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卖出

【书名: 寒门夫妻 第24章 卖出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大神农(种田+系统)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快穿之护短狂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不死佣兵     (秦耀搓搓手, 看向李绮罗:“弟妹, 你看,能不能将这荷包给我?”他要是带着这荷包去上工,货行里的那些人非羡慕死不可。

    李绮罗正想说那就给他,秦伀却微笑着开口了:“二哥, 绮罗做这些已经很累了,你要是想要的话,让二嫂给你做。”

    “我...我不会呀。”马大妮倒是有心,一想到秦耀会挂上她亲手做的荷包,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可惜她笨手笨脚的,根本就点不亮这项技能。

    “绮罗,你可以教二嫂吧。”

    李绮罗想说不用那么麻烦, 秦耀要是想要, 这荷包给他就是了, 反正一个荷包她也做不了多久,但望向秦伀那双带笑的眼睛,被晃了一下, 就这么点了头。

    回到房间后,李绮罗才觉得不对,总觉得刚刚秦伀笑的特别好看。

    “你为啥一定要二嫂跟着我学做荷包?”李绮罗坐在桌子另一侧,忽然以手肘抵桌, 凑到秦伀面前, 定定的看着他。

    秦伀面不改色:“你不是要卖钱吗, 我怕你辛苦。”

    李绮罗翻一个白眼:“要是这样的话,我教二嫂更辛苦好吗。”

    “好吧。”秦伀叹一声,将书放下:“荷包不是能轻易送人的东西,让二嫂亲手做了给二哥不是更好吗。”

    李绮罗恍然大悟,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虽然有原主模模糊糊的记忆在,却总是忽略这些事情。不过秦耀也是家人,这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要不然秦耀也不会找他要啊。

    算了算了,秦伀说的有些道理,就照他说的办好了。

    见李绮罗接受了这个说法,秦伀眼里笑意加深。

    “对了,给你留的荷包。”李绮罗从几十个荷包里面选出一个青色的,上面被她绣了几根翠竹,她绣的时候,就觉得这荷包和秦伀特别配。

    秦伀握着书的手紧了紧,接过荷包,垂眸轻声道:“绣的很好,我很喜欢。”

    李绮罗道一句:“喜欢就好好戴着。”低头弄针线的她并没有看见一向精于控制自己表情的秦伀眼里罕见的流露出了些许羞涩。

    “我明天就准备去县城卖这些绣品。”李绮罗数了数,绣帕四十个,荷包二十个:“你觉得这些定什么价好?”

    那天她在绣铺里看了看,手帕比荷包便宜一点,档次低一点的,两百文也有得卖,当然,如果用的底布质量好,再加上绣得好,也有卖上五百文的。而荷包因为手帕做工繁杂,最低的也要五百文,往上好一点儿的一两银子也不少。不过这些精品都针对的是高端客户。

    这些都是绣铺,而且还是大绣铺,能进这些店里面选东西的,至少那些人本身就是小富,要是依着秦家这样的家底,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几百文去买这些不当吃不当喝的东西。

    秦伀放下书,食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思索了一会儿道:“云阳县位于通江边,处于大越南北交汇处,再加上又有一个大码头,南来北往的商客很多,商事较其他地方更繁荣。而且云阳县得天独厚,除了少有的大灾年,一般人家日子都过的不错。所以....”秦伀抬头看向李绮罗。

    “所以...”李绮罗示意秦伀继续说下去。

    “所以,云阳县家庭殷实的富户很多,而一般的家庭,也可以在吃饱喝足之外,年底有些余钱。”

    李绮罗还是第一次见秦伀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而且思维缜密,条理清晰,不光有颜值,还有本事,哎哟,她又差点想就这么一辈子当秦伀的媳妇儿算了。不过想到她和秦伀的约定,算了,人家小孩儿有心上人呢!

