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带饭

【书名: 寒门夫妻 第46章 带饭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么么, 这里是防盗哦

    秦母看得满意,她虽然喜欢这个小儿媳, 但也不希望李绮罗就此顺杆爬,现在李绮罗的表现让秦母越发顺眼, 是个懂事的。

    “行, 今儿你们三妯娌就一起做这顿晚饭。老大老二也快要回来了, 可以准备了。”秦母一声令下,几个儿媳立刻动起来。

    马大妮好吃, 但做饭的手艺却乏善可陈, 主要是她不大利索,秦母和张翠翠都看不上她厨房的活计, 要不是怕她越发惫懒, 秦母都不会安排她做厨房的活。

    马大妮自己抢先捡了一个烧火的活计,秦母也懒的说她。

    这么多人,两斤肉自然不够, 饺子陷里更多的是一些晒干的野菜和山货。李绮罗却丝毫不觉得这些东西比肉差,清洗的时候, 仿佛还能闻到清新的自然气息。

    李绮罗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张翠翠在一边看得好笑:“弟妹,这些山货你应该没见过吧。”

    “是啊。”就算在末世前,这样纯天然的东西也不多见。

    张翠翠笑了笑,没再说话。

    李绮罗也不知道历史到底岔到了哪里,只是眼见着葱姜蒜都有, 连土豆, 玉米的种植也已经发展成熟, 估摸着再怎么着也相当于明朝中后期吧。

    调料少的可怜,除了盐之外,再无其他。吃饺子怎么能少了醋,李绮罗将饺子馅调了,想起后忙问张翠翠。张翠翠道:“有盐吃就不错了,醋和酱油这些哪是我们这些乡野人家用的东西,醋不就是酸吗,弟妹你要是想吃酸的,等会儿捞些腌菜也一样。”

    李绮罗顺着张翠翠指的地方一看,果然见着一个泡菜坛子立在橱柜旁边。

    “就只有一坛吗?”

    张翠翠笑一声:“是啊,腌菜费盐,盐可贵了,哪里能这么糟蹋。”

    李绮罗听了,只得按下那颗熊熊燃烧的美食心,要赚钱啊,一定要赚钱,不然那么多好吃的,这里都有,偏偏她却吃不上,这不是割她的肉,戳她的心吗。

    本来李绮罗还想着调点油,但又想到秦母肯定舍不得费这么多油只得作罢。好在这些原料纯天然,就算不加这些,味道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等饺子包好的时候,秦奋和秦耀果然回了家,后面还跟着滚的像泥猴一样的秦子远和秦子浩。

    秦子远的鼻子灵敏的出奇,一进院子,鼻子一耸,便像闻着腥味的猫一样哒哒的跑到了厨房门口,小尾巴秦子浩也忙跟着哥哥。

    “娘,今晚吃饺子吗?”秦子远抠着厨房门咽口水。

    “交...子吗?”秦子浩睁着大眼睛跟着学舌,不过李绮罗看他的懵懂样,猜他八成根本就没搞清楚什么是饺子。

    张翠翠见俩孩子滚的一身泥,忍不住在他们身上各拍了一巴掌:“说了别把衣裳弄脏了,洗得太勤费布,你咋还带着弟弟胡闹!”

    秦子远已经习惯了,张翠翠也没舍得真下力气打,秦子浩本来还准备哭一场,眼泪都蓄势待发了,可见着哥哥没哭,一个劲盯着厨房的大锅看,他也就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

    “子远,子浩,来,小姑给你们擦擦。”秦芳站在院子里对俩孩子招手。

    李绮罗到秦家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小姑娘笑。虽然有三个哥哥,秦父秦母也没苛待她,但她却安静的很,在秦家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

    秦芳已经十四岁了,马上就要开始相看人家,秦母便让她少做活计,好好养养,将皮肤养回来好嫁人。秦芳除了必要的事情出来一下,便一直呆在自己屋子里,李绮罗有时候看见她拿着绣线,猜测是在绣嫁妆。

    “小妹,那麻烦你了。”张翠翠将两个孩子推向秦芳。

    秦芳笑的温婉:“没事的。子远,子浩,快到姑姑这儿来。”她牵着两个孩子温声细语的说着什么。

    李绮罗才发现秦芳长的很好看,她身上有一股沁人的亲和力,倒是和李绮罗前世接触的那些江南绣娘有几分像。

    准确的说,其实秦家人相貌都不差,秦母虽然大多时候板着脸,但也能看得出她年轻的时候是个严肃的美人。秦父不必说,现在看着也不差。娶进来的几个儿媳,张翠翠虽算不上美艳,眉目却很清秀,马大妮既然能被秦耀看上眼,相貌比张翠翠还要更胜几分。几个儿子不用说,没长残,就连憨厚的秦奋,光看外貌妥妥的能称上英俊。这一家子颜值都很能打啊!当然,最出色的莫过于秦伀,一张脸比女子还精致,特别是一双眼睛,天生自带风流。

