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护

【书名: 寒门夫妻 第28章 护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汉侯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快穿之护短狂魔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9&  李绮罗放好棉后, 挎着篮子进了屋, 便见秦伀果然没看书,只是站在窗户边不知在想什么。

    见李绮罗进来,秦伀回首:“回来了?路上还好吗?”

    “好啊, 有啥不好的。”除了遇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李绮罗放下篮子, 去外间倒了一杯热水, 端着杯子进屋, 喝了一口后状似不经意问:“我听子远说你今天没看多久的书就休息了?”

    秦伀一听, 脸色一僵, 虽然他很快就掩饰住了,但一直紧紧盯着他的李绮罗还是看了出来, 秦伀咳一声:“嗯,看得有些乏了...”末了还补充一句:“不是因为你说, 我才这样。”

    哟,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本来李绮罗还不确定秦伀到底是不是因为听了她的话, 现在看他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小弟弟, 太单纯了啊。李绮罗在心里啧一声, 转念一想,秦伀连她一句不经意的叮嘱都这么放在心上,那么是不是说明她对他还是有一点影响力的....

    想到这里, 李绮罗低头喝水的时候, 眉梢便止不住露出了一些喜色。

    秦伀也在悄悄观察李绮罗, 见她这样,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子远的话加上刚刚自己的样子,绮罗应该明白了。

    两人各抱心思坐在桌子两边,谁都没说话,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出来。

    今天正好是立冬的日子,秦家也有贴冬膘的传统。这天的晚饭罕见的丰盛,之前李绮罗打的那头野猪被秦母指挥着几个媳妇风干了起来,每隔几天就会割一小块,或是单独炒一盘,或是炖一大盆汤,给秦家人润润肠。

    加上主食也比以前吃的好,所以这一个月来,秦家人都长了些肉,特别是三个小的,原来干瘦的小爪子终于有了一点儿小孩子应该有的婴儿肥。

    今天的晚饭,主菜是一大盆的炖菜,秦母直接取了一只猪脚,将猪脚炖烂,汤熬的浓稠后,在里面放上酸菜,加上以前存下来的干菜,还有切成块的土豆。然后还有一盘大葱炒肉,蒸了两大盘饺子,再炒了一些晒干的豆角,豆角里面底盘终于能见着油末了。

    也许是因为大越商贸发达,加上又通了海贸,一些高产作物也出现在餐桌上,现在秦家的晚饭就是由新鲜的玉米面混着些许大米。

    “娘,这次贴冬膘您可真舍得啊!”秦耀坐下来见这从未在秦家饭桌上出现的丰盛晚饭,忍不住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肉,但那肉却打了个弯儿,到了马大妮碗里。

    “相公....”马大妮感动。

    “咳...”秦母板着脸咳嗽一声。

    秦耀忙又笑嘻嘻的给秦母夹了一块肉:“娘,咱家您最辛苦,您吃。”

    秦母瞪一眼秦耀:“我可忒稀罕你。”

    秦耀又二皮脸的接一句:“我是您身上掉下的肉,您不稀罕我稀罕谁?”

    “行了,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秦父视线在秦耀给秦母夹的那块肉上停留了一会儿,见秦耀也没有再夹的意思,蓦然板了脸色。

    秦耀便真的不说话了,自己低下头吃饭。

    秦伀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见二哥给二嫂夹了肉后,二嫂看着二哥能滴出水来的眼神,眼里露出些许明悟。

    他给秦母夹了一块肉,“娘,您多吃点儿。”然后又夹了一块给秦父:“爹,您也多吃点儿。”

    秦父有些意外,神色柔和了许多,到底是老儿子贴心,老二那就个没心没肺的货。

    给秦父秦母夹了之后,秦伀才状似不经意又夹了一块放到李绮罗碗里:“你也多吃点儿。”

    李绮罗正吃的头也没抬,秦伀将肉放到她碗里,她也只嗯嗯了一声,又埋下头去喝汤了。

    这样熬得浓稠的猪脚汤,里面再加上酸菜,中和了油性,喝一口在嘴里,浓郁的肉汤与开胃的酸爽同时在舌尖炸开,在冬天的日子里喝上一碗,浑身都热乎乎的,简直太满足了。

    秦伀夹了肉后等李绮罗的反应,却见她头也没抬,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坐的离李绮罗远了些。李绮罗见了吃的哪还有心思管别的,根本就没发现秦伀的小动作。

    秦伀暗暗瞟了李绮罗一眼,低下头慢慢吃了一口饭,不知在想什么,停了一会儿后,又不动声色的挪了回去……

    饭过半晌,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秦奋忽然开口说道:“爹,娘,明天我就不去码头了,通江北边已经冻上,南下的船只少了许多,码头上不要那么多人了。”

