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迎春图

【书名: 寒门夫妻 第44章 迎春图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林珍的综穿人生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可以了?”秦子远摸着搓的发烫的嘴巴, 眼巴巴的看着秦伀。

    秦伀见他那么无辜的看着自己, 心里难得生出一丝愧疚,伸手摸了摸秦子远的小嘴:“嗯, 可以了。”

    秦子远立刻松了一口气, 末了还小大人般的叹口气:“小叔叔,看来以后我不能这么贪嘴了...”语气里尽是惆怅。

    秦伀俯下身拍拍他的小肩膀:“很好。”一个男孩子这么好吃也不是什么好事,他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

    李绮罗出来,见秦伀正和秦子远亲密的说话,心里笑一声:秦伀这么喜欢小孩, 以后他俩要是有了孩子, 他一定会很宠。

    小青村平静祥和,秦家的日子除了一些小事外,整体也算和睦, 知道李绮罗在绣大件绣品,秦家所有人都有默契的不去打扰。家务活也不让她做,秦芳和张翠翠自己帮着她做了。

    看得马大妮时不时眼酸,咋就没人帮她干活啊!

    如此过了一个月,当时间到了三月的时候,李绮罗的迎春图终于大功告成。之前她预计的是二十来天,但绣着绣着,她察觉自己的刺绣水平又精进了一些, 异能等级也提高了, 虽然还没到三级, 但再绣几副也就差不多了。

    她绣的全神贯注, 忍不住下了全部功力,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副绣品已经大大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绣品展开的那一刻,秦家所有人都恍然入梦一般,痴痴的看着这一副不可思议的绣品。

    整副绣品以踏春为主题,阳春三月,骑马的少年、头戴簪花面蒙白纱的少女、田里耕作的农夫,犁地的耕牛..

    远处群山,近处小丘,娇放的各色花朵,林间啾啾叫的小鸟,潺潺流动的溪水,河边的小乡村,村子里的村民...

    少年的意气风发,少女的娇羞,以及农夫脸上的皱纹无一不传神,就连村子里的群像,每个人也活灵活现。

    秦家人忍不住上前一步,绣品里的春风似乎扑面而来,他们耳边好像能听见小鸟欢快的叫声,或清浅或浓郁的花香,那群山里似乎还有猛兽在吼叫....

    马大妮率先回过神来,吓得脸色一白:“娘啊,我咋好像听见老虎的叫声了?”

    “我也听见了...”张翠翠被马大妮一声叫惊醒,心有余悸的说道。

    秦芳则是看着那些争相斗艳的花儿出神,喃喃一句:“好香啊...”

    秦母连声感叹:“哎哟,这人咋像活过来了一样呢,看着还有些眼熟..”

    李绮罗笑一声,当然眼熟了,她是以小青村的众人为蓝本再加工的。至于其他人的反应,主要是她绣的太过巧夺天工,再加上附了一点点的精神力,所以张翠翠等人才会形成这样的错觉。

    三个小的看着大人们围在一起,也跟着凑热闹,两个小的太矮,看不见。秦子远踮着脚,双眼睁得溜圆:“鱼,我看见鱼在游了,好肥啊...”吃货的关注点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这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张翠翠和马大妮二人脸上也轻松了起来。

    张翠翠和秦芳跟着李绮罗学了近半年的刺绣,现在也算入了门,看到这副绣品,她们俩深刻的知道这样的绣品简直超出了她们的想象,连追赶的勇气都生不出。

    秦母虽然不懂刺绣,但这一副绣品,就算外行人也能一眼看出有多么珍贵,她忙让李绮罗收起来:“快收起来,别刮着了,我听她们说绣坊里那些好的绣品拿到京里去,能卖几百两银子,绮罗这绣品我看不比她们的差。”秦母不知那些能卖到几百两的绣品到底好到了什么程度,但她就觉得李绮罗这副绣品铁定不会在那些绣品之下。

    其他人也是,都没见过那些精美的大件绣品,也不知道那些能卖那么多钱的绣品到底是如何精美。但估摸着,李绮罗这副绣品要是也能拿到京里去卖,几百两不敢想,几十两总该有吧。

    马大妮这么一想,顿时心都开始抖起来,娘唉,要是她能挣这么多钱,那啥吃不着?