    饺子下锅了,秦母便吩咐秦伀去叫秦父回来吃饭,只是秦伀还没迈出院门,秦父便气冲冲的回来了。

    ‘咋了,这是?”秦母见秦父黑沉的脸,诧异的问。

    秦父哼一声,背着手气冲冲的进了屋里。秦伀看着秦父的背影微微勾了勾嘴角。

    一直到吃过晚饭,秦父才将事情说了,原来他追着秦大伯后面,却不想秦大伯走的那样快,等他到秦大伯家门口的时候,发现里面好像来了客人。

    秦父这下子不好进去了,便想着这会儿离开,再找个时间和秦大伯说说,好巧不巧的,就在他要走的时候,里面忽然谈到了聘礼的事。

    “聘礼我们也不多要,就照着小青村的行情来,四两银子,再给小红做一身衣裳,我们陪嫁几个箱笼。”毫无疑问,这是女方那边的人在说话。

    秦大伯道:“四两银子是不是太多了,我们这儿拿不出来这么多啊。”

    “四两银子不多了..”

    后面的话秦父不用再听了,他想到秦大伯今天到自己家里说的那一通,就气得浑身发抖,有心想将秦大伯叫出来,又怕家丑外扬,最后自己郁闷的到村里转了一圈儿,这才怏怏的回了家里。

    李绮罗听了,看向秦父,她该说什么?是古代的宗族观念太强了,还是秦父自个儿烂好人?

    没一会儿,秦伀就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伀儿,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小心身子受不了。”秦伀刚出去,李绮罗便听见一个老妇的声音响起。

    “娘,没事,我身子已经大好了,大夫也说了多动一动反而对我身子有好处。”

    “那就好,菩萨保佑我儿子以后健健康康,无病无灾,你媳妇儿呢!”最后一句声音陡然拔高。

    “她昨夜累着了...”不等秦伀说完,外面忽然砰的一声,紧接着李绮罗所在房间的房门就被人大力踹开。

    见李绮罗竟然还躺在床上,王芳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她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张嘴大骂:“作死的懒货,一家人都起来了,就你还躺着,你去打听打听,哪家新媳妇像你一样,还不赶快给我起来做早饭。”到底是才进门的新媳妇儿,王芳也没有骂的太难听。

    “吵死了。”王芳的声音实在太大,李绮罗不得不睁开了眼睛,她坐起来惬意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嗯,舒服!

    王芳看着 不紧不慢丝毫不把她放在心上的样子,气的一个倒仰,这还得了,才上门就这么嚣张,不把她压下去,以后这懒货还不得骑到她头上。

    正准备再给李绮罗一点儿厉害瞧瞧,却见李绮罗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王芳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做早饭?”做饭这事儿可以,在李绮罗的心中,再也没有什么比吃的重要了。

    “你别给我装傻,谁家新媳妇进门不得给公公婆婆敬茶做饭,你倒好,全家都起来了,你一个人还赖在床上,主簿家的家教就是这样?”不等王芳继续说下去,李绮罗立刻站了起来,“我马上就去做。”

    见李绮罗动作迅速,王芳脸上的阴霾终于少了一点儿,她一项信奉打蛇打七寸:“你是主簿家的闺女,但别以为这样就能高人一等,嫁到我们秦家就是秦家的媳妇儿,就得守秦家的规矩,以后你再这么懒下去,我就叫伀儿休了你,主簿家的闺女是一个懒货,你看外面哪些人怎么说你们李家!”别的新媳妇儿听到这些,只怕得吓死,但李绮罗就觉得烦。

    李绮罗出了房门,王芳还在后面高声念了一通,李绮罗本想给这啰嗦的老妇几针,好叫她住嘴,但还没行动,秦伀倒先开了口:“娘,李...娘子才刚到咱家,还不熟悉规矩,您慢慢教,有您这么好的婆婆,是她的福分。”

    王芳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她看着秦伀那心肝宝贝儿的腻歪眼神,让李绮罗全身一麻。

    “说的这么好听,还不是为了你媳妇儿。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老大家的,带她去厨房。”

    王芳刚说完,立刻从另一间屋子里走出一位用粗布碎花布巾包着头的女子,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左右,身材纤瘦,面容柔和。

