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一百一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14章 一百一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大神农(种田+系统)     “所以, 你到底是个什么成精?”公子阳和笔耕辍好奇的看着容兮遂, 就差直接问是蚯蚓成精吗?把自己切四段,就可以来一场四蚯麻将?最熟悉的陌生蚓?

    “我也不知道。”容兮遂耸肩, 他是真的不知道, 不是故意隐瞒。

    容兮遂去了上古之后, 本以为自己可以在上古追溯本源,找到他诞生的秘密,最后却发现连那么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混元圣人, 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于是,就在容兮遂忙着分割自己的圣力, 把自己压回准圣的时候,颜君陶和笔耕辍以及公子阳,展开了一系列“连比划带猜”的游戏。颜君陶想要从公子阳的大药天匣里,找到适合恢复他嗓音的药。他刚刚激动的差点忘记这件事了。

    无论如何, 颜君陶都有一些话想当面对笔耕辍亲口说。

    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好比划的,颜君陶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又指了指公子阳的脑子, 不等笔耕辍联想到,公子阳就已经先一步猜到了:“你在指大药天匣?”

    颜君陶点点头。

    而一听到大药天匣的名, 笔耕辍那边也终于从脑海里翻找出了过去的记忆, 跟着激动了起来。这可是他苦寻多年,不曾有过任何线索的心结!

    大药天匣本来还想趁机嘚瑟一下说, 哼, 过去的你对我爱答不理, 如今的你……终于想起我的好了吗?

    可惜,并没有人给它表演的机会。不管是它的主人公子阳,还是在一边虎视眈眈的容兮遂和笔耕辍乃至颜君陶,任何一个都不是如今的它能够反抗的了的。

    “你们都吃了禁药吗?”大药天匣脱口而出。为什么一个个修为涨的这么快?除了走丹药技术流的公子阳,如今在场修为最低的反而是当初最被看好的颜君陶,只有大罗金仙。

    ……只有大罗金仙。大药天匣磕绊了一下,没想到有天能从自己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别废话,你就说你能治好吗?”公子阳实在是有点等着急了。笔耕辍只会比公子阳更着急,毕竟事关颜君陶的嗓子。

    “可以是可以,但……”大药天匣吞吞吐吐。

    “能治好就行!”笔耕辍打断了它,他就没见过这么墨迹的器灵,“不惜一切代价,你需要什么材料,我都可以想办法给你找来。”

    “不需要材料,我这里就有现成的丹药,叫活死人,限制条件是只能给仙服用。不要说是因为时间粒子而导致的不能说话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可以和大道抢人。”只比不死药差了那么一点点。大药天匣说话还是那么慢吞吞的,拖着长腔,极其不舍,“是我上一任主人留给下一任主人的。”

    也就是说,这个叫“活死人”的丹药,是公子阳的。

    笔耕辍一下子就卡在了那里,他没有那个立场去替公子阳决定,要不要把这么珍贵的药让出来。虽然他很想问公子阳有没有什么其他想要的,他可以换,可是,他转而又扪心自问的想了想,有什么会比这样的丹药更加珍贵的呢?没有了。

    “而且,只此一颗。”大药天匣再一次提醒道,他不好把话说的太绝,但它肯定是不赞成公子阳把药给颜君陶的,“是我上任主人耗费毕生之力,才炼成功的唯一一颗。”

    “拿出来吧。”公子阳想也没想的就开了口。

    大药天匣差点以为公子阳没听明白它的意思:“我说,这药,全天下只有这一颗,别无多余,它可以解决所有的病痛。”

    说是公子阳的又一条命也不为过。

    “我说,拿出来吧。”公子阳神色未变,只是重复了一下自己的话。

    颜君陶在那边已经摇头很久了,但是因为没有声音,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笔耕辍公子阳他们交流靠的是一个集体传音的小仙术,可惜在这个仙术里颜君陶依旧不能说话。甚至连他动作的声音也被宇宙消音了。

    颜君陶不得不插身到公子阳和笔耕辍的中间,拼命摇头给他们看,这才引起了重视。要是当初就知道这丹药这么珍贵,他根本连提都不会提。

    “但我希望你能治好你的嗓子。”公子阳两手贴在颜君陶的脸上,阻止他再摇头,“听着,这药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很珍贵,但对我来说却未必,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颜君陶回答,公子阳已经自问自答,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自傲:“因为我可以再炼出来。”

    既然他的前辈可以炼出来活死人,没道理他不行。只要大药天匣有丹方,公子阳就有那个自信他可以成功,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颜君陶还想拒绝,公子阳已经一手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捏住颜君陶的下巴,一手快如闪电的把大药天匣递给他的玉瓶开了盖,灌入了颜君陶的嘴里。那活死人并不像大家印象里的丹药,更类似于一种液体,淡蓝色,散发着果木的清香,几乎是在碰住颜君陶唇瓣的刹那,微凉的药液就已经进入了颜君陶的体内。