    李绮罗笑一声,她没看过这里最顶尖的绣娘的作品。但她对自己的刺绣水平非常自信,更何况这副绣品还加持了一点异能,如果看得久了,还能让人产生身临其境之感。这副绣品应该已经超越了这里顶尖刺绣的水准。

    不过她没想拿到京里去卖,一没有门路,二现在也没有必要,先踏踏实实的赚点钱,为以后积累资本,一步步来挺好。

    李绮罗依言将绣品收了起来,秦母这才放心的坐下。

    等李绮罗从屋子出来后,马大妮眼睛一转,上前对李绮罗道:“弟妹,嫂子之前不懂事,你说,我现在还跟着你学刺绣,能行吗?”她问的有些小心,毕竟之前人家教她,她自个儿不学了,现在又腆着脸去求。就算脸皮厚如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学啥学,之前教你,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自个儿不好好学,就知道扒着绮罗问,你整天这么的,绮罗以后还咋绣?”秦母一听就火了,生气的道。

    “我以后好好学还不行吗?娘,你看看,大嫂和三妹都在跟着学,要是以后就我一个人不会,那多没面子!”

    秦母冷笑一声:“你还有面子?你里子都没了!”

    李绮罗忙道:“二嫂想要再跟着学也可以,不过你得将我之前教你的那些针法,理线方法都练熟了,才能重新来问我。”要不然马大妮自己又不上心,一天天的光揪着她问,她哪里来的那么多精力!

    马大妮一听就苦了脸,那被针扎的滋味儿她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有些讪讪道:“我再想想吧。”

    秦母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

    等秦伀回来的时候,站在李绮罗绣成的绣品前伫立许久。

    “怎么样?”李绮罗谁的看法都不在乎,唯独对秦伀的评价特别上心。

    秦伀牵过李绮罗的手,在她的十根手指上挨着轻揉,“很好,好的我不知该如何形容....”好的让他心生摇曳。

    不过,“这位是谁?”秦伀指着绣品中一位摇着扇子正在赏花的少年,状似无意问道。

    李绮罗绣的这些人物全都活灵活现,这么多人物中,又唯有这位少年最具风华。若全凭空想象,他实在不能相信绮罗能绣的这么传神,但是,李绮罗又是从哪里认识的这位男子呢?

    李绮罗看一眼秦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就没觉得有点熟悉?”

    秦伀闻言,蹙眉再看,果然觉得有些熟悉,但又实在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傻瓜,这人的原形就是你,我稍微加工了一点点罢了。”李绮罗伸出小拇指笑眯眯的比划了一下。

    秦伀莞尔,再看那位少年,虽五官与他不符,但神韵却和他非常相似。秦伀一笑,伸手在李绮罗头上摸了摸:“将我绣在这上面,让别人看着,你舍得?”

    “没有啊,只是以你为蓝本,旁人看不出来的。”李绮罗当然不会真的将秦伀完全复制下来,这是要卖出去的,她怎么能忍受别人天天看着秦伀。

    不过,秦伀的话倒是提醒了她,以后有时间可以专门给秦伀绣一副人物图,就挂在家里她自己欣赏!

    第二天早上,李绮罗拿着绣品和秦伀,秦耀一道出了门。

    临分别的时候,李绮罗替秦伀理了理衣服:“相公,今天中午别在书院吃了,我来找你,咱们在外面吃。”

    秦伀点头,摸了摸她的头:“自己小心一些。”

    秦耀在一边看得牙酸:又不是要出什么远门,这俩人还搞得依依不舍的。

    和秦伀分别后,李绮罗直奔钱府而去。

    钱夫人对李绮罗的上门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她一到,钱夫人就吩咐下人上茶上点心。

    “你自开春后就没有上门,我还以为你这些时日没有空绣呢。”钱夫人笑语盈盈道。

    “既然已经与贵府签订了契约,我又怎么会轻易食言。我自去年冬天就在构思一副迎春图,用到的技法颇为繁复,这才晚了些,夫人您莫怪。”李绮罗闻言笑笑,坦然答道。

    “哦?莫非就是你说的那副大件绣品?”钱夫人看一眼坦然自若的李绮罗,放下茶杯问道。

    李绮罗点头,“这副绣品是有些大。”

    钱夫人闻言,忙让厅里的丫鬟上前帮忙。

    当绣品展开的时候,钱夫人一下就怔在了原地,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惊艳。

    “这....这当真是绣出来的?”钱夫人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在离绣品两步距离的位置站定,伸出手想摸一摸画中的人物,但这些人物实在太过鲜活,钱夫人生怕惊动了他们,竟是不敢伸出手去触碰。

    她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绣品,见到群山时,她似乎能看到苍郁的大树,林中穿梭的飞禽走兽。看到天空中的鸟儿时,她仿佛能听见那些鸟儿叽叽喳喳的报春声,还有那各色的花儿,分明就在她的身边争奇斗艳...

