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嗯

【书名: 寒门夫妻 第16章 嗯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大神农(种田+系统)盛世医香快穿之护短狂魔山村名医星际平头哥     李绮罗将秦母手里的针线篮子接过来,“娘,我去县里的绣铺转了转,准备绣些小物件赚钱。”

    秦母听了迟疑了一下,她去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县里,其他地方不知道,但据她了解,一般的女人绣的东西最多也就自己及家里人用,想要卖钱,那对手艺的要求可就高了。

    她不好打击李绮罗,毕竟知道赚钱贴补家用总比老二媳妇儿那个好吃懒做的强,“好,现在要入冬了,时间有的是,没事的时候绣绣东西也好。”至于赚钱,秦母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你哪儿来的钱买这些步和针线?”秦母看着满满一篮子针线和步,忽然想到。

    “我将我原来在娘家带的两个镯子和一对耳环当了。”李绮罗不在意,那镯子和耳环的确是原主在家里戴的,也是她唯二的首饰。至于李家给的嫁妆,李绮罗后来在几个箱笼里翻了一下,发现全都是面子光,看着几个箱笼满满的,下面就塞了几床被子,上面放了些红布,另外一个箱子里倒是装了几件衣服和五千个铜板。

    这就是李家给的嫁妆了。

    李绮罗敢打赌,装半箱子铜板的主意一定是原身那个嫡母想出来的,故意恶心人呢!记忆里那个嫡母还端着脸对原身说替她精心准备了嫁妆,李绮罗估摸着原主在新婚之夜一命呜呼或许也有被这嫁妆气着了的原因?

    李绮罗却是乐意接收,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秦母听了,叹一声:“嫁妆你得好好拿着,女人嫁人,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就是这点儿了。”

    李绮罗心里倒是诧异,她没想到秦母竟然会这么说,这个年代,都将女人当成男人的附属品,而最维护这一状况,冲在最前线,将女人贬低到尘埃里的,恰恰是同为女人的亲娘和婆婆。

    秦母竟然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已经超出李绮罗预料了。李绮罗笑的两只眼睛都弯了起来,双手攀上秦母的胳膊:“娘,没事的,我这也是为了挣更多的钱啊。”

    秦母被李绮罗这么楼了几回,虽然比之前要好一些,但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既喜欢李绮罗这样的亲热,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身子有些僵,却没有将胳膊从李绮罗怀里抽出来。

    秦母总觉得小儿媳的笑就像那大中午的太阳一样,晃得她眼花。咳一声,声音却不自觉软了下来:“你的镯子和耳环都是从家里带来的,娘给你将钱补上,去把镯子和耳环赎回来吧。”

    见李绮罗感动的看着她,秦母有几分不自在:“我们秦家不是那惦记着儿媳嫁妆的人家。”

    “娘,你真的太好了,不过没关系,这是我自己要当的。家里挣钱不容易,娘要这么一大家人都吃饱穿暖更难,我怎么还能拿公中的钱。”拿了公中的钱,就算挣了钱只怕也说不清了。

    依李绮罗看,秦母倒是不会惦记,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他们又不是她的谁,她又怎么会掏心掏肺。就算是秦母,李绮罗暂时也不过把她看成一个不讨厌的老太太。

    “娘..”两人正说着话,张翠翠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门旁,幽幽的叫了一声。

    秦母将脸一板:“你吓死我了,走路咋没声音?”

    张翠翠有些委屈,她一贯走路都是这样的,也没见秦母以前说什么啊!笑道:“娘和弟妹说的太专心了,说啥呢?”

    秦母将篮子里的针线指给张翠翠看:“你弟妹将自己的镯子和手环当了,准备卖绣品赚钱。毕竟那镯子和手镯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不一样,多少是个念想,我想着将钱补足了,让她把东西赎回来。”

    “是吗?那是可惜了。”张翠翠闻言眼睛一闪,笑得有几分勉强。

    秦母将张翠翠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心里哼一声,她就不相信这大儿媳刚刚真的没听见,她们说话声音又不低。不过现在一想,这钱由公中来出确实不妥:“不过你弟妹不要,我想了想,这个口子是不能开。公中管着你们的吃喝,其他你们要干啥,都用自己手里的钱,挣了钱,只要交齐公中的那一部分,剩余的也都是你们的。”既然不给了,自然要说清楚,免得老大媳妇儿心里吃味儿,说她偏心。

    秦母活了大半辈子,之前秦家还风光的时候不用说,但一朝落败,那真是看尽了世态炎凉。她这一辈子,别的不敢说,看人却有几分功力,老大媳妇儿表面温温顺顺,其实心思有些重,二儿媳虽然好吃懒做,却是一根直肠子通到底,一张嘴没个遮拦。老三媳妇儿,秦母想到这儿停了一下,乖巧,会讨人欢心,性子里又带着几分豁达。但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儿媳和前面两个儿媳都大不相同,主意正着呢!