    快到连颜君陶都躲闪不及,一股蓬勃的力量就这样迅速在颜君陶的体内“炸”开,带着温暖流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控制不住的强大仙力开始在颜君陶体内游走周天。

    在颜君陶接受药力的冲刷,闭眼治病的时候,笔耕辍和公子阳在一旁一边护法,一边聊天,好比互相交流一下好哥哥心得,以及他们各自的人生境遇。

    公子阳本来觉得他过去的人生已经足够复杂,但是和笔耕辍一对比,简直没办法看了。

    从笔耕辍的角度出发,他和颜君陶这个不断跳跃的穿越故事,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要分为三个阶段,一个阶段是我还叫王太极的时候。”

    在笔耕辍极其年轻、还叫王太极的时候,他在镜湖花海旁边的山上,得到了一个免费的、不知道用途的竹屋,竹屋自带三枚可以让笔耕辍用来自救的玉牌;

    在王太极八百岁那年,他遇到了一个非要和他成婚的神经病天帝,也就是望楚天帝。这天帝总爱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一言不发的监督王太极吃饭,简直不能更有病;

    在第十二次逃婚的路上,走投无路的王太极回到了自己的竹屋,并在镜湖花海捡到了一个哑巴少年,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可爱;

    然后,王太极知道了小可爱叫颜君陶,他有个哥哥,正是那个神经病的望楚天帝;

    在王太极和颜君陶一起被迫被请上望楚天帝的三元宫后,借由要给颜君陶治病这个机缘,望楚天帝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对王太极道了歉,求得了王太极的谅解;

    他们一起发现了上古魔族竟然至今还存在的惊天秘密,望楚天帝对此表现的有些异常;

    随后,王太极和颜君陶一起探索了人祖之墓,没发现望楚天帝的秘密,到是发现了吴姖天门之后的时间长河;

    在时间长河的河畔,颜君陶对王太极发来了结拜的邀请;

    结果,不等两人真的结拜,只是口头认了个兄弟,王太极就突兀的和颜君陶分开了。

    “对此,我过去一直很自责。”笔耕辍道。因为他以为是自己不顾危险非要带颜君陶去人祖之墓,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哪怕望楚天帝和他说颜君陶只是离开了,不会有危险,但王太极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觉得这是安慰他的托词。

    “可是分开你和颜君陶的,就是你自己啊。”公子阳一直跟在准圣笔耕辍身边,看的十分清晰, “你当时为什么不和过去的你说清楚?”

    笔耕辍耸肩:“过去和现在是没有办法交流的,最好是不碰面,不交流。”最重要的是,他当时被坑了那么久,他凭什么要放过如今这个自己。

    公子阳:“……”你开心就好。

    “然后,第二个阶段,就是我取了笔名叫笔耕辍之后了。”

    王太极苦寻颜君陶无果后,他就给自己起了个笔耕辍的笔名,开始试着把自己对颜君陶的亲情记载在了文字里,并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短篇,记载了一个从镜湖花海而来,又消失在了镜湖花海的少年。没想到这部作品让笔耕辍一举成名;

    从此,笔耕辍就开始了不断的创作,把自己一段又一段的情感封印在书本之中,随着名气的提升,笔耕辍在无情道上的修为也终于有了起色;

    两千三百岁的时候,笔耕辍的修为达到了大罗金仙,他被竹屋带着穿越,回到了上古,不仅从大罗金仙提升到了准圣境界,还遇到了他思念多时的颜君陶;

    但颜君陶看上去对笔耕辍十分陌生,笔耕辍由此而推断出,此时的颜君陶应该还没有在镜湖花海遇到他的那段记忆。他们的时间线是交错的;

    笔耕辍开始陪着不会说话、但至少还能够写字的颜君陶,展开了一段上古冒险,并在传说中“灵魂休息站”的终北国,捡到了一个饱受欺凌、拥有双重人格的魔族;

    然后,笔耕辍得知了这个小可怜魔族就是赫赫有名的上古大魔勾陈;

    混元圣人突然来袭,颜君陶的道侣容兮遂独自顶上,笔耕辍利用竹屋自带的三块保命玉牌的其中之一,帮助自己、颜君陶和勾陈三人得以逃脱;

    在竹屋等待的时候,不受控制的穿越再一次来袭,笔耕辍第二次和颜君陶失散,身边只有勾陈,他俩一起流落到了望楚仙朝之前群雄割据的动荡时代;

    笔耕辍与勾陈结识了一个叫望楚的青年,笔耕辍想要按照历史帮助望楚一统五方,结果望楚却意外身亡,未免未来的历史因此发现重大错误,笔耕辍和勾陈带上面具,顶替了望楚的身份,变成了历史上一统仙国、建立了望楚仙朝的望楚天帝;

