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番外一: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68章 番外一: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农家乐山村名医女配不掺和(快穿)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三国之召唤时代     颜君陶和容兮遂就这样飞升大荒了。

    颜君陶对此是既意外, 又……正常。对比他之前经过过的种种奇奇怪怪涨修为的方式,这次因为拯救世界而飞升大荒,简直是最合情又合理的一次了。

    唯一不正常的大概是颜君陶不是一个人飞升的,还顺带手的带上了容兮遂一起。

    大道对此有多不开心, 从大荒难得一见的阴雨天就能看出来。以往任何一个圣人飞升, 不管他们能不能走过最后一关, 在最初的迎接仪式里,等待他们的无不都是万丈光芒、瑞气千条,在晴空万里中成为世界的焦点,百鸟争鸣、梵音阵阵,每走出的一步大道都恨不能给对方洒下各种各样奇花异草, 以显示圣人的尊贵地位。

    颜君陶经历过一次,所以特别有话语权, 那简直是他人生里最梦幻的一次, 所有景色和来迎接他的圣人都像是被打上了不知道多少层的柔光, 色调也被调成了明亮又轻快的样子,在一呼一吸间, 仿佛连空气都是甜的。

    而这一回顶着救世的大功德,和容兮遂一起飞升, 等待颜君陶却是阴雨连绵,乌云笼罩。颜君陶甚至怀疑从容兮遂的后背升起的圣光不是本来的金黄色,而是绿色。

    笔耕辍自然是早早的就已经等在了那里, 小山一样的身材, 也掩不住他对见到弟弟的期待。

    等看到容兮遂和颜君陶联袂飞来时, 笔耕辍本来准备好的千回百转的相思之情,都忍不住被其他奇怪的想法插队,直接开口问道:“……容兮遂这修的是什么植物系的大道吗?”

    为什么这么翠绿翠绿的?

    颜君陶和容兮遂现在是圣人,一念便可知过去、现在和未来,几乎是在笔耕辍这么形容之后,就跟着一起联想到了一句歌词:爱是一道光,绿道你发慌。

    说大道这不是故意都不可能。

    “我们修的是先天阴阳大道。”颜君陶主动回答了笔耕辍,想把话题从容兮遂头顶上挥之不去的绿色里转移出来。

    笔耕辍的脑洞一如既往的大,虽然颜君陶没有明说,他也很快就明白了大道看容兮遂不爽又怎么都弄不死他的现状,很配合的和颜君陶说起了其他事情:“阴阳大道啊,这个不好修。多少人都走过,却没有一个成功的,你拿到道果了吗?”

    每个人成圣的经历都不一样,夺取道果的过程自然也不太一样,笔耕辍比较怕的是颜君陶还不懂这些,只以为飞升大荒就万事大吉。尽可能在给他弟开小灶。

    颜君陶运转圣力,转而内视,正看到了自己圣台上的道果,黑白相间,圣力浓郁,金色的法则几乎具现化成了文字符箓,环绕于道果周围。总之,与颜君陶上辈子看到的道果很是不同。

    上辈子颜君陶虽然走的也是阴阳之道,但他的道果却是纯白色的,仿佛只有半个的模样。当时颜君陶就是有些困惑的,这白果子可一点都没有阴阳之道的感觉。但圣人可以知道世间一切的常识又在告诉他,这果子确实是他的,他也就没再去深究。

    直至这辈子颜君陶才真正见到了什么是阴阳道果。

    上辈子另外一半黑色的道果在哪里也不言而喻了,它跟着容兮遂一起下界,始终沉睡在容兮遂的身体里。容兮遂没有办法回到大荒,它也就如宝珠蒙尘,一直一直的沉寂了下去。

    容兮遂也看到了自己的道果,与颜君陶一模一样。

    颜君陶手腕一转,就把道果投影到了手上,展示给笔耕辍看:“直接就有了。”

    好像它天生就属于他,不需要与谁争斗。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笔耕辍已经发现了,圣人也不是什么都能够知道的,至少涉及到了大道那个层次的事情,他们就还是不知道。他飞升的时候,所有的前辈都告诉他,准备好一起去死吧,他们没有几万年可活了。

    而事实好像也确实是如此的,无论他怎么推演盘算,他们的前路也是一片浓到散不开的黑暗。

    直至前不久,大道突然就降下了无数的救世功德,直穿大荒而过,蔓到了上界仙国。圣人们不知道世界怎么就要毁灭了,也不知道世界怎么就被拯救了。反正莫名其妙的就这样经历了一场危机。

    说真的,这让其他圣人的面子多少都有点挂不住。

    他们可是圣人啊,无不都是经历了三灾九难才走到今天的圣人。虽然说在一直没能推演出世界的未来,可从他们内心深处来讲,他们其实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救世主。因为这就是他们一路走来的经验之谈。

    从人类到修者到仙人再到圣人,每一步他们都印证了自己天选之人的独特地位,他们排除万难,走到今天。

    再一次遇到危机,等待他们去解决,不是一件显得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结果……这个故事里好像并没有他们什么事情,连脑洞最大的笔耕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暗戳戳的想过,是不是他拯救了世界,就能够找回勾陈。

    “啊!勾陈大哥,我看到他了,他就在上界仙国,我们只要找到回去的办法,你们就可以团圆了。”颜君陶把他知道的全部告诉了笔耕辍。

    “!!!”

