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听话

【书名: 寒门夫妻 第27章 听话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快穿之护短狂魔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李绮罗又揉了揉脖子,十分赞同秦伀的话:“你说的对, 刺绣只能自己练, 理论掌握的太多不练也是枉然。”

    秦伀柔声道:“你明白就好。”

    秦芳回到屋子后, 觉得还有一种针法没有记牢, 想出来找李绮罗再问问,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见三哥专注的望着三嫂低眉浅笑的样子,不知怎的, 她自己先红了脸,又悄悄退了回去。

    随后的几天,李绮罗没有再教她们新东西,而是让她们将之前教的都练熟。秦芳是真的喜欢刺绣, 不用人说, 她自己就练的如痴如醉。张翠翠就属于没有天赋那一类了,她娘家原来很穷, 在娘家的时候整日里要干活,就算学了针线, 也只会些粗浅针脚。用来缝补些衣裳勉强够了, 但刺绣却是连门都没入。

    不过她倔强无比, 就算一双手十指扎的都是针眼, 也还是咬着牙坚持。秦奋见了心疼无比:“媳妇儿,学不会就不学了, 看看遭这么大罪。”

    “我咋就学不会了?”张翠翠要强, 不喜欢听人说她干不成。加上这几日被针扎的生疼, 还有怎么努力也见不到进展的委屈在秦奋也说她学不会之后瞬间就爆发了。

    但她又不敢和秦奋吵,这要是把秦母吵起来了,少不得要敲打她一顿。只能低声呜呜的哭诉:“我咋就不行了?我学的这么辛苦,你咋就不能说些好听的...”

    秦奋没想到一句话就招的张翠翠哭了,心疼不已,忙道:“是我说错了,是我说错了,我媳妇儿这么能干,肯定能学成.....”

    不同于大房屋里的气氛,秦耀晚上偷偷带回来了一条鸡腿,这样的事秦耀在马大妮馋的发慌的时候,会偶尔干一回。看一个人在马大妮心中的地位,只要看看她舍不舍得分吃食就行了。马大妮将鸡腿上的肉一分为二,其中一半递给秦耀。

    秦耀摇头:“媳妇儿,你吃吧,我在县里已经吃过了。”

    “真吃过了?”

    “真的,你还不相信我吗?”秦耀一脸真诚,说着还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回味。

    马大妮高兴道:“我就知道相公有本事,聪明。”饿不着自己可不是一种本事吗。说完便大口大口吃起来。

    秦耀在一边看的悄悄流口水。

    马大妮吃完了鸡腿,满足的拍了拍肚子,还没高兴多大会儿呢,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愁云:“相公,三弟妹那刺绣我怕是学不成了!”

    “为啥?”

    “你不知道那有多难!原本我想着不就是用线在布上穿来穿去吗,那有啥难的。”

    “可不是。”秦耀接道。

    “可是错了!”马大妮激动的一拍大腿:“哎哟!”刚刚拍下,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咋了!咋了?”秦耀吓的一跳,忙不迭的问。

    “我的手...”马大妮惨兮兮的将双手举起来给秦耀看,她原本就生的细皮嫩肉,到了秦家后又喜欢偷懒,所以一双手看起来不算多粗糙,这样的对比下,几个指尖被扎出的针眼就格外显眼了。

    秦耀心疼的眼睛一缩,“这是咋弄得,咋就弄成这样了?”他小心捧着马大妮的一双手,不知该如何是好。

    “疼~~”,要是李绮罗在这里,看见马大妮现在的样子肯定会吃惊不已,没想到马大妮看着像马大哈一样,竟然还有这种小女人的时候呢。

    “吹吹,吹吹就不疼了。”秦耀捧着马大妮的手轻轻吹着。

    “还是疼~~”正是应了那句话,越有人疼越矫情,马大妮声音更软了一些。

    秦耀无法,试探着将马大妮的手指含入口中。

    马大妮终于不喊疼了,粉面含春的看着秦耀。

    秦子茹年纪还小,晚上她都是由马大妮和秦耀带在一张床上睡,这会儿睡了一觉醒来,见爹爹和娘亲又凑到一起了,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马大妮和秦耀像往常一样照例没有听见。秦子茹便打了个哈欠,又安然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马大妮便兴冲冲的跑到李绮罗面前,如释重负的对李绮罗道:“弟妹,刺绣那玩意儿我不学了!”说的那叫一个豪气干云。

    马大妮放弃刺绣,李绮罗并不意外,她实在没那个天分,也没那个毅力,只笑着点了点头,纯属好奇的问了一句:“是不是觉得太难了?”

