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一百二十六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26章 一百二十六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农家乐汉侯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在颜君陶与颜夫人见面的时候, 叶朝夕一直站在颜君陶家正厅格栅门与屏风的夹角,远远的看着颜夫人。想认又不敢认。

    他是知道他的生母有一位姐妹的, 也就是他的姨母。可惜, 在他当年即将飞升的滞留期,他疯了的爹来了, 不曾真正关心过他的叶家人来了, 觉得没能照顾好他对有愧的叶老祖也来了,还有各式各样他不认识甚至听都没听过的“亲友”都来了, 却独独少了他传说中在坐忘心斋修魔的姨母。

    当时叶朝夕就如现在这般, 想问又不敢问。

    因为问题的答案无外乎两个方向, 一, 姨母来不了,或死或伤,当时飞升在即的他对此毫无办法;二, 姨母不想来,或是因为不喜欢他,或是因为不关心他, 甚至是和他母亲关系不好……

    不管是哪种答案,都有些伤人。

    最重要的是,叶朝夕问任何人, 他们都有可能出于不知道的真心而欺骗于他。

    自认为通透的叶朝夕, 便难得当了一回不那么通透的逃兵, 自欺欺人的想着, 只要他不问, 姨母在他心中就还是他最后的希望,她还是那个最好的想象。

    若有缘,未来自会相见。

    如今这场缘分就这样不期而至了,姨母也一如他在初初知道她时的想想那般,美丽、温柔又强大。可是他却还是张不开口、迈不动步,近乡情怯的想了很多。好比姨母是否会喜欢他,又或者是姨母是否会因为他当年的不曾询问而着恼于他。

    最终还是颜夫人,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把叶朝夕揪了出来,几步上前……

    死死的抱住了他,那么用力,又那么的小心翼翼。

    不会儿,就有水渍湿透了叶朝夕的衣领。

    颜夫人很少在人前哭的,要哭也是为达目的的假哭。因为她从小受到的教育是她是个魔修,魔修视眼泪为软弱的象征,把眼泪当一种手段用倒是不错,但绝不能把眼泪真的当做情感的宣泄,那实在是太愚蠢了。她真正想哭的时候,从来都是背着人的。

    在颜君陶的记忆里,上辈子的颜夫人只因为相同的一件事落过两次泪,那都是送他飞升,飞升上界,飞上大荒。

    连和她挚爱的师姐陶清音决裂,颜夫人都没有哭过。

    但是如今颜夫人却哭的眼泪都停不下来,不是因为她爱叶朝夕胜过颜君陶,而是她终于把当年对于亲姊之死的悲痛哭了出来。

    她尊重姐姐的遗愿,没有去杀了那个杀了姐姐的男人,却不代表她心中没有不甘与恨的。她甚至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姐姐在看清了那个男人的真面目后,还能留下“是我眼瞎,与人无尤”这样的话。为此,她气到带着记忆直接再入轮回,假装自己就是个邹屠域的颜夫人,假装自己与那个世界毫无关系……

    直至此刻,看到眉宇间与阿姊有六分像的叶朝夕,她才明白了为什么姐姐濒死之前会拼着一口气给她留下那样的遗言。

    因为她不想有一天,她的儿子从别人口中听到,他爹杀了他娘,他姨母又杀了他亲爹这样的故事。

    颜夫人与自己的姐姐的过去就是这样一团乱,她们出身在一个毫无亲情可言的魔修家族,“妻杀夫,子杀母”的故事林林种种,不绝于耳。最终,她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又看到了母亲被小叔杀死。到最后,她们手上能够握住的只有彼此。

    如果一定要她们给自己过去下一个感悟,那大概就是,明知道他们是坏人,但在知道他们死去的那一刻,心还是会痛的。

    她们知道他们该死,也不会想要出手相救,可,她们还是痛的。

    泪水从眼眶流不出来,就汇聚到了心里,变成了血。一滴一滴的软刀子的磨着、磨着,迟钝到在长大后会以为那样的疼痛才是正常人会有的感觉。

    遭逢此难之后,侥幸逃生的颜夫人就和姐姐走向了南辕北辙的两条大道。姐姐信奉与人为善、此生再不杀生,不要说肉了,她连植物炼成的丹药都不会吃;而颜夫人则彻底堕入魔道,加入坐忘心斋,立誓要杀尽一切想杀之人。

    但不管如何,在她们心中都种下了想要拥有亲情的种子。

    颜夫人的姐姐不想自己的儿子重复自己的杯具,她除了给予他生命外便不能再给他什么;而颜夫人用尽一切去爱着颜君陶,那个甚至都没有她血脉的孩子,她可以为了他与自己的挚爱反目成仇,本末倒置。

    “抱歉。”颜夫人与叶朝夕同时开口。

    然后,两人又同时愣住,再一次异口同声:“你道什么歉?”