    过了好久,钱夫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坐下后,面色有些复杂道:“虽然我对刺绣认知不深,但好东西在哪里都不会被埋没,绮罗,你的这副绣品,实在让我叹为观止。”

    “谢夫人夸赞。”

    钱夫人心里想的更深,这样一副精妙绝伦的绣品,意义远远大于之前李绮罗绣的那些手帕,荷包。如果好好运作,这副绣品的价值不可估量,特别是对他们这种需要结交广阔人脉的生意人来说。

    想到这里,钱夫人斟酌道:“按理说,你的这副绣品就算进贡皇城也远远超出。如果流到外面,定会引起争抢。但我就舍个脸了,仗着签过协议,对你这副绣品出个价...”边说她边看李绮罗的反应。

    只见李绮罗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始终在认真倾听她的话。

    钱夫人一下就对李绮罗多了许多好感,不卑不亢,仪态大方,为人又真诚 ,真不知道这样出色的女儿为何李主簿会完全忽略!

    钱夫人不知道,李绮罗的这副样子,是受到秦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前世,末世没来之前,李绮罗是孤高的刺绣大家,不耐烦应付俗事,末世之后,她被迫快速转变,满身的戾气。

    两世为人,这一世才算是向正常人的性格靠近。作为枕边人,李绮罗自然受到秦伀的影响最多。

    “三百两,我知道这副绣品如果拿到更大的地方或者京里,肯定可以卖的更高,不过咱们这里毕竟是小地方...”

    李绮罗站起来,“夫人已经很公道了,就依夫人而言。”

    钱夫人本想再说说,大越最顶尖的绣品到京里也不过是卖这个价,当然,如果拿到海外,专门去宰那些洋人,那又另说,什么价格都有可能炒起来。

    没想到李绮罗一口就答应了。

    钱夫人反应过来,脸上笑意更甚,“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亏待你。”

    李绮罗笑笑,其实钱夫人这个价格已经给的很公道,当然,像钱夫人说的那样,如果这副绣品到了更懂行的人手里,或者到更大的地方,远远不止这个价格。

    但这里毕竟只是一个县,就算再繁华,也远远比不上京师之地。

    “夫人,这绣品我从去年冬天就开始绣,到现在差不多绣了半年。夫人也是爱美懂美之人,自然不会埋没它。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若旁人问起这副绣品出自何人之手,还望夫人为我保密。”

    当然不保密也没什么,不过是多一些人感叹她的技艺超群。但现在,李绮罗不想招惹那么多视线。而且县里还有两大绣坊,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打压现在肯定不会,毕竟没有碍着他们什么事。但说不得就会千方百计来说服她加入绣坊,她虽然不怕,也不想多惹出这些麻烦。

    钱夫人巴不得李绮罗的消息不被别人知道,闻言立刻答应了。

    她本想留李绮罗吃午饭,但李绮罗执意要走,于是只得作罢。

    “银子有些多,要不我给你银票?”

    李绮罗忙道谢:“这样自然最好不过,我拿五十两的散银吧,其余的换成银票。”

    钱夫人欣然答应。

    李绮罗走了后,钱夫人又重新站在绣品前驻足了许久,越看越惊叹,她都舍不得将这副绣品拿出去了。这要是做成屏风,放在自己屋子里,得多赏心悦目!

    想到李绮罗刚刚的表现,再看看这副绣品,钱夫人心里对李主簿嗤笑一声:瞎了眼了,硬是把明珠当成鱼目!

    李绮罗出了钱府,径直出了南街,钱夫人给的是银票,她也不用去钱庄存钱了。在大街上逛了一圈儿,估摸着秦伀要午休的时候,便开始朝云阳书院走去。

    云阳书院位于北城,这里环境优美,背靠大山。因为云阳书院的存在,这条街上有多家书铺,还有一些食店。

    许多家里有钱的学子在书院里吃腻了,就会来外面的食店换换口味。

    李绮罗到的时候,正值云阳书院午休,学子们从那弯弯延延的阶梯上下来,像出洞的蚂蚁。

    见李绮罗这么一个娇俏的小姑娘站在阶梯下面不断向上望,下山来的学子都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不过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这些读书人又很快撇开了眼神。

    “相公!!!”隔着老远,李绮罗就看见了在阶梯中间的秦伀,她忍不住挥了挥手。

    秦伀没有异能,这么远自然听不到李绮罗的声音,但在她出声后,秦伀似有所感,本来低着的头一下就抬了起来,脚下步伐也较快了许多。

    “绮罗,你到了多久?”秦伀加快脚步,越过人群没一会儿就走到了李绮罗面前,感到隐晦的在李绮罗身上徘徊的那些目光,他动作自然的挡在了里边,恰好挡住李绮罗的身影。

    “刚到,怎么样?今天在书院里累吗?”李绮罗牵着秦伀的袖子,紧挨着他走着。

    秦伀受用的牵牵嘴角,又将身体向李绮罗那边靠了靠。

    午休时间并没有多久,秦伀并不能走远,两人便寻了一个看起来干净的食店走了进去。

    要了一个雅间,点了菜之后,李绮罗靠近秦伀:“相公,你猜我这副绣品卖了多少钱?”

