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再次同被

【书名: 寒门夫妻 第41章 再次同被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伀儿, 回来了, 在书院里咋样?跟得上吗?”秦母一见秦伀, 忙关心的问道。

    秦伀接过秦母手里的锄头:“娘,书院里先生一直都挂念着我,没去书院之前我也在看书, 跟得上,您别担心。”

    秦母闻言一脸欣喜:“那就好, 那就行, 在书院对先生敬着些。”

    秦伀点头:“我知道。”

    一行人边走边说, 秦伀还准备将李绮罗手里的锄头也拿过来, 被她躲过去了:“相公,你走了这么远的路,肯定很累了, 我力气这么大,我拿着就好。”非但如此, 她还将秦伀手里的那把锄头也拿了过去。

    秦伀:“.....”

    农忙时分,秦家一天会吃三顿, 到家的时候, 马大妮和秦芳正在厨房里忙活。

    “小妹, 你来切这土豆吧,不然我切的太粗了,娘又该骂我了...”刚进院子, 就听见马大妮不小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秦芳忙应了。

    秦母脸色有些不好看, 但还是没说什么。

    翻了一天的地, 除了李绮罗外,大家都累得不行,吃过饭各自洗漱后,就回了屋子休息。

    秦伀乖乖跟在李绮罗后面进了屋子。

    屋子里李绮罗将灯点着,开始拆被套,现在开春了,天气渐渐转暖,再盖这么厚的被子就有些热了。

    秦家之前的那一床被子有些小,两个人盖着,一不小心就会溜边,大冬天的冷风飕飕的灌,于是李绮罗挣了钱之后,又置办了一床冬被,和秦伀各盖一床,裹的严严实实的,好歹度过了这个冬天。

    李绮罗拆被子的时候,秦伀慢慢走到她身后,从袖子里掏出一根簪子,轻轻的插在了她头上。

    李绮罗疑惑的嗯一声,伸手将簪子拿了下来,这是根银簪,簪头绕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蓝色蝴蝶,上面镶着一颗白珠。

    李绮罗拿着这根簪子,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触了触蝴蝶,“给我的?”

    秦伀嗯一声,“对不住,我现在买不了更好的...”像绮罗这样的女子,应该用这世上最好的东西,可惜,他现在只能给她买银簪。

    “喜欢吗?”秦伀有些忐忑。

    李绮罗笑一声,“当然了。”她又拿着仔细看了一下,虽然材质不好,做工也算不上精细,但这是秦伀送给她的啊,“相公,你给我戴上`~~”声音柔和的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秦伀心里微微松一口气,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接过簪子,轻柔的戴在了李绮罗头上。

    李绮罗忍不住摸了摸,侧着头问秦伀:“好看吗?”

    “.....嗯,好看。”秦伀喉结微微滚动了几下,目光停留在李绮罗脸上好一会儿才说道。

    李绮罗看他难得呆住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声:“我是问你簪子好看吗,你看着我脸干什么!”

    秦伀耳尖迅速染上绯红,头微微低了低,似乎不敢看李绮罗:“都好看。”

    “呆子!”李绮罗亲昵的嘟囔一声,然后想到:“相公,你哪儿来的钱给我买簪子?不会是用你抄书的钱买的吧?”秦伀大病几年,抄书也只是从去年入秋后才开始,如果真是用抄书的钱买的,那这根簪子差不多将他的积蓄花光了。

    秦伀眼眸幽深,好一会儿才开口:“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个...”语毕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比起绮罗为他做的,他的这点儿又算得了什么!

    李绮罗摸着簪子看着秦伀道“相公,也许你以后会给我买更多更好的东西,但这根簪子....”她将簪子拿下来,珍惜的摸了摸:“我会一辈子珍藏的。”顿时觉得有些肉麻,忙又道“相公,你先坐一会儿吧,我马上就换好了。”

    原身出嫁的时候,李家也陪嫁了两床被子,只是李夫人做的都是面子光,外面被套倒还可以,里面却只装了薄薄的一层棉,冬天盖着不行,现在天暖了,拿出来倒勉强合适。

    秦伀依言乖乖的坐在一边,在看到李绮罗将那两床被子拆了后,他手指忍不住轻快的在膝盖上点了点,唇角也勾了起来。

    李绮罗收起了两床冬被子,在秦伀期待的眼光中又将另外两床略薄的被子放到了床上,并且里面一条,外面一条整理好。

    秦伀:“.....”点着的手指蓦然停下,勾起的嘴角也透着些微僵硬。

    “绮罗...”

    “嗯?”秦伀叫了她又不说话,李绮罗疑惑的转过头。

    秦伀最张了张:“我有些渴了,你要喝水吗?”

