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身份

【书名: 寒门夫妻 第7章 身份 作者:老衲不懂爱

强烈推荐:重回六零全能军嫂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快穿之护短狂魔大神农(种田+系统)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二天的秦家众人,照例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了床,李绮罗也没赖床,更准确的说,由于昨晚睡得太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她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躺在床上硬生生熬到了天亮。

    当公鸡打鸣的时候,李绮罗直接用手一撑床,从秦伀上方跳下了地。秦母依然是起的最早的那个,不过她起床的时候,看见李绮罗已经在院子了伸着懒腰了。

    秦母冷硬的脸柔和了几分:“老三家的,今儿不是你做早饭,不用起这么早。”

    既然还要在秦家待一段时间,秦母自然不能得罪,李绮罗扬起大大的笑脸:“娘,我昨晚上睡的太饱了,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夜里还会做噩梦,可不知怎的,躺倒咱家床上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安心,一觉睡到了天亮。”

    秦母听了李绮罗这不着痕迹的马屁,嘴角向上扬了几分,“你去院子里抱些柴,我烧一锅热水待会大家好洗脸。”

    “哎,好的 ,娘。”

    秦母看着李绮罗欢快的背影,觉得她比想象中的要好太多。

    李绮罗将柴抱到了厨房,可是生火的问题却难住了她,她看向秦母,声音里满是自责:“娘,这生火我不会。您能不能教教我?”

    秦母听了倒不意外,主簿家肯定是有下人的,哪里用得着小姐干这些粗糙活计。“我生给你看”秦母让李绮罗站在旁边,她自己边生火边给李绮罗讲注意事项。

    “娘,你太厉害了!”李绮罗一脸崇拜的惊叹。

    秦母被夸的有些不自在:“这有啥厉害不厉害的,熟了自然就会了!”

    李绮罗忙摇头,还将手攀上了秦母的胳膊:“娘,咋能这么说呢,我真的觉得您很厉害,当然不止生火,更关键的是您还将这个家当的这么好,昨天我跟着您出去转了转,瞧着村里其他人都没有咱们秦家有规矩。”

    这个马屁可真是拍到秦母心坎上了,秦母一向认为凡事都要按着规矩来,她也一直是这么当家的,家里这么多人都不理解她,不光儿媳,就连几个儿子都对她不亲近,偏生这个小儿媳一来就道出了她的当家之道,简直贴了她的心肝。

    秦母感动的不得了,她脸上少见的露出慈爱,怜惜的拍了拍李绮罗:“嫁到咱们家,你委屈了。”

    李绮罗睁大眼睛,疑惑的看向秦母:“娘,你咋这么说呢?我有什么可委屈的,嫁到秦家才是我的福分。”

    “好,好,我知道你懂事。”

    这一幕正好被要进厨房的张翠翠看见,她停了一会儿,才在门口出声:“娘,早上还是熬粟米粥吗?”

    秦母脸上的笑容刷一下就收了,绷着下巴点了点头:“嗯。”

    由于秦奋和秦耀一早要去码头上工,秦家的早饭一向都很早。

    不过今天早上,秦母在给家里男人打了粥之后,在给几个儿媳分时,勺子一偏,李绮罗的粟米粥明显要比张翠翠和马大妮的粘稠。

    张翠翠眼神一闪,想起了厨房的那一幕。马大妮则直接嚷嚷出了声:“娘,你偏心,咋三弟妹的粥比我的要稠这么多?”

    秦母眼睛一瞪,将勺子猛地掷在桌上,“我偏心?我持家都是按照规矩来的,老三家的昨天打了一只野鸡,要不是她,你们能吃着肉?”逼视一圈儿秦家其他人,三个小的见惯了秦母的厉害,反正奶奶也不会骂他们,子远和子浩还抱着碗乐呵呵的。子远甚至奶声奶气接了句:“奶,啥时再吃鸡肉啊?”

    张翠翠一把捂住子远的嘴。

    “你捂他嘴干啥乖孙,你知道昨儿的肉是怎么来的吗?”秦母对孙子一向平和。

    子远还没说话,子浩就先嚷开了,“我鸡到,我鸡到,三婶儿打的!”

