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亚瑟的足球 第182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一世执白

强烈推荐:舌尖上的道术不死佣兵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182

    4月19日, 足总杯半决赛, 曼联3-0埃弗顿, 成功进军决赛。

    他们在决赛的对手是希丁克率领的切尔西。

    再一次晋级决赛, 看到了本赛季成就7冠王的可能性, 曼联的球迷乐疯了!

    本来就是在英国最拉仇恨的他们, 肆无忌惮地开始了提前庆祝!

    虽然球迷有些败人品, 可弗格森完全不在意, 他只会告诫自己,要做到最好, 因为不能辜负球迷的期望。

    他当然爱球迷,还有什么比冠军更能体现他的爱呢?

    而且他自己才是最高兴的那个——

    没什么比曼联登顶,让他的对手们四大皆空更让他值得骄傲的了!

    想是这样想, 但老帅却在赛后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 对于七冠王的问题选择了直接含糊过去。

    即使是被记者追着问, 他也仅是不咸不淡地说:“我们现在更专注于眼前的比赛,是的,虽然冠军属于我们,但是记录还在保持……”

    记者们谁想听他老人家讨论什么已经没有任何翻车可能的联赛?我们想知道你怎么看欧冠, 我们想知道你认为阿森纳和巴萨谁会胜出。

    瞧瞧这赛程——

    曼联在接下来的时间,最少要和阿森纳踢两次。

    倘若切尔西干掉了巴萨,曼联又战胜了阿森纳,将英超决战又变成红魔战蓝军, 加上足总杯决赛, 他们要和切尔西踢两次决赛, 这关系到两个比赛的冠军归属。

    当然这样的架设显然会让阿森纳和巴萨的球迷不快。

    我们比赛还没踢,我们就被淘汰了?最后晋级决赛的肯定是我们!

    可弗格森滑不丢手,坚决不上当,记者们只得铩羽而归。

    球员们却欢天喜地,因为爵爷又给放假了!

    不过这次放假,也是有原因的,在经过一个赛季的多线作战,而且还没有冬歇期,弗格森很担心球员因为心理问题而丢失最后2个冠军。

    这对他来说是决不可饶恕的!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他们一直都没有输过球。

    一根绷紧的弓弦,到射出那之名一箭前,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绷断。

    弗格森并不是一定要坚持不败打完这个赛季——

    比起来七冠王的无上荣耀,全胜夺冠就显得无关轻重了。

    而且这样的记录已经足够荣耀!

    他最近甚至巴不得球员赶紧在联赛中输一场……

    但也不知道怎么能回事儿,明明已经是随便派人上场,后防大将轮着休,第三门将都有了首发机会,居然还是没输!

    爵爷也无奈了,趁着这次时间充裕,就将希望寄托在下一轮联赛上了。

    他倒是没有直白地告诉球员,只是提前公布了下一轮的比赛名单,还给2天假期。

    他这等居心除了教练组外没人知道。

    对于这两天假期,球员们欢欢喜喜,不过还是遗憾boss给的不是时候——

    卡卡生日要到了!

    可下个比赛日是在25号!

    如果弗格森将假期给到卡卡生日的当天……也就是22号……

    好吧,他们只是想想而已,想想又不犯法。

    再说巴西人有老婆有孩子,他们又能怎么胡闹,估计又是bbq解决问题。

    卡卡收到了大家的一堆礼物,加里也询问了他是否打算开生日宴会。卡卡歉意地拒绝了队长的好心,“那天还有训练,但卡洛琳会回来,我想和她一起度过。”

    加里也没勉强,卡卡虽然不是不合群,可也不是很合群的人。

    克里斯蒂亚诺曾经还有点爱玩,眼前的这个巴西人被他们的球迷亲切地称之为“假巴西人”,他不想搞生日派对也没什么,估计也不是什么有趣的聚会。

    不过加里刚走,胖子和本泽马就挤眉弄眼地包围了卡卡。

    “里卡多你既然不开宴会,打算怎么过呢?”

    “这两天度假你不会又把儿子丢给亚瑟吧?”

    卡卡双手环抱于胸前,盯着他们两个说:“你们对我的私生活很感兴趣?”