    马大妮点头,“的确是难了点儿,不过...”她话锋一转,“咱要是下死力学肯定能学会!”

    秦母在旁边听得一噎,这老二媳妇儿,又懒又馋,就老二当个宝,现在还跟这儿吹牛呢!

    “那咋不学了?”李绮罗问。

    马大妮一拍胸脯,“我相公说了,我虽然聪明,但用不着遭这些罪,反正他是我男人,万事都有他呢!”说完得意的看了一眼张翠翠。

    李绮罗没想到竟然被马大妮喂了一把狗粮。

    倒是秦母听了,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她也没说什么。算了,儿子自个儿乐意,她又何必去当那个坏人。这二儿媳虽然又懒又馋,但心肠不坏,对老二也是真心实意,算是

    啥锅配啥盖,尿到一块儿去了。

    张翠翠见着马大妮瞟向她的眼神,只淡淡的笑了笑,比男人,她也不输,秦奋虽然憨直了些,但对她却是疼到了骨子里。

    见马大妮听了秦耀的话不学刺绣了,她什么话都没说,低下头重新练起了针脚,马大妮傻,她可不傻,就算男人心疼,这样赚钱的手艺也必须要学到手。

    就这样,跟着李绮罗学刺绣的人数由三人变到两人,秦芳真有一些刺绣天分,学的又用心,半个月后,她已经掌握了好几种针法。

    张翠翠没天分,但她努力,肯下苦功,只要能长期坚持,绣出有灵气的绣品不可能,不过有李绮罗这个开了挂的师傅教,做到技艺娴熟,到卖得出去的程度应该不成问题。

    距离上次到钱家交绣品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李绮罗也要准备新的底布和绣线了。既然已经决定了走精品路线,用次等的布那就掉档次了。现在已经攒了一些本钱,李绮罗便决定这次无论绣线和底布都往好的挑,到时候钱家如果还要的话,价格也可以再涨一涨。

    这天,李绮罗吃过早饭后说要去县里买材料,秦母忙道:“对,对,这是大事,耽搁不得。”

    秦伀放下碗筷,轻声道:“刚好,我这一批书也要交了,可以陪你一起去。”声音里带了点儿旁人不易察觉的雀跃。

    “你又抄完了?”李绮罗看向他。

    秦伀面不改色的点头:“这几批书都很紧俏,所以我抄的快了些。”

    确实,秦伀平日里除了在院子里溜达溜达活泛身子外,很少见他出去,总是书不离手。

    秦母看一眼外面的天气,已经要立冬了,出去一趟,外面的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生疼。她有些担心秦伀的身体:“这天已经冷了,伀儿你还是别去了吧,我和绮罗去就行,正好家里要做冬衣,我去县里买点儿棉。”她已经在村子里看了许久的棉,没买好。

    “好,娘和我一起去,到时候您还可以帮我参考参考。”秦母话音一落,李绮罗立刻欢喜道。

    秦母好笑摇头:“我咋给你参考,我又不懂你那些。”

    “谁说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娘就是我们家所有人的珍宝,子远,子浩,子茹,你们说是不是呀?奶奶是不是宝贝?”李绮罗拉上三个小的。

    不知是李绮罗交的那一两银子有了底气,还是想通了,觉得钱存在那儿说不得就要被秦父扒拉给那两房,秦母在吃食上忽然放开了些,说不上顿顿吃干,但也能在粗粮里搀点细粮,就算是熬粥,也比以前浓稠了很多。

    秦子远抱着比他脸还大的碗喝的咕噜咕噜,听到李绮罗问话,忙将碗放下,和其他两个小的一起奶声奶气的答:“是。”

    末了他还自己补了一句:“奶奶是宝贝。”

    秦母被夸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连声唤三个小的心肝儿,看向李绮罗的眼神也慈和不过。

    秦伀见李绮罗就这样干脆的答应了秦母,心里陡然升起一股闷气,看着嘻嘻哈哈的李绮罗几句话就将他老娘撩拨的脸都红了,心道一句小骗子,就会说好听的。

    秦伀吃完饭瞟了一眼李绮罗,自个儿回了屋子。李绮罗进屋拿钱的时候,见他正在专心看书。

    李绮罗:“我走了。”

    秦伀头都不抬:“嗯。”声音不冷不热。

    李绮罗又道:“娘说要做冬衣了,我去县里看看,你身子弱,我自己给你买棉,做一身暖和的冬衣。”秦伀愿意让她暂时留在秦家,又肯帮她严守秘密,自然要对他好一点儿。

    李绮罗在心中对自己说道,她可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嗯,就是这样。

    秦伀微微沉下的脸忽然一下就解冻了,虽然还是不易让人察觉他的变化,但嘴角却牵了起来,抬起头,含笑看向李绮罗,温声道:“嗯,去吧,和娘在路上小心些。”