    虽然李月娥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嫁给秦伀,但俗话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她和一个得不到的白月光去争李绮罗有些怕麻烦,以后她要是真喜欢上秦伀了,肯定会觉得意难平,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早将希望的火苗掐灭在摇篮中。

    “你又在想什么?”秦伀无奈的低叹一声,他已经不止一次看见李绮罗上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就神游天外去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会儿蹙眉,一会儿摇头。

    “没事,你继续说。”李绮罗回过神冲秦伀摊手示意

    见李绮罗不愿意将心思透露给他,秦伀不动声色的微微皱了皱眉:“所以只要东西好,价定的高一点也可以卖出去。”

    “那定多少?”

    秦伀沉吟了一会儿,道:“手帕可以卖五百文,荷包卖一两”

    李绮罗咂舌:“会不会太贵了?”绣铺里这样卖,那是因为人家本身用的底布质量好。她虽然绣的好,但底布用的还是差了些,就怕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太太们看不上。

    “试试吧,你绣的这样好,贱卖了反而让人看低。当然,如果卖这样的价格,货就不能出的太频繁。”秦伀悄悄看了看李绮罗的脖颈,白皙秀颀。他不止一次看见李绮罗在刺绣后,会不自觉的揉脖子。当时他,就生出这见着的时候,就生出这样的美颈,应该挺直高扬的想法,而不是老这样低头,暗淡了它的风情。

    “你的意思是走精品路线?”李绮罗将秦伀上下打量一下,伸出大拇指称赞道:“聪明。”其实李绮罗对这些是不太了解的,她在末世之前一心钻进刺绣里,对商业虽然不排斥,但也不感兴趣。

    末世来了就更不用说了,整天想的就是怎么填饱肚子,努力活到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是又一次胜利。末世虽然也要算计,但终归看的还是实力,所以李绮罗在末世后虽然被逼着有了心计,也只不过就是警惕心加强罢了。比起那些本来就心思深沉的人来说,她差的太远了。

    不过她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样的营销路线她自然知道,其实正确来说,像真正的手工绣品,都走的是这个路子,毕竟工艺水品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要不是真心喜欢绣品的,在某宝上随便一搜,会觉得也没差。

    被李绮罗说聪明,秦伀面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觉他勾起的嘴角比平时弧度更深,眼里的笑意也到了眼底。

    “行吧,那我明天就去县里。”决定了价格,李绮罗决定照着秦伀说的试试。

    “我也去。”

    “你?”李绮罗歪头看着秦伀:“明天是去卖东西,会在县里转很久的。你身子支撑的住吗?”

    “我明天正好要去书铺还书。”

    原来是这样,李绮罗哦一声:“那你明天还书之后,就随便找个地方歇着,等我卖完了就找你,咱们再一起回来。”

    秦伀微笑:“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李绮罗和秦伀跟着秦奋和秦耀一起去了县里,李绮罗见秦伀只拿了两本书,心下奇怪:“才抄好两本书就要交了吗?”

    秦伀面不改色:“这两本书特别紧俏,掌柜已经嘱咐了我一抄完就马上交书。”

    李绮罗对这些事不了解,听秦伀这么说,便也不再多言。

    到了县城,秦奋和秦耀去码头,李绮罗先和秦伀去还书,等书换了之后,李绮罗见天气已经有了阴冷了,担心秦伀受不住:“相公,要不你就在马叔这里待着,或者先回去?”

    “我先跟你去看看吧,你放心,我要是受不住了会歇息的。”听李绮罗喊相公,秦伀心里忽然荡漾了一下,在屋子里,李绮罗喊他名字,有家人的时候,索性略了称呼,现在时隔多日再听见李绮罗喊相公,心里悠然泛起涟漪。以前不在意的称呼,却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不同的意味。

    两人商量一致,既然已经定了高档路线,那么自然不能再沿街叫卖,那样遇到针对性客户的几率太低。

    秦伀建议直奔城南,也就是云阳县的富人区。

    一进城南,李绮罗一眼看过去便是连绵的宅子。

    “这是钱掌柜的宅子,县里一品居便是他的产业,不过他的产业并不限于此...”走到一家大宅子门前,秦伀低声介绍。

    李绮罗越听越觉得奇怪:怎么这家人的情况秦伀知道的如此详尽,就差将人家底裤扒掉了。

    正疑惑间,钱宅的侧门开了。

    只见里面走出一个看着很面善的中年男子。

    秦伀这时走上前,微微掬了掬身:“钱管家好。”

    “李公子。”被称为钱管家的男子一见秦伀,笑着上前,关切的问:“你的身子可好些了?”

