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一百三十二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32章 一百三十二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农家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林珍的综穿人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所以, 你在这些事情里又做了什么呢?”颜夫人在知道陶清音的下场后, 心里自然不算好受,她怎么都想不明白陶清音那么一个情场老手竟然会如此轻易的翻了船。

    萧渐任那边还可以理解为东方女帝的武力镇压,陶清音这边就……总有一种不真实感。

    “好吧,我确实做了一点什么, 稍稍放纵了一下他们的自大, 又对他们二人一些屡试不爽的感应做了些手脚。”但总体来说,容兮遂也只是顺势而为,他还没有来得及放出自己的本来计划, 那两个人就已经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了。很容易就可以推波助澜,容兮遂能不见缝插针才奇怪。

    这样才算是彻底说通了。颜夫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希望他们这回都受到了教训。”颜夫人还是那个态度,萧渐任带起了奇怪的杀妻风气,他确实该死;但陶清音只是玩弄感情,虽然很恶劣又过分, 但还不至于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

    “他们会的。”容兮遂笑的意味深长, 用的是一个未来时。

    容兮遂虽然没能如约按照计划对萧渐任和陶清音做些什么,但他还是以防万一留了后手。在不久的将来,陶清音和萧渐任就会差不多前后一起“很不巧”的知道,害他们沦落至此的人正是彼此。

    到时候他们就是彼此的麻烦了,颜君陶的世界也就安静了。

    在容兮遂忙着让陶清音和萧渐任倒霉的时候,颜君陶不是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准道侣和母亲哪里怪怪的,只是君风就已经占据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以及……

    万法仙尊那边也已经来信, 表示万事俱备, 只欠主角了。

    颜君陶自然也就没有太大的精力去关注别人了,他只是在确定了萧渐任和陶清音都出现了一些意外,没办法再出来折腾之后,就没再去考虑他们。

    如今颜君陶满心都藏着一个大秘密,只等着最合适的那个日子到来,每一天的等待都要比昨天更让他感觉到幸福。

    然后,幸福终于到了即将攀登顶峰的那一天。

    晚上休息之前,颜君陶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跑去了隔壁容兮遂的房间,双手撑脸,半跪在容兮遂的床头问他:“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容兮遂皱眉,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明天是个什么日子,当他正准备进入记忆空间去思索的时候,却被颜君陶给拦了下来。

    “你得靠自己的第一印象。”

    “抱歉。”如果只靠回忆,那容兮遂就真的想不起来明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了。

    “算啦。”颜君陶就猜容兮遂不会记起来明天是什么日子,不过没有关系,他相信以后的每一年容兮遂都不会忘记了,因为……“明天注定会是个伟大的日子!”

    容兮遂再难自禁,凑上前亲了一下颜君陶殷红的唇瓣,娇艳欲滴如花瓣,味道比糖块还要甜蜜。

    “期待吗”颜君陶已经被吻的习以为常,并不会因为一个浅尝辄止的触碰,就忘记真正重要的事情。他跃跃欲试的问容兮遂,希望能把自己的快乐传递给对方。芙蓉帐下,一切都好像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你会在吗?”

    “当然。”

    “那我会一直期待。”容兮遂笑弯了一双眼睛,只要有颜君陶就够了。他的声音就像是兑了鲛人泪,低沉沙哑中透着无限的魅惑,颜君陶节节败退,根本无力招架。

    赶在差一点就留下来之前,颜君陶最终还是逃离了容兮遂的房间。他依靠在外格栅门上,抚着怦怦狂跳的老鹿,心想着,美人误国啊美人误国,险些把持不住。但颜君陶引以为傲的自律还是让他在最后的关头停了下来,有些事情还是要有点仪式感的。

    不过,嗯,想到容兮遂在他最后离开时的失落眼神,颜君陶还是忍不住重新回到屋内,探出头来对依旧等着他的容兮遂,红着脸道了一句:“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恩?”容兮遂没懂这个梗。

    “不懂就算了。”颜君陶说完就彻底离开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是很羞赧,手心里全是汗,第一次告白练习,失败。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本只是在床上闭目养神,配合颜君陶一起当一对“普通人”的容兮遂,被一只折成鸿雁模样的纸雁给执着的提前啄“醒”了。之所以很确定这是鸿雁,不是纸鹤,是因为在纸雁背上就用毛笔清楚明白的写着——这是鸿雁,不是纸鹤!笔迹异样的眼熟,只可能属于颜君陶。

    容兮遂其实昨天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会有什么发现,毕竟颜君陶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只能说颜君陶真的并不是一个多么会保守秘密的人。

    但容兮遂很乐于配合,只要颜君陶高兴。

    展开纸雁,里面又是颜君陶的笔迹,是一封特别与众不同的战书。恩,也就只有颜君陶可以在别人鸿雁传书谈恋爱的时候,用纸雁下战贴了。

    【我有无上至宝一件,如果你能找到我,我就把他送给你。】

    容兮遂无奈的抬手,弹了一下单薄的信笺,无奈长叹:“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明白,我不想要什么至宝,我只想要你,恩?”