    胖子看着巴西人的眼周因为笑容太过于灿烂而叠起的小褶子,他立刻摆手,“不,卡里姆刚刚听克里斯和亚瑟说的。克里斯要去拍广告,你打算让亚瑟一个人照顾卢卡?真好啊……”

    这胖子是发自肺腑的羡慕。

    卡卡决定给他们解释一下,“原本我没打算直接把孩子丢给亚瑟照顾的,但豪尔赫让我去伦敦拍广告……是的,广告。”

    所以他不是单纯去伦敦找老婆恩恩爱爱的好吗?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葡萄牙卷毛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这两天的假期同样因为商业活动而报销。

    “不过还是美滋滋的去见老婆把小儿子留给了大儿子啊。”

    “没错。”

    两人一唱一和,赶在巴西人生气之前溜了。

    卡卡看着他们的背影有点无奈,等他走到亚瑟身边,就发现他正在发短信,于是越过他,刚想和他的难兄难弟商量一下是不是联合起来给门德斯划一条界线,将商业安排丢到赛季结束后,就看到葡萄牙人一脸的傻笑。

    真!心!傻!爆!了!

    他如果把葡萄牙人这样的照片发上去,这家伙以后也难接广告了。

    卡卡:“你怎么了?”

    还附送了一个“→_→”的眼神。

    “耐克准备做新赛季的宣传,上次我们不是一起拍广告吗?”克里斯蒂亚诺美滋滋地说,他刚刚看的就是耐克发给他的样片。

    “没错,拍得不错,卢卡超级可爱!”亚瑟说,“我也转发了你,不过还不能公开。”

    卡卡立刻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查看,刚刚遁走的两个又回来了。

    “广告?就是卢卡客串的那个?”

    “可惜西里尔没有去。”

    他们凑到卡卡身边看,卡卡将手机放低,和他们一起分享。

    克里斯蒂亚诺看着巴西人傻爸爸的样子,却在心里赞同了胖子——

    这家伙说的对,真可惜,西里尔没有入镜。

    这支广告分了两个版本,一长一短。

    短的那个就是曼城和曼联的小朋友在公园里踢球,亚瑟和卢卡在公园里野餐,然后小朋友们因为不小心将球踢出场外飞向了卢卡,而此时克里斯蒂亚诺横空杀出,一个倒钩将球踢了回去。

    倒钩?

    倒、倒钩?

    卡卡:→_→

    胖子:→_→

    本泽马:→_→

    “你们那什么眼神!”克里斯蒂亚诺气呼呼地看着他们,这一定是因为羡慕,羡慕,羡慕!

    看他那倒钩做的多帅气,多潇洒,多舒展,简直教科书典范,比胖子那个好看多了!

    胖子呵呵了一声,招呼大家:“大家快点过来看,你们的小宝贝亚瑟的第一支广告!”

    洗完澡后一直脚已经探出更衣室的斯科尔斯立刻转身回来,贝克汉姆扔下身体乳就杀了过来。

    亚瑟群发了他们,并且告知只是样片,现在还不能流传出去。

    克里斯蒂亚诺得意地说:“怎么样,亚瑟很上镜吧?”

    镜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他理应在看完加长板后生气的,因为所谓的加长板,其实就是卢卡怎么哒哒哒地在公园里跑来跑去,还把皮球踢给亚瑟让他陪他玩,当然重点还是亚瑟的脸!

    给他的镜头没有比短的那个多多少。

    但他一点也没有不快,因为他看到了在花絮中他、卡卡、亚瑟一起陪着卢卡踢球的模样。

    那是愉快的一天。

    他的快乐从不掩藏,他的喜悦乐于分享,他的得瑟……

    就被群嘲了!

    “虚假宣传!对罗尼来说最保险的还是头球,可惜耐克拍这广告的目的就是卖鞋的。”

    “广告商是粑粑,理解理解。”

    “亚瑟明明已经转过脸看向镜头,感觉下一秒他就能将球解围!”

    “希望不是用头。”

    一直在看着他们讨论的亚瑟,立刻看向吉格斯。

    吉格斯是威尔士人,对亚瑟的抗体一直比较高,但这个所谓的高,也是相对的。

    王老吉被亚瑟盯了才十秒钟不到就举起双手投降:“我错了,我承认错误,毕竟我们亚瑟也是进过头球的,2个呢!和某人可不一样!”

    亚瑟满意地移开了视线。

    克里斯蒂亚诺:……

    哈?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亚瑟冲他抱怨,“亚瑟你居然不信我能进倒钩吗?就算现在我没有进也迟早会有的!”

    亚瑟思考了下,点头道:“有句话是这样的,‘人生没有边界,一切皆有可能’。”

    大家在克里斯蒂亚诺磨牙中爆笑!

