紧了小拳头,迈着小短腿跟在了大人后面,肉乎乎的小脸绷的紧紧的,一副去干架的架势。

    李绮罗本来还有些生气,不过见一大家子都这么急着为她出头,她心里忽然就变的暖暖的,作为当事人,她反而是最平静的那一个。

    秦伀和她并排走着,伸手拉过她的手,秦伀虽瘦,但个子却比同龄人高,一双手骨节分明,修长无比。他的手一握,刚好能把李绮罗的手包住。

    一贯温和的声音这会儿变得低沉无比,“别怕。”他放在心尖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竟然被人如此中伤!打一顿就能解气了?秦伀眼眸幽深凌冽:不,他一定要让对方十倍百倍的付出代价。什么君子不与女人计较?他没有这样的念头,别说是女人,就算是孩子,伤了他在意的人,他也会不择手段的报复回去。

    李绮罗嗯一声,看一眼前方的家人:“我不怕。”

    这事儿闹的还挺大,富贵嫂在河边瞎几把传秦家小媳妇儿的话,被秦家三姑嫂逮了个正着暴打一顿的事,像插上翅膀一样飞快传遍了小青村。

    有人说富贵嫂是该好好收拾一顿,经常在村子里嚼舌根,以前说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别人懒得和她计较,这次竟然编排上了别人的名声。同是女人,都知道名声的重要性,要是秦家小媳妇儿一个想不开,富贵嫂这就要背上一条人命。

    也有人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秦家小媳妇儿总归是有些什么,那大马车来接她,又不是富贵嫂一个人看见。

    秦家人一家出了院门,气势汹汹的朝张富贵家走去。村里人有些抱着看好戏,有些可能是真的担心,都跟在了秦家人后面。

    张小桃远远瞧着走在秦家人后面的李绮罗,眼现担忧,连秦伀握着李绮罗的手她也无暇顾及了。咬了咬嘴巴,一跺脚跟上。

    她娘在后面一把捉住她:“你看看可以,待会儿可别出声。你还是姑娘家,刚才在河边那么凶,以后谁还敢娶你!”

    张小桃望着李绮罗担心不已,对着她娘敷衍道:“我知道了。”挣脱了她娘的束缚,快步跟上。

    到张富贵家的时候,他家远么紧闭。

    秦父黑着脸,沉声道:“老大,老二,去把门砸开。”

    秦奋和秦耀应一声,走到门边一人猛地一踹,门晃了几下,后面的门栓脱落,院门一下就被打开了。

    “张富贵,你给我滚出来!”院门打开后,秦父大声喝道。

    “你们这是干啥?”张富贵只比秦父小几岁,如今也是当爷爷的人了,刚刚在后院修锄头的时候,就听见砰的一声响。赶到前面,便看见乌泱泱的一群人正堵在他家大门口。

    被人这么打上门来,张富贵当然生气。

    “干啥?把你媳妇儿叫出来问问就知道了!”秦母走出来,冷冷道。

    张富贵脸色一变,他想到刚刚老婆子从外边回来撑着腰,龇着牙,问她咋回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

    “老婆子,你给我滚出来!”

    叫了没动静。

    “你要是再不出来,就给我滚回张家去!”

    又等了一会儿,富贵嫂才磨磨蹭蹭的出现在了门口。她两个儿媳也跟在后面,见门口这么多人,又见秦家人怒气冲冲的样子,先是害怕,她们俩对视一眼,随后想到这些和婆婆有关后,脸上竟然隐隐露出一些快慰。

    “说,你又干了啥?让人都打上门来了!”张富贵眼睛一瞪。

    富贵嫂支支吾吾的不开口。

    “这下知道心虚了,你坏人名声的时候胆子不是很大吗!”秦母哼一声,“翠翠,你说。”

    张翠翠应一声,向前走一步,她语调轻柔,条理清晰,很快就将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秦父哼一声:“张富贵,这事儿你们家必须给一个交代,我们秦家人不能随随便就被你们家人这么污蔑!”