    “劳烦钱管家关心,小子身子已经大好。”秦伀面带感激而又不失亲昵。

    钱管家听了点点头,叹一句:“这可真是,你要是没得病,说不得现在也中了秀才了。”随后才意识到这话容易勾起秦伀的伤心事,忙道:“看我,说啥呢,你这般聪明,以后一定有大出息。”

    秦伀并不见颓萎,微微笑了笑:“那就借管家吉言了。”

    钱管家见他不怨天尤人,还是这般拿得起放得下,心里欣赏更甚,“你今日怎么上门了,老爷几天前刚去了南方。”意思是如果秦伀是来找钱老爷,那可见不着了。

    “是吗?”秦伀脸上有些微微失望:“那就只有再找日子拜访钱叔了。”说罢有些不好意思:“钱管家,我今日到贵府除了拜访钱叔外,也另有其事,这是贱内...”秦伀将李绮罗介绍给钱管家。

    钱管家惊讶:“你竟然成亲了?”

    虽然被称为贱内有些不爽,但李绮罗也知道这时代就是这样,她马上扬起笑脸,落落大方的向钱管家道:“钱管家好,我就说夫君怎么将我带到了这里,原来是知道钱管家心善,会照顾我们呀。”

    见李绮罗一点就通,秦伀眼里露出一些赞许的笑意。

    钱管家被李绮罗灿烂的笑容晃了一下,又听她说自己心善,谁不喜欢听好话呢,心里高兴,但还是疑惑的问:“你们这是...”

    李绮罗上前几步,将篮子里的手帕和荷包露出来:“钱管家,其实我是来卖这些荷包和绣帕的,这是我用了许久,一针一线无比认真绣的。您看看,府上的小姐太太可看得上眼?”说着拿出一块绣帕展开。

    这块绣帕上面绣的是一朵大红的牡丹,就像一团灼人的烈火瞬间就夺去了所有人的视线,虽是大红,却浓艳而不媚俗,它就像一位女王,肆无忌惮,用尽生命展现自己的风采!

    钱管家看的微微张开了口,不敢置信的问:“这....这真是绣出来的?”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确认不是从帕子里长出来的之后,莫名松了一口气。

    “钱管家,您能不能行个方便....”李绮罗睁大眼睛希翼的看着钱管家。

    钱管家心里暗道一声这姑娘可真讨喜,又见这绣帕绣的这样好,点了点头:“你随我进去吧,你这绣帕绣的太好了,我猜太太和小姐们会喜欢的。”

    “真的吗,谢谢钱管家。”李绮罗的感激仿佛打从心底。

    钱管家看了心里一动:“你这绣帕怎么卖的?”就连他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失神,这绣帕定不便宜。

    李绮罗直言:“这绣帕五百文,荷包一两银子。”

    钱管家听了,觉得价格有些高,但一想到质量,能绣出这样的好东西,秦伀这媳妇儿还不知道费了多少心力呢,便觉得价格也合适。

    “给我一块绣帕和一个黄色的荷包。”他也有闺女待字闺中,得到了这样的好东西 ,不知得多高兴!

    “钱管家,您要买吗?”李绮罗问。

    “是啊,我家里的小女儿也喜欢这些东西。”想到家里小女儿,钱管家乐呵呵道。

    “钱管家,您帮了我这样大的忙,这绣帕和荷包就送给您了,您别嫌弃。”李绮罗不由分说将绣帕和荷包直接塞到了钱管家手里。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和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哪能这样。”钱管家要掏钱。

    李绮罗不接,有些沮丧的看向秦伀:“相公,钱管家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呀?”

