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亚瑟的足球 第18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一世执白

强烈推荐: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农家乐破道[修真]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舌尖上的道术     №184-1

    这可能会是卡卡人生中度过的最难忘的一个生日。

    亚瑟为他准备了早餐, 西里尔送给他一个赛马奖牌, 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

    卢卡送给他人生中第一句“生日快乐”。

    就连不太可爱的卷毛送了他一份厚礼,说实话,他在看到的那一瞬是不可置信的。

    那是一架贝森朵夫。

    白色, 大三角。

    之所让卡卡感动, 并不是源于它的价格,而是源于这个对钢琴可以称得上一无所知的卷毛记住了他的喜好。

    在基地里, 他跟队友们道了歉, 因为他的问题可能导致大家收到一些骚扰电话。

    但大家都不以为意, 鲁尼还道破了天机:“亚瑟已经跟我们道歉了, 其实我也觉得不是你的问题。”

    他收获了一大堆礼物, 以及队友的谅解、安慰与调侃。

    贝克汉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看,我不是比你更苦?想一想,7号曾经是我的。”

    知道他在开玩笑,克里斯蒂亚诺配合地说:“想都不要想,现在是我的, 将来是亚瑟的,未来是西里尔的!”

    加里带头叫好, 并且嘲讽了老贝,卡灵顿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卡卡和大家一起露出了笑容。

    午餐的时候他得到了有待,主厨亲自为他准备了一个蛋糕,上面的小人儿穿着曼联的8号球衣。

    卡卡非常真挚的感谢了主厨, 然后抱着蛋糕和主厨一起合影留念。

    亚瑟的目光今天一直粘着他, 卡卡当然知道, 这是亚瑟担心他。

    他没办法告诉亚瑟他很开心,他没事,因为他自己也不确信自己是不是开心的,可今天这一切,让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糟糕。

    家庭很重要,家人也很重要,但为什么他的家庭和他的家人不能理解他呢?

    为什么从没人问过他,就已经想要代替他做决定呢?

    大卫走了一圈又回来,但大卫收获了他想要的。

    在足球和商业之间他有个完美的平衡。

    他呢?

    他曾今连学习和足球都没办法平衡,因为他想做到最好。

    足球依然是他的追求,他也不是前锋,在米兰的时候他也不是核心,但他对球队的贡献就没抹除了吗?

    但他也一直在等待着卡洛琳的电话、短信、随便是什么。

    他没想到他等来的是卡洛琳的律师的短信。

    很抱歉在这天通知你,里卡多。但卡洛琳觉得你们并不适合继续在一起,她是卢卡的母亲,她爱她的孩子……

    后面的内容是什么?

    卡卡没有看。

    这一天,他得到了什么,也失去了什么。

    “里卡多?”克里斯蒂亚诺走向他。

    亚瑟和西里尔眼睛里的担心浓郁地几乎要溢出眼眶。

    他看的出亚瑟的无措,他有些想去安慰卡卡,但显然这小家伙还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其实……他也不知道。

    这不怪他,真的,毕竟他也是个单身汉,他甚至刚刚知道什么才叫爱情,直接讨论婚姻对他来说太遥远了。

    可他总得试试,况且他怀里还有个神器,这来自他妈妈的场外知道——

    如果他们能和好那就最好不过,如果事情真的已经到了那么糟糕的程度,抱着卢卡,把孩子塞给他。克里斯,他会缓过来的,他是个好父亲。

    妈妈说的太对了!

    原本拿着手机一脸茫然的巴西人在儿子扑住他,喊着他papa的让时候看上去就正常多了。

    小家伙被他“教唆”了下,已经磕磕绊绊地喊着爸爸一起吃蛋糕了。

    卡卡看着那个蛋糕,是米兰达夫人烤的,亚瑟抱着卢卡和西里尔一起裱的,就连卷毛都在上面写了一个8。

    这是他今天的第二个蛋糕,他都喜欢。

    他们一起吹了蛋糕,许愿,吃晚餐,然后看着卷毛把餐盘放到洗碗机里。

    他看着卷毛的每一根卷毛都像是透着不用洗碗好爽的气息。

    卡卡:……

    亚瑟走到他身边,卢卡已经追着小哥哥满地跑了,卡卡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我没事。”

    “可是,你现在看上去就不快乐。”亚瑟在他身边坐下。

    亚瑟的话让卡卡无话可说,他只是看着亚瑟,他没有微笑,因为他知道他在亚瑟面前并不需要这个,这小家伙太聪明了。

    “里卡多,你认为我会遇到一个爱我的人,并且我也爱他吗?”

