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最后一条咸鱼翻了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67章 最后一条咸鱼翻了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     最终, 陶清音还是死了。

    干脆利索,手法娴熟, 杀人者收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在笑着。他俯身,礼貌的对颜夫人说:“抱歉,夫人,我做了多余的事情。但有些脏事,我还是坚持应该由我来干。”

    颜夫人其实也在到底该不该杀了陶清音之间犹豫。

    从一个心狠手辣的魔修角度来说, 她确实是想要杀了陶清音的, 一是因为陶清音已经狠毒了她, 坚信她就是害了自己毁容的人,未免给未来找麻烦, 颜夫人自然是该斩草除根的;二也是她不想看着她曾经那么深爱的人如此恨她,既然要恨, 那就去下面恨吧,她的爱就是这么可怕。

    但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 已经修身养性很多年, 顶多只是寻常爱挑起一点后院之争的颜夫人, 并不想在颜君陶和君风面前杀人。

    最终,由道主为颜夫人解决了这个烦恼, 他只是抬抬手, 整个世界就安静了。

    颜夫人也不知道看到陶清音就这样消失在她眼前的时候, 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开心,悲伤,总之是五味陈杂吧。留到最后的,是如释重负。有些爱情真的太苦了,幸好,爱情并不是她生命里的全部,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她也不是一个好人,从来都不是。

    颜夫人对道主道了谢,又忍不住在哄君风的间隙问了句:“你就不怕我从此讨厌你,再不想看到你这张脸吗?”

    毕竟陶清音可是她唯一爱过的人。

    “夫人值得我去冒这个险。”道主很会说话,他正在争取和颜君陶的家人达成谅解,为他过往对颜君陶做过的那些事情,“而且,如果您真的讨厌我这张脸,请答应我,连着我的双生弟弟一起讨厌,好吗?”

    反正不管怎么样,道主替颜夫人杀了陶清音的这买卖,都是稳赚不赔的。

    本来情绪还有点低落的颜夫人,就这样被逗笑了,这对兄弟可真有趣。

    颜君陶一行人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在烧了陶清音和萧渐任的尸身后,就尽快赶往了颜君陶所指示的秘地,彻底帮助君风隔绝了来自大道的天雷。

    在没有了天雷的恐吓之后,君风的情况却并没有好转,还是皮肤通红,额头滚烫,哭声阵阵,没有一点减少的打算。

    颜夫人只能继续抱着君风来回在秘地里踱步,想让这小家伙稍微好受一点。

    但那也毫无卵用。

    君风的难受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而有经验人的差不多也已经明白君风这是怎么了——他在进化,或者说他在觉醒。伴随着君风额头上红色花骨朵的盛开,所有人都只剩下了屏息凝神的等待,或好或坏,命运总会给出最后的交待。

    “你觉得君风有没有可能是……”容兮遂拿出了很多把椅子,给在场的人分坐,但他偏偏没有自己的椅子,非要和颜君陶挤在一起,腿挨着腿,手握着手,小声的耳鬓厮磨。

    颜君陶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他不觉得是才会比较奇怪吧?

    提示已经十分明显了:

    君风很可能才是真正的第三类法则的附身人类。

    又或者这么说,法则可以有很多,一如混沌三千神魔,也许第三类法则也是这般的狡兔三窟。万法仙尊并不是惟一的鸡蛋,还有其他附身的第三类法则正在慢慢的积蓄着能量。

    至于君风到底是怎么和颜君陶以及颜夫人产生的关系,颜君陶比较倾向于君风就是颜夫人的亲戚,在这点上第三类法则也没有办法欺骗大道。君风既是颜夫人亲戚家的孩子,也是刚刚诞生的法则。

    以前有万法仙尊顶在前面,没有人能够发现君风的异常。万法仙尊为了以防万一,就提前把君风送到了颜君陶的身边。

    但是如今万法仙尊被容兮遂杀了,君风又太小,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力量,没了万法仙尊帮他牵制,或者是他本就到了该觉醒能量的时候,总之,大道发现了君风的存在,这才誓要劈死君风,不死不休。

    “哪怕我们躲到这里,大道也不会善罢甘休。”容兮遂冷静的分析道。

    以大道对新法则的执着,它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给君风成长的空间,而既然它进入不了龙族的秘地,那么它势必是要换一种方式的。

    类似于……

    破坏了这里,或者把谁送进来。

    “你猜会是谁?”颜君陶问。

    然后,颜君陶就和容兮遂异口同声道:“天帝!”

