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房子

【书名: 寒门夫妻 第37章 房子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啊.....”李绮罗猛的将秦子舟向上一抛, 飞在空中的秦子舟发出恐惧的尖叫。

    “啊!!!”这是孙氏和马氏的叫声。

    其实李绮罗控制好了力道, 只见秦子舟在空中像被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住,先是飞速的在空中向上升,从地面上看,就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了, 一瞬间这小黑点越来越大,像颗炮弹一样砰地扎进雪地里。

    雪太厚,李绮罗对力道又控制的很精准,除了着实将秦子舟吓了一番外, 并没有让他受多重的伤。

    “哇.....”秦子舟被摔懵了,刚刚从空中掉下来的那一瞬,他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回过神来后满是委屈和后怕的嚎啕大哭!

    马氏忙跑上前,一把搂住秦子舟儿啊肝啊的哭个不停。

    孙氏跑到李绮罗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扬起巴掌, 秦伀眼睛一缩, 意识还没跟上, 身体已经挡在了李绮罗面前。

    眼见着这一巴掌就要打在秦伀脸上, 却见李绮罗不知怎的从秦伀背后伸出手,直接一把握住孙氏的手腕, 也不见她怎么用力, 孙氏便像被钉在地上, 一点儿也不能动弹了。

    “相公, 你站一边儿去。”李绮罗将秦伀拉到旁边, 然后将孙氏的手甩开,冷冷的看着她:“怎么,你还想动手?”

    这一瞬,前世从丧失堆里厮杀出来的煞气被李绮罗放了出来,不光孙氏吓的身子微微发抖,离着李绮罗近的秦伀也感觉到了异常。

    他心里一紧,伸出手轻轻将李绮罗的手握住。

    感受到秦伀微凉的体温,李绮罗眼神一暖,浑身的气势慢慢收敛了起来。

    刚刚那一刻,孙氏发现自己全身汗毛战栗,吓得根本不敢开口,但一晃神,却见李绮罗还是和之前一样。

    孙氏晃晃脑袋,才想起自己的手被李绮罗甩开了,“动手?我动手咋了?你侄子才多大,你把他抛那么高,你这是要他的命啊,你这心咋这么毒啊,对那么小的孩子也能下手!”

    “他不是没事吗?既然大伯母和嫂子不知道咋教孩子,我做婶婶的,帮你们教一教又咋了?”

    “我家的孩子用得着你教?”孙氏气的要疯,尖利的叫道。

    “原来大伯母还是认为咱们不是一家人啊!”李绮罗哦一声,看向脸色已经漆黑的秦父:“爹,您可听见了,您心心念念的一家人,可是我看大伯母他们并不这样认为呢。”

    大房的孩子这样张牙舞爪,秦父也很看不惯,他看向秦大伯:“大哥,家里人你也得管管。”

    秦大伯憋屈的点了点头,“凭啥...”孙氏还要再说话,却被秦大伯一眼瞪了回去。

    “都进屋,别站在外面,今天过年,吵吵闹闹的成啥样!”见秦大伯点头,秦父心里满意,大哥还是听他的!最后他一锤定音的说道。

    众人都往屋子里走的时候,李绮罗却笑眯眯的走到秦子舟面前,马氏还抱着秦子舟心疼的这儿摸摸,那儿按按,见李绮罗来,娘俩同时向后一缩。

    李绮罗蹲在两人面前,眼带笑意,轻声细语道:“以后可别这样霸道了,这世上可不是谁都是你爹娘!如果你以后还敢对我这院子里的任何人动手....”李绮罗将双手捏的噼里啪啦只响,我就把你扔到那边去!”她在空中划了一道,嘴里还配合着咻了一声!

    秦子舟吓的牙齿咯咯响,马氏愤怒的瞪着李绮罗,偏又不敢说啥话,这个弟妹可是一个人将一头野猪扛回来的人啊!刚刚连婆婆的手都甩开了,她要是说话,不是找削!

    “绮罗。”秦伀走到李绮罗身边,将她拉起来,“走吧,外面冷。”

    李绮罗嗯一声,跟着秦伀转身。

    见李绮罗走了,娘俩同时松一口气。

    走了几步,秦伀忽然回头看了一眼秦子舟和马氏,半侧的脸只能隐隐看见他嘴角勾了勾。

    虽然刚刚发生了这样的事,但在大房二房刻意打圆场,和秦父不想在大过年的闹不愉快下,很快又恢复了热热闹闹。

    今天人多,就分了两桌,男人坐在一桌喝酒吃菜,女人带着小孩坐下面一桌,自刚才秦伀将秦子远拉开后,他看着秦伀的双眼就在放光,现在张翠翠要领着他吃饭,他一溜烟儿就跑到了上桌,自己攀着板凳使劲往秦伀身边的凳子上爬。