    卡卡看着这双看似高冷,实则懵懂的蓝眸,他怔然了。

    他没有办法像以往一样,肯定地告诉他,当然,宝贝儿你当然会遇到爱情。

    上帝爱你,祂当然会将幸福送带你的手上。

    他怎么会让你孤单一人?

    但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如此坚定。

    并不是因为他和妻子产生了感情裂痕,就认为这个世界不存在爱情,而是他无法那么坚定地认为,亚瑟遇到的那个人,会是也爱他的。

    “我想,我会遇到的,对吗?”

    卡卡看着亚瑟,亚瑟坚定地看着他。

    “当然。”卡卡亲了亲他的额头,他微微地笑着,“你当然会遇到的。”

    “你也会遇到更爱你的人。”亚瑟也亲了亲他。

    “我相信爱情是对等的,是互相的,是充满理解与包容的。倘若没有这些,我很难相信那是爱情,又很难相信自己会和一个不存在这样感情基础的人生活。安德烈医生医生说,你会走出来的,他不建议我做什么,但我希望你快乐,我希望你‘宽恕’你自己,这不是你的错。”

    安德烈医生的确不建议他介入一对年轻夫妻的感情问题,按照医生的话说,只要卡洛琳后悔,以卡卡一贯表现出来的性格,他会原谅他,然后重新开始生活。

    夫妻问题是全世界最复杂的感情问题,安德烈一点也不想让他掺和。

    亚瑟认为安德烈医生说的很正确,但他不能什么也不做。

    他们是朋友,朋友就不应该坐视朋友处于痛苦之中。

    他没有办法理解那是什么感受,但一点也不妨碍他在逻辑上,行为上理解他。

    没有人想要失去家庭,失去妻子,让自己的孩子面临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即使是他,也不想。

    但卡卡不应该有罪恶感。

    他曾研究神学,他想要知道信仰是否能给予他帮助,但他一无所得。

    但这段经历让他对于信徒有一定的了解。

    卡卡是虔诚的教徒,无论是餐前祷告,还是去教堂做礼拜,或是平常的祷告,他们尊重他的信仰。

    信仰让他坚强,也让他更“擅于”剖析自我,在自身先找问题。

    当婚姻亮了红灯,他无疑会主动给自己背上一口锅。

    “我想从身为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的角度,你没有做错什么。或者你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是你的婚姻,你自己才是最了解你的感受的人,但我不希望你责怪自己。”

    亚瑟最后说。

    说完之后他就看向了还在和西里尔一起玩耍的卢卡。

    他此时的心情,是遗憾?还是难过呢?

    卡卡在生日的第二天,他的律师就到了他的家。

    “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里卡多。”律师开导着自己的客户。

    “我希望能够挽回这段婚姻。”卡卡先说明了立场。

    “当然,我想你们冷静下来还是要谈谈的。”律师说着,晃了晃手上卡洛琳发来的离婚协议,他想,这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简直是半点不留后路啊。

    他提醒卡卡,“卡洛琳要卢卡的抚养权。”

    他了解客户的性格,知道什么才是重点。

    卡卡的脸色瞬间变了,他皱着眉。

    他在让看到短信的时候还心存希望,但他没想到卡洛琳是玩真的……

    “你放心,离婚又不是说离就离了,我今天来只是告诉你这些,以及想知道你的想法。我会拖住的。”

    这才让卡卡的脸上好转。

    “但如果一切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律师道,“你还是提前想好。”

    “不”。卡卡摇了摇头。

    他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事情的走向无可挽回。

    并不是他不能接受一段失败的婚姻,而是不能接受他和卡洛琳的婚姻,居然就这样走向了重点。

    就这样轻易地失去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他甚至还没搞清楚卡洛琳到底想要什么,她到底是什么思维逻辑。

    是担心他的竞技状态,又或者和爸爸一样想让他追逐更多的个人荣誉?又或者是商业价值?

    他连老婆想什么都没搞懂,就让他接受离婚,连自己为什么会“失败”都不知道,他能接受吗?