    她也没打算像其他婆婆一样,将媳妇儿看的死死的,稍有不如意就喊打喊骂。只要大的地方不出格,不坏她的规矩,她也懒得管那么多。

    张翠翠脸上的笑容这才真诚了起来:“弟妹到底是大家小姐出身,还能用绣品赚钱呢!我看看,这么多线?!”张翠翠本来只是想将刚刚的不自在掩饰过去,却在看了篮子里的东西后,真的惊着了。

    “以前我在娘家的时候,也绣个花啊草啊的,但哪儿见过这么多颜色的线,弟妹,你这是多少线啊!”

    李绮罗笑一声:“五十多种。”这是最简陋的,前世的时候,如果专业从事刺绣,一套绣线最基本的也要四百多种颜色,如果绣品要求高,再细分到千种也不少见。

    张翠翠再惊叹一声,“这么多!”

    她们几人在门口说话,马大妮见了忙走过来,她一贯好热闹,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你们在说啥呢!”偏过头看了一眼李绮罗手里的篮子。

    “弟妹,你整这些玩意儿干啥?”马大妮不解。

    张翠翠给她说了,马大妮听了却肉疼的只拍大腿:“弟妹,你是咋想的,有那么多钱买点儿好吃的不行啊,换这些东西,你还真当自己能绣出去赚钱啊!”

    马大妮这样的人,恰恰是最好相处的,将马大妮要抓线的手挡开道:“试试吧。”

    马大妮还要说话,秦母立刻板着脸道:“行了,好歹老三媳妇还知道赚钱,你就只想着吃,刚刚让你扫的鸡舍弄干净了?”

    马大妮缩缩脖子:“弄干净了呀。”

    “进去吧,都站在门口像咋回事。”秦母将几个儿媳像赶鸡仔一样赶进了院子,她自个儿则去看马大妮打扫的鸡舍。

    “老二家的,你给我滚过来!”秦母怒喝声传来。

    马大妮顿时苦了脸,怏怏的去了,一直到李绮罗进了屋子,还能听见秦母训斥马大妮的声音:“让你扫个鸡圈,你都偷懒....”

    李绮罗进屋子的时候,秦仲正坐在桌子边,桌上摊着一本书,但他眼神却不知放空到了哪里。

    李绮罗伸出手在秦仲面前晃了晃。

    秦仲回过神一见是李绮罗,竟然将头扭了过去,身子也测开了。

    “哟,还生气呢,你气性还挺大啊。行啦,不是没人看见吗,没损坏你大男人的英姿 !”李绮罗将篮子放在桌上,边理着线边笑眯眯的说道。

    秦仲:“...”背就背了,可是为何...为何要打...打他的屁股!

    见秦仲没有说话的意思,李绮罗耸了耸肩,也是,这个年纪差不多是青春期的时候,逆反心理嘛,她懂的!

    李绮罗专心理线,绣线一到了她手里,就仿佛充满了魔力,这些线像指哪儿打哪儿的小兵,各自井然有序的被搭配在一起。

    秦仲本来侧着身子,但许久没听见李绮罗的声音,忍不住悄悄侧过头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李绮罗的手指若削葱,莹白透亮,指甲饱满浑圆,在各色绣线里四下翻飞。

    平时总是带着几分痞气笑容的她,这会儿却无比认真,双眼盯着指间,秦仲能看出,她眼里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愉悦。

    他不知如何形容他看到的这一幕,像一幅鲜活流动的画,又如一曲令人沉醉的妙音。露来玉指纤纤软....

    秦仲忽觉有些坐不住,站起来略有些僵硬道:“我出去了。”

    李绮罗正专心理线,闻言头也不抬:“嗯,去吧。”

    刺绣的配色,看似简单,却复杂至极,一幅绣品,就算是同样的花样,也能因为配色的不同而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效果。

    能敏锐的配色感知,如何将色彩更好的搭配,让绣品浑然天成,对刺绣人的天赋有着极高的要求。

    李绮罗已经在脑子里勾勒出了花样,这些简陋的绣线也被她最大限度的搭配好。

    “绮罗,吃饭了。”刚配完,秦仲边站在了门外。

    李绮罗站起来,两个跨步到了秦仲面前,伸出食指揶揄道:“你终于舍得和我说话了?”

    秦仲看一眼李绮罗,飞快垂下眼帘,低头嗯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李绮罗再问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端午过的怎么样,粽子好吃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抗战之重生周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