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晕倒

【书名: 寒门夫妻 第55章 晕倒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我是大反派[快穿]山村名医白月光佛系日常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     她这么一说,张翠翠也慌了, “娘...”

    秦伀闻言放开李绮罗的手站起来走到秦母身边:”娘, 不会有事的,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现在天气渐热, 是不是太累了?”

    秦母被秦伀这么一说,皱了皱眉:“今天我去菜地里拔了一下草,可能就是那时候晒多了太阳吧....”

    秦伀闻言忙扶着秦母:“娘, 现在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白天太阳也大, 有活计的话等我下学回来, 像拔草这样的事哪儿用得着您!”

    秦母不赞同:“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努力念书,才能不辜负绮罗那么辛苦的刺绣,家里这点儿活计你就不用管了。再说你身子眼见着才慢慢好转, 还要好好养养才是。”

    张翠翠和马大妮站在旁边脸上有些不自在, 她们做人儿媳的,因为要学刺绣, 秦母也就不攀扯她们,一些活计秦母一个人便做了。这要是传出去, 还不得让人戳脊梁骨!

    张翠翠刚想上前说话, 院门忽然被人在外面拍的震天响。

    “秦三婶, 秦奋哥在县里出了事, 现在医馆里, 秦耀哥让我带话给你们, 让你们送诊费去。”

    屋子里的人闻言, 霎时全都变了脸色。

    “咋会,咋会?”

    “相公....”张翠翠脸色煞白。

    李绮罗一听,忙将院门打开,竟是张小宝,“大哥怎么了?”

    张小宝对李绮罗拿着大锅铲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记忆非常深刻,见出来的是李绮罗,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可怜铁塔般的壮小子,这会儿竟缩着肩膀成了鹌鹑状。“我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我和我爹去县里卖野物的时候,正碰上秦耀哥背着秦奋哥往医馆跑,我只听见秦耀哥说秦奋哥在码头上忽然晕倒了,秦耀哥托我帮忙给你们带信。”

    “晕了?!”秦母踉跄着后退一步,“老大这是咋了?”

    “相公....”张翠翠一把抓住张小宝:“我相公有没有事,他有没有事?”

    “这...这嫂子,我不知道啊,我见着的时候,秦奋哥还晕着呢,秦耀哥托我带信,我爹就让我赶快来找你们了,不知道大夫到底是咋诊断的。”

    “大嫂,冷静一点,大哥没事的,咱们在这儿担心没用。娘,您留在家里,大嫂,你跟着我和相公去县里看看,也许大哥只是太累了这才昏倒,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现在这么着急也没用。”

    李绮罗的话仿佛让张翠翠找到了主心骨:“对,对,去县城,咱们快去县城...”

    李绮罗忙回屋拿了些碎银子,与秦伀带着张翠翠出了门。

    一路疾走,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县城,好在这些日子秦伀天天往返于书院和秦家,不然走这么快,他身子肯定受不了。

    “相公,没事吧?”李绮罗担心的拍拍秦伀的肩膀。

    秦伀脸色有些发红,额头冒了细细密密的汗,还有些气喘,闻言摆摆手:“我没事,快去找大哥二哥。”

    张翠翠茫然无错的跟在李绮罗和秦伀身边,要不是李绮罗路上时不时搀扶她一把,她都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

    县里的医馆总共十几家,好在他们从张小宝的口里得知秦耀去的城北,便一路找过去,终于在城北第二家医馆找到了秦奋和秦耀。

    他们到的时候,秦奋还闭着眼睛躺着,大夫正在给他施针,秦耀在旁边急得团团转。

    “相公,相公...”张翠翠想扑上去,但又怕打断了大夫的施救,只得握住秦奋的手连声呼喊。

    “二哥,大哥这是怎么了?”秦伀忙问秦耀。

    秦耀见他们来,松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刚刚从货行出来,正准备去码头叫大哥一起回家,刚刚走到码头,就看到一群人围着,我挤进去一看,就见大哥躺在地上。我没法子啊,只得将大哥背来医馆,刚刚大夫说了,说大哥是太过劳累,又加上热气攻心,这才一下晕了过去。”

    大夫闻言哼一声:“你们是他的家人?”