    你就是我的至宝啊。

    虽然这么想着,但容兮遂还是很配合的起了身,觉得这大概又是颜君陶穷极无聊想出来的什么寻宝游戏。也不知道参赛者有多少,希望没有医师临。

    清晨的院子里异常的安静,没有扫撒的妖仙,也没有隔壁郎朗书声,说实话,容兮遂对此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但这些也无不遂证明了,颜君陶确实又在搞事了,所有人都是参与者,谁也逃不过。而拦在容兮遂征程的第一道关就是……

    颜夫人。

    “先来吃朝食吧。”颜夫人今天穿了一身比以往都要鲜亮的衣服,脸上洋溢着比昨日的颜君陶有过之无不及的笑容。

    “朝食就不必……”容兮遂对食物什么的并没有颜君陶那样的执着,对于容兮遂来说,除非是和颜君陶一起吃,否则那些东西是不会变得秀色可餐的。或者说,只有颜君陶才是容兮遂心中最下饭的美味。

    颜夫人耸肩,一点都不可惜道:“这可是你说的。”

    “那就先谢过夫人了。”容兮遂很上道,立刻改变了主意。他倒是蛮想厚着脸皮直接和颜君陶一样叫娘的,但是想想他已经得罪了颜君陶身后几乎所有的哥哥团,在长辈面前还是低调做人吧。哪怕这个长辈在容兮遂的年龄面前也小的可怕。

    颜夫人为容兮遂准备的朝食很简单,只有一小碗,碧玉的叶瓣翠碗里,飘着四颗颜色各异、滚圆滚圆的浮元子(汤圆),一上一下的冒着热气,看上去就特别好吃。

    颜夫人自己手上也有一碗,她正在用金色的小勺,一点一点的喝汤。

    容兮遂总觉得颜夫人不像是会没事干只是和他吃饭的人,再加上颜君陶的“战书”,这让他异常的警觉,先是试探性的吃了一颗红色的浮元子,软糯弹牙,口感细腻,是一颗再正常不过的浮元子。

    颜夫人嗤笑:“怎么,你以为我会给你下毒吗?”

    容兮遂再不敢试探,赶忙吃了下一颗,并做好了慷慨赴义的准备,结果……这颗浮元子也很吃,虽然是咸口的,但却是油香四溢,鲜爽可口;下一颗是灌鸡汤、点芝麻,滑而不腻,独树一帜;最后一颗酒香味浓,酸甜诱人。成功做到了每一次入口都有不同的惊喜,却保证了足够好吃。

    这让容兮遂难得有一点点愧疚,觉得他有点小人度君子之腹了,直至他放下碗,颜夫人又说了一句:“把汤也喝掉啊。”

    容兮遂不疑有他,端起碗就把那清清沥沥的浮元汤一口喝进了肚子里。

    下一刻,他差点吐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味道,酸苦辣咸都汇聚在了一起,交融难辨,却又独独少了甜。让毫无心理准备的容兮遂都差点变了脸,他已经很久没有入口过这么诡异的味道了,特别是有了之前美味的浮元子打底。

    颜夫人还坐在对面,一声不吭,但脸上的表情却很显眼,你不把这汤喝完了,你就死定了。

    容兮遂只能一边笑着保持风度,一边假装自己没有味觉,一口接着一口的把那奇怪的汤都喝进了肚子里。

    颜夫人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开来,道:“喝了这碗汤,就是你人生的最后一碗五味陈杂,此后只会顺顺利利,唯剩甜蜜蔓延。”

    容兮遂咂咂嘴,发现那诡异的汤竟然真如颜夫人所言,回甘清甜,让人尝之难忘。

    “这是我家的习俗,每个成员都要喝上一碗。”颜夫人以前只觉得这玩意就是祖宗在变相的折磨人,最后的回甘不过是被之前奇怪的味道给刺激的忘记了正确的味觉,反正她是一点都不相信什么只是喝了这么一碗汤就可以保证自己的未来一片甜蜜的。但是如今,她却很想要这么相信了,“我不舍得让陶陶受一点苦,哪怕知道现在虽苦未来是甜的,我也舍不得,就只能劳烦你代替了。”

    容兮遂这一回是真的喝的心甘情愿了,她甚至觉得哪怕再给他十碗,他也能够脸不红心不跳、甘之如饴的全部喝光。

    因为颜夫人的言下之意就是,她承认他了。

    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