    “看看,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打野鸡的事我就不提了,老三家的才来咱们家,早上就知道起那么早,帮我烧热水,你呢,你一天天的跟个陀螺一样,不抽你就不知道动!”说到这里,秦母火气越发大,指着马大妮大骂:“你个懒货,平日里起的最晚,吃的最多,干活就就想着偷奸耍滑,你还有脸惦记别人碗里的吃食!”

    马大妮早就被秦母骂惯了,只要不给她分派多的活计和克扣她的吃食,她都觉得无所谓,让她没想到的是,老三媳妇儿才来两天,竟然就将这个时常念着规矩,难搞的婆婆笼络住了。心里嘀咕李绮罗这个马屁精。

    李绮罗忙摆手:“娘,这么点儿小事哪里用得着提!”说完装作不好意思的低头,将脸埋进了碗里,心里哈哈笑一声,看来末世的历练没白费,攻克了秦母这个管着屋里的大家长,她以后的日子要轻松许多,反正说好话又不会掉块肉,其实私心里,她还真觉得秦母是个可爱的老太太。

    秦伀坐在李绮罗旁边,看一眼老娘,再看一眼这个替嫁的新婚妻子,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他母亲那么挑剔一个人,怎么就看这位这么顺眼!?

    秦母管教儿媳的时候,家里的男丁一般是不插嘴的,秦耀见自己婆娘被老娘指着鼻子骂,也只当没听见,呼啦呼啦将碗里的粥喝了,咂咂嘴,今儿就结工钱,等会儿得在县里下一顿馆子。

    “娘,我先走了。”秦耀一抹嘴,站起来说道。

    勤奋见秦耀要走,也忙将自己碗里的粥大口喝光,站起来跟在秦耀身后出了屋子。

    秋收早就忙完,地里的活计没了,吃过早饭,秦母照样要带着几个儿媳却山上拾柴火,不过出门前,秦伀出了声。

    “爹,娘,我有事要说。”

    秦父拿着烟袋已经要出门溜达了,闻言疑惑的看向秦伀:“啥事啊?”

    秦伀看一眼李绮罗,李绮罗点点头。

    “爹,娘,娘子不是李月娥。”秦伀将李绮罗往自己身后拉了拉。李绮罗看着秦伀孱弱的后背,还真的要护着她啊!

    “啥意思?”屋里的人都被秦伀的话弄的不解。

    李绮罗从秦伀背后探出头,“爹,娘,我不是和相公定亲的那个人,我是李月娥的庶妹,家里不想让姐姐嫁来秦家,又不敢违背祖父的遗言,就把我嫁来了...”说完,忽然从秦伀背后冲出来,眼眶红红的拉着秦母的手:“娘,我嫁到秦家真的一点儿都不委屈。我喜欢您,也喜欢...喜欢相公,我还喜欢大嫂二嫂...”

    马大妮没想到李绮罗会这么说,闻言有几分不自在,嘀咕一句:“喜欢我干啥?”声音却软了几分。

    “我在家里待不下去了,父亲只当我不存在,嫡母也不喜欢我,娘,您可千万别不要我,自从我娘去后,我就再也没有遇着比您更可亲的人了?娘...”

    张翠翠牵着两个孩子,被老三媳妇儿替嫁的事震的没回过神,倒是马大妮粗神经,看着李绮罗的哭诉,才明白了为什么婆婆对老三媳妇儿这么好,合着这老三媳妇儿不是拍马屁,而是真的将婆婆当成了亲娘啊!

    秦母还在怔愣,却听得屋子里猛然发出砰的一声响,众人被这一声惊得回过神,才发现秦父将自己的烟袋丢在了地上,这会儿正气的浑身发抖:“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李家这是不把我们秦家看在眼里啊。他李宝坤这是没把我看在眼里啊!走,老三,将这位李姑娘拉着,我们要到李家门前去讨个说法....”