    能够抗衡他们的也就是天帝了,而天帝里面最有可能打头阵的……都不用细想,他们就已经有了答案,东方女帝。

    颜君陶看了眼他已经收起的空间戒指,那里面正放着萧渐任的尸体,东方女帝有多爱萧渐任这个渣男是有目共睹的。颜君陶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容兮遂嗤笑:“一个天帝而已,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道主在那边已经帮颜君陶把该科普的都科普过了,颜夫人抱孩子的手差点一抖,她这哪里抱的是孩子,是一个宇宙啊。当然,小宇宙现在还难受着呢,一边难受,一边还不忘嗷嗷张嘴撒娇。直至被塞了一个牛奶味的小零食,这才消停了下来。但也只能颜夫人抱着,谁敢动他,他就敢哭死给谁看。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个法则。”

    君风真的太小了,他们不可能也没有那个条件在这里躲到君风长大,等他明白事了。颜夫人还有点担心在海岛上的颜家人以及赵掌门等人,他们要是被牵连那就真的是飞来横祸了。

    总之,他们必须要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了。

    颜君陶弱弱的举手:“我是不是忘记说了,我之前就有过一个不成熟的有关于解决法则共存的设想。”

    全场:“???”你这是怎么忘的?心也是真大啊!不对,你怎么解决这种事情?

    “咳,还记得我们在下界遇到的那个末日异界侵略的事件吗?”颜君陶的脑洞自然也不是无中生有,是从过往的经验里联想出来的。

    但除了医师临以外,全场几乎都是一脸茫然,什么什么???

    这些人不是当时并不在下界,就是哪怕在下界也不知道颜君陶经历过什么的,好比颜夫人。她是真的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她儿子还经历了这么糟心的事情,根本不敢深想,若不是儿子和儿婿武力值高一点,结果会怎么样。

    “你怎么不和我说啊。”颜夫人急的都快哭了,亏她还以为她在下界的时候已经尽可能的给了颜君陶最好的成长环境,还为此自得过。

    君风和颜夫人两位一体,看见颜夫人哭,他就哭的更厉害了。

    “我就是不想你担心才没有告诉你的。”颜君陶也有点慌,他什么都不怕,就怕他妈哭,手忙脚乱的解释,“那对于我来说真的只是小事。就像我总不能把每一次在天衍宗摔倒的事情都告诉你,对吧?”

    “你在天衍宗还摔过跤?!!!”颜夫人哭的更厉害了,“给我看看,膝盖出血了吗?”

    颜君陶:我膝盖要是现在还出血,那当年就不是摔跤,而是被谁暗算了吧?

    总之,和护崽心切的母亲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

    颜君陶唯一能够止住颜夫人哭的办法,就是尽快把他的计划简单说一下:“我的意思是,那个异界末日了,不就说明那里已经是末法时代,法则失序了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借此打开通道,把新生的法则送去那里。”

    反正新生的法则总是要建立在打破旧法则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自己的世界的。那虽然是一个很小的世界,但只要新法则努力,早晚会变成一个大宇宙的。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不是他们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而是他们在考虑,万法仙尊苦苦琢磨了这么多年,到底是有多眼瞎,才没有发现这条捷径的。

    “唔,大概是上下界分开了?”颜君陶能够想到的就是这点。说真的,要不是他这辈子突然转变了想法,从宅在洞府里到非要出去看看,他也不会知道发生在异界的事。在上界仙国生活的仙们大概也是如此,眼界太高了,很难相信真正的生机也许只会诞生在渺小之地。

    上下界隔绝之后就更是如此了,下界的一小部分遭受异界的攻占,那也只是最近千百年内的事情。

    “那我们怎么去哪个世界呢?”医师临开口。就他猜测,那些异界灵魂应该已经被容兮遂收拾的差不多了。

    “这个秘地就是关键。”颜君陶再一次指了指这里,其实要不是万法仙尊自己骚操作作死,颜君陶已经准备把他知道的秘地告诉万法仙尊了。

    祖龙当年真的不是在造反,就是在准备逃跑。

    这个秘地不仅能够抵挡大道天雷,还一直珍藏着一件不知名的开天之物。上辈子的颜君陶在一开始接触到那东西的时候,甚至没办法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直至飞升成圣后才给自己解开了这个困惑,它是开天之物,身上沾染着开天功德。

