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往事

【书名: 寒门夫妻 第48章 往事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林珍的综穿人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来人是一位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蓄着短须, 双眼微眯, 手里搓着两颗颜色透亮的核桃。

    他似笑非笑的盯着秦伀,一双眼里带着审视。

    而一向不表露情绪于外的秦伀看见来人,身子陡然绷紧, 脸上满是愤懑之色:“黄三爷!”

    “没想到秦小公子还记得我!”黄三爷反而笑容更甚。

    “你让我们秦家落败至此, 我爷爷因此而郁疾于心,没多久便去世,阁下对我们秦家做的这些,我当然记得!”秦伀仿佛忽然间像变了一个人,双眼布满红色, 对黄三爷咬牙切齿道。

    本来准备出声的李绮罗见秦伀反常的反应, 心里一动,安静的站在了他后边。

    没想到黄三爷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好几声后才啧了一声:“到底还小,倒是热血当头,不过,秦小公子你若因此就认定我是仇人, 那只能是想错了。我与你爷爷不过是正常的纠纷,后面不是通过衙门解决了吗!你爷爷自己想不开, 他的去世难道也要归结在我头上?”他说完, 向前走一步:“你当真就是因这些事记恨我?”

    秦伀脸色涨的通红, 激动道:“当然!莫非你还对我们秦家做了其他的坏事?”

    黄三爷眯着眼睛将秦伀上下打量几眼, 啧着叹了一句:“少年人啊...”

    “你...”, 黄三爷看不起黄毛小儿的语气似乎让秦伀更加愤怒,他攥着 手上前一步。

    李绮罗忙将他拉住,焦急道:“相公,冷静一点,不要惹事....”她看一眼黄三爷,害怕的“瑟缩”了一下。

    “这位小娘子倒是看的清楚,秦小公子,你应该跟你娘子学学。我与你们秦家的纠纷都过去了那么久,应该放下了。你要是再冲动,不是连累你的家人为你担心吗!”

    秦伀深吸一口气,“绮罗,我们走,如此无耻小人,我羞得和他站在一起!”说完拉着李绮罗快步离开。

    黄三爷看着秦伀和李绮罗的背影,眼里怀疑去了大半,轻蔑的笑了声。

    等黄三爷收回视线后,走到门口的李绮罗忽然转过头,眼睛一眯:混账东西,敢惹她相公!四根针从手心冒出,她抬了抬手,四根针划破利空,在空气中发出极小的尖啸声,转瞬便没入了黄三爷两只膝盖中。

    针入膝盖的瞬间,黄三爷觉得两只膝盖像同时被蚂蚁叮了一下,他疑惑的嗯一声,再仔细感受,又没了异常,随即也就不再放在心上。

    “老爷。”这时黄三爷身边又来了一名中年男子。

    黄三爷给他一个闭嘴的眼神,带着男子辞别了李主簿,出了李府,二人上了一辆马车。

    一到马车上,中年男子忙开口道:“老爷,看来那秦伀根本就不识时务,要不我们再给他一个教训?”

    黄三爷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懂什么!看见他的样子了没有,冲动的毛头小子一个,他如此莽撞,根本不值得费心。”如果秦伀当真少年老成,他说不得还真要提防。

    “老爷说的是,那落水的事情您试探的...”中年男子忙拍了一个马屁,接着问道。

    “他没怀疑,我觉得他也不可能知道。要不是他莽撞的查当年的案子,怕走漏了风声让上边的大人以为老爷我办事不利,一个黄毛小儿的性命我还不至于放在眼里!现在风声早过了,他就算再跳也不打紧了。”黄三爷快速的搓着核桃,眯着眼睛道。

    “是,老爷高瞻远瞩,那些愚人怎么能和老爷比!”中年人忙不迭的拍了一个马屁。

    黄三爷得意的笑笑。

    另一边,秦伀“愤怒异常”的拉着李绮罗的手出了李府,出了县城大门,他的怒气忽然就完全平息了。

    “绮罗,吓着没?”秦伀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刚刚的失控如果不是李绮罗亲眼所见,恐怕还以为是错觉。

    “相公,你刚刚在做戏?”李绮罗摇摇头,小声问道。

    秦伀看一眼城门,对李绮罗嘘一声:“我们走远一点再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绮罗与秦伀相偎着,一直离了县城很远,秦伀才重新开口道:“刚刚那人,外号黄三爷,当年和我爷爷打官司的就是他,那一场官司,耗尽了我们秦家家产,我们秦家所有的地也全部落到了黄三爷手里!”