    秦伀忙答:“是。”

    大夫看一眼秦耀和秦伀:“你们怎么当家人的,病人都累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就没发觉?”他再哼一声:“病人劳累过度,人不是牛,哪能这么糟蹋!”

    李绮罗上前一步挡在大夫面前,蹙眉道:“大夫,你说话就说话,这么吼我相公干什么,我相公招你惹你了?大哥身子没有大碍吧,后面怎么办?”

    大夫似乎没见过像李绮罗这样的女子,瞪着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儿,才道:“能怎么办?养呗!诊费一两,再给你们开一些滋补的药方,自个儿去抓药!”

    李绮罗从袖子里掏出一两银子递给 大夫,大夫一怔,看模样,病人和另外两个男子明显是兄弟,两个稍年轻的都细皮嫩肉的,唯有躺在这里的这个,年纪不大,却满面风霜,他还以为又是一出家里父母一碗水端不平,压榨大的补贴小的。这样的事他见的多了。却没想到李绮罗这么干脆的就给了诊费,一两银子可不便宜了。

    “您快开方子吧。”李绮罗见大夫不动,催了他一句。

    大夫心里疑惑的接过诊费,开了方子。

    李绮罗将方子递给秦耀,“二哥,你去抓药吧,大哥这里我们守着。”

    秦耀哎一声,接过药方忙往药铺跑。

    跑了几步,又觉得不对劲儿啊,咋这弟妹使唤起他这个二哥这么理所当然?秦伀在那儿,她第一个使唤的不应该是她的丈夫吗?他回过头看向医馆,只见李绮罗正寻了一把扇子轻轻给秦伀扇风。

    秦耀:“....”他明白为啥了。

    “嗯....”秦耀刚走没多久,秦奋就醒了过来。

    “相公,你到底咋了,你吓死我了!”张翠翠见秦奋醒了,憋着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

    秦奋坐起来,搔了搔自己的头,“我...我也不知道啊,我这是咋了?”

    李绮罗看他一眼,见他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一双眼睛黯淡无神。

    “大哥,没事就好,大夫说你是劳累过度,这是怎么回事?”秦伀温声问道。秦奋以前也是这样,农忙下地,农闲到码头上扛活,那时候吃的还不如现在,怎么以前没事,现在秦奋忽然就累病了?

    秦奋啊一声:“我就是每天多扛了些麻袋,不至于吧?孩子他娘,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吗”他替张翠翠擦了擦眼泪。

    正说着,秦耀回来了,一行人便往家赶,回去的时候还是秦耀背着秦奋。

    到家的时候,秦母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嚎啕大哭,只是握着秦奋的手默默掉泪:“老大,老二和老三把情况给我说了,你咋会就累到晕倒了?以前不都好好的?”

    “我...我就多扛了些麻袋。”秦奋歇了一会儿,气色好了许多。

    “你为啥要多扛麻袋,不是说了要适当的歇歇,家里原来那样艰难,也没要你挣多少钱,现在日子好过了,你又这么拼命做啥?你这是要气死我!”秦母气急的拍了一下秦奋的肩膀。

    “娘,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张翠翠却忽然一下跪在了秦母面前。

    “这又关你啥事?”秦母疑惑,其他人也不解的看向张翠翠。

    “是我,一直对相公说要多挣钱,将来好送子远和子浩去念书,像他小叔一样出人头地,如果不是我念叨,相公也不会这么拼命。是我不好,相公,你咋这么傻啊,呜呜呜.....”

    张翠翠捂着脸伏在地上痛哭流涕。

    “孩子他娘,快起来,是我自个儿,想着把中午那顿饭钱省下来,又多扛了些麻袋,这才晕倒的。”秦奋见张翠翠痛哭,忙焦急的去扶她。

    “你说啥,你中午连饭都不吃?”秦母脸色铁青,她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你这是在作死啊,码头上扛活那么累,中午为啥不吃饭,还不要命的扛麻袋,你要是有个啥,你让子远和子浩咋办?”