    颜君陶当年仅仅有幸和这样的神物待了三天三夜,就对他感悟成圣有了莫大的帮助。而对方身上那对于别人来说磅礴如海的力量,对于它自己来说却只是浅水一杯,根本不足以让它发挥出自己的千分之一的力量。积攒储存了这么多年,它能够做的也不过是进行一次确定的坐标传送,可以跨维度把任何人传送到任何地方,然后再把对方传送回来。

    也不知道这矛盾的鸡肋设定是怎么回事,但这大概也是龙族当年还是没能躲过一劫的原因。首先,他们找不到逃离大道管辖的坐标,其次,他们走了还是会被传送回来。

    在这点上,君风就比较不一样了。

    理论上,君风是可以自由在人类和法则之间转变的;只要走的时候以人类的身体,去了异界变成法则,这开天之物就会因为分辨不出而没有办法把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体带回来了。而且,以防万一,还有容兮遂作为搭配。

    容兮遂自告奋勇,可以送君风去异界,然后他再回来:“若一定要两个人类回来,我就现分一个婴儿的自己出来。”

    所有人:可以随便分割自己真是了不起哦。

    在研究出了可行计划后,容兮遂当下就准备送君风走了。毕竟哪怕他们不怕天帝被大道送进来找茬,他们也会嫌麻烦,怕横生枝节。最重要的是,君风这个难受的样子,说不定等它恢复了法则本身,自由自在的就会不治而愈了呢。毕竟只听说过人类精怪生病,没听过大道生病,不是吗?

    事不宜迟,未免夜长梦多,颜君陶几乎是在所有人殷切的目光中,按照他记忆里做的那样,化身小龙人状态,对着看上去空无一物的秘地滴了自己的鲜血。只一滴,就让容兮遂心疼的不行,若不是祖龙已死,他大概会很想要和对方理论理论。

    一阵很传统的地动山摇之后,平平无奇的土地上就破土而出了一根藤蔓,越长越高,直至盘踞了整个半封闭的洞穴秘地。

    一道仿佛从亘古而来的声音,这才响彻了整个空间:“汝意为何?”

    颜君陶努力按照自己上辈子的遭遇走了一遍流程,气若游丝,有气无力道:“救我。”

    绿色的藤蔓顿时发出了犹如翡翠一般的绿光,照亮了颜君陶演戏演全套而特别扮出来的惨白的脸。然后,在藤蔓的顶端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了一个硕大的仿佛可以保住一个人的花骨朵。仔细看就会发现,那花骨朵与君风额头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红色的花骨朵越长越大,直至如累累硕果般低垂了下来,一点点的靠近了颜君陶,还带来了说不上的植物清香。

    “与吾念。”声音再一次响起,“振我龙族,”

    “振我龙族。”颜君陶一字一顿的跟着念了起来,当年他也跟着念过这么一遭,当时还奇怪过,龙族哪里来的底气可以只靠那么一件不知名的东西就能够重振。

    “薪火永传!”

    “薪火永传。”

    随着这一道仿佛带着誓言的约束又或者是力量的声音,颜君陶头顶的花朵突然炸开,粘稠的汁水四溅开来,所有提前得到颜君陶提醒的人都已经给自己身上施好了仙术,并没有被淋到。他们只清晰的看到,那朵一生只盛开一次,一次只盛开刹那的无名之花里,诞生了一件莫名就让人屏住了呼吸的物件。

    你觉得它是什么模样,它就是什么模样。

    又或者说,这件开天之物本身是没有模样的,它可以是盘古手中的开天之斧,也可以是三清诞生时的创世之莲,它千遍万换,却也从未改变。

    在颜君陶眼中,这开天之物就是一道古香古色的木门,甚至和他在老家邹屠颜家大宅的那道门有点像。增幅天寿的镂空雕刻,有益于孩子成长的神木而制,甚至在边角还有一道道划痕,记录下了颜君陶在离开颜家之前每一个月的身高成长。

    推开门,就是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了。

    颜君陶上辈子看到这道门……差点被气的想骂街。因为他当时的模样真的是狼狈异常,不死也要脱层皮,他需要的是紧急的救治,而不是一道毫无意义的门。哪怕这门再牛逼,他也看不上。

