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一百一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15章 一百一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大神农(种田+系统)     就在此时, 突然天降一道金光。

    吓的颜君陶第一反应就是躲避, 结果……并没有躲开。但是幸好终于不是冒着紫气的功德金光了,而是来自笔耕圣人在飞升大荒前留下的信。信纸像柳絮, 摇摇晃晃, 洋洋洒洒。

    历史还是如颜君陶记忆里那样, 笔耕辍合了脑洞大道飞升了,没能一直留在准圣阶段。

    “吾弟,展信佳。”

    这样的开头, 搭配着那些烂到一般人不可能超越之境界的熟悉笔迹,也就只可能是笔耕辍才能够留下来的信了。圣人和仙人一样, 在飞升到另外一个世界之前,他们可以在本方世界拥有一小段滞留时间,可以让他们和旧世界告别,和家人见最后一秒, 馈赠世界,以及有仇报仇。

    笔耕辍在飞升大荒前的时间,都用来写信了, 涂涂改改,几经琢磨才好不容易下笔。写完之后就利用圣人的圣力, 把信藏到了大道之中, 只有当颜君陶经历了一切后,这信才会从天而降, 交到他的手上。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 我大概还是成圣了, 已经前往大荒。

    抱歉,没能完成和你的约定。做仙果然不能太铁齿,我以为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一直等着你的,但是有些事情它就这样发生了。

    拥有圣人的力量是我自愿的。

    如果我们能够再见面,我就把理由说给你听;如果不能,就不说啦。其实我挺不想说的,所以,你就好好的和兮遂留在上界仙国吧。还是别飞升了,其实当圣人也没什么好的。

    最后,抱歉,我第一次在下笔的时候如此不善言辞。

    笔耕辍留。”

    那真的是一封很短的信,短的颜君陶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几十遍,也没有用的超过一盏茶的时间。他一边看,一边不死心的和医师临对比彼此对历史的认知,发现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笔耕辍还是在一万年前就已经飞升了,在他留下的传世作品里,第一部短篇讲的是他不知道真假的弟弟止止,后面长短篇创作无数,最后一部作品下落不明。而在这些作品里,他封印了他的亲情、友情乃至同门之情,却对自己的道侣忌讳如深,到最后大家知道的也只是笔耕圣人曾经有过一个道侣这件事。

    “那望楚天帝呢?”

    “望楚天帝?”医师临挑眉,困惑于颜君陶怎么突然对前代历史有了兴趣,“他在某天突然就失踪了,整个仙朝犹如昙花一现,崛起的快,没落的也快。”

    在天帝忠心的手下遍寻天帝无果后,盛极一时、无人可敌的望楚仙朝,就彻底支离破碎了。

    一切都回到了他们本就该有的样子。

    颜君陶又对比了望楚天帝和笔耕辍的仙生时间线,发现这还是一个很遗憾的错位。在望楚天帝消失的时候,笔耕辍还是那个没有经历两次穿越、对勾陈毫无感情的王太极,望楚天帝的消失对他影响不大;而当王太极变成笔耕辍,进行了一系列的穿越之后,那时距望楚天帝消失已经很多、很多年了,他想做什么也没有办法。

    或者说,也许笔耕辍利用竹屋的穿越能力或者是吴姖天门之后的时间长河做过什么,只是历史不可能留下记载,并且他没有成功。

    再不然就是笔耕辍还没有来得及做,他就飞升到大荒了。

    笔耕辍留下信的意思很简单,他希望颜君陶不要再追究了,不管是他不希望颜君陶再去改变,还是他觉得哪怕是颜君陶也改变不了,总之,笔耕辍的故事就只能到这里为止了。

    又一封信飘飘忽忽的从天上飞下,准确无误的送到了颜君陶的手上。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魔族再不是你们需要担心的问题。

    要每天都保持开心哦。

    笔耕辍留。”

    “勾陈呢?”颜君陶这才想起来问医师临,勾陈在历史上的另一个身份。

    “勾陈?魔圣?那个远古大魔?”医师临完全没有办法联想颜君陶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是要做什么。

    颜君陶点点头:“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勾陈。”