    秦伀看着她眼里的得意和求表扬的意味,心里笑笑,顺着她的意思摇头:“猜不出,卖了多少?”

    李绮罗伸出三个手指。

    秦伀心里笑一声,面上皱着眉试探的问道:“三十两?”

    李绮罗笑弯了眼睛摇头。

    “一百三十两?”语气里带着惊叹。

    “是三百两!怎么样,没猜到吧!”李绮罗哈哈笑一声。

    秦伀挑眉做惊讶状:‘这么多!”然后摸摸李绮罗的鼻子,感叹道:“我的绮罗真厉害!”

    “噗!”李绮罗一声笑出来,“行了,你还真的配合我耍宝。”别以为她不知道,秦伀刚刚都是顺着她说的。

    秦伀笑笑,拉过李绮罗的手:“我没有配合,我的绮罗真的很厉害。”他索性坐到李绮罗的旁边,爱不释手的把玩她的手指。

    菜上齐后,秦伀也没回桌子对面,就这么挨着李绮罗坐着,时不时给她夹一筷子菜。李绮罗的吃相已经斯文了很多,经过这么些日子,那种对食物深切的渴望终于淡了下来,现在她对食物还是热爱,但更倾向于精心品尝。

    看着李绮罗吃饭,秦伀总是胃口总是会不由自主变好。李绮罗那种对食物发自内心的敬畏和珍惜,很容易感染到身边人。

    “饱了...”放下筷子,李绮罗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这也是李绮罗的习惯,吃饱后她总是会抻抻身体。

    秦伀习惯性的给她揉肚子,“饱了?”

    “嗯~”吃饱后她就有些昏昏欲睡。

    秦伀看着她像猫儿一样眯着眼慵懒的样子,觉得心里痒痒的,手上的力度又轻了一些:“舒服吗?”

    李绮罗的意识有些模糊,觉得秦伀的声音飘在耳边,忽远忽近,后背酥酥麻麻,她又i小小的嗯一声。

    如果可能,秦伀希望李绮罗能睡一会儿,但他马上就要回书院,李绮罗一个人在这里他当然不放心。

    他揉着李绮罗的肚子,平静的说道:“今天博君对我说,他下个月就要成亲了,新娘子是李主簿的千金。”

    “嗯~,嗯?”李绮罗反应过来秦伀在说什么后,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你说谁?李主簿的千金?”

    秦伀嗯一声。

    李绮罗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李主簿的千金,除了原身,就是李月娥。这世界也太小了吧,她前脚刚刚认识王博君,后脚就要成为她姐夫了?

    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李夫人不希望李月娥下嫁,但李主簿本身并无官阶。不过是在衙门里当主簿多年,勉强有些话语权。

    她们母女俩想攀高枝,在云阳县够格接触到的也就那么几家。

    况且王博君人物俊俏,才情在外,以后说不得有大出息,非常符合李夫人和李月娥的择婿条件。

    “那王博君怎么想?这门亲事他乐意?”

    秦伀闻言皱了皱眉:“博君好像挺满意,还说马上就要和我成为连襟。”

    李绮罗嗤笑一声:“你们算哪门子连襟!”

    “博君自己乐意,我们便不多事吧。”秦伀现在绝对不会将换亲的事说出去,他怕起波澜,李月娥嫁出去了,他才会真正放下心来。

    李绮罗道:“当然不多事了,反正我那位姐姐相貌才情样样出挑,和你的那位同窗也算般配。”李月娥只是有些清高,对原主也只是忽视,并未做过什么坏事。李绮罗当然不会吃饱了撑的去破坏她千方百计求来的亲事。

    秦伀笑一声,凑到李绮罗耳边轻声道:“嗯,但我们更配。”

    李绮罗受不了的推开秦伀,摸了摸发烫的耳朵,斜睨他一眼:“你都从哪儿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

    秦伀笑笑不说话。

    再耽搁下去,秦伀下午的课该赶不上了。两人忙出了食店,李绮罗将秦伀送到了书院阶梯口:“相公,别太累了,反正你就算考不上,咱们也能活下去。”

    秦伀无奈的笑一声,绮罗好像对他的科举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他拉住李绮罗:“明年四月就是府试,我想去应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