    但如今颜君陶很想说,是他当年有眼不识泰山了。

    这开天之物不是一次性的物品,毕竟盘古当年就用过,如今又被祖龙暗搓搓的种在了这样隐蔽的地方,想着日后给子孙后代留一线生机,自然不可能一次就用完。送走君风,完全不影响龙族日后有朝一日来取走这份老祖宗留下的机缘。虽然这么多年了,龙族始终没能找到解决办法。

    “我会快去快回。”容兮遂从颜夫人手中果断的接过了君风,对颜君陶做了简短的告别。他不得不简短,因为君风在他怀里已经快要哭的晕厥过去了。最重要的是长痛不如短痛,他继续再待下去,颜夫人就更舍不得送走君风了。

    哪怕明知道送走君风,才是对君风最好的事情。

    但颜君陶相信,不管颜夫人的眼中有多少难过,也不管容兮遂在这里耽误多少时间,颜夫人都是不会后悔把君风抢回自己怀里的。

    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又狠心的人。

    她现在的模样和当年送颜君陶飞升时一模一样,颜君陶上辈子两次飞升,颜夫人都有幸在场。她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唇角却始终保持着微笑。所有看到她的人,都毫不怀疑她会在下一刻潸然泪下,但她却并没有,始终没有。

    她就是能够保持这样只差一丝就随时可能崩溃的冷静,一直到送走她的孩子。因为那才是对对方最好的选择。

    她只要对方好就好了,她的感情并不重要。

    “我还在您身边。”颜君陶这样安慰他的母亲。有时候他其实真的不那么怨恨他的渣爹渣娘,也许别人不能理解,但颜君陶总觉得要不是有他们那么渣,他就不会拥有颜夫人这么棒的母亲了。她才是他的母亲。

    “我知道。”颜夫人的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但她却也是真的没有哭出来。就这个眼睁睁的看着容兮遂抱着君风离开。

    君风大概也感受到了突兀的分离,哭的更加高亢,一直试图伸出手去朝着颜夫人所在的方向探够。他想要那个温暖的怀抱回来,他不要被陌生人抱着,他不喜欢,他不舒服,他想要她。

    但不管君风再怎么扭动,爆发,容兮遂还是镇定如常的走进了一片黑暗之中,脚步没有任何凌乱,头也不回。

    是的,对于容兮遂来说,这开天之物就是一个黑色的旋涡。

    直至容兮遂的背影彻底消失的那一刻,颜夫人这才犹如再也支撑不住一般,哭了出来,撕心裂肺的那种。

    颜君陶从后搀扶着母亲,真正读懂了颜夫人。她当年送他飞升的时候,不是因为足够坚强所以才没有哭,而是因为她想要把全部的快乐留给他,把所有的悲伤留给自己。离开这里前往另外一个世界,对于她的儿子来说,是一件好事,她不能允许在这件好事里有任何扫兴的事情,哪怕是自己的泪水也不行

    遥祝我儿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这就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所拥有的全部期许了,不求回报,不求记得,只求他能够变成更好的他。

    “抱歉。”颜君陶小声对颜夫人道,为他当年的不懂,为他当年的不说。

    他从不说他不是离开,也不说他会找到办法让大家陪他一起飞升,因为他觉得不用说,提前说了也没什么意义。但他却从没有想过,他不说,别人又怎么会懂呢?

    “你道什么歉啊,”颜夫人还在哭的泣不成声,却不忘儿子的感受,“若我不想送君风离开,我才不会同意呢。送走他,是对他好,我知道。你的主意没有任何错,不要和我道歉,男孩子长大了,不好这么经常道歉的。”

    “不,我的意思是说……”

    颜夫人抬手,一边用帕子擦眼泪,一边打住了颜君陶所有要说的话,她不是不懂,只是故意岔开了颜君陶的话而已。

    不论颜君陶是为了什么,她都不想听到他对她道歉。

    因为,他是她的儿子啊。

    秘地之外也果然再不消停,不只是东方女帝来了,另外几方天帝也齐齐聚在了一起,他们都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来自大道的召唤,来到了此地。

    不管里面有什么,他们都要完成大道的使命!这很可能是他们成圣的关键!