    这都是惯例,以前也是这样,大家都不意外,秦父听闻点了点头:“你不去码头了也好,刚好和我一起沤肥。”

    其实之前李绮罗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古代会存在没地种的情况,这里这么多地,随便开块荒不就行了。

    直到在这儿待了这么个把月才知道是她想当然了,且不说开荒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就说开了荒之后,那贫瘠的土地需要好几年充足的肥料才能养肥。但在这个没有化肥的年代,一点儿农家肥那都是宝贝。土地肥力不足,加上完全靠天吃饭,这样的地别说丰收,有时候就连种子都很难收回来。

    其他人没表现出什么,张翠翠脸上却露出了些愁容,虽然她也心疼秦奋在码头上扛活很累,但在码头上干活,一个月最少也能挣六百文,就算除去交给公中的三百文,好歹还能余下几百文。

    这些年,秦奋余下的钱她都没用,慢慢攒着了,现在已经攒了快十两,望着两个吃的小嘴油乎乎的儿子,她按捺下了心中的念想,只要她能将三弟妹的刺绣学会,和秦奋两个人好好努力,肯定能将大宝和二宝送去念书。

    至于公中,她知道指望不上了,以前的钱全被秦父给了那两房,后来小叔子又大病一场,就算婆婆再会精打细算,也余不下钱来。

    其实小叔子念书这件事,她看得明白,小叔子说是因自己身子弱,就算念了,只怕身子也支撑不住上考场,但内里的原因却是家里实在没余钱了。小叔子这么说了,大家也就心照不宣的这么默认了。

    张翠翠看一眼还在使劲吃东西的李绮罗:不过现在有了三弟妹,只怕以后就会不一样了...

    一顿饭吃完,李绮罗满足的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秦伀看她坐在椅子上伸懒腰,对面就是秦奋和秦耀和他们,脚步一挪,便站到了李绮罗面前,堪堪将她的身影挡住,面色如常问秦奋:“大哥,通江上已经结冰了吗?”

    秦奋啊一声,搔了搔头:“我是听那些客商说的,反正云阳县这边的江段还没冻上,不过北边应该是结冻了,每年这时候都这样啊,老三,你问这干啥?”

    秦伀笑一声:“没事,我就问问。”

    微微回头,见李绮罗已经坐好后,这才悄悄挪开身子,捡了一把椅子挨着李绮罗坐了。

    秦子远正靠在秦奋怀里,见着小叔叔,眼睛一亮,虽然他现在吃饱了,但糕糕那甜到心坎里的滋味他老是忘不了,昨儿晚在梦里都梦见自己吃糕点了哩。

    “小叔叔。”秦子远拉开秦奋环着他的手,跑到秦伀面前,冲秦伀眨眨眼,一脸我们有秘密的样子在他那小脸上做出来显得既滑稽又可爱。

    李绮罗看得母爱泛滥,忍不住想伸手摸摸秦子远,秦子远却吓得后退两步。

    李绮罗脸色一垮:“咋了,子远,你不喜欢小婶婶了吗?”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小婶婶,就是...”秦子远瞥向秦伀。

    秦伀忽地一下站起来,笑着道:“子远,来,和小叔叔一起消食。”说罢便拉着秦子远走了。

    秦奋啥都不知道,还看得乐呵呵的,“小弟这几天和子远亲近了很多啊!”

    子浩一见也要跟着去,被张翠翠拉住了,外面天快黑了,又刮着冷风,她怕子浩冻着。

    秦家院落,两叔侄相对而立,准确的说,是秦伀向下看着小豆丁秦子远,而秦子远则懵懵懂懂的,仰着脸眨巴着眼睛等着秦伀说话。

    “你刚刚是不是想将咱们的秘密说出来?”秦伀问。

    “没有!”秦子远一把捂住嘴巴,使劲摇头。

    秦伀脸色一下就温和了,蹲下了摸着秦子远的头道:“好孩子,我如果说是秘密,你就绝对不要说出去知道吗,不然....”

    秦子远紧张,咋了?

    “你的糕点就没有了。”

    秦子远慌忙点头:“我知道,说出去我就是小狗!”他伸出小手指比了比,然后一脸殷切的看向秦伀:“小叔叔,那...你答应我的糕点呢?”