    她脆脆的应了声,“好的,娘”,又看向李绮罗:“弟妹,跟嫂子来。”笑着上前拉住李绮罗的手腕。

    王芳看了,满意的点点头。大儿子就是一个闷棍,老实的屁都放不出来一个,但这个大儿媳还真是讨着了,勤快利落,性子也伶俐。

    李绮罗被这个大嫂牵着出了屋子,打眼看去,秦家的屋子并不小,院子也大,院子里还用青石板砌了,收拾的干干净净。

    见李绮罗打量院子,便道:“咱们这院子在村子里是头一份,屋子多,以后你和三弟多生几个娃娃,也有的是住的地方。”说完便看着李绮罗,却见这个弟妹丝毫没有被打趣的害羞,还若有所思的蹙了蹙眉。

    张翠翠立刻笑一声:“看我,说什么呢,再耽搁下去娘该骂了,咱们快去厨房。”

    秦家的厨房面积也不小,各种东西整洁有序的摆放着,灶台也收拾的干干净净。李绮罗看一眼,却并没有看到粮食,只看到了立在墙角的一支橱柜。

    粮食定是在那里面了,李绮罗直接向橱柜走去。

    见李绮罗要开橱柜,张翠翠忙将她拦住:“弟妹,这柜子的钥匙在娘那里,只有娘才能打开,以后你可别私自开了,不然娘肯定要骂你。”

    李绮罗听了咂舌,这算什么,做饭的人连粮食都拿不到?

    “弟妹,这是今早要吃的东西,都是昨天宴客剩下的,你热一热就行了,嫂子帮你烧火。”张翠翠说完,就去院子里拿柴火去了。

    李绮罗顺着张翠翠的话一看,只见一个小水缸里放着两个密封的瓦罐,李绮罗将瓦罐揭开一看,一个瓦罐里装着黄乎乎的糊糊,另一个里面放着十几个杂面馒头。

    就吃这些?也是,早饭自然要吃的清淡一点。

    这么一想,李绮罗蹙着的眉松开了,这些东西虽然一看就是粗粮,但对于在末世挣扎了这么久的李绮罗来说,已经算是上等的美味。

    李绮罗在末世前有两大爱好,一个自然是刺绣,另一个则是做饭,当然,末世前的做饭,那是精雕吸啄。其实真正的刺绣大家往往也是一位出色的艺术家,需要极敏感的艺术嗅觉,一副刺绣,怎么打底,怎么着色,怎么排布整体都需要极高的天赋。十指春风绣出一个精彩绝伦的世界,优秀的绣图艺术性并不下于名画。

    前尘过往,现在想来也是枉然,李绮罗将两个瓦罐搬出来,张翠翠已经麻利的将火烧起来了。

    说是做饭,但用的都是前一天剩下的食材,李绮罗准备直接将糊糊倒入锅中,再拿一个蒸格放在锅上,将杂面馒头放上去一同蒸了。

    张翠翠一见忙拦住,“弟妹,这糊糊是昨天宴客的,稠着呢,咱们自家人哪里能吃这么稠的糊糊。”说罢,直接舀了好几瓢水在锅里:“等水烧开了,再将糊糊倒进锅里,弟妹你待会儿直接搅拌就行了。”

    李绮罗:“....”糊糊本来就不多,还掺了这么大几瓢水,一会儿到底是吃糊糊还是喝水啊?

    李绮罗:“咱家这么缺粮食吗?”

    张翠翠笑一声:“这年头谁不缺粮食。”

    李绮罗叹一口气,看来她想在这里大吃大喝的愿望并不容易实现。

    “大嫂,中午吃什么?”中午应该有肉吧,她真的很馋肉。

    张翠翠被问的一怔,很快回答:“不知道呢,要看娘怎么安排。”