    颜君陶仙力外视,看到了外面浩大的声势,他在心里再一次长叹,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然后,颜君陶就与道主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联袂走了出去。道主是圣人以下第一人,并不惧怕这些天帝,哪怕是他们联手。

    看到道主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所有天帝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惧怕,他们被道主压制了这么多年,对他都快有一种自然反应了。

    不过,很快的,中央天帝就自持冷静的开口:“容前辈。”

    道主勾唇,嗤笑:“原来被认错是这样一种感觉啊。”可真让人不爽,恩,他以后要加把油,继续让容兮遂被更多的人认错成他!给容兮遂添堵,永远都不会嫌晚,永远都不会嫌多!

    中央天帝的脸色稍稍有点挂不住,但还如强弩之弓一样的死撑着:“前辈,您在开什么玩笑啊。”

    虽然明知道容兮遂和道主这对双生兄弟其实是势均力敌的,但从感官上来说,他们还是更怕道主一些。如果知道会从秘地走出来道主,他们可未必会来这里冒险。

    “我从不开玩笑。”道主在面对几位天帝时,邪魅霸道的气场一下子就回来了。

    “你们看不出来吗?这是道主!”北方天帝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就反水了。根本不讲道理。颜君陶可是自家道侣弟弟的亲师叔,好吧,颜君陶只能算是心心小师叔的转世。但以他们那群人对颜君陶的小心程度,但凡他今天敢真的为了大道的奖励就和颜君陶对着干,他回家就得死道侣。他当年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单身,如今可不想回去当狗!

    几个天帝对北方天帝的倒戈不能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吧,却还是怒目而视。

    颜君陶转了转自己手指上的玉戒,也没打算和他们讲太多的话,但该说的还是要说:“你们不用白费心了,大道想要的东西里面已经没有了。”

    “你说没有就没有?你以为我们傻吗?”南方的代理天帝作死冷笑。

    但话音未落,就已经横生突变。

    一直安静如花,始终不曾出场过,据说是生病需要调养的西方天帝,从站在的五行八卦位的阵法中走了出来。就在所有人觉得他这是准备贸然对颜君陶出手,为了得到大道治好自己的奖励时……

    他也走到颜君陶这边,转身面对上了另外三位天帝。

    天帝们:???

    西方天帝缓缓摘下了自己的黑色兜帽,露出了里面如雪的白发。

    看着那熟悉的背影,颜君陶的心也跟着不自觉的揪了起来:“勾陈?”

    站在颜君陶前面的西方天帝没有回头,因为他脸上可怖的皱纹,也因为他真的没脸见颜君陶,若不是他当年自作主张,也许根本不会有如今这堆破事。他一直想要补救解决,却反而把这个绳结越打越紧了。

    “你还活着?”颜君陶却只欣慰于勾陈还活着的这件事,笔耕辍终于不用再像上辈子那样,活在一潭死水里了。这可真是太好。

    另外三个天帝那真的是相当尴尬了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什么勾陈不勾陈的,他们只知道他们气势汹汹的来找人,结果却是一分钟里叛变了俩。

    是不是在等一会儿,他们所有人都要叛变啊?

    事实证明,他们还是不够有想象力。

    就在下一刻,突然天降七彩光芒,单独笼罩在了颜君陶的身上。这既不是普通的功德,也不是的紫气,而是各种混合体,以及,成圣的机缘。

    是的,成圣的光芒是七彩的。

    颜君陶不知道当年在心里吐槽了多少回了,总觉得这个颜色特别的断袖啊,哪怕不断袖也很小说苏,也不知道大道的审美到底是怎么搞的。

    简单来说就是,最后叛变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道本身。

    因为颜君陶解决了本应该无人可以解决的世界末日,拯救了世界,他不成圣谁成圣?千躲万躲,颜君陶是万万没想到,他这辈子比上辈子还要早好几百年成圣了!而且,特别莫名其妙,他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颜君陶:“……”操!