    “原来是他!”看来她应该再多补几针的。

    “他都把咱们的家产得去了,还害得爷爷丢了性命,现在竟然还有脸跑到你面前来!”李绮罗一字一顿道,秦家的家产还有那个没见过的秦老爷子她都不在乎,但是敢跑到她相公面前,还以那样的姿态....,李绮罗眼睛眯了起来,放在身侧的手捏了捏。

    秦伀闻言,搂住李绮罗的肩膀往面前带了带。

    暮色里,他脸上闪过一丝犹疑,再三衡量后,还是开了口:“他并不是特意到我面前来侮辱,而是试探。”

    “试探?试探什么?”李绮罗觉得脑子里闪过一丝亮光,但太快她没能抓住。

    秦伀靠近李绮罗,在她耳边低声道:“试探我知不知道....是他让我落的水。”这个从没有说过的秘密,害怕家人担心的秘密,害怕走漏风声的秘密,他却在李绮罗面前坦承了出来。。

    “什么?竟然是他!”李绮罗一听,内心冒出无穷的怒火,因为那次落水,秦伀差点就死了,后面即使捡回了一条命,但若不是她,只怕也要废了!

    这黄三爷该死!李绮罗浑身冒着煞气,内心充斥着要将黄三爷撕碎的暴烈。

    “绮罗,绮罗....”秦伀感到李绮罗的变化,忙将她搂入怀中,坚定而缓慢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连声道:“我没事了,你看我不是没事了吗。”

    “可是你差点就没命了!”被秦伀安抚着,李绮罗心中的戾气去了很多,她将头靠在秦伀的肩膀上,心疼道。

    “但现在不是好了吗,如果没有这场病,你我也不能成为夫妻。”他摸着李绮罗的头发,叹一句。

    “傻子!命都差点没了,和谁做夫妻有什么重要的。”李绮罗嘟囔一句。

    秦伀松开李绮罗,定定的看着她,“不,这于我而言,很重要,并不亚于性命!”

    “你....”秦伀的眼神那么深沉厚重,李绮罗能看得出来,这话发自他的肺腑,一时被秦伀的心里话震的不知如何反应,她敲了一下秦伀的额头:“笨蛋!”

    秦伀却笑笑,温声道:“嗯,我很笨,所以以后的日子还请娘子多指教。”

    李绮罗绷不住一下便笑了,“那得看我的心情。”

    秦伀见李绮罗笑了,眼底也染上笑意,拍了拍李绮罗的头顶,“那以后就请娘子每日的心情都好一些吧。”

    “那我可不能保证。”李绮罗笑接一句,见天色已经快要看不见了,忙道:“相公,咱们边走边说。”

    两人加快了脚步。

    走了几步,李绮□□脆道:“相公,你到我背上来。”

    这次秦伀连犹豫都没有,直接攀上李绮罗的脖颈,身子紧紧贴着她的背。

    李绮罗将秦伀背起来,轻轻拍了拍秦伀:“今天怎么这么乖?”

    秦伀笑一声,在李绮罗耳边道:“我怕不听话,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惹不起惹不起,秦伀像一下打开了任督二脉,情话一句比一句撩人,李绮罗咳了一声,“相公,那个黄三爷既然已经得了秦家的家产和地,为什么还要对你下手?”是怕秦家报复吗?觉得其他秦家人都无妨,而秦伀眼看着潜力最大,所以就除之而后快?

    想到这里,李绮罗心中一紧,那秦伀现在不一样很危险他那么聪明,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那个黄三爷只要不瞎,岂不是还是不会放过秦伀!

    秦伀似乎看出了李绮罗心中所想,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安抚道:“绮罗,别怕,黄三爷此人刚愎自负,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而且我刚刚的表现也足以让他轻视,他不会再对我下手了。”

    李绮罗哼一声,“他敢!”差点要了秦伀性命这事儿,她迟早要让那狗东西付出代价。

    “说来也是我冒进了。”夜色中,秦伀幽幽的叹一句,“十年前,黄三爷在临近几个县大肆以低价逼买土地,我们秦家也不过是其中一家而已...”