    秦伀笑一声,从袖子里拿出两块糕点:“一块是你今天应得的,一块是奖励你能够保守秘密。”说着秦伀笑意加深,“子远,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以后还会有糕点。”

    “啥时候?”秦子远像鬼子接头一样忙将两块糕点装进了衣兜里,边装边忍不住问。

    “会有的。”秦伀拍拍秦子远的头:“进屋吧。”总得有胡萝卜在前面吊着才能让驴子听话,即便是头小驴子。

    第二天,秦家几个女人开始做冬衣。

    好像老天爷也有个准确的作息时间,昨天一立冬,今天早起天气骤然就冷了很多,好在秦家早已备了足够的柴火,又在堂屋里挖了大大的火塘,秦母早上起来,见缸里的水都被冻上了,一出屋子人便冻得直打哆嗦,忙让张翠翠和马大妮将火塘生了起来。

    这种火塘,既可以照明,也可以烤火做饭,秦家一家人,除了照例要去上工的秦耀,其他人都围坐在火塘边。

    火塘里的柴火发出哔啵哔啵的响声,马大妮边拆棉花边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这么冷的天气,他爹在路上还不知道咋受苦呢!”

    秦母虽然也心疼,但还是说道:“想要过日子活命,谁不辛苦,他有这样一份活计,已经算命好了,你要是真心疼你男人,就给我放勤快些。”

    马大妮撇了撇嘴,她不过就是心疼心疼孩子爹,咋又扯到她勤不勤快这事上去了?

    秦家的冬衣,一般只要外面的布缝补着还能穿得下,一惯都是将旧的冬衣拆开,往里面填一些蓬松的新棉花。

    所以当秦母将李绮罗给她和秦父买的那匹布拿出后,顿时引起了大家的艳羡。

    “绮罗能干,有孝心,我和他爹也算享了儿媳的福了。这布我和他爹做一身衣裳还有的剩,在给子远子浩和子茹也将外面的罩衣换一换吧。”秦母拿着棉布爱不释手道。

    张翠翠咬了咬牙,她总是忍不住多想一些,秦母这样说,是不是在暗示她没给老两口买东西?

    其实她真想多了,秦母哪有这个意思,秦母知道老大两口子不同于老二那两个没有远见的货,手里肯定存了一些钱。但她从没想过在自己还能动的时候,就攀扯儿子。不过她自己没想是一回事,儿子儿媳主不主动又是另一回事。

    绮罗有心,秦母难道还要为了顾及了另外两个儿媳的面子而故意隐瞒?做梦去吧!

    马大妮却没那么多心思,她看一眼秦母手里的布,舔着脸道:“娘,这整整一匹布,就算给子远三个小的做了也还有的剩吧,要不再给我和相公也做一身?”

    话一出口,秦母就黑了脸,老二这媳妇儿是真不要脸了哈!在她开骂之前,马大妮见势不好道:“行,我不做,那就给相公做一身吧。”

    “要做自己做去,我和你爹都没享着你们的孝敬,你倒好,现在就想着来搜刮我们了?”秦母眼睛一立,立好了规矩,就得照着办,不然还要规矩干嘛。

    马大妮有些为难,这些年虽然秦耀每个月都会余下几百文钱,但她和秦耀都不是手紧的人,秦耀又在县里,看见什么好东西就忍不住往家里搬,比如给马大妮买个簪子啦,手镯啦,给子茹买些七巧板,糖葫芦啦,两口子馋狠了,还要时不时加顿餐,那钱拢共也没多少,不知不觉就花的没剩多少了。

    张翠翠嘀咕一声,不做就不做。

    秦母有些心累,这二儿媳就是个四不着六的,和她说再多也枉然。

    秦母和马大妮吵嘴,准确的说,是马大妮撩拨秦母,然后秦母单方面的骂马大妮,已经是秦家每天必不可少的风景。

    李绮罗早已习惯,伴着那两婆媳的声音,低头专心裁布。她给秦伀买的布匹是月白色的,她已经想好了,裁剪好后,还要再加工一番,在这块布上绣上已经在心中构好的图案。若是能寻着一块毛领就好了,像狐狸皮子什么的,秦伀样貌生的这么好,火红的毛领搭着月白的衣裳,她再改一改版型,一定美的不可方物....,咳,想错了,是俊的非凡。

    秦伀坐在一边看书,知道这是李绮罗给他买的布,看书的时候视线总忍不住往李绮罗那边偏,没一会儿,就被李绮罗翩飞的双手吸引住。

    李绮罗裁着裁着,冷不防笑出声。

    秦伀一顿,忍不住低声问:“何事这么好笑?”

    李绮罗咳一声:“没事。”

    就在这时,院子外的大门忽然被敲的砰砰响。这敲门声非常急躁,冷不丁的,让李绮罗手里的剪子歪了一下。

    秦伀见此眼神一冷,看向院外的大门处脸色带了些不渝。

    “这个天谁来找我们?”秦母疑惑,并让磨洋工的马大妮去开门。

    马大妮不高兴,外面太冷了!但还是磨磨蹭蹭的站起来出了屋子。

    没一会儿,就听到外面马大妮的大嗓门:“大伯母,你咋来了?”