    李绮罗摇头:“我不渴。”这里的人在卧房里都会放一个尿痛,晚上要起夜的时候直接将在房里搞定了。李绮罗实在不习惯,将尿捅拿了出去,如果晚上实在要上厕所,就算摸着去外面的净房也比在屋子里解决的好。晚上喝多了水,上厕所也是一个麻烦事。

    “哦。”秦伀一顿,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相公,你拿着灯啊,外面黑乎乎的,别摔着了!”李绮罗忙喊道。

    于是秦伀又转过身,看了李绮罗一眼,昏黄的灯光中他的嘴巴似乎开合了几下,但却没出声,将灯拿起向外走。

    李绮罗站在原地有些疑惑,秦伀今晚怎么怪怪的?

    没一会儿,秦伀端着一大杯水进来了。

    李绮罗一看忙道:“相公,你晚上喝这么多水当心晚上起夜啊。”净房还在院子里,晚上黑乎乎的,现在化冰了还好,之前院子里结冰的时候,绕是李绮罗,都差点摔在了地上。

    秦伀端着杯子的手微微一僵,低下头喝了一口水:“今天有些渴。”

    李绮罗闻言,坐在了秦伀旁边,撑着下巴问他:“怎么会这么渴?是在书院里吃的太咸了吗?”那可太不容易了,盐在大越可是稀罕物,家家户户做饭的时候恨不得数着粒放。

    其实李绮罗有时候也搞不懂,看大越的发展,已经比她那个时空的封建王朝开放,先进了许多,商业已经算得上发达,就连最看重的耕地,也没有像她熟知的历史一样,士大夫有免税的权利。

    没错,这对封建王朝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大越的律法明确规定,即便做了官,也没有免税的权利,交税面前,人人平等。

    这一制度从根本上杜绝了大规模的土地兼并,都不能免税了,兼并来干什么!所以这里的老百姓,就算最穷的,家里也有几亩地能保证温饱。

    那些有钱的上层人士见不能像前朝一样从圈土地中获得巨大的利益,便将钱明里暗里投到了其他方面,间接又促进了大越其他行业的发展。

    李绮罗觉得这肯定又是那个穿越同仁的手笔,他为这个国家画下了巨大的蓝图,加速了历史发展的进程。

    但另一方面,大越对人口的控制和对女人的不公平对待却没有得到丝毫改善,现在出远门还是要路引,女人还是要依附男人才能生存。

    李绮罗有一次听秦伀遗憾的叹了一句,说大越的开国皇帝只在位十五年,便一命呜呼了。

    李绮罗叹了口气,可能是这位同仁还有许多改革并没有实施,就没有机会了吧。俗话说人亡政息,他都死了这么久了,社会的大方向还能在他画下的框架上发展,已经很了不得了。

    相比起来,她就没那么大的抱负了,如果秦伀后面不变心的话,她就和秦伀和和乐乐的过一辈子。什么社会发展,历史进程,统统和她没关系。

    她杂七杂八的想了这么多,其实也不过一瞬的事,回过神来便见秦伀眼帘颤了颤:“嗯,是有点咸。”

    “那你们书院还挺舍得啊。”李绮罗打趣了一句,站起来打了个哈欠:“相公,我先睡了,你少喝点水,吹了灯上床吧。”

    “嗯。”秦伀手指在杯子上抠了抠,低低应了一声。

    生物钟一旦养成,果然就很难改变了,一到点,李绮罗便开始打呵欠,她将外套一脱,迷糊着眼睛便躺倒了里面。

    秦伀坐在椅子上,看着李绮罗躺下后,便站起来,端着水杯坐到了床上。

    李绮罗睁开眼睛:“你还没喝完吗?”

    “嗯,有些渴。”秦伀又喝了一口水。

    李绮罗嘟囔一声:“怎么会这么渴,吃的太咸了对身体不好。”

    “马上就喝完了。”秦伀站起来,动作自然的倾下身子给李绮罗掖了掖被子,起身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太急了,手一抖,杯子的水哗一下大半都倒在了外面这床被子上。

    李绮罗蹭一下坐了起来。

    秦伀:“....这怎么办?”