    “你的意思是,他并不是单独针对秦家?”李绮罗忙问。

    “嗯。”秦伀的话音更低了一些:“当时黄三爷要以低价买我们家的田地,我爷爷自然不同意,于是才有了后面那一场官司。当时我还不满七岁,直到我去县里念了书,越发觉得其中蹊跷,黄三爷虽然在云阳县有一些势力,但不至于能逼得那么多人低头,而且那场官司打的极快,衙门根本就是站在黄三爷那一边,可以预见,黄三爷背后定有其他人撑腰,他也不过是跑腿的人。那时年少,心中疑窦丛生,便耐不住悄悄查了查,却因手段生涩,留了首尾,被黄三爷察觉,这才有了那一次落水。”

    李绮罗搂着秦伀双腿的手蓦然收紧,她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看来这里面涉及到的远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那你查出什么了吗?”李绮罗下意识放低声音。

    秦伀摇头:“没有,背后之人隐藏的极好。”他说完,又补了一句:“黄三爷也知道我不可能查出什么,所以后面才没有继续找我的麻烦。而且,我想他并不怕我记恨,毕竟当时他逼了那么多人,恨他的人多了去了,既然他敢做,那就说明他后面的主子能掌控的住。他对我痛下杀手,是因为我“不自量力”的想去查他背后人!”

    “你才不是不自量力!”李绮罗不赞同。

    秦伀苦笑一声:“当时的确冒进了些。绮罗,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但是我也不希望你为此做什么事情,经历那次落水事件,我便明白,自身没有足够实力之前,藏拙的重要性。答应我,这件事放在心底,谁也不要说。”

    尽管压抑着,李绮罗还是听出了秦伀话里怕她冒然做出什么的紧张,无奈的嗯了一声:“我知道,我又不是傻子,不会拿鸡蛋去碰石头的。”

    秦伀微微松一口气,贴着李绮罗的耳边含着笑意道:“我的绮罗真乖~”

    “秦伀,你再这样,我把你扔地上了啊!”李绮罗被撩的身子一抖,作势要把秦伀往地上扔。

    秦伀立刻乖巧的应一句:“我错了。”果然乖乖趴在她背上不说话了。

    秦伀不说话了,路上就他们两个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李绮罗咳了一声:“相公,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

    “嗯?怎么奇怪了?”

    “黄三爷背后的人为什么要大肆低买这么多土地。现在任何人都要交税,比起圈地来说,既然他背后之人地位不低,干点儿什么不比圈地来的划算?”大越的地收税十之成三,不算高。但任何人都要交税,大越太、祖在大越律中明文规定,无论皇亲国戚还是贩夫走卒,都要交税,士大夫也不例外。

    这样一来,圈地得到的收益就低了,有路子的都去掺和经商,或者去跑海贸,黄三爷背后之人却盯着这么一亩三分地,也是眼皮子浅的可以。

    秦伀没想到李绮罗竟然转瞬就能想到这些,眼里浮现自豪,摸了摸李绮罗的头:“我的绮罗真聪明...”这里面水深得很,他也不过知道些浮在表面的事,暂时还是不给绮罗说了。

    “秦伀,你怎么学的这么口花花!”李绮罗哼一声。

    秦伀一顿,搂着李绮罗脖颈的双手扣在一起抠了抠,有些委屈道:“我说的是实话。”

    两人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好一会儿。

    往常这个时候,秦家所有人都上床睡觉了,但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秦家院门敞开,屋子里的灯还点着。

    “回来了,回来了...”秦母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放我下来。”秦伀忙道。

    李绮罗笑一声,不去戳穿秦伀,依言将他放了下来。

    “绮罗,是你们回来了吗?”院子里,秦母拿着灯,后面还跟着好几人。

    李绮罗忙应一声:“娘,是我们回来了”走进院子,接过秦母手中的灯,“这时候你们咋还不睡?”

    “怕你们等会儿开不了门。”秦母和李绮罗并肩走着,边走边道。

    走进屋子,才发现除了三个小的,全家人都等着他们。

    李绮罗心里滑过一阵暖流。

    秦父磕了磕烟袋:“好了,人回来了,都去睡吧。”然而没有一人听他的,都坐在原地不动弹。

    秦父:“....”气死他了,这些孽障,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老子了!这一个月来,所有人都像把他忽略了一样,说话没人接口,他出去溜达溜达,自己不及时赶回来的话,那就别想吃饭!

    他腾的一下站起来,烟袋又在桌上重重的磕了磕,硬邦邦道:“我去睡了。”说完他还等了一会儿,然而依然没人接话。

    秦父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背着手,这次却没有哼,脚步有些沉重的进了屋子。

    秦母看一眼秦父的背影,转过头问李绮罗:“今天去李家没有受委屈吧?”