    “罗尼,你的足球生涯还很漫长,总会有的!”

    “喝了你家小鸡崽这碗鸡汤,但你如果因为倒钩让我们没了冠军我肯定揍你!”

    克里斯蒂亚诺冲他们比了个中指,拿起亚瑟的狮子包,丢给卡卡一句:“豪尔赫让我跟你说,看在卢卡自己赚的奶粉钱的份上,看在亚瑟给你带孩子的份上,就原谅他吧。”

    大家看向巴西人,卡卡摊手,“我对豪尔赫很好的,真的。”

    他这样温和无害的人,怎么会恐吓自己的经纪人呢?

    “长成你这样,能卖脸为啥不卖?”加里不解地说。

    “没错!你看卷毛就没有不乐意。”吉格斯道。

    “里卡多,虽然你薪水很高,但是多赚点钱挺好的。”贝克汉姆说。

    “……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卡卡苦笑,“我并不是厌恶商业活动,只是自从我兼顾学业之后,如果有点时间也只想留给卢卡。”

    “我想抽点时间陪陪卡洛琳,那些商业活动和行程,可以放到夏天。”卡卡补充。

    大家立刻作鸟兽散,搞了半天人家只是因为当了学霸才有了学业的困扰,他们这些人掺和什么啊!

    有空不如喝喝酒,搞搞bbq,或者赌赌马,陪陪老婆孩子。

    卡卡等大家散开,又看了一次加长板的样片的花絮。

    他很喜欢,他想卢卡也会喜欢。

    不过卢卡赚的奶粉钱……他是不是要给卢卡开个单独的账户呢?

    克里斯蒂亚诺忙于广告,2天的行程被门德斯塞得满满当当,更让他不满的是这让他和亚瑟必须分开住。

    是的,亚瑟带着卢卡和西里尔回家去了。

    其实葡萄牙人知道,他不应该迁怒门德斯,毕竟伊芙有一个简短的假期,他没理由因为人家一家人团聚而不高兴。

    可事实上呢?

    他就是不高兴!尤其是他亲自把人送回去,卢卡、西里尔和亚瑟分别在告别时给他亲亲的时候。

    因为回来的时间有些晚,在和管家确认过卡文迪什夫人已经入睡后,亚瑟并没有打扰夫人,而是在考虑后和西里尔、卢卡一起洗了个澡。

    准确地说,是他和西里尔一起给卢卡洗澡,并且时不时回答西里尔的一些问题,防止卢卡把水中的玩具往嘴巴里塞。

    卢卡是个可爱的孩子,但亚瑟必须得说,他也是个小馋猫,现在正是恨不得把所有能看得到抓得到的东西,全部塞在嘴里的阶段。

    在帮他把头发冲干净后,亚瑟才将他放到泳池内,套上小小的游泳圈,刚转身就看到西里尔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亚瑟对他这样的眼神有些熟悉,这让他轻轻对他招了招手,一边动作轻柔地帮西里尔洗头发,一边时不时地盯着卢卡。

    在看到小家伙吃手手的时候,亚瑟放弃了,低头看向西里尔,“你小时候也很喜欢啃手指,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有印象。”

    亚瑟从不说谎,也不会拿童年时的事情来打趣他,西里尔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只是问出了他一直想知道的问题,“你小时候也会啃手指吗?阿尔。”

    这是对他而言最亲昵的称呼,在被现在的卢卡“道破天机”之前,专属于他。

    他喜欢卢卡,除了他的可爱,或许也源于此。

    “有的,我想这是本能。就像小熊猫长大要吃竹子,而小狮子小时候也要喝奶一样。”

    “我今晚可以和卢卡陪你一起睡吗?我保证他会很乖,我也很乖。”在冲洗头发的时候西里尔说。

    “可以。明天你就能看到伊芙了,会高兴吗?”