    他不能。

    但连自己的老婆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两个人的想法有了如此大的差异都不知道,他显然也有错。

    但是卡洛琳这样轻易地想要结束这段婚姻,他的确也不能接受,也得坦诚,他……受到了伤害。

    克里斯蒂亚诺曾对他说:亚瑟这样长情,如果喜欢一个人,肯定是一辈子。

    卷毛一脸的羡慕,他对卷毛说,那也是他想要的爱情。

    在某些方面,他其实并不在意外界的看法,他的守贞,他的爱情,他的婚姻。

    但他不能接受被他想要携手共度余生的爱人,这样轻易地否决了他们的爱情。

    卡卡也不能理解卡洛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个决定,这无疑会让她声誉受损。

    或许也和她最近的舆论环境有关?

    他的律师看着他,看着他少见的郁郁寡欢。

    来自巴西的阳光王子都要变成忧郁王子了。

    可他能理解,他怎么能不理解呢?

    他还在参与起诉《太阳报》的案件呢,他当然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眼前这位既然坚定的不打算离婚,他也只能尽量拖着了。

    在送走了律师后,卡卡就打电话给门德斯。

    “……其实没多大点事儿,你不是澄清不走了吗?”门德斯没搞明白卡卡的意思,但还是解释,“你既然不打算走,记者追着她不放做什么?除非她自己爆出来要和你离婚。”

    “你想想多洛蕾斯上个夏天做了什么,不也好好的?”

    同样都是想让家人转会,出来表示一下态度不也是司空见惯?只是不受待见罢了。

    卡卡应该见惯了这些……

    卡卡沉默了下,他又跟贝克汉姆打了个电话。

    他想,这位或许能明白他的想法。

    不不不,我不能。

    贝克汉姆完全不懂卡洛琳怎么想的,但他只能安慰卡卡:“砸钱,礼物,认错——”

    贝克汉姆停住了,因为从他的角度也认为卡卡没错啊。

    这让他认错什么?

    他只能安慰卡卡,“肯定是一时激愤情绪上头了,女人都是这样的,很容易冲动,你懂的。我觉得也就是冲动。至于舆论,我觉得你太多心了,你看维多利亚不是好好的?”

    他的boss又没真的给维多利亚一颗子弹。

    克里斯蒂亚诺也没被他家boss打死,怎么到卡洛琳这里,就这点承受能力都没了?还不如克里斯蒂亚诺的妈妈呢。

    卡卡沉默了。

    半决赛之后,他得和卡洛琳谈谈,无论如何。

    没让他作出努力就放弃?

    不可能的。

    克里斯蒂亚诺和亚瑟在教西里尔踢球,其实是陪他练习传球,卢卡在一边踢着手工小足球。

    他还太小了,还是更小的适合他。

    克里斯蒂亚诺有些憋不住,他其实不太想在西里尔面前讨论,但西里尔总分心,他也是,他觉得这样下去没有意义,所以他停下来问亚瑟:“他们离婚在哪里打官司?”

    “巴西。”

    “呃,巴西的法律这样的离婚怎么判?孩子的抚养权也是偏向于母亲吗?”

    “是的,毫无疑问,肯定是偏向于母亲的。卢卡还太小了。”

    亚瑟说,在卡卡还是一名绅士的情况下。

    亚瑟的话让克里斯蒂亚诺撇了撇嘴,他不舍得看了一眼卢卡,想想好好的孩子……

    不对,他得相信卡卡,指不定巴西人能够拿到抚养权呢?

    克里斯蒂亚诺能感受到亚瑟和西里尔都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当然和足球没关系,他们最近反而都很卖力,甚至是巴西人自己也是。

    这就是传说中的情场失意,球场得意?

    在刚刚结束的比赛中,他们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比赛,继续书写着他们在联赛的全胜记录。

    联赛和杯赛最大的不同,就是联赛允许失败,而杯赛,往往一次输球就直接出局。

    谁希望看到一个在整个赛季都没输球的球队夺冠呢?

    克里斯蒂亚诺有预感,他们下一场和阿森纳的半决赛,变数可能有点多。

    但管它呢,反正他们还是会赢的!