    秦伀会意,上前笑着对钱管家道:“钱管家,您一直把我当晚辈一样照顾,我和娘子又怎好收您的钱,这不是陷小子于不义吗?”

    “呵呵呵,好,那我就收下了。李公子,你恐怕得在外面等一下了,老爷不在家,夫人和小姐不接待外男。”

    秦伀忙道:“这是自然。”

    李绮罗跟在钱管家后面,临走之前用眼神示意秦伀在外面安心等着,秦伀挥挥手,示意她放心。

    钱管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暗笑到底是新婚小两口,这感情就是好。不过这李公子会处事也就罢了,没想到娶的这个小媳妇儿也是一个妙人。老道如他,又怎会看不出刚才李绮罗和秦伀一唱一和就是为了让他安心收下绣帕和荷包。

    最后钱管家喊了一个小丫鬟,将李绮罗带到了钱夫人和钱小姐面前,不出意外,钱夫人和钱小姐一见这绣帕和荷包就喜欢的不得了。

    钱夫人摸着绣帕,爱不释手的连连赞叹:“天啊,这是怎么绣的,怎绣的这般好。打眼一看,就像一朵朵真花一样,瞧瞧这颜色,还有这针脚....”

    钱小姐看着比她娘更夸张,拿着手帕都不敢用力,看看这条也喜欢,那条也舍不得,一脸苦恼:“这让我怎么选,娘,要不我们全买了吧,我实在太喜欢了。”

    钱夫人听了,心里想的更多,她可亲的看着李绮罗:“孩子,你说你是秦伀那孩子才娶进门的媳妇儿?”

    李绮罗笑意盈盈的点头:“是的,夫人。”

    “那你娘家是?”钱夫人试探着问。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李绮罗脆生生道:“我爹现任云阳县主簿。”

    钱夫人听了道一声:“原来竟是李主簿的千金。”心里却疑惑,她只见过李主簿一个闺女,名叫李月娥,那闺女长的可真是好颜色,就是有些孤傲,钱夫人一见就不大喜欢。倒是眼前这个,笑起来像朵花儿一样,见了真是让人忍不住心生欢喜。

    钱夫人脑子一转就明白了,左右不过是嫡母打压庶女那些手段,不带出来见人,连嫁了人都悄没声息的,他们这些老邻居都不知道。

    李绮罗摇头:“啥千金不千金,夫人,这些东西您可瞧得上眼?”

    钱夫人不好多打探,人家的事她管那么多做什么,将心思重新放回绣帕和荷包上,钱小姐忍不住摇摇钱夫人的手臂,钱夫人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你竟有这般好的手艺,这些绣帕和荷包我全要了。”钱老爷生意做的大,钱夫人自然见识过不少好东西,但像这样的绣品,她却是从未见过,虽然是小绣品,但那夺人的灵气,只要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这些绣品到了手里,无论是拿出去送人,还是由老爷拿出去好好运作一番再卖出去,都可行!

    这么想着,钱夫人脸上笑意更浓:“你这般好的东西,价格不贵,以后若是还有,也可以拿到我们这里来。”

    “真的吗?谢谢钱夫人!”李绮罗做惊喜道谢状,钱家一下子买这么多绣品,如果只是单纯自己用可能性不大,不过钱家买了之后会干什么,李绮罗不管,反正她拿到钱了就行。

    “夫人,这些绣品我要费很大的心力去做,要两个月才能出货一次,以后也不仅仅限于绣帕和荷包,这样吧,我下次将东西拿来您再看,若是还看得上就再说。”绣的这样好,如果出货再快得不寻常,很可能引起旁人的猜疑,虽然这的的确确是她高超的刺绣技术,但麻烦能少一点儿也是好的。