    李绮罗拎起秦伀的被子看了看,“湿了这么多,肯定不能再盖了。”

    秦伀嘴角在昏黄的灯光下勾了勾,但很快就压了下来,他好像有些苦恼:“那晚上咱们只好盖一床被子了。”

    这两床薄的被子虽然不太厚,倒不小,盖两个人刚刚合适。

    “只能这样了。”李绮罗站起来将湿的被子晾在了屋里的绳子上,将自己的被子抖了抖,盖满了整个床,然后自己爬到里面躺下,躺好之后,还揭开外边的,“相公,睡觉了。”

    “嗯~”秦伀这次的嗯,尾音稍稍向上翘了翘,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他回去放杯子的时候步伐比平时快了许多。

    再次回到屋子里后,他先吹了灯,然后在黑暗中摸着上了床,悉悉索索的脱了衣服,揭开被子躺了进来。

    一开始他还躺的离床沿比较近。

    “绮罗...”秦伀轻轻向里边挪了挪,边挪还试探着叫了声。

    “嗯...”李绮罗迷糊着应了一句。

    见李绮罗还没睡熟,秦伀挪动的动作悠的停下。黑暗中,他一直睁着眼睛,过了一会儿,旁边传来李绮罗熟睡的小呼噜声。

    秦伀打在被子上的手不安分的点了点,他侧着头看了看李绮罗,好像确定她睡熟了后,便再次挪动身子,一寸一寸的,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一直到碰到李绮罗温热的身体他才停下。

    就算只是挨着,他的全身也忍不住开始颤栗。在他还没和李绮罗说开之前,李绮罗就重新准备了一床被子,于是,这个冬天他们就是这么各盖各的过来的。

    再次与李绮罗这样贴着睡,感受她温热的体温,秦伀感觉自己从脚底一直到头皮都开始发麻。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轻轻翻了翻身,左手状似无意的搭在了李绮罗身上,见李绮罗没反应,他便将枕头也向里面挪了挪,头几乎与李绮罗的头靠在了一起,嗅着李绮罗的发香,他忍不住凑近她的耳垂,轻轻碰了碰,然后触电似的又缩了回去。

    一番小动作搞下来,差不多已经过了半个时辰,渐渐的,他拥着李绮罗,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笑终于睡着了。

    而在他睡着的时候,原本闭着眼的李绮罗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但她眼睛虽然睁开了,嘴里却还打着小呼噜。

    她侧过头与秦伀面对面,伸手在他挺直的鼻子上点了点:呆子!她可是从末世闯过来的人,就算到了这里,警戒心下降了些,但才这么些时日,怎么可能对秦伀的动作全然无知。

    在他向里面挪的时候,李绮罗就知道了,她装作熟睡就是想看看秦伀到底想干什么,没想到....

    这个可爱有别扭的家伙,李绮罗在心里笑一声,轻轻吻了吻秦伀的鼻尖。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吻上秦伀鼻尖的时候,秦伀虽然还是一副熟睡的模样,其实心里已经炸开了烟花。

    在李绮罗转过头彻底熟睡过去的时候,他终于低低的轻笑出声:善于揣摩人心的他,且作为枕边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李绮罗警戒心有多强。他想要一个契机,让两人再亲密一点 。于是,他便借着这次机会一点点的试探着李绮罗...

    李绮罗不但没有推开他,反而吻了他...

    秦伀被子里的那只手兴奋的张开又合上:进度可以再快一点了。

    第二天,李绮罗醒来的时候,便发现她与秦伀手脚交缠,鼻尖相抵,李绮罗笑了笑,见秦伀没醒,偷腥似的在他嘴巴上亲了亲,然后松开手脚,双手撑着床跳下了床。

    等李绮罗出了屋子,秦伀慢慢睁开了眼睛,回味似的摸了摸嘴唇。

    “今天把地翻完,就要播种了,赶在月末之前种完。”秦父放下碗筷,做了春耕的安排。

    其他人自然不会有异议,反正在种地这件事上,一向是秦父怎么说怎么做。

    “今天老大家的在家里做饭,绮罗手不能刮花,就别去地里了。”秦父说完,秦母也接了一句。

    “娘,咱家劳力本就不多,春耕拖不得,大家都捧着做,早点做完不是早放心吗!”马大妮喝下一口粥,听到秦母的话后忙说道。其实她倒不是一定要攀扯李绮罗,而是多了李绮罗,她就可以少干一点儿活。

    秦伀抬头看了看马大妮,在李绮罗没出声的时候抢先道“娘,二嫂说的对,春耕拖不得...”秦伀放下筷子“但是,绮罗的手也的确不能干重活,不如这样吧,如果实在忙不过来,我们出钱请一个帮工,先把春耕忙了再说。”

    秦母听了,饶是最疼爱的小儿子,她也没忍住瞪了一下:“请啥请,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绮罗整天的低头刺绣,挣那么些钱容易吗?一点儿都不知道疼媳妇儿!”