    最后他们哈哈大笑,终于决定还是先坐下来好好说话。

    颜君陶就坐在一边,替自己的母亲也是替自己的好友(表哥?)开心,兜兜转转,他们最终还是遇到了彼此,再不留遗言。上辈子哪怕没有这一处,颜君陶相信只要他们都在上界仙国,早晚有天他们也会相遇的。

    大家坐下之后就开始了不听的说话,好像要把之前错过的日子都一下子弥补回来,他们有太多想要了解对方的事情,也有太多想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对方的冲动。

    最终还是颜夫人这个长辈先说的。

    “你的事我都听陶陶说了,”颜夫人的一只手始终在摸着白玉杯子,忐忑又不安,“我当年完全没有想过姐姐竟然给那个男人生了一个孩子,抱歉,现在才知道你。”

    叶朝夕摇摇头,他娘为了让他变成一个可以有选择的凡人,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不是颜夫人不知道,而是刻意没让颜夫人知道。这样一方面可以让叶朝夕当个普通人,一方面也是不想拖累颜夫人,颜夫人还没有成家,就有了一个拖油瓶的外甥,这让别人如何想?

    “你娘就是太爱胡思乱想。”颜夫人根本就没打算成家,也不在意别人会怎么想她,“他们要是真的误会你是我的儿子也很好啊。”

    “咳。”颜君陶咳嗽了一声,虽然他不会嫉妒,但作为亲儿子还是会有点吃醋的。

    “就可以给我陶陶作伴了,他也不至于总是一个人。”颜夫人哭笑不得的补充,心里又有点小窃喜,儿子这还是第一次表达出吃醋这种情绪呢,她儿子肯定特别喜欢她!

    “我与君陶特别投缘。”以前是觉得这是吃货的友谊,如今看来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与安排。

    “抱歉,当年我飞升的时候,没有去找您。”叶朝夕真的很后悔,若当年不那么优柔寡断,他早就拥有了家人。

    “然后,故意惹得我天天惦记你,又看不到你?”颜夫人开玩笑道。

    颜夫人到底有多少修为,已经成仙的叶朝夕如今还能够感受你的道的。

    “好啦,幸好你没找,要不然你就该难受了。”颜夫人转而说起了正经话,先给颜君陶剥了一瓣仙橘,又给叶朝夕剥了一瓣,不偏不倚正正好,“我修的道有些与众不同,你若当时掐算我在哪里,就只能看到我已入轮回,那误会就大了。”

    什么样的人会重入轮回?自然是死人。

    颜君陶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和被人说自己的生母的道,叶朝夕也是如今才知道姨母如此特别。终于稍稍冲淡了一二遗憾。

    其乐融融,一团和气之后,新的问题终于浮到了所有人的脑海里——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颜君陶和叶朝夕之间有金光,是因为颜君陶在心里认定颜夫人才是他的母亲,养恩总比生恩大,大道也认可这种后天的亲属关系,所以颜夫人的外甥叶朝夕也算是颜君陶的亲戚。

    而颜君陶和叶朝夕与那个襁褓里的小孩子也分别有金光,换言之就是这孩子也算是颜君陶和叶朝夕共同的亲戚,却不是直系亲属。

    对比颜君陶和叶朝夕的交集,好像……只有……颜夫人了。但他俩谁也不敢直接这么和颜夫人说,免得颜夫人尴尬。

    颜夫人倒是很豪迈,觉得这根本不叫事,上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和孩子测了一下。

    孩子还在襁褓里,正在睡午觉,乖的不像话。

    这一次出现的还是金光。

    也就是说,孩子是颜夫人和她姐姐那边的亲戚,但不是直系,所以才会同时和颜君陶与叶朝夕都有关系。颜夫人如今的容貌并不是她本来的样子,毕竟是重入轮回了,是实实在在被人重新生下来的肉体凡胎,她更像的是她轮回后的亲人。而她本来的样子,其实她自己都快忘的差不多了,大概和叶朝夕以及这孩子都是有些相似的吧。

    总之,这孩子很可能是颜君陶和叶朝夕共同的表弟什么的。

    “我还有个姨母或者舅舅?”颜君陶和叶朝夕同时对颜夫人开口。

    颜夫人摇摇头,又点点头,因为她也不敢确定:“我们家当时的情况很混乱。”属于那种家人死了都不知道找谁报仇的混乱,因为他们的敌人不是外患,而是内忧,特别热衷于窝里斗。这才导致本来一个好好的魔修家族,最终分崩离析。遗孤只有颜夫人和她的姐姐。

    “至少就我所知是这样,”颜夫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但是如今看来并不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