    这话简直贴着钱夫人的心说的,也好,先不定下调子,等买到的这批绣品她拿出去试试,如果效果好,倒是可以和李绮罗签订一个长期协议。

    “那行。”钱夫人让人给李绮罗结了钱,还让丫鬟送她出了门。

    李绮罗提着沉甸甸的银子,心里雀跃不止,好大一笔钱啊,绣帕她卖了四十条,半两银子一条,就是二十两。荷包二十个,一两银子一个,也是二十两银子。拢共赚了四十两。她绣这些东西总共才用了五天时间,这还是她异能等级低的原因,等她异能升级了,速度会更快。

    有了这些银子,她就可以买好多好多好吃的,酱鸭,红烧狮子头,糯米丸子,炖牛腩.......,还有红豆糕,绿豆糕,桂花糕,千层糕....李绮罗忍住流口水的冲动,眼冒绿光的搓着手迫不及待的冲出了钱府。

    秦伀一看她兴奋的样子,就知道卖的不错,“卖的怎么样?”

    “卖完了。”李绮罗压低声音,走近秦伀,将篮子揭开,里面装着足足的四十两银子。这是秦伀定下的价,既然卖完了,秦伀自然也知道卖了多少钱,所以李绮罗没有着遮掩,大方的给她看。

    看着李绮罗像点了碎碎星光的眼睛,忍住想要摸她头的冲动,由衷的赞叹:“你很能干。”

    “那是!”不知怎的,李绮罗得了秦伀的夸奖,除了刚刚得到银子的兴奋之外,现在却陡然升上了一股成就感,就像她才入行初期,得到了师傅夸奖后,一样的心情。

    秦伀浅笑着望着李绮罗得意的样子。

    “走走,咱们去买好吃的,赚了这么多钱,咱们可以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李绮罗拉住秦伀的手,兴冲冲的就要往街上冲。

    秦伀垂眸看了李绮罗拉住他手的地方,乖乖跟在后面。

    走到城南街口,却不想和一行意料之外的人相遇了。

    今日县令夫人去城外庙里祁福,带着不可言说的心思,李夫人也拉着李月娥去了。在庙里和县令夫人相谈甚欢,县令夫人看李月娥也很满意。李夫人颇觉心中期待的事有很大把握能成,心中高兴,拉着李月娥的手殷殷嘱咐着,却不想在城南门口遇到了这个被她视为霉头,差不多已经忘了了庶女。

    两方不期而遇,李绮罗脑子转了一下,这才想起面前这位沉着脸的太太就是原主心中无比畏惧的嫡母。

    李月娥站在李夫人身后,看到李绮罗和秦伀拉着的手,平静无波的眸子动了动。但她很快掩饰好了情绪,用清冷的声音打了个招呼:“二妹...妹夫。”

    秦伀脸上的笑意一下渐渐淡下,淡淡的回道:“岳母,大姐。”

    李姑娘变成了大姐,李月娥听到,不动声色的应了,心里却不像她面上的那般平静。

    李夫人瞥了秦伀一眼 ,沉着脸看向李绮罗:“怎么,嫁了人连我都不知道叫了?”

    到底不是原身,这记忆用起来并不那么顺手,才把李夫人认出来,李夫人那边就板着脸训人了。

    李绮罗哦一声:“母亲。”

    “你们在这里来干什么?”李夫人狐疑的在李绮罗和秦伀身上打量了一圈儿,怀疑他们是来找李家打秋风的。

    干什么用得着和你说?李绮罗心里嗤笑一声,如果她还在李家,为了生活的更容易一些,说不得还要好好应对李夫人,但现在她已经到了秦家,就是秦家的人。就算李主簿是她亲爹都管不着了,更别说李夫人这个嫡母。

