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啥锅配啥盖

【书名: 寒门夫妻 第49章 啥锅配啥盖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不过这腿到底没锯成, 在半个月后,黄家不知从哪儿寻到了一位大夫,竟将黄三爷膝盖中的针给取了出来。

    黄三爷看着从他膝盖中取出的四根针,震怒不已, 但随即而来的就是胆寒,这几根针无声无息被人打入他的膝盖,他竟全然不知!

    黄三爷膝盖中针的事在云阳县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议论纷纷, 主要是这事儿太离奇,很是增添了戏说性。

    秦伀下学回来将此事对李绮罗说了, 李绮罗心里冷笑一声:算这个黄老狗命大, 要是针再留一些时日, 恐怕就不是锯掉那么简单了!不过,他就算取了出来, 也有很严重的后遗症, 至少这两年,黄三爷别想再站起来!

    秦伀不光在书院里念书刻苦, 回到家来后, 也总是会将所学的再巩固一遍。李绮罗在旁边看了看, 发现竟然还有化学,物理知识,虽然这里的这些学科和后世比起来, 都还处于萌芽阶段, 但内容却是无疑。

    “相公, 这些你都弄得懂?”前世上学的时候,李绮罗就是一个理科废,看见这些学科就头大。

    秦伀嗯一声:“这些都有既定的原理,知其所以然后就会很简单。”他用笔沾了水在桌上快速的写写画画,李绮罗看着他将书翻得飞快。

    “那其他的呢,四书五经你觉得难不难?”李绮罗将秦伀放在一边的书翻了翻,之乎者也看得她头疼。

    秦伀笑一声:“还好。”

    李绮罗星星眼的看着秦伀:好厉害。

    秦伀被看的手一顿,拿起毛笔在她鼻尖上点了点:“看什么呢?嗯?”

    每次秦伀的这个嗯字总是带了些上翘的尾音,他的声音温和,但说这个字的时候又像加了一点醇厚的红酒,勾的人心尖发痒。

    李绮罗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掩饰性的弹了一下秦伀的额头:“你不要老是招我!”

    “我怎么招你了?”秦伀索性放下笔,凑近李绮罗,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呼吸交缠。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李绮罗,好似真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李绮罗知道,秦伀根本就是装的:小狐狸。

    她眼睛一转,勾住秦伀的脖子,勾唇一笑,原主清秀的小脸硬是被她带出一股邪魅,舌尖在唇上轻轻舔了舔,凑到秦伀耳边:“你想知道?”

    秦伀眼神霎时变得幽深,喉头止不住涌动。

    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粘稠,眼见着头就要凑到一起....

    “小叔叔,小婶婶!”哐当一盆冷水对着秦伀兜头泼下。

    他从李绮罗唇上移开视线,望向门口正一脸傻笑望着他们的秦子远:“何事?”

    秦子远将衣兜一掀:“杏子熟了,可甜了,小叔叔,小婶婶,你们吃吗?”

    秦伀深吸一口气,看着秦子远的眼神莫名,压着声音道:“本来刚刚我已经要吃...”

    还没说完,就被李绮罗拍了一下头:“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

    “本来就是...”本来冷着脸的秦伀被李绮罗这一拍,顿时就转为了委屈。

    李绮罗笑一声,冲秦子远招招手:“到小婶婶这儿来。”

    秦子远刚刚被秦伀看着的时候,背后一缩,靠着小孩子敏锐的直觉总觉得前方有些危险,被李绮罗招呼,他又谨慎的向屋里看了看:嗯,只有很好的小叔叔和小婶婶。排除危险后,这才挪着小步子进了屋。

    秦子远衣兜里的杏子已经黄的透亮,散发着香味。

    李绮罗看着还有些别扭的秦伀,将杏子拿出来,凑到他嘴边:“你吃不吃?很香呢。”

    秦伀抬起头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将头转了过去。

    李绮罗笑一声,将他的头掰过来,重新将杏子喂到他嘴边:“好了,我刚刚不该拍你,快吃,乖。”

    秦伀嘴角飞快地勾了勾,但转瞬即逝,他硬撑着继续转过头去,余光小心翼翼的瞄着李绮罗。

    秦子远看得奇怪:“小叔叔,你咋啦?咋还要小婶婶喂?”这么大人了还要人喂,他现在都是自己吃东西!

    李绮罗嘿一声:“子远,咱们出去,你小叔叔想静静,咱们别打扰他。”说着站起来拉住秦子远就往门外走。

    秦伀:“....”糟了,过了!

    他也忙跟着站起来,“绮罗....”

    李绮罗却悠悠道:“你刚才不是不理我吗?那咱们在晚上睡觉之前就先别说话了。在屋子里乖乖看书,待会儿叫你吃饭。”说罢冲秦伀笑一声,牵着秦子远出屋子。

    秦伀张张嘴,定定的看了一会儿门口,止住要跟上的步子,坐下听话的拿起书重新看起来。只是看的时候,他总忍不住往门口瞄。

    李绮罗走到院子里,透过窗户向里看,见他的样子顿时又气又笑:小狐狸,还和她使起性子来了。

    晚上要吃饭的时候,李绮罗才进去叫秦伀。

    秦伀见到李绮罗,放下书,走到她面前蹲下,手在地上画着圈圈,低低道:“我错了。”

    李绮罗弹了弹手指:“错哪儿了?”

    “我不该和你使性子,见你护着子远,不...不护我,我心里难受。”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李绮罗却是一头雾水,“我哪儿护着子远了?”