    “哇,爹,娘.....”子远子浩不知何时到了门边,这时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两个孩子扑到张翠翠和秦奋身上,“爹,娘,咋了”子浩哇哇直哭,子远强压着害怕问。

    李绮罗将子远和子浩拉起来,又把张翠翠和秦奋也扶起来:“大哥,大嫂,想要把日子过好,的确不能偷懒,但也不能拼命,要是把身子累垮了,一切都是枉然。就算想挣钱,也得慢慢来,哪有像大哥这样,命都不要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大嫂和子远,子浩咋办?”

    秦奋也没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会这么耐不住操,他就想多扛一些活,把中午的那顿饭钱生下来,这样就可以多挣一些钱。

    “哎,我也没想到,以后不会了,要是早知道这样,我咋会这样。”秦奋摸了摸子远和子浩两个小不点儿的头,心有余悸的说到。

    因为秦奋累到的事,再加上天气逐渐趋于炎热,秦母便让秦奋辞了码头上的活,勒令他在家里好好养养。

    只是秦奋就和他的名字一样,一贯勤奋惯了,不干点儿啥他就浑身不自在,而且他们两口子心里始终还存着要多挣钱,将来送子远和子浩去念书的事,这么闲下来,两人脸上多多少少都带了些焦虑。

    张翠翠学刺绣的时候也有些神思不属,不止一次扎到了自己的手指。

    “哎哟...”又一次将手指扎出了血,张翠翠将手指放进嘴里吮吸,越想越觉得自己不中用,要是她有秦芳那么聪明,现在也可以刺绣卖钱了!孩子爹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她还能存钱送子远和子浩去念书....

    “大嫂...”李绮罗就坐在张翠翠旁边,见她如此,忙叫了她一声。

    “弟妹...,你说我该咋办?”张翠翠抬起头,看向李绮罗,她总觉得这个三弟妹和她、婆婆,和这里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如果是弟妹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啥咋办?家里又不是过不下去,不愁吃不愁穿的,大嫂,你就是想的多!”马大妮不知从哪儿得了一把瓜子,边磕边不以为意道。她前几天打鸡血一样将针线重新捡了起来,但不过唉唉叫唤了两天后,便又受不了这个苦不学了。

    李绮罗看了马大妮一眼,这样万事不愁的性子,真不知该说是好还是坏。

    “望子成龙,我不奢求子远子远有啥大出息,但也想给他们更好的。只是我不中用....”张翠翠没理马大妮,而是红着眼看着李绮罗道。

    李绮罗没有孩子,她还不能理解这种为了孩子能付出一切的心情,但张翠翠的急切焦虑她感受到了。

    “大嫂,你当真想要挣钱?”

    “当然,弟妹,你有法子?”张翠翠惊喜的一把握住李绮罗的手,殷切的看着她。

    “大嫂,其实说实话,你在刺绣上天赋真的一般,就算学的再用功,你的绣品也卖不上高价。”

    张翠翠肩膀一下就垮了下去,“我知道....”

    “如果你真的想挣钱的话,我的确有一个法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李绮罗道。

    “啥法子?弟妹你说!”

    “云阳县的码头人流量非常大,如果在码头上卖零嘴小吃,肯定可以挣钱。”李绮罗也去过云阳县的码头,人流量真的非常大,往来客商很多。依着码头,甚至建了一条街的酒楼,客栈,还有青楼,而且每天客进客出,生意非常好。

    秦家的情况当然做不了那样的大生意,但除了那些穿着华贵的富商贵客外,码头上还有许多云阳县的本地或外地干活的人,这些人到码头上干活,为了保证劳力,顿顿都要吃饱,他们吃不起酒楼,路边的苍蝇小馆便是最好的去处。李绮罗略微看了一眼,生意也非常好。

    他们只求填饱肚子,对味道没有追求,但如果既能填饱肚子,又有好味道,肯定会受到他们的追捧。

    李绮罗将自己的分析给张翠翠说了,张翠翠发亮的眼睛渐渐黯淡下去:“弟妹,云阳县的码头上,就算那些摆摊的,也在那里干了很久。我们贸然插进去,我又没有比别人好的手艺,做不起来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