    克里斯蒂亚诺看了一眼亚瑟,这小家伙或许自己都没感觉地出他最近紧紧黏在卡卡的身边,几乎寸步不离,就像一只粘着鸡妈妈的小鸡崽一样。

    在一起准备晚餐的时候,他对亚瑟说:“我想要个孩子。”

    他并不是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但他觉得应该提前告诉亚瑟,在他决定去做这件事之前。

    他得跟他解释——

    “你看,我喜欢西里尔,也喜欢卢卡,我想很早就当爸爸。我一定会照顾好他,教导他,将我的一切荣誉和他分享。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他,我是说,我想尝试代孕。”

    亚瑟看着他,他看上去甚至并不惊讶,也没有立刻阻止,这让克里斯蒂亚诺心里松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这样对孩子好还是不好,但我想世界上有那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还有一些人甚至是孤儿……我知道这样想或许有些想当然,但我的确不想在某天,抢走我的孩子。里卡多一定很难过,如果卢卡的抚养权不属于他,我只要想到以后我要见到他就困难,我也难过。我想你和西里尔也是一样的。”

    “我不能接受这个。”他总结。

    亚瑟的确是不惊讶的,他看的出克里斯蒂亚诺很想得到他的意见,让因为他的男神在一直看着他。

    他也不知道这是对的还是错的,代孕本身就有很大的争议性。可克里斯蒂亚诺在“历史”中这样做了,他也的确成为了一个好爸爸,他做到了他说的每一句话。

    爱他,抚养他,教导他,分享他一切的荣誉,将加倍的爱给他。

    除了那个孩子外,没人能批判他。

    亚瑟沉默了下,他决定更改一个概念来回应他的男神,“我也有考虑过代孕的问题。”

    克里斯蒂亚诺,爆!炸!了!

    (( ;)哈?

    亚瑟看着他惊讶地张开了o型嘴,就差圆规脚的站姿就是经典庆祝动作,他再次重申:“我考虑过的,我不确定我是否会遇到我爱的、也爱我的那个人,但我如果没有子嗣的话,父亲可能会面临和卡文迪什夫人一样的问题。”

    克里斯蒂亚诺哑口无言。

    他当然知道夫人那位远房侄子有多讨厌!他就像是一个寄生虫。即便卡文迪什夫人几乎将一切可变现的都变成了资金,将大量的家族收藏品赠送博物馆或馈赠友人,他还是会得到很多东西。

    比如那些地产,卡文迪什家族也是大地主!

    即使他再怎么挥霍,每年的农业补贴就能让他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想想真糟心!克里斯蒂亚诺简直不能想象。

    但如果是亚瑟……

    他不知道这孩子哪里来的这种想法——

    他才18岁,他怎么会是维克多面临这样的问题呢?

    他想和亚瑟谈谈这个问题,上次这小子也是这样想的,这不对。

    虽然鼓励他谈恋爱怎么想都有点糟心,可爱一个人,不是盼着他更好吗?

    亚瑟道:“我想等过两三年,我也会选择代孕。”

    卡卡和卡洛琳的婚姻让他意识到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早晚会落下。

    那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毕竟死亡从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克里斯蒂亚诺停下了手上的活,亚瑟不是不会开玩笑,但他现在绝不是开玩笑!

    他,是真的坚定地在告诉自己,而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他会选择代孕。

    这是第二次了!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你爱的人——”他干涩地说。

    亚瑟摇了摇头,“可是,那个人爱我,我也爱他,他就不会爱我的孩子了吗?”

    如果是一个小亚瑟,谁会不爱他呢?

    克里斯蒂亚诺只要想到他看到的那些小亚瑟,立刻邓布利多摇头。

    我爱他!

    我当然会!

    我怎么可能会爱一个小亚瑟!

    “所以我不认为这会是什么问题。”亚瑟总结,并且拉回正题,“所以我也不认为你的决定是问题,只要你能做好一个父亲应该做的。”

    至于争议,在亚瑟眼中,还是家族传承更重要。

    克里斯蒂亚诺算了算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世界杯我就能当爸爸了,我会努力,或许到时候能送他一块奖牌。”

    那就是迷你罗了,亚瑟笑着告诉他这个来自华朝的外号。

    他必须得说,这些华朝网友起的外号太贴切了。

    “迷你罗……”克里斯蒂亚诺惊喜地看着亚瑟,“你怎么知道我打算给他起个和我一样的名字?”

    亚瑟:……

    但他的男神似乎也没打算让他回应,他一边美滋滋地擦干手,一边说:“这个外号我觉得不错,我去告诉妈妈。”

    亚瑟:……

    所以他男神如此爱他妈妈,哪里来的勇气自己养孩子的?

