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碍眼

【书名: 寒门夫妻 第26章 碍眼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大神农(种田+系统)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再回去的时候,秦子远已经不哭了, 他磨磨蹭蹭的站到离李绮罗不远的地方, 试探着喊了一句:“小婶婶?”

    “嗯?”李绮罗抬头。

    真的没事!秦子远一把捂住小嘴, 傻笑着跑开了。

    李绮罗疑惑:“这孩子怎么了?”怎么怪怪的?

    秦伀面色如常, “小孩子都这样。”

    李绮罗抬头见秦伀边看书边在桌上写写画画, 她凑过去一看,竟然在算什么大船吃水,重力浮力的问题。

    李绮罗一惊, 就算她了解的历史不多,但古代科举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古代的文人哪里需要看这样的书!

    “考科举的话要考这些吗?”李绮罗压下心中的震惊,稳定心神后问道。

    秦伀点头:“大越立国以来, 太,祖在科举上也做了很多改变, 四书五经比例减小,增加了实物科。”

    “咳咳...”李绮罗没忍住咳嗽出声,不用想了,这位太, 祖老人家肯定也是穿来的。

    秦伀蹙眉,拍了拍她的背:“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

    不知是不是李绮罗的错觉, 她竟然在秦伀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无奈的宠溺。冷静,你不要自己想入非非, 这孩子本身就是一个暖男, 不要误会, 不要误会...

    李绮罗顾不得想什么太, 祖不太,祖了,心中重重吁一口气,压下脑子中的发散。

    就在这时,马大妮忽然也挎了一个篮子过来,哟一声:“弟妹又在刺绣呢!三弟你身子刚好,干啥又忙着看书?”

    秦伀笑笑:“没事的,二嫂。”

    虽然秦伀一惯温和,但马大妮总觉得自家这小叔子和她男人,还有秦家老大都不同,她平时那么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在秦伀面前的时候,下意识都会收敛一些。她不爱和秦伀打交道,觉得拘谨,草草关心了一句后,忙谄笑着看向李绮罗:“弟妹,我知道会一门手艺的重要,但咱们是一家人,你能不能...能不能教教我刺绣,放心,我不会将你的本事全部学去的。”心里补充一句,够我买肉吃就行了。

    李绮罗听了好笑,这马大妮要是能教她的本事学去一二,那也算有悟性了。

    “这有啥,二嫂想学,我教就成。”

    马大妮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以己度人,要是她有这么一样会赚钱的手艺,那绝对会捂得死紧,旁人想来学,做春秋大梦去吧!

    这三弟妹就是大气,办事敞亮。

    她们的谈话恰好被走出屋子的张翠翠听见,眼睛一闪,脸上几经挣扎,终于咬了咬牙,走到李绮罗面前,面色有些发红道:“弟妹,你能顺带也教教我吗?”

    李绮罗笑睨一眼张翠翠。

    张翠翠被看得心中发虚,明明暗地里还想着和这个三弟妹一争长短,现在又求到人家头上,确实挺没脸的。

    “好啊,大嫂愿意学,那就和二嫂一起吧。”左右一头猪是赶,两头猪也是撵,想到这里,李绮罗又对屋子里绣嫁妆的秦芳喊道:“小妹,大嫂和二嫂要跟着我学刺绣,你要不要一起看看?”

    她话音刚落,秦芳就从屋子里激动的冲了出来,一双眼睛明亮的出奇:“真的吗?三嫂,我也可以跟着一起学?”

    李绮罗笑着点头:“当然。”

    秦芳顿时激动的双颊绯红,忙跑回屋子里将针线工具拿了出来。

    不过在教之前,李绮罗却是和她们讲清楚了:“刺绣看着简单,但想绣的好,却千难万难,并不是谁都适合刺绣。想要成就好手艺,必须下得恒心苦练。我先交给你们基本的针法,如何构图,怎样搭配,甚至绣出灵气,这些就要在苦练的基础上再看悟性....”