    ***

    在颜君陶正面临着突然飞升大荒的神展开时,容兮遂也在面临一件说来有点小尴尬的事情。

    容兮遂在定位了准确的坐标后,就抱着君风来到了那个已经变成了一片荒芜的偏远蓝星。末日异界和上界仙国存在极大的时差,容兮遂去的时候,整颗星球早已经没了生命,自己开始了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的自愈。

    失去生命的星球注定走不长久,因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它已经是一颗死星了。

    这个世界也一如颜君陶的猜测,游离于大道的法则之外,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世界虽小,却五脏俱全,足够成为一个全新的法则诞生的摇篮。

    但是……

    容兮遂身上“到了什么地方,就会迅速成为该世界满级”的设定,并没有随着世界的不同而被减弱几分,甚至因为这里是大道的触角所达不到的地方,容兮遂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开始了犹如狂欢一般的肆意疯涨。

    这才是混沌三千魔神忍辱负重至今的原因,它作为法则,并没有真的甘心于永远附身于人类之体。

    而鉴于容兮遂本身就比君风要更加强大的基础,以及拥有更多的经验,身体系统性的就知道怎么适应全新世界,他甚至来不及阻止,就发现自己赶在君风之前就要成为这个世界的新兴法则了。

    君风:……

    一直潜藏在君风体内的万法仙尊终于再也忍耐不了了,简直要爆粗口了好吗?这是老子的世界啊!就知道你主动提出来要送君风离开,根本不安好心!

    万法仙尊在瞬间就抢夺了君风对身体的控制权,想要出其不意、趁其不备的搞死容兮遂,至少是吸走容兮遂身上的法则之力。这个无主的世界只能有一个法则,那就是他!万法天尊!这是他的世界!

    然后,万法仙尊就造成了所有礼轻情意重、千里送盒饭的反派都会造成的愚蠢局面,他不仅没有害死容兮遂,反而帮助容兮遂停下了他本身就不想成为的法则秩序。

    容兮遂的理智再一次重新占据了上风。

    他举起君风,与万法仙尊对视,微微一笑:“你很想要力量,恩?那就都送给你好了。”说完,本来还让万法仙尊觉得很舒服的力量,就像是洪水泄闸一样的冲了过去,让他再无力招架。

    最终,顽强的万法仙尊也没有死,只不过就像是人类发烧过度一样,被烧成了一个傻子。

    君风重新得到了身体的控制权,他虽然还是有些懵懂无知,却已经因为万法仙尊和容兮遂的双重引导,自然而然的拥有了继续吸收力量、长大一点继续吸收的循环本能。他额头上的红花纹路,一点点绽放开来,直至红到发金,散发出了让容兮遂倍感熟悉的气息。

    这是开天辟地的创世力量。这个本应该就这样枯死后被大道兼并的小世界,重新拥有了独属于它的法则,被注入了全新的活力。

    谁也不会怀疑,再过不知道多少年万年,这里将重焕新生。

    君风的眼睛变成了金色,他好像在这一瞬间懂了很多,也好像还是什么都没懂,他的眼底一片清澈,渐渐脱离了容兮遂的手,飘到了容兮遂眼前,却并没有离开。只是歪歪他肉呼呼的胖脑袋,对容兮遂伸出了手,发出了任何一个法则都不可能发出的邀请。

    他在邀请这个帮助他彻底觉醒的人留下来,和他一起成为这个世界的法则主宰,他们可以融为一体。

    容兮遂心动吗?当然啊,重新成为法则,就是混沌最大的心愿。

    可是……

    他不是混沌,他是容兮遂。

    颜君陶的容兮遂。

    容兮遂坚定的对君风摇了摇头;“如果我留下,君陶会很伤心的,记得君陶吗?那是你的哥哥,或者,从岁数上来说应该是你的弟弟?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只有我们在一起,我们才是完整的。就像黑与白,就像阴和阳。你知道什么是阴和阳吗?”

    君风的眼睛里充满困惑,在他的法则里是没有任何力量体系的,他的世界不需要任何能够把人变成神的力量。

    他创造的生命会全部依靠自己的智慧,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

    这将会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科技世界。

    没有神战,没有斗法,更没有异能末日,只有安静、祥和的美丽,他会永远关照着这一片天地,和他选中的生命一起。

    “答应我,创造一个会让君陶喜欢的世界,好吗?”容兮遂说着说着,自己先温柔了唇角,只是提起颜君陶,对于他来说就已经是一件足够幸福的事情。

    君风也跟着咯咯笑了,他会的,他会创造一个让所有人都觉得幸福的世界。

    “那么,我该走了。”容兮遂真的是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没有在这个世界留下来,他很清楚重新成为法则对他的吸引力,可是,这个世界没有颜君陶。若他成为法则,他就没有办法再回到颜君陶的世界,而在新世界诞生的那一刻,坐标就会改变,颜君陶也就失去了找到他的可能。

    成为法则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容兮遂却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因为……

    他马上就要回去见到颜君陶了啊!