    卡卡在晚餐的时候一边看着西里尔给儿子喂饭饭,他在考虑要不要制止这种行为,但西里尔看上去很喜欢这份这份工作。

    而让他更不爽的就是某个一脸喜气洋洋挡不住的卷毛,这家伙看上去要乐疯了。

    “克里斯,你很高兴?”卡卡没有按下自己的好奇心,他努力了!

    “咳,亚瑟给我的儿子起了一个外号。”克里斯蒂亚诺说到这里,带着点炫耀地说:“叫迷你罗。”

    卡卡:……

    你这时候不太严这个外号了?

    不过卡卡也得承认,这外号挺好的。

    “我认识的三个罗尼,全是金球奖先生,我想这个小克里斯将来也会如此。”他真诚地说。

    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克里斯蒂亚诺看上去心花怒放。

    就连西里尔也能看的出来巴西人的话让他十分开心。

    嘴巴很甜的西里尔想了想说:“我可以教他踢球,会照顾他,我退役之后,球衣可以留给,两个7号,挺好的。”

    男神的眼睛在发光!亚瑟看着他们笑了起来。

    这是这几天,餐桌上的氛围最好的一次。

    一个还没出生的小卷毛,已经成为了他们话题的焦点,连带着大家都看向了卢卡。

    “k8也挺好的。”克里斯蒂亚诺说,“我打算创建自己的个人品牌,叫cr7。”

    “有我帮的上忙的吗?”亚瑟问。

    克里斯蒂亚诺眨了眨眼,这是自荐模特吗?但他打算做内裤!

    所以——

    坚决谢绝!

    卡卡笑了起来,“你这是让我跟你抢生意吗?”

    克里斯蒂亚诺挑眉,“我打算和大卫一样做内裤生意,你拍世界杯宣传照都不肯脱裤子,一群人里就你一个,也不怕人家吐槽你短小。”

    卡卡瞪了他一眼,并不是因为他的男性尊严问题,而是因为有西里尔在!

    你要将一个小绅士带坏吗?

    克里斯蒂亚诺被他的眼神一暗示,看了一眼西里尔,见小家伙乖乖低着头切鱼排,他微微松口气。

    晚餐后,轮到西里尔打理餐桌,把餐盘放入洗碗机,卢卡坐在一边玩积木。

    卡卡仔细询问了下迷你罗的问题,也顺便得知了亚瑟的“小亚瑟”计划。

    卡卡:……

    第一次的时候他和卷毛已经力劝了。

    但第二次亚瑟仍然如此坚持,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但他在亚瑟睡觉之前,还是给他送去了一杯牛奶,并询问他:“是因为我和卡洛琳的事情影响你了吗?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你太年轻了。”

    “并不是。”亚瑟结果牛奶放在一边,然后轻轻拥抱了卡卡,“我想,我是喜欢孩子的。”

    亚瑟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他的真实年龄已经32岁了。

    并不是18岁。

    他比卡卡还要年长,他喜欢卢卡,也期待伊芙在两个多月后诞下来的新生儿。

    倘若没有继承权方面的后顾之忧,对他而言,姐姐的孩子和他的孩子,或者是卢卡、未出生的迷你罗,对他来说都是喜欢的。

    他无法分辨这样的喜欢有什么不同。

    如果真的要区分他最喜欢哪一个,那么毫无疑问是西里尔。

    但亚瑟并不完全相信这种区分法,因为这种方法依然是建立在他的推断上,而不是他的感情上。

    他想感受感情,而不是维持现状,模拟感情。

    虽然这已经是一种进步。

    或许,有个真正的属于自己血脉的孩子,会让他得到不同的感受?

    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卡卡。

    卡卡怔然,最后他只是拍了拍亚瑟,“做你想做的,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照顾好那个孩子。毕竟克里斯都无所畏惧,你又担心什么呢?”

    亚瑟微笑,“再过两年,不过我的确做好了最坏的预案。”

    卡卡下意识地觉得这个最坏的预案并不怎么美好……

    他一定是想多了,或者这孩子只是因为卡文迪什夫人的事受了点影响,卡卡安慰了自己。

    在卡卡离开之后,亚瑟端着牛奶放到床头柜上,他看着台灯旁摆放的全家福。

    人为什么会做梦?他能给出一堆答案。

    但梦境是神气的,因为他的姐姐从德国赶回来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她梦到她会失去他。

    那是个清晰的梦境,也让她受到了惊吓。

    可亚瑟知道,它是精准的。

    因为每一个细节都能对的上。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上空,这是暗示和预警吗?