    那个嘴巴厉害的老婆子?看来,这古代不好混啊!连一口吃食都掌握在刻薄婆婆手里。

    见李绮罗一脸的失望,张翠翠只当是她从主簿家的小家到秦家的媳妇,习惯不了中间的落差,也不说话了,将火烧的的旺旺的。

    等到糊糊和馒头都要热好的时候,王芳进来了,她看了一眼锅里,没说什么,直接从兜里摸出钥匙,开了橱柜。

    从橱柜里拿出半碗肉,也不吩咐两个儿媳,自己另外拿出一个小锅,让张翠翠将另一个灶口的火也烧上,将半碗肉倒进去,直接热了。

    古代的肉纯天然无添加,扑鼻的肉香直往李绮罗鼻子里钻,李绮罗没忍住咽了咽口水,眼睛也控制不住往那半碗肉看去。

    王芳似有所感,无比锐利向李绮罗看过来:“秦家的媳妇儿就没有一个好吃懒做的,谁敢伸手,小心我剁了谁的爪子。”说完余光也照顾了一下张翠翠,儿媳妇儿就是要时时敲打。

    张翠翠忙低下头烧火。

    李绮罗翻了一个白眼,算了,这老婆子好歹比她辈分大,这是人家的东西,不给她吃也无可厚非,她就不相信,来到这里她还挣不到肉吃了。

    再不济,这里总有林子吧,凭着她那不下于东方不败的使针异能,野鸡野兔什么的,应该能打上一些。

    她昨晚上悄悄试了,异能还在,只是回到了最低等,不过问题不大,只要异能还在,以后总能慢慢增长。看来这异能与躯壳没关系,而是附在灵魂里。

    “奶,奶,肉,我闻着肉了。”肉的香味一传出,厨房门口就来了两个小娃娃。两个小团子都在头上扎了一个丸子,和张翠翠有些像,大的那个四岁左右,小的看着不超过两岁。

    俩孩子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大的那个眼睛咕噜噜转,小的那个已经在流口水了。

    “子远,子浩,你们俩怎么来了,快回去!”张翠翠悄悄看一眼王芳,马上站起来对着俩孩子道。

    “你吼什么,孩子要慢慢教。乖孙,快到奶奶这来。”王芳喝了张翠翠一声,对着两个孩子招手。

    俩孩子立刻欢天喜地的跑进厨房,一边一个抱着王芳的腿,用奶音不停的喊着奶。

    王芳被喊的晕乎乎的,直接用筷子夹起一块肉,吹了吹,塞到大的那个嘴里,小的那个立刻就着急了,抱着王芳的腿急不可耐的蹦跶,嘴巴张的大大的,“我,我,我...”

    王芳摸摸小的那个头,“好,都有,都有。”又夹起一筷子肉,怕小的那个嚼不烂,自己嚼碎了这才喂进小的那个嘴里。

    他慢慢坐到凳子上,“是我的错,想来这次替嫁也根本不是李姑娘能决定的,我迁怒李姑娘了,实在不符君子之德。”

    李绮罗古怪的看着他:“你不生气?”

    秦伀看一眼桌子上比刷过还干净的盘子,叹口气:“想来李姑娘在李家过得也不如意吧!你还饿吗?要不要吃东西?”

    李绮罗一听,顿时什么都顾不得了,疯狂点头:“要要要!”

    “你等着,今天宴客,厨房里应该还有吃食,你先不要出来,我娘他们还不知道你和你姐姐换了的事。”秦伀说完,便站起了身开了门出去。

    李绮罗看着秦伀的背影,十六岁的少年,因为过于瘦削而显得弱不禁风。且不提这古人成亲的年龄有多么着急,单说这秦伀的性格也太好了吧,要是一般人遇到这事,不得闹翻天,偏他不但不责怪,还为对方设身处地的考虑。

    李绮罗用手忖着下巴,看着门外,外面一片漆黑。李绮罗笑了笑,管他呢,秦伀性格好,这对她是好事,不管怎么样,她现在在原身的身子里蹲着,就要代替原身生活。

    在她接收的记忆里,大越对女子的约束可丝毫不下于她原来那个时空的古代,“丈夫”是君子,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现在,对她有很大的益处。

    刚刚吃了两盘菜,其实肚子已经饱了,毕竟她现在用的身体又不是那副末世被饿了好几年的躯壳,但对食物的执着还是让她殷切的看着门外。

    没等一会儿,秦伀回来了,拿了一个豁了口的土碗,碗里放着三个掺了白面的粗面馒头。

    李绮罗眼睛一亮,站起来一把夺过秦伀手里的碗,三个馒头直接被抓在手里,左右开弓,大口大口吃起来。

    但这副嗓子不是末世经历了几年磨砺的粗喉咙,李绮罗死命的塞直接被噎住了。

    秦伀看着眼里的同情更甚,想拍拍李绮罗的背有觉得不合适,便倒了半碗水递给她,嘴里还叮嘱着:“慢点儿,慢点儿吃。”

    李绮罗接过水将堵到嗓子眼里的馒头冲下去后,给了秦伀一个感激的眼神,话都没说,又继续吃起来。不过这次,她不再大口大口吞咽了,而是慢慢的吃着。眯着眼满足的不得了的样子仿佛口里的粗面馒头是什么稀世的珍馐。

    秦伀看着不自觉的咽了咽唾沫。

    李绮罗吃完,站起来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太痛快了,时隔七年,她终于吃到了正常的食物,身上的每个毛孔都透着畅快。

    “李小姐,现在夜已深,休息吧。”

    对于秦伀,李绮罗还是很有好感的,不但性格好,还给她吃东西,光冲着秦伀给她吃东西这一条,秦伀就是大大的好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