    张翠翠看的眼神一暗,这孩子咋对老三两口子就这样亲?秦奋却只憨憨的笑,嘱咐秦子远:“当心些。”

    秦伀看一眼秦子远。

    秦子远在秦伀看过来的时候,身体一绷,咧开小嘴像朵花儿一样,秦伀微顿,伸出手将秦子远抱了上来。

    秦子远坐着后,又悄悄的向秦伀身边挪了挪,见秦伀没有看见,像得意翘胡子的小猫,捂着小嘴偷笑。

    上桌,秦父和秦大伯秦二伯喝着酒,推心置腹的说着话,时不时还互相宽慰几句,活脱脱一副兄弟情深的场景。秦奋三兄弟则闷头吃菜,互相之间偶尔低语几句,和其他两房的同辈堂兄弟完全没有沟通。

    如此渭泾分明,不知道秦父为什么就对这样的场景视而不见,还觉得三房亲如一家。

    下边这一桌,以前那两房的孩子一到桌子上,恨不得站到桌子中间,将所有的菜都倒进自己碗里。

    而今天,这一桌菜比往年还要丰盛,他们却破天荒的安静了。从秦子州开始,一个个的跟鹌鹑一样,缩着小身子连头都不敢抬。

    以往见年夜饭都被孙子夹进了自己碗里,孙氏和张氏别提多得意了,但今天,这些孩子却呆呆的,连菜都不知道夹了。

    她们俩便着急了,孙氏嘴碎,她一边给几个小孩夹菜,一边念道:“州儿,曲儿,吃啊,你们在家里,一年到头哪能吃到这样好的东西,三爷爷家日子过的好,你们多吃一点儿,不然过了这顿,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吃饱饭了!”

    秦母听了,要不是顾忌着今天是过年,她恨不得将孙氏这张嘴给撕了:“你要吃就吃,不吃就给我滚下去!”对于这两妯娌,秦母说话一向不留面子。

    孙氏已经被秦母怼惯了,闻言讪笑一声,闭了嘴,只是夹菜的动作快了许多。

    秦家吃这样好的日子也屈指可数,马大妮又是一个好吃的,她看着大房二房除了新进门的小媳妇儿还不好意思外,其他人都是恨不得倒菜的架势,立刻浑身气势全开,筷子忙扒拉,给自己的碗里堆满了之后,还将秦母和李绮罗的碗里也堆了大半,连张翠翠也没落下。

    她见张翠翠夹菜的秀气劲儿,忍不住急道:“大嫂,你还不快夹菜,待会儿都让她们吃完了。”

    张翠翠低低应了一句,也加快了夹菜。

    但那几个小的,特别是秦子州,在孙氏将菜夹到他碗里后,他却要小心翼翼的看一眼李绮罗,见李绮罗没有注意到他,这才敢往嘴里送。

    这顿年夜饭,秦家菜做的多,虽然其他两房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敞开了吃,最后也还剩了些,秦母让几个儿媳将菜收起来,这样的好菜,后面可以热了直接吃。

    孙氏看着剩菜道:“弟妹,你们家日子过的好,这剩菜就让我带回去吧,你不知道,我们家成日吃的还是以前晒干的野菜,几个孩子也跟这遭罪!”

    秦母要冷哼一声:“你当谁傻子呢!”

    孙氏就是眼皮子浅,占便宜惯了,虽然知道这些菜她不可能拿走,但要好处的习惯却改不了,当然了,她也不会想改,被占便宜是傻子,能占别人便宜,那就是聪明人。

    其他人已经习惯,倒是秦舸新近们的媳妇儿在婆婆说出这样的话后,一张脸都羞红了,这也太不要脸皮了些。

    秦母不理孙氏的胡言乱语,孙氏无法,只得作罢。

    饭后,三房人围在火塘边烤火。

    张氏和孙氏对看了一眼,张氏道:“弟妹,这大过年的,这么多人就这么干坐着,你就没准备一点儿啥毛嗑,花生?”

    秦母哼一声:“饭都快吃不上了,谁还准备那玩意儿,你们家有?那趁大家都在,你回去拿点儿来吧,反正离这里又不远。你要是懒得走,我可以跑一趟!”秦母做势就要站起来。

    张氏忙摆摆手:“没有,我们家没有,我就是想着这么多人干坐着,有些无聊,弟妹你们没准备,那就算了吧。”

    “娘,明天我们是到大伯母家吃饭吗?”张氏话音刚落,李绮罗忽然接口道。

    孙氏脸一僵,“侄媳妇儿,你才嫁进来可能不知道,咱们三家都是在你们家聚的。”

    李绮罗意味深长的哦一声:“我还以为过年的时候是轮流吃呢,原来大家都只是上我们家来吃饭啊!”