    “我又没说别的,那大马车本来就上了秦家的门,来接那小媳妇儿的就是一个男人!”富贵嫂不服气的嘟囔。

    张富贵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死婆娘,眼睛瞎了,还看不清形势!

    “放你娘的屁!”秦母猛地呸一声,接着她提高了声音,用大家都能听清楚的声音道:“我们家绮罗刺绣手艺好,被城里大户人家的夫人看上了。夫人喜欢她,这才派马车来接绮罗。富贵嫂说的那个男人不过是夫人家的下人,而且每次来的时候,夫人就是怕流言蜚语,还派了丫鬟。绮罗和丫鬟呆在马车里,那下人都是坐在车辕上赶车!富贵嫂,这些你不会没看见吧,咋就唯独漏了这个?你还敢说你不是故意败坏我家绮罗的名声!”最后一句,秦母声音陡然拔高,甚至有些尖利,吓得富贵嫂退后了好几步。

    后面跟着的人一想确实如此,他们确实看见马车上的男人是坐在车辕上的。

    一开始还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那些人,这时候纷纷改口埋怨起富贵嫂:“这富贵嫂也忒缺德了些,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媳妇儿,就被她这么空口白牙的污蔑。”

    “这秦家小媳妇儿的手艺的确是好,前些天桃嫂子还说那些绣品都活灵活现的,被大户人家的夫人看上不稀奇。听说她还将手艺教给了几个嫂子和小姑子,不过奋哥儿和耀哥儿的媳妇儿都没那个天分,秦芳倒是学到了一些,已经能卖钱了...”村子里的人经常在一起闲话,谁家出了点儿啥事,都能很快传开。

    “真的?难怪秦家人这么护着这小媳妇儿,这么大方,谁家不喜欢。”

    “绮罗本来就挺好,见着你们哪次不是甜甜的喊嫂子婶子的,你们之前还那样说她,对得起自己的灵心吗?”

    “又....又没说别的....”

    “我又没...没说她偷人...”富贵嫂强撑道。

    偷人一词一说出来,秦伀握着李绮罗的手忽地一下收紧。

    “你还敢放屁!你那意思不就是这个吗?死不悔改的东西!”见扭转了舆论,秦母也不多话了,她现在就想给李绮罗狠狠的出一口气。

    话音刚落,秦母就一步上前揪住了富贵嫂的头发,对着她扇了好几耳光:“我让你胡咧咧....”

    “嗷...”富贵嫂疼的嗷一嗓子,回过神来后,就要还手。张翠翠马大妮秦芳一见,立刻围了上去。

    李绮罗见状,忽然有些兴奋,挣脱秦伀的手,忽然用手拿着帕子呜呜的哭起来:“为什么会这样?我不过是想挣点儿钱而已,呜呜呜....被人这样说,我还有啥脸面活下去....”

    秦伀立刻抱住李绮罗:“娘子....”

    旁人一见,都对李绮罗同情不已,直道造孽哦!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打死人了....”张家的两个儿媳高声喊道,但她俩也就真的只动了动嘴,站在一边高喊 ,脚都没动一下。

    “看娘!还不来帮我,两个黑心烂肺的东西,等着,老大老二回来后,我就让他俩休了你们....”富贵嫂被打的哭爹喊娘,边叫还边对她两个看热闹的儿媳骂道。

    张家的大儿媳眼里闪过怒气,和二儿媳对看一眼,还是上前拉了拉秦家几人,不过她们的力道却跟挠痒痒差不多。

    “娘,娘,你们干啥!”秦母带着女儿儿媳教训富贵嫂的时候,张家的两个儿子终于背着柴从外面回来了。一见立刻就要上前。

    秦父带着两个儿子立即挡在了他们面前,秦耀对两兄弟道:“你娘败坏我家三弟妹的名声,我三弟妹在家差点儿都不想活了。让我娘她们教训你娘一顿,你娘再认个错,在大家伙儿面前说她是传瞎话,这事儿就算了了。但如果你们要阻拦,我们秦家也不是好欺负的,奉陪就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