    秦母一听,脸色一板。

    “哟,三弟妹在做冬衣呢,还是你们的日子过的舒坦,瞧瞧这白花花的棉花,我们家就可怜了,不管大人小孩儿,已经好几年没换过新棉了。”跟在马大妮身后的是一位看着和秦母差不多年岁的妇女,秦母虽然看着严厉,实则刀子嘴豆腐心,但进来的这位,一看就不是啥良善的主。

    一双眼睛就像探照灯一样在秦家大厅里来回扫,见着装在袋子里的棉花,眼里的贪婪一点都不加掩饰的。

    “大嫂,你有事就说事,没事就回吧。”对她们,秦母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秦伀见此,心中一动,凑近李绮罗耳边,悄声道:“这是大伯母。”他说话就说话,偏生凑的这么近,两片薄唇差不多都要挨着李绮罗耳朵了。

    温热的气息弄得李绮罗脖子发麻,忍不住偏头想让秦伀离远一点儿。

    她一偏,秦伀也刚刚想要往回撤,不期然嘴唇直接扫过了她面颊。

    轰的一下,秦伀脸霎时就红了。他还是头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觉得心跳如鼓,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绮罗,不知所措。他...他真的只是想要离得近一点...

    李绮罗...李绮罗耳朵也微微有些发烫,她虽然是个现代人,但从没谈过恋爱,对这样的异性接触,更何况还是心中抱有微微好感的异性,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波澜。

    但她还是绷着,故作不在意道:“没事,意外而已。”

    秦伀闻言,心情难以名状,不知是松了一口气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

    所有人注意力都在秦母和张氏身上,没人发现他们的状况。

    孙氏撇一下嘴,不再说棉花,而是道:“这不还有三天就是我们家老幺成亲的日子,弟妹,你和几个侄媳妇儿手艺都不错,到时候可要来帮帮嫂子我。”再看一眼秦奋和秦伀:“还有两位大侄子,到时候也要帮帮婶子啊。”

    秦母一听就气笑了,秦奋就不说了,秦伀病才刚刚好,大夫说他以后都不能再费神费力的事这两房又不是不知道,她好好将秦伀养着,生怕又伤了秦伀的身子,这位大嫂哪儿来这么大脸呢?这么冷的天气,伀儿能去干啥?帮着担水,还是帮着扛桌子?

    不过她还没说话,李绮罗就先笑着出声了:“这是大伯母吧?”

    孙氏望过来,见李绮罗笑的随和,也带了几分笑意:“这就是伀哥儿新进门的媳妇儿?哎哟,瞧瞧这模样,和我们伀哥儿真是天生一对。”

    “是啊,我和相公天生就是一家人么。”李绮罗笑眯眯的接道。

    秦伀听了,飞快埋下头去掩饰忍不住上勾的嘴角。

    孙氏倒是没想到这位新进门的媳妇儿一点儿都不面生,连她的打趣都落落大方的接住了。

    “大伯母,我相公病还没好利索呢,在家里,我和娘都舍不得他动一根手指头的,您若实在差人,还是在村里请一下别人吧。”秦伀可是她护着的小男人,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能使唤?

    孙氏眼睛一闪,她没想到李绮罗竟然这么直白的就拒了她,但去村里请人,虽然不给工钱,走的时候酒席上的剩菜却是要装一些给那些帮忙的人,她哪里舍得。请三房这边就没这个问题了。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

    “都是村里的孩子,皮实的很,哪能啥事都不做!”孙氏笑道,并不应李绮罗的话。

    “不是说不做,只是要等相公养好了身子再做。您舍得,我可舍不得,我现在对您说清楚了,若是您现在不请足人,到时候酒席上出了啥岔子,可不要怪到侄媳妇我身上哦。”李绮罗笑着眨了眨眼睛。

    见孙氏还要说话,秦母忙将话头揽了过去:“行了,我们这么多人帮忙还不够,偏要攀扯你身子不好的侄子?”

    知道秦伀不可能帮忙了,孙氏也不再多话,讪笑道:“哪能呢,那三弟妹,三弟,那天你们可要记得早点儿到。”

    孙氏走了。

    李绮罗裁完了布,就要开始打板,但大堂里大家都围着火塘,实在铺展不开。她便收了布,准备回屋子里做。

    李绮罗前脚刚走,秦伀便低着头迈着小步子跟在了后面。

    看着儿子跟在绮罗后面小媳妇儿的样子,秦母欣慰的笑了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