    正在和秦父说话的秦大伯脸色突然一板,对李绮罗喝道:“你一个妇道人家说这些干啥?我们三房是亲人,过年的时候聚一聚,是为了增进感情,被你一说,好像我们都是上你们家来讨饭的!三弟,你刚才可是听见了,你这个三儿媳,说的话真是让人寒心啊!”

    秦伀本来坐在李绮罗身边,低着头不言不语,现在听秦大伯这样说,头就抬了起来,他按住李绮罗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一个晚辈对上长辈,不管怎样,名声都不会好听。他自己则看向秦大伯,声音温和,不疾不徐道:“大伯,绮罗才到我们家,对我们家的习惯不了解,您别在意。”然后瞥了瞥这会儿还惊魂未定缩在马氏怀里的秦子舟,“就像子州说我们这大房子以后会是你们的,我也没在意。”

    “什么!!!”秦耀一听就炸了,以前大房二房从爹手里捞好处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打上这房子的主意了!

    “三弟,这小王八蛋当真是这么说的?”秦耀指着秦子舟忍着怒气问道。

    “嗯。”秦伀点头,这时秦子远看了看秦伀,想到刚刚吃饭的时候秦伀对他说的话,忙道:“二叔,是的,是的哩,我也听见了。当时子舟哥要砸鸡,我不让他砸,他就说,嗯.....”秦子远站起来,模仿着秦子舟的语气说道:“我奶说了,以后这大房子都是我们的!他就是这么说的。”秦子远确定自己的模仿没有错,还点了点头。

    这下子,屋子里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秦家这边除了秦父,都气的发抖,而大房那边的人则是心虚,二房默默闭了嘴巴,等着看事态发展。

    “好啊,好啊,这是当我们都是死人啊!”秦耀气极,站起来猛地踢了一下凳子。

    “这...这是咋说的,那都是小孩子胡说的,耀侄儿你咋还当真了呢!”秦大伯忙焦急的说道。

    秦耀嗤一声:“大伯,您这是把我们都当傻子呢!大哥,三弟,人家都欺负我们到这个份上了,你们咋说?”

    秦奋也跟着气愤的站了起来,他是憨直,但老实人被欺负狠了也是要生气的。如果是别的人家,听到这样的话,他们或许会愤怒,但不会这么大的反应,因为根本不可能。

    但在秦家,因为有了秦父,如果他们现在不表现出坚决的意愿,搞不好最后这房子还真会被秦父送给那两房。

    所以,秦耀秦奋才这样气愤。

    秦伀也站了起来,不过说了一句:“兴许子舟是自己从哪儿听来的吧。”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秦奋秦耀气的更厉害了,从哪儿听来的?还不是家里大人在商量的时候他听到的,如果单纯只是对小孩说,说不定还是一句玩笑,但大人之间已经在有模有样的商量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是真真切切的在打这个主意了啊!

    李绮罗虽然也惊愕于大房的脸大,但对于秦伀的反应,她却最吃惊,从头到尾,秦伀都面色平静,一共只说了两句话,轻易就挑起了这场争吵!这会儿他还低垂着脸扮无辜呢!李绮罗心里啧啧几声,走眼了,走眼了!

    这要是她不了解秦伀,还真以为他和表面表现的一样。

    “爹,您现在该说一句话了吧!人家不光要我们的钱财,连一个容身之处都要强占了去,您是不是当真只当他们是一家人?我们这些亲儿子,亲孙子,在您眼里就一文不值是吧?”秦耀的委屈与愤怒在一瞬间全部爆发,压抑着低吼道。

    秦父抬起头,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他没理会秦耀的话,而是定定的看着秦大伯:“大哥,你们当真还在打这房子的主意?”房子是秦家落败后,秦爷爷用手里仅剩不多的钱财修的,用的好石好料,为的就是给秦家的后人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坚固之所。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所房子对秦父的意义,这这触到了秦父的逆鳞。

    秦大伯心虚的反驳:“这咋可能,孩子乱说,老三你咋还相信了?”

    秦父叹了一口气:“大哥,这些年来,我委屈自己的后人也要帮扶你们,你们就没想过为啥?”

    他这一问倒还真把大房二房的人问住了,是啊,为啥啊?换正常人哪里能弄得出来这样的骚操作!

    “你们自小跟着爹长大,他待你们如亲子,我也当你们是亲兄弟。我就想着,在小青村姓秦的拢共就咱们三房人,咱们自己都不扭成一股绳,外人不还可劲儿的欺负我们。”

    李绮罗听了,心里笑一声,也许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理解不了秦父的这种思想吧,在她看来,小青村的人都挺淳朴,村里也不是没有独门独户的人家,他们还不是照样过的很好,再说,大房二房这样的人,靠得住吗!