    “那我走了,你看书不要太久,费神。”李绮罗交代了一句挎着篮子出了屋子。

    听得外面李绮罗脆生生和秦母说着话出了院子,秦伀才拿起书站起来出了屋子,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见李绮罗出院门的背影。

    子远带着两个小的在院子里弹石子,秦伀视线在三个小的身上转一圈,那两个太小了,不行,就子远这傻小子现在能说个囫囵话。

    他冲子远招招手。

    子远毫不记仇的哒哒哒跑过来,仰着小脸问秦伀:“小叔叔,啥事啊?”

    秦伀看一眼周围,确认没有旁人后,这才俯身凑在秦子远耳边小声问道:“子远,你爹是咋对你娘的?”

    哈?

    秦子远皱着小眉头,一头雾水,小叔叔这是啥意思?

    “不知道?”秦伀皱眉。

    “嗯,嗯....”秦子远像拉屎一样使劲嗯嗯了几声,才不确定道:“我爹,我爹很听我娘的话。”

    这样?秦伀听了若有所思。

    “小叔叔,你问这干啥呀?”秦子远搔了搔头。

    秦伀回神,不知想到什么,忽然蹲下来,笑得罕见的露出了牙齿,语带些许得意:“今日我会少看一些书。”

    “哦。”秦子远哪里知道秦伀肚子里那九曲十八弯,懵懵懂懂的应了一句,不看就不看呗,和他说这些干啥!

    秦子远扭着身子想回去继续抓石子,被秦伀一把拉住。

    秦子远回头,不解的看着秦伀:“小叔叔,你也想和我们一起玩儿?”

    秦伀含笑摇头:“我不玩儿,不过待会儿你小婶婶回来的时候,你要告诉她我今天看书后有休息。”

    “为啥呀?”

    “你不用知道。”秦伀诱哄道:“你如果照做了,我就给你一块糕点,上次你小婶婶给你们那样的。”

    “真的?”秦子远眼睛像灯泡一样刷的一下就亮了,拍着小胸脯道:“放心吧小叔叔!”

    秦伀站起来,意味深长的摸了摸他的头:“乖孩子!”

    另一边,李绮罗和秦母在县城门口与秦奋、秦耀分开,两人先去了布坊。

    这布坊规模还算大,接待李绮罗她们的正好是上次同一个店小二,他对李绮罗还有印象,虽然买的布不算好,但一下买那么多也算得上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主顾了。

    李绮罗挽着秦母的胳膊刚一跨进布坊,店小二就笑着上前:“夫人,这回买点儿什么?”

    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李绮罗不在意这店小二这次比上次更热情的态度,笑道:“这次我要买好一点儿的布,小二哥给介绍一下吧。”

    “好咧!”店小二一听笑的越发开怀,殷勤的给李绮罗介绍各种上好的布料,最后李绮将绸缎和上好的纱布各买了一匹。

    店小二乐的嘴都歪了,秦母却心疼极了:“绮罗,这咋要买这么好的布料!”这么两匹布,就去了三两银子,这都是秦家半年的支出了。

    李绮罗耐心解释道:“娘,我的那些绣品都是卖给一些小姐太太们的,虽然上次买家看在我绣得好的份上全要了,但下次我再拿那些布料做底布怕是就卖不出去了。”

    其实秦母小时候家里也还算小康,不然也不会在秦家还未落败的时候能够嫁给秦父,只是这些年来过惯了苦日子,看到李绮罗这样花钱,骤然一下适应不了。

    一听李绮罗这样说,秦母便叹一声:“是我小家子气了,你说得对,该花的就得花。”听说那些大户人家一顿饭就要吃掉几两银子,用的穿的无一不精,绮罗之前用的那样的布料只怕确实不合适。

    李绮罗不依:“我可不许娘您这么说自己,娘是我最见过的最大气的人了。”

    店小二之前认为秦母和李绮罗和婆婆和儿媳,现在一看,又觉得不像,倒像是亲母女,便笑着称了一句:“夫人您和伯母关系真好。”

    李绮罗笑一声,亲昵的将头搁在秦母肩膀上:“是啊,我娘对我可好了。”然后冲秦母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这孩子....”秦母脸有些红,心下却无比欢喜。

    将绸缎和轻纱放好后,李绮罗又买了一匹上好的棉布,秦母不解,李绮罗道:“这是给您和爹还有相公买了做冬衣用的。”

    秦母一听就要李绮罗退回去:“这孩子,你刚刚买底布就花了这么多钱,咋还能这样大手大脚,我们买点儿棉回去将以前的冬衣拆了缝上就行,哪用得着买新布!”