    “或许有一些。”西里尔笑了笑,他现在的角度看亚瑟很奇怪,但他很享受。“我会当个好哥哥。”

    这让亚瑟又一次想到了安德烈医生曾告诉他的话。

    他的小绿叶过于依赖他,而疏远了父母。

    他曾经对此无措,想要用更多的东西来弥补,也想给予西里尔更多。

    他为西里尔付出了生命,但这应是“无悔”的选择。

    尤其是当他再次看到只有5岁的西里尔的时候。

    他想:维克多和会原谅我,因为我和他们一样“爱”着西里尔。

    在确认给他冲洗干净后,他俯身亲了亲西里尔的额头,“你当然会,你将卢卡照顾的很好。不过有些遗憾,那并不是一个小公主,但答应我,你会爱他。”

    西里尔对于心目中的小公主变成了一个臭小子有些……有些……

    他委屈地看着亚瑟,但最终还是在看到那双注视着自己的蓝眸时屈服了。

    “我会爱他,会照顾他,就像你对我一样。”西里尔承诺。

    “你真棒。”亚瑟再次摸着他的鬓角,轻轻地亲了亲。

    小卢卡立刻拍了拍浴缸的睡眠,亲亲!他也要亲亲!

    他们笑了,西里尔兴致勃勃地陪他玩了一会儿,亚瑟趁着这个时间将自己打理干净。

    在刮掉并不浓密却和头发一样过于细软的胡子后,亚瑟审视着镜中的自己。

    在今天的更衣室中,大卫被加里嘲笑了,主要是因为他的身体做了局部脱毛。

    安德森补充了一句,他们南美人也喜欢脱毛。

    他的男神很赞同。

    卡卡表示他的毛都长在该长的地方,没有额外的困扰。

    最后大家看向了他。

    他说自己没有脱毛,也没有这方面的困扰,然后他被大家包围了,而且他认为大家的眼神很微妙。

    是嫉妒?

    是羡慕?

    但他没想到,最后加里说,他像个姑娘一样。

    虽然加里被群殴了。

    “阿尔你在想什么?”西里尔看着用完须后水就一直盯着镜子看的舅舅,非常不理解,但这不妨碍他把卢卡放在专门给他加装的位置上,然后帮他擦干净身体。

    “我在想,夏天去东非是不是要美黑。”

    或许,这才是克里斯为什么喜欢美黑的真谛。

    “不要!”西里尔立刻抱着卢卡看向他,他既怕卢卡掉下去,又担心速度太慢亚瑟已经打定了主意。

    “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这不是很好吗?”

    亚瑟沉默。

    毕竟跟自己的晚辈提起自己被队长嘲笑“像个姑娘一样”有些……有些……不妥。

    “你这样挺好的,我想夫人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而且你并不适合美黑啊。安德鲁一直羡慕你没有雀斑,如果被晒出来怎么办?”

    西里尔也不可想象qaq!

    亚瑟继续沉默。

    安德鲁真的没有什么说服力,因为他即使有几个雀斑,也不过是让女士们看到他就称呼他为可爱的小苹果,并且想亲亲他的小脸——

    最少在他10岁之前是这样。

    “我们夏天不是和克里斯一起去非洲吗?我想他也不会赞同的。”西里尔笃定地说。

    他的舅舅,真的不适合美黑,看在那头金发的份上……

    这个话题最终还是告一段落,因为卢卡打了个哈欠。

    亚瑟把卢卡的头发吹干,然后抱着他先出去,

    克拉伦斯为了卢卡,把他和西里尔小时候用过的那张历史悠久的婴儿床推到了房间,就靠在床边。

    留下西里尔吹头发。

    他不太擅长哄卢卡睡觉,但这是个乖孩子,用葡语或者英语唱着摇篮曲他很快就会陷入梦乡。

    “我真怀念这个——”西里尔压低声音笑着爬上床,他凝视着他的舅舅,以及那个在他的臂弯中呼吸匀长,却舍不得将攥着亚瑟睡衣的小手撒开的卢卡,又或者是源于米兰达夫人的摇篮曲,再或者是那一张对这个家族每一位男性成员的意义都格外不同的婴儿床。

    亚瑟只是看了他一眼。

    西里尔的金发有些太长了,这孩子虽然发色更像他和他的父亲,但发量充沛,因为刚刚吹干,现在服服帖帖地在他的胸前,只有发梢才微微打卷儿。

    西里尔其实长相更像他的母亲,以及他的外祖母,在他小时候维克多甚至打趣他:这像是童话里的公主的模样。

    亚瑟当时并未意识到父亲当时的真正目的,只是赞美自己的女儿,其次才是外孙。

    亚瑟小心地将卢卡放到婴儿床里,慢慢地将他的小手一点点掰开,最后往他的手心里塞进去小软毯的一角作为代替,最后他才给了这个孩子轻轻一吻。

    “要写日记吗?”西里尔熟知他的习惯。

    在生活上他不像亚瑟和维克多一致的老派,他喜欢写写画画,但并不会将这当成日常来刷。

    “我在车上已经写好了。”亚瑟想,所以他才在浴室里思考是否要付诸行动。

    他递给西里尔一本他上次没有看完带走的书,这本书就被他放在床畔。

    西里尔接过来,却没有打开,他只是靠在床头上望着亚瑟,“阿尔,你很喜欢宝宝吗?”

