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一百一十八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18章 一百一十八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盛世医香大神农(种田+系统)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万法仙尊本来还在奇怪, 是怎么样一种情操,让颜君陶这样的身份, 可以安心蜗居在这样的四方小院里,和一群小孩子玩教书的游戏。

    是爱吗?是责任吗?

    然后, 万法仙尊就感受到了颜君陶身上并没有做任何遮掩的属于大罗金仙的境界。他站在葡萄藤下, 悟了,颜君陶这怕不是走上了类似于教育大道之类的偏门之路啊!如今修为的突飞猛进, 大概能够气死那群以修为增长迅速的魔修了。

    “……真不是。”颜君陶不需要万法仙尊说什么,就看明白他眼睛里奇怪的光芒。他对于走上教育大道没什么兴趣,因为已经有教育圣人了。

    走这条路,将来飞升大荒的时候,就注定要和那位积年已久的圣人斗上一斗, 死的概率太大。

    道果只有一个, 胜者为王, 败者转世重修。

    颜君陶上辈子从笔耕辍那里听来了不少有关于大道之争的八卦。真正会让圣人们掐的你死我活的,不是彼此的道互为对立,而是他们想要证明的道一样。为了那唯一的道, 每一个圣人都肯定要踏着一二敌人的尸体,特别是热门的类似于阴阳、生命、杀戮等大道,那真的是圣座之下尸骨累累,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去和胆敢抢夺他们圣位斗上一场。

    最累的就莫过于以杀证道的魔圣了, 半数以上的魔修都热衷于走杀戮大道, 切瓜砍菜一般, 杀亲杀友杀爱人, 圣人也照砍不误。

    还有一位轮回大道的挑战者特别执着,转世重修了二十几辈子,每一次走的都是轮回大道,不管有没有上辈子的记忆,信念都是那么的坚定。成圣的概率也很大,但每次上来了都打不过真正的轮回圣人,每一次都会转世重修,又过个几万年便能再一次看到她坚韧的身影。

    轮回圣人和她斗的都快斗出感情了,可惜,只要她不改自己的道,他们就注定了要不死不休。

    唯一没有挑战过别人、也没有被人挑战的,就只有笔耕辍和颜君陶。

    笔耕辍的脑洞道是真的太奇葩了,他自己飞升之前,甚至都没有人想过原来靠脑洞也能成圣。而这就注定了笔耕辍不会被挑战,除了他,因为没有人的脑洞可以到这一步。

    颜君陶则是因为只飞升了一年,大荒就崩塌了,也没能等到挑战他的大道的人。

    每一个成圣的人都不容易。

    曾有挑战者不甘心,在死前怨恨的看着自己的前辈,发泄式的咒骂:“你也就是占了一个比我先出生的契机,在你之前你的道果无人摘取,你不需要挑战就可以轻松坐稳这个位置,换谁都行,哪怕是一头猪!”

    那位圣人连解释都不屑,直接送对方去轮回了,他只是留下了一句:“如果你连你我谁证道更容易都搞不清楚,那你确实不可能成圣。”

    大道之争,不死不休。

    后来者需要斗争的对象只是他们的前辈,只是在他们的道之前走的更远的前代。

    而前辈们需要斗争的却是道本身。

    “谁不是九死一生才成就圣位的呢?”上辈子的笔耕圣人如是说,他的脑洞大道简直凶残。在摘取道果的时候,它可以千变万化成任何一种模样,只要它想,它就可以。从没有人证明过的冷僻道,只能说明前代的殉道者比其他道的多,多到甚至后人再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路。

    咳,扯远了,颜君陶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频繁回想起上辈子,大概是他想要改变大荒的扯淡念头冒出来之后,就打死不愿意再被压回去了吧。

    现实中,万法仙尊还在问着:“那你这大罗金仙是怎么回事?”他们也就一年没见而已吧?

    “我去了一趟笔耕圣人的故居。”颜君陶这样解释道。

    “哦,那里啊,那里确实有点邪门的。”举世皆知笔耕圣人在他的故居快速完成了从大罗金仙到准圣再到圣人的突破,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后世便有不少人都想去笔耕圣人的故居碰碰运气,成功的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例子。类似于本身就卡在瓶颈很多年的人,去了故居就突破了。于是那里就越传越邪乎了。几乎已经成为了不少仙人的朝圣之地。这也是为什么笔耕圣人纪念活动上的炼丹大赛会那么受欢迎的原因,很多人迷信着能够进入故居,会拥有更高概率的突破可能。

    万法仙尊特别自来熟的坐到了颜君陶旁边的躺椅上,感慨着似水年华:“我当年还去碰过运气呢,可惜注定没那个命。”