    李绮罗却自顾自将布装好,然后拉着频频回首的秦母出了布坊,边走边道:“娘,您辛苦了一辈子,我这次刚好赚了点儿钱,想尽尽孝心您就不许吗?”

    秦母既高兴又心疼:“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但你刚挣钱,哪里能这么用!听话,将布还回去,等以后你手头宽绰了,再给我买,啊!”

    李绮罗:“娘,就算不是为了你们,我也想给相公做新衣,但是只有他一个人穿,而您和爹却穿旧衣的话,您觉得他穿的下去吗?”她哀求的看着秦母。

    秦母被说服了,心下知道李绮罗是为了让她收下布料故意这么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心里的天平也就不知不觉逐渐偏向了这个小儿媳。

    绣线倒是没什么好挑的,反正就是那些。买完这些东西后,李绮罗便和秦母一起转悠买棉。

    现在已经入冬,买棉的人增多。在店里耽搁了好一会儿,在秦母的精打细算确定数量后才将棉买了下来。

    “娘,我拿着,我力气大。”李绮罗直接将一大包棉轻易直接顶到了头顶,秦母则将李绮罗挎的篮子接了过来。

    秦母忧心家里,买好了东西便要往回赶。

    李绮罗也知道和秦母在一起,是不好再去馆子里搓一顿了,不然她咋解释那些钱的来源。

    却不想回去的路上竟然再次遇上了李月娥。

    李月娥见李绮罗顶着一大包东西,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罩住了,心下吃惊,脸上就带出了几分。

    “二妹,你这是...”她还记得李绮罗上次遇见她们后的态度,眼里带了些审视。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姐姐就是天上的明月,样样都好,分外夺目,直接将她衬的一无是处,原主对这个姐姐既嫉妒又向往。

    反倒是李月娥,没有像什么小说里面做些啥嫡姐打压庶妹的行为,她整日里抚琴念诗,日子过的精致无比,对原主采用的态度直接就是无视,就算原主站在她面前,她也不会看一眼。

    不过李绮罗不是原主,这个名义上的姐姐不管什么样的脾性,和她都没关系,只是在心里叹一声,这样好的样貌,别说秦伀那刚到情窦初开年纪的毛头小子了,就是她看了,也觉得赏心悦目。

    李绮罗扯了扯嘴角,叫了声姐姐。

    秦母一听李绮罗如此叫李月娥,哪里还不明白李月娥的身份,望向李月娥的眼神一下就冷了。

    “原来是我们绮罗的娘家姐姐”秦母特意点了一下娘家姐姐的身份,她现在十分庆幸李府将绮罗替嫁了过来,看绮罗这个姐姐冷冰冰的,别说她接受不了这样的儿媳,就是伀儿也跟着遭罪,然后拉着绮罗,不等李月娥开口,直接道:“绮罗,我们走。”

    李月娥乖乖的哦一声,她也不知道和李月娥说啥,未免尴尬,还是走吧。

    李月娥一声伯母直接堵在了嘴里。

    见着秦母拉着李月娥走的飞快的背影,李月娥好看的臻眉淡淡蹙了蹙。秦家不可能没发现替嫁的事,那么这位秦家老太太为何好像对她这个一无是处的二妹还很满意的样子?

    不过看着李绮罗顶着一大包棉的样子,心里那点儿不知名的情绪立刻消散无踪,替嫁的决定果然没错!

    秦子远一直在等李绮罗回来,时不时跑到院门口巴巴的看着,一直等到要近中午的时候,才见着李绮罗的身影。

    秦子远忙跑上前,忽然又想起什么,在离李绮罗几步远的地方刹住脚步,扯着小喉咙大声道:“小婶婶,小叔叔今天看了一会儿书....嗯,嗯....”一时忘了,小叔叔咋说来着?

    屋子里的秦伀耳朵悄悄竖了起来,见秦子远连话都说不清楚,脸色一绷。

    “你小叔叔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呢?”李绮罗边走边问。

    “哦..”想起来了:“小叔叔看了一会儿书后,就休息了。”秦子远说完后如释重负,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可算是说对了。

    这么听话?原来秦伀每天可是书不离手,今天她就走的时候嘱咐了一句,秦伀就真的不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