    那柄剑,什么时候会落下呢?

    他并没有恐惧,也没有畏惧,甚至没有惊慌,但他有遗憾。

    他确信,他还有很多遗憾。

    4月29日19时45分,欧洲冠军杯半决赛首回合在老特拉福德展开角逐。

    在这场比赛的前一天,弗格森就公布了自己的首发大名单。

    这显然有些傲慢,但他有他的用意。

    他不怕输球,他甚至觉得输一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还有次回合,虽然次回合是客场,但他可不在意这个。

    但归根结底,他选择这样做的部分原因的确是卡卡。

    巴西人最近的训练状态很好,他当然配得上首发,但配得上是一回事儿,他也觉得这孩子有点用力过猛了……

    但要离婚的人又不是他,他虽然厌恶卡洛琳的脑残之举,可让人家小夫妻离婚?

    他可没想过。

    在赛前发布会他特意带上了卡卡,果然卡卡也成为了焦点,他几次以这和比赛无关含糊过去,但他发现自己其实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因为这个巴西人没有辜负他带他参加赛前发布会的初衷。

    他少见地回击了媒体关于他婚姻为题的推测,斥责那些为不实报道。

    在球员上场后,他和温格短暂地握了握手。

    他之前怎么说的?

    能三杀阿森纳简直让他怦然心动。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而且这还是曼联和阿森纳第一次在欧冠相遇,他很高兴。

    因为加里今天没有首发,所以亚瑟就是今天的场上队长,和他一起履行队长义务的就是法布雷加斯,他的好友。

    小法抢在主裁询问他们之前笑眯眯地对亚瑟说:“你居然还会烤蛋糕?”

    “……并不会,那是我姐姐的作品。”亚瑟对眼前的这个吃货非常了解,他抢在小法出口之前快速道:“你输了就请你吃饭。”

    “这可真让我为难,还是不吃了,我请你吧。”小法快速道。

    “两位,可以猜了吗?”主裁无语地说。

    亚瑟立刻给了主裁一个歉意的笑容,小法也笑了一下。

    其实猜边大部分的时候还是走个客场,曼联的主场,即使小法赢了,他还是选了球权。

    阿森纳先进攻!

    这场比赛是曼联连续23场欧冠不败,他们自从两个赛季之前输给了卡卡领衔的米兰,就再也没有输过。而让他们的欧冠主场不败,则是21场。

    这场比赛弗格森派出了433的阵容。

    前场三叉戟从左到右分别是c罗、本泽马和胖子。

    中场卡卡、亚瑟和弗莱彻搭档。

    后场伤愈复出的费迪南德得以和维迪奇继续搭档首发,让人惊讶的是右后卫的选择上,弗格森选择了奥谢,而左后卫是埃弗拉。

    阿森纳在曼联的主场则派出了451的阵容,和他们上次交手的时候相同。

    但人员上却有些变化,弗格森在更衣室内重点点名了亚历山大·宋。

    在他和迪亚比、小法搭档中场后,小法这赛季打出了个人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助攻和进球,都接近两双,可谓绝对核心,阿森纳的头牌。

    小法得到解放,亚瑟想,这就是教授为什么只派出了一个前锋阿德巴约。

    因为球权在阿森纳的手上,阿森纳开场并没有进行试探就直接进入了肉搏战,迪亚比接到阿德巴约的回传后直接打曼联的后点。

    开场后他们先冲一波再说!

    自从亚瑟扎根中场之后,温格就觉得曼联更棘手了,因为这小子看上去瘦,其实并不吃亏!

    迪亚比最近状态不错,只要他没有受伤,就是铁打的主力,但迪亚比和小法俩加起来都在亚瑟身上吃过亏,他将希望寄托在了亚历山大·宋的身上。

    但这一开场,他就觉得不太妙。

    卡卡今天很积极,这能理解,但亚瑟今天有些积极的过了头!

    亚历山大·宋的那一脚本来是找阿德巴约,传的稍微有点猛,但亚瑟居然横空杀出,将这个球护住,然后一个马拉多纳过人,就将阿德巴约给丢在了原地。

    难道还指望他反抢吗?