    他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克里斯蒂亚诺分享给他的样片,他从未那么深刻地发现他的舅舅是那么温柔。

    但这种温柔,除了自己,似乎也只对宝宝如此。

    在和家人之外的成年人,或是更年长的人面前,哪怕是路德维希、克里斯蒂亚诺还是卡卡,他的舅舅和他们之间有着一层他看得到,但摸不到的隔膜。

    他觉得就是这样的东西,让他没有办法变得“正常”。

    但在孩子的身上却并不是这样。

    “喜欢。”亚瑟毫不犹豫地说,他当然是喜欢孩子的,无论是他的西里尔,还是卢卡,又或者是安德鲁未来的小公主。

    “你是在期待新生命吗?”亚瑟问西里尔,“你在期待他吗?”

    西里尔摇了摇头,他很坦诚地说:“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我希望你快乐。阿尔,你抱着卢卡的时候很温柔,我想你看我的眼神,也是一样的。”

    亚瑟为他的话而惊讶,他没办法不惊讶,因为这是他未想到的。

    他不是第一次照顾卢卡,他们三人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相处,是什么让他说出了这种话呢?

    “我想你不用为这些事情烦恼。”西里尔在他侧脸轻轻一吻,“我想你是个感情健全的人,你只是没有发现而已。它们从来都在,它们也不会离开。”

    亚瑟很难说自己的感受,因为那是惊讶,惊讶,和惊讶。

    他的西里尔是个好孩子,这是理智告诉他的。

    但他的大脑同时告诉他,这并不是一个严谨的结论。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

    这不是安慰,这也不是鼓励,这只是他的孩子眼中的他。

    “我很高兴。”亚瑟说揉了揉他的金发,这或许是他在更衣室沾染的“坏习惯”。

    “我很高兴。”亚瑟强调,“我很高兴我在你眼中是这样的。”

    是温柔。

    是健全。

    他曾希望他能在西里尔成长的道路上成为一个正面的榜样,或许,他做到了。

    “乖乖睡。”他将那本西里尔看不下去的书从他手里抽出来,“明天我亲自准备早餐。”

    “真的吗?”

    “当然。”

    “嗷!克里斯和里卡多损失大了!晚安!=3=”

    “晚安=3=”

    卡文迪什夫人并不喜欢玫瑰,无论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

    但她爱的人喜欢,无论是她的爱人,还是眼前这个值得她爱的人。

    所以她亲自摆弄着刚刚从植物园剪下来的玫瑰花,亲自为它们剪掉尖刺,放入花瓶,最后亲自将花瓶放在餐桌上。

    她的身下有个顽皮的小家伙跑来跑去,炫耀着自己已经能走会跑,还成功解锁了连蹦带跳的技能。

    因为她的伤病而从她在伦敦郊区的古堡送来的爱宠——

    一只维克多强行赠送的喜马拉雅猫。

    当然了,以她的性格,对于爱宠其实也很难有溺爱。

    所以对于小家伙在桌子周围,绕着那只傲慢的小家伙跑来跑去,让它烦不胜烦,她也只当没有看到。

    她喜欢卢卡的活力无限,并且在小家伙冲她喊着“kitty、kitty”的时候,她也是微笑着的。

    西里尔在亲自摆放餐盘,所以他格外小心,因为这些餐具有着亚瑟最喜欢的蓝色彩釉,璀璨华美,损失了一件就凑不成套了。

    但小家伙却欢快地抱住了他的腿,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有些着急地想。

    克拉伦斯亲自从他的手上拿过了餐盘,然后得到了他“感激不尽”的笑容。

    克拉伦斯露出一个恰当的笑容,但并没有吝啬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虽然这不是小少爷应该做的,但比起那些老牌守旧的规矩,是不是夫人现在的笑容,过大的山姆大厅内的氛围,以及卢卡的笑容更重要呢?

    克拉伦斯满足地想:再过两个半月,甚至不用三个月,这座庄园里又要再增添一个新生命了!