    万法仙尊为成圣做过的努力,多到他可以列一个一路从黄曾天排到小罗天的单子,但就是飞升不了,好气。

    万法仙尊和提前过上养生生活的“颜老太爷”就这样一起,享受着夏日难得的午后,吃着最便宜大众的红壤西瓜,解除暑气靠的都是最原始的扇子扇风,那扇子还是自己用仙力在催动。简直不能更质朴了。

    不过在躺了一会儿之后,万法仙尊就也有点明白这份惬意自然了:“你倒是会享受。”

    颜君陶的躺椅一摇一摇,在树影斑驳中昏昏欲睡。

    “这你都能睡得着?”万法仙尊指了指那边一群吱哇乱叫、朝气蓬勃的小孩子,不知道谁带头,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不管是抓人的还是被抓的,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在比身手的灵活,更像是“看谁声音喊的更高”的较量。

    “我喜欢热闹。”颜君陶的眼睛已经彻底快要闭上了。他就喜欢大家都在一起的感觉,连别人觉得很烦的叽叽喳喳,在他看来都特别有烟火气。

    “你开心就好。”万法仙尊认识的大能里,哪怕境界不够也有身份凑的那些人里,颜君陶大概算得上是最接地气的了。

    “你到底来找我做什么?”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没事就别打扰我假寐。

    “为你和容兮遂的爱情保驾护航啊。”要说这个世界上除了颜君陶和容兮遂,还有谁最想他俩在一起,那就莫过于万法仙尊了,他简直要跪求他俩能够顺风顺水顺一对儿了。

    颜君陶:“……”

    “你有什么初步的构想没?没有我就给你包圆了。”万法仙尊虽然是一个仙来的颜君陶所在的小院,但他在来黄曾天之前却是准备了一个团队的。整装待发,随时等待召唤。

    “你从哪里知道的消息?”颜君陶皱眉。

    “山人自有妙计。”万法仙尊不肯交出他得到情报的渠道,以防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他就没办法时刻关心他的成圣保障了。

    “你这样背叛自己的道主朋友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万法仙尊理直气壮,“我相信如果他的成圣关键在卖了我身上,他肯定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没有哪个仙人不想成圣的,只不过成圣的概率是越来越小了而已,但这更激发了这群仙生都快淡出个鸟的仙人们。

    “我确实有个想法。”颜君陶也来了兴致,睁开眼,凑了过来。

    “说来听听,我给你润色一下。”

    ***

    容兮遂回来的时候,颜君陶正在假装无事发生的和一群小仙女小仙童练习吟唱。善音律,也是君子六艺中很重要的一环,哪怕自己五音不全不会唱,至少得会欣赏与品鉴。叶书生教孩子们的,不单单是考试,更多的是教他们做人,以及他们为来有可能会用到的一切。

    最近学到了乐器,颜君陶本来的打算是假装不知道,等叶书生回来自己教,他只需要按照考试内容来让孩子们学习就行。

    但后来万法仙尊来了,设法让颜君陶改变了主意。

    这还是容兮遂第一次听颜君陶吟唱什么。

    事实上,这也确实是颜君陶第一次抚琴以和,他上辈子没开发什么娱乐兴趣,不管是吃喝玩乐,还是琴棋书画。他没尝试过,也无从知道自己擅不擅长。如今一上手,他发现还蛮容易的。

    一开始只是打算教颜君陶弹个最基础的宫商角徽羽的万法仙尊,默默垂泪,真的,天才什么的简直不能更讨厌了!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是个王者!

    根本不给普通仙一点活路。

    在万法仙尊的教导下,很快的,颜君陶就掌握了规律,会磕磕绊绊的开始弹奏《清角曲》了。相传这是黄帝曾召集天下鬼神汇于西泰山后所创作的乐曲,曲调悲凉激越,是真正的惊天地、泣鬼神。因为乐曲之中也有神力,凡人听了甚至会无福消受,招致灾祸。

    仙人弹的话,顶多是因为并不能从这一的神曲里引动天地儿丢脸一点。

    结果……颜君陶刚刚弹奏了几分引发,就好像有龙吟虎啸从天外而来,衬的火烧云的夕阳晚霞都像是凤凰在空中留下的痕迹。

    乐起时,青天白日就下起了夕阳雨。直至琴声毕,异样的天气才重新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颜君陶就这样无师自通了音乐之中的仙力,一路从悠扬的《阳春白雪》,弹到了欢快的《小欢喜》,并越弹越流畅,手法技艺娴熟的开始不像是一个新手。

    如今,颜君陶又自我摸索着学会了边弹边唱,边撩小哥哥。

    在容兮遂回来时,长指一动,就转变了曲调。广袖宽袍在风中带着优美的弧度,舒缓的琴音如涓涓细流缓缓而来,阳光下仿佛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俊美青年,头戴玉冠,浅吟低唱:“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