    温格不太懂,亚瑟为什么一开场就这么……激动?

    就他这体力踢中场,顾首不顾尾,要首尾兼顾,只能勉强踢个半场,这也是他如今最大的弱点。

    教授想不明白,但曼联上下,就连装备管理员都知道——

    他想给克里斯蒂亚诺助攻。

    这是克里斯蒂亚诺的欧冠50场,亚瑟希望给男神刷助攻的心情,谁都能理解。

    就是……眼红……

    qaq!

    他们的粑粑,眼里只有男神,没有他们啊!

    克里斯蒂亚诺吃亚瑟的饼已经吃出了经验,并且和亚瑟一起商量了不少套路。

    本泽马也不想在这场比赛跟他抢风头,在接到亚瑟从后场传来的直塞后,明明有个机会,他也传给了克里斯蒂亚诺。

    克里斯蒂亚诺虽然没有甩开西尔维斯特,但这位从曼联这赛季转到阿森纳的左后卫如果能防得住他,弗格森肯定不会放走了。

    图雷补防差了那么一秒,但这不是他的错,因为本泽马刚刚的位置更佳,他没想到他会传球!

    这里得插播一下,这位图雷不是亚亚·图雷,而是亚亚的大哥,科洛。

    这三兄弟和德罗巴一样是科特迪瓦人。

    克里斯蒂亚诺因为时间足够,他还有余力故意搓了一个弧线,球直接飞向球门左上角。

    但让他想不到的是阿森纳的门将阿穆尼亚居然判断对了方向,再加上他追求了角度而没有追求最快的球速,西班牙人居然扑出了这个球,将球按在胸下,没给本泽马补射的机会。

    本泽马也一脸惊呆(?`?Д?′)!!

    他想了想,去安慰了下卷毛,“我也没想到……这都能扑出来……”

    克里斯蒂亚诺摸了摸头发,苦笑。

    “听说卡佩罗来了!这家伙在西班牙一直排不上号,不但有卡西利亚斯那个变态,还有雷纳,就算是第三也轮不到他,还有巴萨那个家伙,他还没有入选过国家队,卡佩罗可能想把他召入英格兰。”胖子捂着嘴巴凑到他们俩中间跟他们报告第一手消息。

    从没入选过国家队的苦逼啊!

    克里斯蒂亚诺立刻不沮丧了。

    谁没见过门将爆发小宇宙的时候啊,这种时候不爆什么时候爆?只是不幸又被他们曼联摊上了呗。

    他看向远处往这边看着的亚瑟和卡卡,冲他们笑了笑。

    只是接下来阿森纳的反攻就让克里斯蒂亚诺理解不能了——

    开挂的门将是能理解,可开挂的小法是怎么回事儿?

    小法的防守其实并不如他的进攻,后腰的位置不是不能踢,但还是前腰让他更自在。

    所以小法今天两次亮相都是一路向前,亚瑟和弗莱彻准备拦截他之前,小法压根没打算突破,他果断地远射了!

    一个无可挑剔的世界波!

    而且还是一个蹭在维迪奇腿上弹射入网的……世界波……

    那个折射直接改变了球的角度,以至于范德萨措不及防,范粑粑就这样被灌了一个。

    维迪奇委屈,他只是想用身体封堵,没想到没堵住还进了一个乌龙啊!

    没错,这球就没算在小法身上。

    塞尔维亚人一点也没想到其实小法也委屈。

    主场球迷谁也没想到这开场不到5分钟,阿森纳就在老特拉福德先下一城。

    亚瑟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正冲他挤眉弄眼的小法,转身先拍了拍维迪奇,“你封堵的没错,只是差了一点点,这不是你的错。”

    维迪奇其实不用小队长安慰,但小队长都这样做了,他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范德萨看向亚瑟,想知道他会对自己说什么,亚瑟道:“艾德温,小心站位,他可能会再来一次。”

    范德萨:“……那小子以为我是纸糊的吗?”

    亚瑟道:“不,是因为我们要做好防守,让他们只能远射碰运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亚瑟的足球相邻的书:绿茵峥嵘[综]病爱为名[综]看脸的妹妹空间之肥女翻身[综]独宠媚后重生星际养娃日常男主他功德无量穿越战国——常磐红叶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临时关系[娱乐圈]她也可以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