    幸福就是我们还未见面,我已开始思念。

    当容兮遂从黑洞里重新回到龙族秘地时,他正好赶上的就是颜君陶准备飞升大荒。颜君陶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开心,只有满满的慌张。他冲上去就抱住了容兮遂,幼稚的好像回到了三岁,被天衍宗掌门即将接走,要和颜夫人分开的时候。

    “我不走,我不要离开,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大荒再好,没有你,也就没有了意义。

    “别怕,我们会在一起的。”容兮遂温柔的低头,紧紧的抱着颜君陶,一遍一遍的吻着他,安抚着他,“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哪怕是大道。”

    这话就显得有点狂妄了,除了无条件相信容兮遂的颜君陶,其他在场的人都忍不住侧目,觉得容兮遂还真是不怕死啊。

    “说起来,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你知道我是怎么在大道手底下侥幸活下来的吗?”

    颜君陶摇摇头。

    “准确的说,我不只是混沌三千魔神所化,我同时也趁着大道给众生万物留下一线生机的时候,融合了三千大道的其中之一。”

    容兮遂终于想起来了。

    上辈子他没能跟着颜君陶飞升上界仙国,但他却并没有放弃,他一直在想尽办法,想要找到可以飞升的办法。或者说是导致他不能飞升的源头。

    这一找就是几百年。

    在颜君陶飞升大荒的那一年,容兮遂终于找回了他的记忆,并感受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大道也要完蛋了。

    容兮遂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寻找着解决之道,因为覆巢之下无安卵,大道该死,颜君陶却不能死。他还没有、没有让颜君陶知道他对他真正的感情呢,他们命中注定该属于彼此,只是初见时他还没有记忆。

    容兮遂的解决之道很简单,也很粗暴,他最先找上的就是公子阳。

    “还记得我曾经把仙器借给你时,你答应我的事情吗?”

    “我会无条件为前辈您做一件事。”公子阳毫无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当年的债,终于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我要借你之力,逆转时空。”

    “我???”公子阳当时只是个用了好几百年才飞升仙界的小角色,一脸“我这么牛逼的吗,我怎么不知道”的茫然。

    “不只是你,是所有转世降生的三千大道。”

    是的,颜君陶那层出不穷的哥哥们,就是真正的三千大道转世。萧渐任就是大道选中的载体,他会寻找所有适合的母体,给三千大道制造最适合的强大躯壳。他们每个人境遇不同,却注定了要走向成功。

    虽然他们最终还是没能完成大道的期许,阻止这个世界被日益壮大的新法则所吞噬。

    “告诉大道,只有颜君陶才可以阻止世界被毁灭!”哪怕不可以,他也要这么说,这是救颜君陶唯一的机会了。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公子阳更慌了,什么告诉大道?

    “你知道!”容兮遂直直的看着公子阳,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是一定知道的。这是一种本能,不需要任何人去教,也不需要任何记忆,“告诉它,不相信就算了,反正大家要死一起死!”

    就在大荒被吞噬的所剩无几的最后一刻,颜君陶在洞府里说了人生中的第一句脏话。

    上界仙国所有被容兮遂找到的颜君陶的哥哥们也终于在笔耕辍的竹屋汇聚成功,力量直冲云霄,破除了黑暗,让时光逆转。颜君陶回到了几百年前,在即将冲击上界仙国的那一刻,睁开了眼睛。

    爱笑的圣人,运气真的不会差。

    ……

    “嗯?”颜君陶还是没明白容兮遂的意思,什么叫他们命中注定在一起?

    “你就没感觉到咱们俩的力量特别的契合吗?”因为他们从一开始走的就是同一条道,不是所有的道都必须摘取道果、和大道争斗才能够成就圣位的。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是大道的亲儿子却胜似亲儿子,好比颜君陶。

    颜君陶没有和任何人争斗,因为他是阳,容兮遂是阴。只有他们合为一体,他们才是阴阳之道。

    “你,就是我的道。”

    ——全文完——

    ps:

    颜君陶:“所以呢?就这样飞升大荒了?我妈、我哥他们怎么办啊!”

    容兮遂:“唔,你想试着建立一条连通大荒和上界的通天之路吗?没道理上下界可以,大荒和上界就不可以啊。反正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了,为了见到勾陈,我相信笔耕辍也会来帮忙的,他脑洞那么大,一定没问题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