    于是,笔耕辍就忙着去捣鼓怎么连通大荒和上界仙国了。

    留下了颜君陶和容兮遂在原地,赶在正式迈入大荒、去面对更多的前辈之前,他们有一些事情需要先两人独处说清楚。

    好比颜君陶是重生的这件事。

    “我还是很高兴,你能告诉我。”容兮遂也已经有了重生前的记忆,“我也有一些上辈子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我们在这里说安全吗?”颜君陶打断了容兮遂。他有点担心,毕竟容兮遂代表的可是过去的三千混沌魔神。

    “我现在是大道的一部分了。”容兮遂身体力行的给颜君陶证明了他已经解禁了,再不用受到大道的威胁,准确的说,有了在异界的回馈,他现在和大道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这样相处下去,“除非大道想搞死自己,否则我就是安全的。”

    这其实才是当年容兮遂或者说是混沌三千魔神的目的,他们不是要在大道之下苟延残喘,而是打着既然打不过这个新法则,那不如就和对方融合了,一起掌管这片天地的主意。就像是君风邀请容兮遂留下,和他一起掌管异界一样。虽然他们各自只能得到一半力量,但至少他们都算活着。

    这种融合的机会只有一次,也只能在开天辟地之初进行。

    但作为法则本身都是很霸道的,在自己处于上风,可以彻底吞噬对方壮大自己的时候,没有法则会选择融合。大道也不例外。

    混沌三千魔神就只能积极自救了,大部分魔神都死了,少数活下来的都是把自己隐藏在了大道三千中的那些。

    容兮遂要更加厉害一点,他直接在大道演化出一线生机时,窃取了一半的阴阳道果,并剥夺了所有魔神的记忆,把他们连同自己一起打到下界,去过着没有记忆的消停日子。

    阴阳道果和其他大道不同,从名字里就能看出来,它不是单一的道,而是正反矛盾之道。这世间几乎没有人可以再修成阴阳道果,一是因为它蕴含的道太过匪夷,而也是因为早在诞生之初,它就已经不完整了。

    直至容兮遂遇到了颜君陶,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般。

    这个本不应该诞生、只是因为种种巧合,寄托了心心小师叔、巨鲸的祝福等世间罕见的极珍,又依托于大道给萧渐任开的生育挂,才有机会活下来的存在,注定了要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有了容兮遂,颜君陶的阴阳大道才会走的特别容易。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有我们可以让彼此完整。”他们彼此却了谁,从理论上来说,都不能算是完整的道。也因此,在所有的圣人只能算到笔耕辍是在世界末日之前最后一个圣人的时候,颜君陶还是顽强飞升了。

    虽然只飞升了一年,大荒就崩塌了。

    容兮遂利用他和颜君陶之间的道果牵连,冒天下之大不韪,逆转时空,送颜君陶回到过去。他当时其实并不能确定颜君陶可不可以拯救世界,他只是想让颜君陶再多活一段时间而已。

    能多活多久算多久。

    但大概颜君陶的出生本身就是一件在不可能中诞生的可能,他重生之后也确确实实完成了不可能的可能。

    “所以,我不是三千大道,就只是个普通人。”

    “一个可以让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只属于我的普通人。”容兮遂不得不强调了一下自己的所属权,“当然,我也属于你。我有时候会忍不住觉得,我挣扎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等到你,而你……”

    就是为了我而诞生的。

    “所有恋爱中的人都觉得彼此是特别的。”笔耕辍重新回来了,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圣人就是可以这么有效率,“但残酷的事实是,没有对方,你们也有可能爱上别人。”

    “不可能。”这话不是容兮遂反驳的,而是颜君陶。

    笔耕辍一愣:“恩?”

    “没有容兮遂,我不会爱上任何人。”重生前的一切作证。如果不爱上容兮遂,那颜君陶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容兮遂对于颜君陶来说,是最特别的。

    “你对于我来说也是最特别的。”容兮遂的眼睛里写满了深情。

    “行了,别秀了。”笔耕辍一直不算特别喜欢容兮遂,现在也不喜欢,他和颜君陶所有的哥哥们态度是一样的,“我们大概都受到大道影响,真的不是故意针对容兮遂。”

    容兮遂怒视笔耕辍,你特么又不是什么三千大道,大道怎么影响你?笔耕辍这根本是完全没有诚意的敷衍解释!

    笔耕辍耸肩,反正只要颜君陶相信就好。

    “好了,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们呢。”笔耕辍带着颜君陶和容兮遂走到了一道大门之前,“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你。”

    大荒的圣人已经整装在等待了。

    在推开门的刹那,笔耕辍在一片金光里笑着对颜君陶道:“欢迎来到大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