    李绮罗扯了扯嘴角:“没什么,就是转转而已,相公,我们走吧。”李绮罗不答李夫人的话,拉着秦伀直接走开。

    这一出倒是大大出乎李夫人的预料,原来的李绮罗怕她怕的要死,就算站在面前,都忍不住发抖,见了人就想往角落里躲。她故意将李绮罗养成这样的小家子气,后面李主簿一见李绮罗的样子,便厌烦无比,与这庶女唯唯诺诺的性子也有很大关系。

    现在李绮罗竟然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她,李夫人诧异不已,看着李绮罗和秦伀的背影,许久才冷笑道:“到底是嫁了人,翅膀硬了!月娥,咱们走。”嫁了人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破落户而已。

    “好的,娘。”走在后面的李月娥回首望了一下,只看到秦伀和李绮罗转角的衣角

    自从刚刚遇见李月娥以后,被李绮罗拉着的秦伀就没说一句话。李绮罗放开秦伀的手,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见着了姐姐,你伤心了?”

    秦伀一怔,微微摇了摇头:“自然不是。”

    信你才有鬼,李绮罗心里嗤笑一声,“我要去买东西,你爱来不来。”她说完就大步向前走,步子故意迈的快了些。走了一会儿,转头向后看,发现秦伀正在勉力跟着。

    我这是在干什么呢!李绮罗敲了敲自己的头,秦伀这小屁孩喜欢谁,关她什么事,反正她以后是要离开的。

    压下心中那丝不自然,李绮罗在原地站定,等到秦伀走近后,她才咳了咳说道:“算了,走快了累着了你,回去又要背你了,慢慢走吧。”

    秦伀笑,柔声道:“好。”

    李绮罗飞速回过头,这小孩,不经意的撩起人来简直要命!

    不过很快,她就没心思想这些了,她带着秦伀目标明确,直接到了一家酒楼,在二楼一个包间坐下,将她梦中那些想吃而不吃不着的东西统统点了个遍。不过有些菜酒楼里并没有,李绮罗颇觉遗憾,心中暗道以后她可以买了材料自己做。

    她豪气点菜的行为将小二都吓着了,看了看她和秦伀两人:“客官,就你们二人用吗?”那菜量两个人可远远吃不下啊,而且这两位客观身板也这么瘦弱。

    李绮罗理所当然的点头,末了咂咂嘴,还有那么多想吃的菜这里都没有,算了,暂时就吃这么些吧。

    见李绮罗点头,小二欢快的下去了,管他吃不吃的完呢。

    等菜全部上齐,将桌子都放满了,李绮罗双眼放光的夹起一个狮子头,一口咬下,蟹鲜肉嫩,爽口软糯,李绮罗吃的忍不住满足的眯住了眼。

    相比李绮罗豪放的吃相,秦伀就斯文多了,这些东西他也很难碰到,但就是能吃的不急不缓,带着一股贵气的矜持。

    当李绮罗还在拼了命的吃的时候,秦伀已经放下了筷子,端起茶杯慢慢品着。

    鸡蛋羹,炖牛腩,蒸肉....,一个接一个盘子被李绮罗扫光。

    秦伀将茶杯递到嘴边却没喝,而是借着茶杯挡住了自己含笑的嘴角,头一次知道,原来看人吃饭也这样有意思。

    李绮罗吃的太大口,一不留心呛住了,秦伀忙放下杯子,走到她身后拍了拍,蹙着眉头道:“就不能吃慢一点吗?”

    李绮罗感觉食物吞下了,头也不回冲秦伀摆摆手。秦伀无奈,重新坐了回去。

    李绮罗是真正意义上的饿死鬼投胎,对食物的执着已经深入了骨髓,当把桌子上的菜全部消灭完,她才觉得头一次满足了那发自灵魂深处对食物的渴望。

    李绮罗长叹一声,像一只翻不动的牛蛙一样摊在了椅子上。

    秦伀忽然站起来,走动李绮罗旁边,伸手在李绮罗肚子上轻轻揉着。

    李绮罗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秦伀垂眉,面色平静,声音沉稳:“你吃了这么多,如果不揉一揉的话,当心积食。”

    李绮罗想拒绝,但秦伀的力道刚刚好,揉的太舒服了,她打了一个呵欠,有些昏昏欲睡。

    秦伀见状,手上的力道再减轻了一点儿,屋子一时静谧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李绮罗从微醺中回过神,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想到秦伀刚刚给她揉肚子的那一幕,忽觉心底有些不自在,“咱们走吧。”

    等他们结账之后,店小二上来收拾,看着空空的盘子发呆,由衷的感叹了一句:“真....真能吃呀!”