    秦父怒气冲冲就要往外走。

    “你嚷嚷啥?这事儿有啥可嚷嚷的,我一早就说过,这门亲事不结最好,偏你不听,人家是主簿,我们现在还有啥,他们李家当然嫌弃我们家了,你现在嚷着去李家将事情闹开了又能咋样,除了我们跟着李家一起丢脸还有啥!”秦母回过身来,几句话便止住了秦父往外走的架势。

    秦父回过身,面色阴沉的可怕,硬邦邦道:“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们秦家就自认倒霉?”

    “倒霉?”秦母呵一声,“倒啥霉,我还要感谢他们李家给我送来了这么一个贴心董事的儿媳呢!”秦母拍着李绮罗的手,可怜见的,亲娘没了,在主母手下讨生活,还不定受了多少苦。难怪刚刚说嫁到秦家是她的福分,那主母对待小妾的孩子,心眼小一点儿还不定怎么磋磨呢!

    “娘,你不赶我走了?”李绮罗红着眼睛既害怕又期盼的问。

    秦母心疼死了:“赶啥赶,你是我秦家光明正大娶进来的儿媳妇,以后你和老三就是夫妻,是我们秦家人,我咋会赶你。”

    “娘!”李绮罗扑到秦母身上,感动的嚎啕大哭。

    秦母拍着李绮罗的背:“孩子,你受苦了,以后就好了啊...”

    秦父对于谁当秦家的儿媳完全没什么想法,他只是将面子看得比天大,接受不了李家敢这么糊弄他们秦家,现在见老婆子这样,再想一想老婆子的话,觉得闹大了也确实更丢脸,便气哼哼的坐到一边不说话了。

    秦伀满以为今天会有一出暴风雨,他都做好了应对方法,却没想到事情演变成了这个样子,那和李绮罗抱在一起痛哭的,当真是他那个冷硬的老娘?

    而这个李绮罗,之前就让他看不懂,现在更是一再出乎他的预料,说哭就哭,一张嘴巴比抹了蜜还甜,还谎话连篇,瞧瞧,这屋子里的人都被她骗住了,而他那个以往精明无比的老娘,更是被李绮罗哄的晕头转向。

    一场坦白身份的风波最后变成了秦母和李绮罗两婆媳抱头痛哭,就这么不了了之。秦母心疼李绮罗,让她今天就在家里歇歇,李绮罗不同意,说哪有婆婆干活,儿媳却在家里休息的道理,把秦母感动的够呛。婆媳俩亲密的说着话出了门,张翠翠和马大妮两个跟咋后面,看着那俩婆媳跟母女似的,心里止不住泛酸水。

    “大嫂,我嫁进秦家快两年了,还没见过婆婆这么亲热的待过人。”马大妮一撇嘴。

    张翠翠幽幽的叹一声:“谁说不是呢!”

    “不过还真是想不到,这老三媳妇儿嫁到咱们秦家竟然还有这一出,我就说那主簿家的千金咋这么好相处呢,原来是庶女啊,这就难怪了!”马大妮恍然大悟的一拍巴掌。

    “你觉得她好相处?”张翠翠一怔,忽然问。

    “是啊。”那可不,三弟妹还说喜欢她呢!马大妮想到这里,心里生出几分欢喜,看来她也不是这么惹人厌嘛!这三弟妹有眼光。

    李绮罗上山自然是奔着野味去的,可惜,昨天到底是运气好,今天啥都没遇着,婆媳几个一个背着一篓柴回了家。

    现在农闲,秦家就吃两顿,还要等到勤奋和秦耀下工后,早上那一碗糊糊早就消化完了,到中午的时候李绮罗肚子就开始咕咕叫。

    好不容易等到晚饭,李绮罗一看,又是粟米糊糊,而且比早上还稀,李绮罗哀叹一声,她在末世挨饿就算了,穿到这里还要连吃饱都混不上,这可不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夫妻相邻的书:怎么不是人类![快穿]我家偶像两百斤王爷妾本红妆汉末之奇谋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抗战之重生周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