    他由衷的感谢造物主。

    当早餐准备好,卡文迪什夫人正要用餐,就见西里尔带着渴望看向她。

    这让夫人微微挑眉。

    西里尔立刻低下头,拿起刀叉。

    先拍照,再发推,最后用餐不是个好习惯。西里尔告诫自己。

    卡文迪什夫人这才满意微笑。

    在早餐后她要适当活动一下,得益于复建良好,她最多被家庭医生允许走到马场,稍事休息,再折返回来。

    这对夫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拒绝了亚瑟的搀扶,“去照看那个小家伙吧。”

    亚瑟没有再坚持,因为她是卡文迪什公爵夫人。

    卡文迪什夫人就那么看着他和西里尔分别牵着卢卡的手,小家伙时不时顽皮地双脚腾空被他们提着胳膊走,然后被亚瑟教育。

    她走的速度很慢,却没有任何急躁。

    从她的方向远远就能看到植物园那些在花季蔚为壮观的紫藤花,她想到被她装点在山姆大厅内的那些。

    伊芙会喜欢。

    伊芙拥抱了自己久违的儿子,她能感受到西里尔的小心翼翼,他似乎极度想和她保持距离,并不是因为随着距离而让他们的感情变得淡漠,只是因为他在呵护她肚中的小生命。

    “您还能练琴吗?”西里尔小心问着母亲。

    如果说伊芙的生命里有什么让他觉得是最重要的,莫过于她的钢琴,或许其次才是他和他的父亲。

    伊芙亲了亲他的脸颊, “当然,不过他没有你乖。”

    这让西里尔好奇,伊芙和他说了一些在怀他时候的趣事,当然,大部分都是亚瑟的。

    那时候的亚瑟只有六岁,他读了很多关于如何照顾孕妇的书籍,还有部分是产后以及如何教育幼儿的,然后他照本宣科,闹出了许多笑话。

    亚瑟任由姐姐跟儿子分享着自己的笑料,自己的视线很少从卢卡身上离开。

    这小家伙是真的喜欢那只高冷的猫,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亚瑟一直和卢卡保持着足够近的距离,因为他得确认卢卡不会挨上一记猫猫拳。

    伊芙和儿子分享了几则之后就看向亚瑟。

    让她突然决定回到曼彻斯特的原因,只是一场梦。

    她在梦中哭着醒来,如果不是有一些必须处理交接的事务,她会以最快的速度搭上飞机,飞到柴郡,飞到她的亚瑟身边。

    亚瑟看到姐姐的目光,刚要回她一个笑容,就看到那只高傲的喜马拉雅猫终于按耐不住被熊孩子折腾出来的怒火,它一个飞跃,跳到了亚瑟的肩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屁孩。

    卢卡的大眼睛看上去睁地更大了,然后喊着“阿尔、阿尔”,猫猫在阿尔的肩膀上,阿尔的就是他的!

    他要猫猫!

    比起儿子在韦尔斯利家族世代传承的庄园内呼风唤雨,招猫“骑”马,卡卡在伦敦度过了一天水深火热的生活。

    养家糊口不易啊,虽然被誉为是“假巴西人”,但其实和任何巴西人一样,同样追逐快乐与舒适区的卡卡揉了揉自己差点笑僵的脸。

    因为怕被怼,又或者得到其他的“特殊待遇”,今天陪同卡卡一起上工的是门德斯的助理。

    卡卡和他约定好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就打车到了预定的餐厅,卡洛琳在等他。

    约会当然是开心的,也是他今天期盼的,在用餐中途他接到了亚瑟发来的邮件,里面既有小视频,又有照片,还将昨晚到发邮件之前,卢卡的作息,吃的食物,以及做的趣事全部跟他分享。

    等他看完之后就发现卡洛琳放下了刀叉,手里拿着酒杯,一手托腮看着他。

    完蛋了!忘记第一时间分享了!

    求生欲让卡卡立刻将手机递了过去,“是亚瑟的邮件,他在告诉我们卢卡都做了什么,我想他肯定不会想念我。”

    “或许也不会想念我。”卡洛琳说。

    “不,夏天马上就要来临,我们很快就能在一起去度假。呃,或许还有一些商业行程,豪尔赫的确很难让人拒绝他。”

    这让卡洛琳挑了挑眉,“我记得你夏天还要踢联合会杯?”