    “你拍我的头...”秦伀抬起头飞快的看了李绮罗一眼,眼里还带着控诉,然后又忙埋下头去。

    李绮罗:“.....”,她一把抬起秦伀的下巴,逼他和自己对视,好笑道:“这么大人了还和小孩子吃醋,你羞不羞?”

    “我也不想的....”秦伀有些不好意思的抠了抠手指。

    李绮罗叹一声,她竟然不觉得生气,还非常受用,和秦伀俩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你生气了吗?”秦伀小心的问李绮罗。

    李绮罗抬手摸了摸秦伀的头,心情满是复杂:“不,我不生气。”不但不生气,还有点儿喜欢。心里忍不住道:李绮罗,你真堕落。

    秦伀闻言,眼里的不安稍去,忍不住拥着李绮罗道:“绮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你的目光只看着我一人,身边只有我,如果有旁的人夺去你的注意力,我就忍不住生气。绮罗,你会不会怕我?”他也知道这种心理有些不正常,怕绮罗窥见他的内心而害怕,已经尽量在克制。

    李绮罗笑了笑,拍拍秦伀的背:“我不许你纳妾,不许你喜欢别的人,如果和别的女子多说一句话我也会生气。不,就算是别的女子看着你,我也会想要将你与之隔开,这样看来,咱俩算是半斤八两。”

    秦伀闻言,心下一安,将李绮罗抱的更紧:“所以,我们合该在一起。”老天爷完全是比着他们的心性做的这桩姻缘。

    “是啊,咱俩就互相祸害得了!”李绮罗发自内心的笑道。

    没想到,两个同样小心眼的人互诉衷肠还没几天呢,话马上就应验了。

    云阳县附近的村落有在夏季来临之前,祈求风调雨顺的传统。

    小青村也不例外,五月初五这天,全群人都齐聚在村口,请了一个看似跳大神的男人戴着面具在搭建的台上像抽羊癫疯似的嘴里念念有词。台下摆着香烛和猪头,旁边还放了两个锣,上面那人唱一句,下面从小青村青壮年中选出的两个年轻人便敲锣一次。

    整个过程非常简单,但却需要全村人都到场。

    秦家一家人排在后面,李绮罗有些百无聊赖的四处看,秦伀在她后面轻轻撑了撑她的背:“累了?”

    李绮罗摇头:她只是觉得有些无聊而已。

    “很快就好了,不过是求个心理慰藉。”秦伀压低声音道,听得出来,他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也很是不以为然。

    李绮罗点头。不过,四周隐隐向秦伀投来的目光立刻让她精神一振,一改刚才的懒洋洋。

    秦伀的样貌在小青村那是出了名的俊,俨然成了村子里小姑娘们情窦初开时心头的白月光。

    大部分姑娘都非常含蓄,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是,也有那么些姑娘,为了心中的怦然心动能冲破礼教束缚鼓起勇气干一些出格的事儿。

    比如说之前秦伀跑步的时候,总有些姑娘借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出来偶遇。在秦伀去书院后,每到他下学回到村里的时间,在村口徘徊的小姑娘就格外多。

    李绮罗和秦伀一样,独占欲吓人,心眼小的一比,如果是在现代,遇到这样明知道是她男人还敢上来暗送秋波的,她不当面将人怼个狗血淋头她就不姓李。

    但这里不行,这里对女子的规矩多么森严她已经了解,一个女孩儿坏了名声,也就等于后半辈子毁了。

    之前那些不过分的,李绮罗也只当年轻姑娘们不懂事,心中暗暗运气一番也就过去了。

    今天人群中,从各处都有投来流连在秦伀身上的目光,李绮罗双眼一睁,一一瞪了回去。

    小姑娘们收到李绮罗恶霸一样的目光,顿时吓的心肝乱颤,忙拍拍胸脯收回了眼神:秦伀哥哥好可怜,他娘子这么凶!

    心里腹诽,到底不敢再看了。

    秦伀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住,手心有些发痒,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一定要将李绮罗牢牢禁锢在怀里。

    娘子说的没错,他们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在其中,有一位姑娘却绷着脸,努力和李绮罗对视,看向秦伀的时候,双颊绯红,望向李绮罗就成了看女土匪的眼神。

    李绮罗碰碰秦伀的胳膊:“有人把你当成被拖进盘丝洞里的唐僧了!”

    这里自然没有西游记这本书,秦伀不知典故,但却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含义,微微皱了皱眉:“别管她。”

    李绮罗也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和一个小姑娘计较有什么意思,便收回了目光。

    上面唱唱打打,伴着这声音,再沐浴着五月的阳光浴,让她有些昏昏欲睡。她向后靠着秦伀,秦伀便悄悄上前,让李绮罗的后背贴着他的前胸,支撑着她。

    耳边砰的一声,李绮罗被惊醒,往前面一看,跳大神的已经下来了,挂着的锣也被收了起来。

    “弄完了?”李绮罗扭了扭脖颈,悄声问秦伀。

    秦伀见状,伸出手轻轻给她揉了揉脖子,“嗯,村长再说说话,就可以散了。”

    其他人都望着前方,盼着村长早点儿讲完早点儿散场。而刚刚强撑着和李绮罗对视到最后的姑娘却一直在悄悄看着秦伀,他俩亲昵的模样自然也落入了她眼里。

    小姑娘顿时眼眶一红:李绮罗那么凶,秦伀哥哥一定是被逼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