    说罢,她又狠狠的看向马大妮:“你一天做啥啥不行,就知道盯着别人。你看看你自个儿,再看看绮罗,她一个月交一两银子到公中,谁用了?还不是大家伙儿都用了!现在她手不能做重活,你就眼皮子浅的只知道盯着她!要是绮罗的手糙了,再挣不了钱,哪还有钱隔三差五的吃一顿肉!”

    马大妮一听,拍了一下大腿:“娘,您说的对,是想岔了,弟妹,你可千万别下地,要好好保护你那双手啊!”家里的伙食就是在李绮罗多交了这么多钱后才好起来的,要是李绮罗不能再交钱了,那秦家的饭菜不是又要回到之前的水平?对于将吃排在第一位的马大妮来说,那可真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秦伀闻言,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李绮罗在秦伀的后背点了点:小狐狸!

    秦伀反手将李绮罗的手握住,在她的手心抠了抠。

    李绮罗手臂一麻,忙将手缩了回来。

    秦耀站起来:“走了,三弟。”都要去县城,早上自然结伴走,他喊了一句秦伀后,才发现三弟和弟妹都低着头,耳朵尖还有些发红。

    吃个早饭咋还把耳朵吃红了?

    秦伀轻咳一声,对李绮罗轻道一句:“我走了。”

    “路上小心些。”李绮罗站起来将他送到了门边,嘱咐了一句后,又对秦耀说道:“二哥,相公身子不好,你路上多照顾他一点儿。”

    秦耀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这是当然。”不过被叮嘱着照顾人这一幕怎么好像发生过?

    “我走了。”秦伀走出院子,又转身对李绮罗挥了挥手。

    秦耀忍不住道:“三弟,你只是去县里念书,下午还要回来的,咋弄得像再见不到一样!”

    秦伀没回,只低头笑了笑。

    一路上,秦伀的脚步都非常轻快,秦耀在县城门口和秦伀分开后,看着他略带一点儿的雀跃背影,嘀咕一句:“这是捡着糖吃了?”

    云阳书院才开山门,昨天并没有怎么讲课,有些远地方的学生和先生都还没到书院。

    秦伀到了书院,没有先去学堂,而是走到书院后院。这里住着的都是书院里的先生。类似四合院的小院里,假山流水,鸟鸣啾啾。每个小院分四厢,每个厢房都住着一位先生。

    秦伀走进一个小院,站定在左厢房的一扇门前,轻轻扣了扣。

    “进来。”

    秦伀推开门,走进屋里,在离屋里的人一定距离的地方站定,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尚先生。”

    低头看书的人抬起头,这是一名年约五十的男子,头上一根青玉簪绾住头发,额前散着两束,大方中透着不羁。

    男子眉眼柔和,见着秦伀,似乎并不意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秦伀依言坐下。

    “终于还是来了。”尚先生似有些欣慰。

    秦伀道:“还要多谢先生留我学籍,不然依着我现在的进度,进云阳书院并非易事。”

    尚先生摆了摆手,“这是书院的决定,你无需感谢我。”他说完,端详了秦伀几眼,“你这身子倒是好了许多。”

    秦伀忍不住笑道:“嗯,的确好了很多,有劳先生挂心了。”

    “这也是你的造化。之前我们去看你的时候,大夫都说了你不能再费神,没想到,现在竟是好了!”尚先生感叹道:“也算没有辜负了你的天分。”

    “天分谈不上,不过能比别人多下一二分心罢了。”

    尚先生满意的点点头,秦伀之所以能被教过他的所有先生喜爱,出了他本身天资聪颖外,还有他能踏踏实实不张扬外物的心性。

    这样的学生,若真因一场意外,而不能再念书,实乃他们这些爱才的先生们心中一件不小的憾事。所以昨天秦伀来报道的时候,许多先生都为他感到高兴。

    “之前一直也没问清楚,后面你又大病,现在想来,你落水这件事可与你一贯的性子不符,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尚先生想到什么,微微蹙眉,问了一句。

    在尚先生问了这句话后,秦伀袖子里的手指尖动了动,面上却没有丝毫异常:“先生多虑了,实在是那日景色太让人流连忘返,一时孟浪,没有注意,这才遭此横祸。”

    尚先生闻言,放下疑虑点了点头,也是,秦伀就算再稳重,两年前也不过才十四岁,少年心性也在理之中。

    “以后小心些吧,你在家养病了两年,进度落了很多,特别是实物科,每年都有新东西,这些你得找专科老师补上。”

    “是,多谢先生教诲。”

    尚先生摸了摸胡子:“嗯,去吧。”

    秦伀出了尚先生的屋子,又去找了好几位老师,一一拜访后,这才去了学堂。

    他刚坐下,王博君便凑到他身边,颇为苦恼道:“秦兄,我娘已经把我未来的媳妇儿物色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