    “他就是灭了魔族,挑起龙凤大战,然后消失了。”医师临一边说,一边在琢磨颜君陶几个问题的关键性,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大概就是勾陈和望楚天帝都消失了。

    颜君陶终于想明白了,命运安排他穿越,不是为了让他改变,当然也不是请他当个看客,而是需要他来帮助历史画上那个圆,他也是这么历史的一环,不可或缺的那块拼图。

    换言之,颜君陶之前所知道的历史结果,不是他没有穿越前的,而是他穿越后才有的。

    颜君陶不死心,决定再去一次人祖之墓,想要搞清楚发生在勾陈和笔耕辍身上的事情,至少他要死个明白,为什么会造成最后这样的历史。

    就在此时,又一封信下来了,笔耕辍对颜君陶的了解还是那么的深。

    “嗯,我觉得这应该才是最后一封。

    赶在我马上要离开仙界之前,我再说一件事,抱歉,我把人祖之墓一不小心给毁了。真的是一不小心,不是故意不让你再次去探寻的。

    吴姖天门也不是固定的,它现在带着时间长河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以及,我会魔法你相信吗?我能在一句话之间,让你不要再去追究我和勾陈之间的事情——时间粒子的侵蚀同样也作用在他身上。

    曾经拥有,就已是最大的幸福。祝你能够永远珍惜眼前人。

    笔耕辍留。”

    那一天,颜君陶就这样站在竹屋前,仰望着璀璨的夜空,一站就是一整夜,期待着大道能够再飘下来一张小纸片,告诉他之前都是开玩笑的,你被捉弄啦。

    颜君陶觉得他要是收到那样的小纸片,他大概会先生气一会儿,然后就原谅笔耕辍。

    月过中梢的时候,颜君陶想,其实不生气也可以。

    最终直至黎明破晓,颜君陶也什么都没有等到。

    笔耕辍终于说到做到了一回,第三个小纸片真的就是最后一封信了。

    医师临一直在用眼神示意公子阳,让他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从大道上不断往下飘的的到底是什么?是谁让颜君陶不开心了?

    公子阳只能传音告诉医师临,等事情过去之后他再和他讲,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颜君陶真的吓到了医师临,吓到什么程度呢?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医师临愿意为了颜君陶对容兮遂低头,希望容兮遂能够想办法去让颜君陶开心起来。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容兮遂这样回道。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医师临哪怕有求于容兮遂都求的很生硬勉强。

    容兮遂未必能够让颜君陶有多开心,但他知道怎么转移颜君陶的注意力:“咱们是不是要先去把笔耕辍写给你的故事交给无字天书,让他告诉咱们那黑色的土壤到底是什么,然后好救道主?”

    如果可以,容兮遂肯定是不想提起道主的,他一点都不想救他好吗?但是,两害相较取其轻,勾陈那里肯定是出了大问题的,容兮遂比医师临还要在乎颜君陶,在乎到他宁可颜君陶去和道主玩,也不要再参合进勾陈与笔耕辍的故事里。

    “道主可是被包裹在不知名的黑色土壤里,命在旦夕。”容兮遂刻意说重了几分道主此时的情况,“道主真的有点可怜啊。”

    颜君陶垂头,左右抉择,他们确实是该救下道主的,不能再耽误了。

    “那你知道怎么联系圣人吗?”颜君陶问容兮遂。下界能够和上界通过难香联系,没道理上界就完全没有办法和大荒联系。

    “我暂时想不到,但给我足够的时间的话,我觉得我一定可以。”容兮遂这样对颜君陶保证,“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颜君陶摇摇头,终于打起了一点精神,因为他相信容兮遂,他永远不会让他失望。

    “抱歉,我有点难为你了。”

    “求你了,”容兮遂慢慢靠近重新变回了青年模样的颜君陶,一点点的试探,气息交融在一起,淡色唇瓣近到了不可思议,带着一种欲拒还迎的暧昧,“就这样一直来难为我好吗?”

    “好。”颜君陶很努力才没有让自己的脸颊变成滚烫的色彩。

    他还是没有改变那个想要改变历史的想法,只不过这一次,他想要改变的有点大,好比,阻止大荒崩塌什么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