    秦父一脸的心灰意懒,继续说道:“我不是不知道家里的日子,可我还是勒紧裤腰带帮扶你们,就指着咱们三房,不拘哪一房出个能干人,将秦家再拉起来,可是唉,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我无止境的帮扶反倒让你们变成只知道占别人便宜而不知进取的人!”

    秦父这一番话把大家都惊呆了,谁都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下不止大房慌了,二房也慌了,秦二伯道:“三弟,你别吃心,小孩子的话当不得真的,我们都知道这些年来你帮扶了我们很多,哪能那么没良心!对吧,大哥?”

    秦大伯忙接话:“对,对,三弟,你信我,我们没这心思的。”

    秦父叹一口气,正要说话,秦伀忽然出声:“爹,从小爷爷就教我们自立,秦家之所以能有那么大一份家业,也是因为我们秦家的列祖列宗自身踏实能干。所以,爹,您是不是误会了爷爷让您照顾大伯二伯他们的意思?”

    秦父一滞,“伀儿,你是何意?”

    秦伀上前一步,温声道:“念书的时候,我们先生教过一个词叫捧杀,爹您年轻时,饱读诗书,应该明白这词的意思。或者还有一句话也是同理,溺子如杀子,我想爷爷让您照顾大伯二伯的意思是在困难的时候可以同舟共济,而不是没有原则的照拂。而且,我担心....”

    “你担心啥?”秦伀的话秦父不是不知道,但他从未朝这方面想过,现在想来,他做的确实有些不妥啊!

    “今天子舟的行为实在有些无理霸道,如果不好好引导,我们秦家下一辈堪忧!”秦伀说着叹了一口气,仿佛是真在担心大房二房孩子的未来。

    他说的这样情真意切,连大房二房那边都只觉得他是念书念傻了,而不是别有居心。

    大房二房那边现在面色发涨,他们很想说他们不怕,就算秦父再照拂们也无所谓,他们求之不得!

    秦父听了,眉头皱的越来越深,好一会儿后,才对大房二房的人说道:“大哥二哥,你们先回去吧,现在是过年,闹这些没意思!等过了年....”等过了年怎样,他没有说,大房二房的人听得心跟着一颤。

    孙氏还要说话,被秦大伯拉住了袖子,“三弟,大哥我一直知道你这些年对我们的帮扶,现在秦家也就剩我们几兄弟了,不管咋样,都比外人强。子舟的话是小孩子乱说的,你别放在心上,等年过了后,咱们再好好唠唠!”

    秦伀听了,埋下头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秦父有些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再说。”

    大房二房的人走了,屋子里的人都望着秦父发愣。

    “看啥?今天是大年三十,要守岁,都坐过来。”他自己重新坐回去,点了袋烟皱着眉抽着。

    好好的一个大年三十,被大房二房的人弄成这样,虽然秦父看着有一些难得的悔改之意,但这么多年下来,他的所作所为实在太深入人心,大家都不相信他这次真的能彻底明白,以后就能放着其他两房不管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秦父难得的对其他两房说了重话,这至少是一个进步。

    秦母回屋抓了一些瓜子和干花生,笑着道:“今晚守岁,子远,子浩,子茹,你们谁睡得晚,奶奶就给谁包一个大红包。”

    子远一听,眼睛立刻就亮了,心里暗自决定要将这个大红包拿到手。

    其他两个别看人小,也知道红包是啥意思了呢。子浩咬着手指奶声奶气的说要红包,还说奶奶新年好,也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从哪儿学来的,逗的秦母终于放下了刚才的不愉快。

    看着几个孙子孙女,秦父也渐渐松了皱着的眉,逗弄了几下秦子远。

    屋子里的气氛终于渐渐和乐,有了一点儿新年的样子。

    经过下午秦子舟的事情后,秦子远现在看李绮罗和秦伀,简直就是看英雄的眼神,秦伀救了他自不用说,而李绮罗将秦子舟举起来的时候,秦子远对李绮罗的崇拜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他知道李绮罗不吃人,没了害怕,双眼亮晶晶的迈着小碎步接近李绮罗,最后靠在李绮罗身上,将自己剥好的花生向献宝一样递给李绮罗:“小婶婶,你好厉害,这颗花生给你吃。”

    李绮罗笑一声,接过花生:“谢谢子远。”

    秦子远忙摆摆手,最后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婶婶,你能不能...能不能教教我,咋样可以打败子舟哥啊?”他虽然小,也知道不能怂,今天秦子舟把冰举起来砸向他的时候,他吓得都不知道动了,后来越想越觉得没出息,握了握小拳头发誓要找回这个场子。

    秦伀在秦子远靠在李绮罗身上的时候,就看了他一眼。后来见他说话,靠的还越来越近了,剥花生的动作便越来越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