    马大妮听李绮罗把刺绣说的这么难,心里已经有点打退堂鼓了,她真的能学会吗?秦芳是越听越激动,张翠翠则面色平静,眼里带着坚持。

    李绮罗将她们三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

    心里笑一声,她不在意这三人究竟能学到什么样的程度,反正她不可能出货太频繁,现在还在构思下一批绣品,教教她们打发时间也好。

    李绮罗正好在理线,索性就从理线开始教了。

    听着李绮罗说了一大推颜色,什么常见的搭配,还有将线拆成几丝几丝的,听得马大妮眼冒蚊香,张翠翠也有些勉强,倒是秦芳,越听双眼越亮。

    等到了正式拆线的时候,秦芳勉强学会了手法,跟上了进度,张翠翠动作很慢,已经要到冬天了,她额头却急得冒了汗,但手上却没有停下拆线的动作。而马大妮那就完全是手忙脚乱了,不时叫一声:“弟妹,这咋又缠上了”“弟妹,你快帮嫂子解开...”

    李绮罗心里叹一声,她自己是极有刺绣天赋的人,以己度人,她想着就算这几个是门外汉,顺手教教应该也没多大的麻烦,但开始没一会儿,她才知道,这哪里是没有麻烦,简直麻烦大了。

    马大妮拆着拆着就将线缠成了一团,最后连头上身上都缠上了。

    “二嫂,你得细心些,我给你们提供练习的绣线就这些,你以后要是再练,可得自己买线了。”李绮罗将马大妮身上的线摘下来后道。

    马大妮有些意兴阑珊:“当然,弟妹,你还是教我们别的吧,这拆线我们自个儿会练。”

    “那好,我教你们几种最基本的针法。”

    接下来,李绮罗口中的平针,斜针,勾针....好大一串只教的马大妮和张翠翠头皮发麻。不过秦芳却有些出乎李绮罗的意料,这小姑娘还真有点一点即通的意思。

    李绮罗记在心里,教的时候,对秦芳用心了些。

    马上要到冬天,要做冬衣了,秦母下午去村子里打探买棉花的事,回来就见李绮罗在教自己女儿和另外两个儿媳刺绣。

    她有些诧异李绮罗竟然这么大方,会一门好手艺是多么珍贵!但她这么大方,秦母自然不会反对,都是她的后人,她自然希望大家日子越过越好,不过还是走过来虎着脸叮嘱了一句:“绮罗愿意教你们,你们得领她的好,但是,让我知道你们谁将这门手艺学会了又教给了别人,谁就给我滚出秦家去。芳儿,你也一样!”

    秦芳忙道:“我当然不会。”三嫂能舍得教这么宝贵的手艺教给她,她已经很感激了。

    马大妮和张翠翠也忙答应。

    李绮罗悄悄冲着秦母眨了眨眼:娘,你真好!

    其实秦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刺绣哪是一朝一夕的事,但秦母的好意李绮罗却不能不领。

    秦母看懂了李绮罗的眼神,嘴角牵起,脸上忍不住露出笑意:这个小儿媳真是精怪,但也贴心,识大体!

    等秦母进屋后,李绮罗继续教,但马大妮本就不是那种有耐心的人,她恨不得今天学,明天就精通,然后好拿着钱各种买买买。

    刺绣哪里容得急躁,马大妮越急越乱。

    李绮罗不但要照看秦芳和张翠翠,还要解决马大妮的各种问题,觉得比自己刺绣累多了,忍不住揉了揉脖子。

    秦伀见了,微微蹙了蹙眉。

    这时秦母出来,为了让几个儿媳专心跟着李绮罗学刺绣,她准备自己抱柴做饭。

    秦伀心中一动,提高了声音:“娘,你自己做饭吗?”

    今天是张翠翠的班,闻言马上放下了针线,要是秦伀的话传出去让别人知道了,那她还要不要名声了?张翠翠站起来,接过秦母手中的柴:“娘,我来。”

    张翠翠走了,秦伀看着明显还想继续学的小妹和一脸生无可恋的马大妮,轻声道:“既然大嫂要做饭,那就改天再教吧。大家一起学,也免得你费事。”

    马大妮闻言瞬间丢下了针线,使劲点头:“对对对,改天再教。”

    秦芳虽然还想继续学,但她懂事,乖乖收了针线篮子进了屋。

    待院子里就只有秦伀和李绮罗后,秦伀才低声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将方法教给她们就行了,不必事事照看。”李绮罗疲累的样子,他看着碍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职业英雄萨菲罗斯[综]重生在渔场总督大人你的喵呢[星际]玻璃晴朗,橘子辉煌[综英美]作死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