    李绮罗道:“没有,挺好的。”她没受委屈,但李夫人好像被气到了。

    “那就好,都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秦母挥挥手让大家都去睡,她自己也站起来:“你们也洗洗睡吧。”

    “好的,娘,您别担心我们。”

    所有人进了各自的屋子后,大堂里就剩下了秦伀和李绮罗。

    秦伀皱眉,伸手摸了摸李绮罗的肚子:“你都没怎么吃东西...”这时候他倒是真真切切厌上了黄三爷。

    “没事,屋子里还有些糕点,垫垫就好了。”

    这时候大家都睡了,的确不好再做饭,秦伀亲着李绮罗的手:“让你受委屈了。”心中给黄三爷的账又重重记上了一笔。

    李绮罗忍不住弹了一下秦伀的额头:“你是不是把我看得太娇弱了!”

    两人进了屋子,李绮罗吃了几块糕点,喝了点水,做这些的时候,秦伀就侧躺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她。

    李绮罗狠心忽略秦伀的眼神,一直吃到觉得不饿了,这才洗洗上了床。

    她一躺下,秦伀就自动偎了过来,将头搁在李绮罗肩头,身子竟在微微颤抖。

    李绮罗忙摸摸他的脸:“相公,怎么了?”

    “绮罗,我有些怕...”秦伀声音低低的,“被推下水快要死掉的时候,因为怕告知了家人,他们因此遭到报复,所以我一直守口如瓶。可是,今天见到黄三爷...”

    李绮罗听得心都跟着抽疼了,掉下水的时候,秦伀还不满十四岁,他该多怕啊。李绮罗一把将秦伀搂进怀里,手臂环着他的后背,一下一下轻柔的抚摸着:“不怕,不怕,以后有我呢,谁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就把他打出屎来!”今天那几根针不应该钉进黄三爷的膝盖,而是他的脑袋,让他直接去见阎王算了!混账东西!

    “嗯~”秦伀嘴角勾了勾,更加将自己缩成一团,挤进李绮罗怀里。他当时的确有些怕,但不是怕黄三爷,而是回忆起了在冰窟窿里那种灭顶的恐惧,所以,他也并不算说谎....吧。

    看着缩紧的秦伀,李绮罗越发心疼,“没事了,没事了,我的相公这么好...”

    “绮罗,你真的觉得我很好吗?”秦伀枕着李绮罗的胳膊轻声问。

    李绮罗毫不迟疑道:“当然,我的相公是世界上最好的。”

    秦伀嗯一声,满足的笑了笑,自己也伸出左手环住了李绮罗的腰。

    第二天,秦伀去书院,李绮罗不放心:“相公,要不我送你去吧。”

    秦伀摇头,凑近李绮罗的耳边:“昨天不是说了吗,现在我不会有事的,像平常一样就行。”

    李绮罗也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只好将秦伀送到门口就折转了身。

    秦芳开始自己刺绣,李绮罗时不时在旁边指点一下,用了三天时间,绣出来一块手帕,图案是李绮罗给她打的底,颜色也是她指点着搭配的。这块绣帕一出来,虽然追不上李绮罗,却已经不比这里一般绣娘的手艺逊色。

    “不错,你的针法颇有灵气,这块手帕一定可以卖出去。”

    秦芳一听,登时激动不已,更加满怀激情的投入到刺绣中。

    而县里,黄三爷这几天忽然膝盖无缘无故的疼了起来,一开始只是隐隐有些发麻,但过了几天,那股麻便转为阵阵疼痛。开头几天疼痛还不明显,黄三爷还能忍耐,可是后面,疼痛越来越剧烈,像有人用锤子将铁钉一点点敲进他膝盖的骨头里,疼的黄三爷哭爹喊娘,最后连站也站不起来,彻底瘫在了床上。

    黄家人着急忙慌的在云阳县到处寻医。

    可是那些大夫的眼睛不是透视仪,黄三爷的膝盖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异常,大夫们各种针灸啊,解毒贴啊,拔罐啊全用了,外敷内用,黄三爷天天抱着药喝,可惜啥效果都没有,反而越来越痛!

    听说黄三爷在家里骂庸医和家人没给他尽心找大夫,声音大的都震出院子了。

    秦伀也在县里听说了这个消息,回来后给李绮罗说了。李绮罗闻言嗤笑一句:“该!”还有力气骂人,看来痛的还不够。那几根针都加持了异能,黄三爷不疼的恨不得敲掉膝盖,就枉费她出手!

    果然如李绮罗所想,后面的日子,黄三爷一天比一天叫声惨烈,“给我锯了,锯了,快给我锯了,老子受不了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