    “是的,联合会杯,各个州的冠军之间的比赛,这是南非世界杯的语言……”一提到夏天的联合会杯,为此已经摩拳擦掌的卡卡立刻滔滔不绝。

    “那么,夏天我们还有时间在一起吗?”卡洛琳继续挑着眉毛,她觉得这是个契机。

    她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对卡卡最感兴趣的两支球队都是曼彻斯特的,哦,或许还有马德里的。

    米兰很好,她有朋友,有生活,有学业,也有不少设计师可以打交道学习,如果不是太早选择了婚姻,或许她也可以考虑她的模特生涯。

    但既然选择了婚姻,却要一直两地分居让她觉得太奇怪了!

    她还被迫和她的孩子分开,她的卢卡现在还在吃奶粉!

    “当然。联合会杯一共只有几场比赛踢,按照以往的经验来推算,大约只占用半个月的时间。”卡卡笑着解释,他想告诉卡洛琳他们的卢卡的奶粉钱,这是个好机会,那支样片他保留到了现在,这是个惊喜,不是吗?

    卡洛琳垂眸,她思考了下才看向卡卡,“所以联合会杯、商业行程,我们还有时间相处吗?”

    卡卡终于感受到了她直白宣泄的不满,这让他也放下了手机,“卡洛儿,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我们不应该分开,不是吗?我不要求你一定考虑马德里,如果你适应英国,或许伦敦的俱乐部也不错?”

    “那一个俱乐部呢?”卡卡冷静地问,“你要知道,卡洛儿,能买得起我的球队,在伦敦只有一支。”

    他去加盟切尔西?

    他又不是疯了!

    他甚至庆幸门德斯为他预定的餐厅虽然具有巨高的人气,但他还是成功地为他定了一个足够隐蔽的位置。

    他们极有可能和切尔西踢两场决赛!

    两场!决赛!

    卡洛琳反问道:“如果不是切尔西,或者阿森纳?里卡多,我只是厌倦了和你分开,你知道我爱你,我也爱卢卡,但我们总是在分开。”

    这样的摊牌让卡卡觉得谈话没办法继续了,他们必须离开,也必须冷静下来,这里并不适合讨论这样的话题,“我们先离开吧,卡洛儿,我们回去再说。”

    “回到哪里?我租的公寓?那都不是一个家,我们明明有一个家庭!”卡洛琳不满道。

    她是慎重考虑过的,因为曼联卡卡和父亲都闹僵了,直到冬天圣诞节的时候才稍微缓和了气氛。

    但博斯克没有彻底放下心结,尤其是他至今都和卡卡对于职业规划有着不同的看法。

    卡卡说他依然优秀,博斯克当然深信这点,他的儿子是最好的。

    但随着小罗在米兰的发挥只能说普普通通,巴西的队长和10号球衣已经是卡卡的囊中之物。

    在如今巨星凋零的桑巴军团,卡卡是毫无疑问的头牌,而他身为头牌的儿子,居然选择了曼联?

    结果呢?

    结果是他什么荣誉都得不到!他几乎和个人荣誉彻底无缘了!

    卡洛琳的想法让和博斯克不同,但她能理解博斯克的意思,这个道理她的明白的,她觉得博斯克的想法并没有错。

    亚瑟很好,真的很好,她很感谢她帮忙照顾卢卡,但她个人很不喜欢她的丈夫和别人组成“一家三口”,并且让她被人调侃。

    她当然知道卡卡不是那样的人,c罗和亚瑟也不是,可她还是不舒服。

    伊芙·韦尔斯利也是个十分高傲的人,其实她很难理解自己的丈夫会和亚瑟的关系那么好,好到被媒体几度调侃。

    当然,她其实也不喜欢伦敦,但不想再度放弃学业,而且她现在已经积蓄了一些人脉……

    “卡洛儿,我们先离开再说。”卡卡起身道。

    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刚刚看到有闪光一闪而过,是偷拍。

    卡洛琳正要说话,却看到了卡卡严肃的表情,她想了想还是拿了包和他一起喊了服务生结算离开。

    两人一起离开后,临近的一个餐桌上的人走近他们的桌子,在服务生收拾餐桌盘前,看似不经意地拿走了卡卡遗忘在餐桌上的手机。

    卡卡在卡洛琳的车内和她进行了一番“辩论”。

    他想那只能用“辩论”来形容,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贴切了。

    两人到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他们最后决定冷静一下,卡卡谢绝了卡卡送他回酒店的提议,刚想拿手机打电话给助理,就发现手机消!失!了!