    出了酒楼,秦伀忽然拉住了李绮罗。

    李绮罗:“干...干什么?”

    秦伀道:“你的银子就这么带回去吗?”

    李绮罗皱了皱眉,这倒是一个问题。

    秦伀声音温和,耐心道:“我建议你将银子存到钱庄,大越钱庄是朝廷开下的,存在里面很安全,而且每月还有利息可拿。”李绮罗一下赚了这么多钱,他不会觊觎,娘也不会,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现在虽然没分家,但他们兄弟三个都各自成了家。即便是亲人,也有自己的小心思。而且还有大房和二房盯着,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只怕千方百计都要想法从秦父手中占便宜。

    李绮罗却在听到秦伀说大越钱庄的时候惊着了,这不是后世的银行吗?据她所了解的历史,可没见哪个朝廷有这样的远见。

    李绮罗疑惑的问:“这大越钱庄是何时开的?”

    “是本朝太,祖,他登上了皇位之后,进行了许多改革,当今皇上正是太,祖的长孙,我大越如今正是海晏河清,蒸蒸日上之际。”秦伀语气里罕见的带了遗憾,如此盛世,他却不能在朝野中一展抱负...

    李绮罗悟了,说不得这个太、祖也和她的来历一样。

    算了,这些不管她的事,她没那么大的抱负,就想赚足够多的钱,吃饱喝足,太太平平过自己的小日子就行。碰到这样的太平盛世自然最好。

    秦伀想的李绮罗自然也有些担心,不过她没想到的是秦伀竟然能会这么设身处地的替她考虑。

    和秦伀一起去了大越钱庄,存了三十多两银子,吃饭花了二两,现在篮子里就剩了六两银子。

    好不容易挣点儿钱,为了搞好大家的关系,李绮罗又去点心铺子买了些点心,准备给几个孩子甜甜嘴,然后又买了些油盐,白面和调料,秦家那寡淡的饭菜她实在是吃厌了。

    这么一来,又花掉了一两银子。

    李绮罗照顾着秦伀的身子,回去的路上走的很慢,前前后后一耽搁,到家的时候秦家已经开吃晚饭了。

    秦家人都知道李绮罗今天去县城卖绣品,秦母从李绮罗和秦伀走后就有些心不在焉,生怕李绮罗卖不出去难受。

    看到李绮罗回来,秦母连忙迎上去,“咋样?卖出去了吗?有人买吗?”

    李绮罗笑着上前,心里暗道:对不起了老太太,我也不想骗你,可放人之心不可无,她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不想那么多麻烦。

    “娘,都卖出去了,卖了五两银子呢!”

    “啥五两!”秦母还没说话,跟在秦母后面的马大妮猛地惊叫出声。紧随其后的张翠翠身子一下就僵住了。

    “你嚷嚷啥!”财不外露,秦母恨不得将这个二儿媳的嘴给缝上。

    待进了屋子,几个小的远远站着,李绮罗将篮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后,将两包糕点拿出来递给秦母:“娘,这给您和爹甜甜嘴。”

    末了又冲着三个小的招手:“子远,子浩,子茹,到小婶婶这儿来。”

    平常跑的最快的子远这会儿却落在了最后面,他看着李绮罗手上的糕点发馋,但又怕被李绮罗吃了,想着要不让弟弟和妹妹去试试?如果他们被吃了,他就立刻跑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抗战之重生周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