    当他们回到餐厅找寻,因为是名人,餐厅调取了监控,最后的结果让卡卡第一时间联系门德斯。

    “……你逗我?吵架,转会,偷拍,手机被人顺走?”门德斯惊呆了!

    他以为这是个非常非常非常省心的客户,如果不是对广告不是特别有兴趣,他肯定会给卡卡贴上一张完美无瑕的标签。

    然而就是这样完美无瑕的客户也会跟老婆吵架?

    门德斯现在甚至没有勇气刷开新闻,他想现在可能就有关系不错的媒体在试图打他的电话,这让他深吸了一口气,考验他的时刻到了!

    “……给弗格森爵士打电话吧,或者把你这个号码转给他?”虽然肯定会打扰到他的睡眠,但是这种还是早早告诉那位比较好,毕竟弗格森最恨的就是这种事儿!

    没看维多利亚自从贝克汉姆重回曼联之后,几乎从没出席过任何队内庆祝宴会,甚至很少没陪孩子一起去看过球赛吗?

    卡卡看了一眼面色不太好看的卡洛琳,他深吸一口气,“不用了,我记得boss的号码,我……我自己联系他吧。”

    “不,我来吧。”门德斯叹口气,这个时候卡卡送上去,无疑是送到了枪口上,等着弗格森的火焰喷发吧。

    “等消息!”门德斯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卡卡等待了5分钟。

    他有些歉意,弗格森的年纪大了,老人年纪大了就容易睡眠不好,门德斯吵醒了弗格森也等于吵醒了凯茜夫人……

    这让他有些走神,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卡洛琳的不快。

    “卡洛儿?”

    “里卡多,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告诉弗格森,这肯定就是一件大事——”

    卡洛琳几乎想到弗格森可能会跟记者说,“给我三颗子弹”。

    她肯定会红遍曼联覆盖的所有地方,她紧随维多利亚,成为弗格森最憎恨的女人。

    “但boss肯定会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卡卡说。

    “为什么这么肯定呢?对方如果只是求财呢?我们可以买下照片,或者就干脆——”卡洛琳闭上了嘴巴,她该说的已经都说完了,甚至说的有点过了。

    她突然想到。

    这也让卡卡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妻子卡洛琳,是真的不喜欢他留在曼联。

    那么,是为什么呢?

    他想到了上次卡洛琳说漏嘴的事。

    毫无疑问呢,又是皇马的人在她面前说了什么,或许还有切尔西?

    但为什么每次卡洛琳都会被煽动呢?卡卡皱眉,答案距离他那么近,但他却不敢看上一眼。

    “窃听门,卡洛儿,这是英国,不是米兰,这样的消息,对方如果想求财已经第一时间打给你了,不是吗?或者豪尔赫也应该得到消息了,毕竟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卡卡最后说道。

    他说完捂住了脸,“我们马上就要和阿森纳踢半决赛,两回合之后,我们就会进军决赛,我们不应该在这样的时候爆出来消息。”

    “亚瑟呢?”卡洛琳突然说道,“韦尔斯利家族在这里根深蒂固,如果是《太阳报》的人,或许他可以让默多克压下来——”

    她越说眼睛越亮,在英伦三岛,这个家族的影响力超出想象!

    卡卡却沉默,他沉默到卡洛琳不快,甚至是有些愤怒,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和亚瑟的关系很好?那可是他的“长子”!

    “卡洛琳。”卡卡更改了称呼,他那双总是流淌着蜜糖的眼睛里带着苦涩,“我刚刚说了,窃听门,王室都会被监听,你以为他们会因为韦尔斯利家族放弃?而且亚瑟不喜欢新闻集团,他们讨论过。”

    亚瑟当然不会喜欢这样的一家传媒巨鳄。

    卡洛琳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他,他们彼此看着对方,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觉得对方好似和自己不是身处于同一个世界。

    在5分钟后,他手里攥紧的女士手机终于响了,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电话。

    来自他的boss,梦剧场唯一的国王,弗格森爵士。

    “不要接!”卡洛琳尖锐道,“里卡多,你真的那么喜欢曼联吗?”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离开难道不也是一种选择吗?

    卡卡眼神晦涩地看向她,缓缓地说,“决赛,卡洛琳,还有2场决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亚瑟的足球相邻的书:绿茵峥嵘[综]病爱为名[综]看脸的妹妹空间之肥女翻身[综]独宠媚后重生星际养娃日常男主他功德无量穿越战国——常磐红叶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临时关系[娱乐圈]她也可以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