    然后,笔耕辍因为两次穿越,而饱受时间粒子的侵蚀,最终无力支撑,在竹屋的保护下,回到了他真正的时间段,也就是他两千三百岁的时候;

    公子阳已经听懵逼了,但还在努力理解。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现在了。”笔耕辍一边给公子阳讲过去的故事,一边也算是梳理了一下自己如脱缰的野马一路神展开的一生。

    准圣笔耕辍回到自己的时代,闭门谢客,一心研究再次穿越的办法,并成功了;

    然后,准圣笔耕辍就只身二次回到了上古,也就是容兮遂对上混元圣人的那个时间段,他联系了祖龙出山,帮助容兮遂杀死了混元圣人;

    最后,笔耕辍又随容兮遂和公子阳,一起利用时间长河,找到了正与八百岁的王太极一起探寻人祖之墓的颜君陶。

    彻底闭合上了这个穿越的历史圆。

    精简一下就是,已经认识了笔耕辍的颜君陶,遇到了还不认识颜君陶的王太极;后来,王太极改了名叫笔耕辍,已经认识了颜君陶的他,又遇到了那个时候还不认识他的颜君陶。

    不管颜君陶还是笔耕辍,他们印象里第一次遇到彼此的时候,对方都对自己充满了热情与好感,因为对方的印象里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公子阳点点头,差不多懂了这个复杂的穿越关系,不懂也要装懂,显得自己厉害一点。不能给颜君陶的哥哥团丢人!

    颜君陶那边则终于消化了活死人的药力,但是……

    并没有恢复嗓音。

    颜君陶:“……”

    公子阳:“……”

    笔耕辍:“……”

    长久又窒息的沉默蔓延在几人之间,大药天匣已经瑟瑟发抖了,但它还是要说,不是它谎报军情,而是恢复需要时间,也许一天,也许三天,也许一年:“但、但至少你的修为涨了,巩固了你的境界,不是吗?”

    空欢喜一场的颜君陶简直要闹了,没有立竿见影,只是涨了个修为,有个毛用啊!

    倒是笔耕辍笑了,他安抚住颜君陶:“能够知道你肯定会好,我已经很欣慰了。”毕竟对于笔耕辍来说,治好颜君陶就是他的心结,他并不需要颜君陶一下子就在他面前好起来,只要有效果就行。

    颜君陶点点头,效果确实不错,虽然并不是他想要的效果。但看着笔耕辍的样子,颜君陶也只能跟着点点头,用眼神告诉对方,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

    然后,那边总算是反应过来的公子阳,替颜君陶说了颜君陶一直想对笔耕辍说的:“望楚天帝就是后来的勾陈,也就是你的道侣,他来过人祖之墓,但我们依旧不知道他拿走了什么。”

    他们现在被困在吴姖天门里,只能从时间长河离开,并没有办法再回到人祖之墓里查看。

    “我陪着容兮遂来这趟的目的,除了与陶陶话别,也有原因就是为了这个。”笔耕辍道。他也不是个傻的,回到他还叫王太极的这个时间段,就是想要调查清楚勾陈和魔族还有这个人祖之墓之间的关系,他不可能让自己的道侣再去冒险。

    但是……

    “这是我的事情,”笔耕辍抬手,一指戳了戳公子阳,一指戳了戳颜君陶,“你们两个就不用管了,老老实实回到你们的时间点上才是正经事。”

    时间的侵蚀可不是闹着玩的。

    哪怕颜君陶看上去还和没事人似的。而且,即便颜君陶受得了,公子阳也受不了。

    最重要的是……“我可是准圣。”经历过诸天战场,无限接近于圣人的笔耕辍,自持武力和脑洞,虽不敢说什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但他有自信能够帮爱人抚平烦恼。至少他不会连累弟弟在错误的时间,一直陪他跟这儿耗着。

    “可是在我们那个时代的历史里,你很少会提及你的道侣。”公子阳再一次说了颜君陶想说却没有办法说出来的话。

    公子阳对传说中的笔耕圣人也有一些了解,因为他当时从医师临口中得知,颜君陶对笔耕圣人的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和弟弟有共同的话题,公子阳在暗中也是努力了很多。

    “可能性有很多种,”笔耕辍还是那么浑不在意,“好比也许历史上的我不提勾陈,只是为了保护他;也好比是他先我一步飞升成圣,大家不敢再妄议圣人;更好比,历史以后会改变,等你回去之后你才能够知道。”

    笔耕辍觉得历史不是个问题,颜君陶生活的时代是他所在时代的万年之后,很多历史都有可能已经失传,或者是被人扭曲了。

    “别说这个了,”笔耕辍其实也不是不知道会有危险与种种变数,他只是不想颜君陶再担心,他希望颜君陶能够开开心心的回到颜君陶的时代,去继续当那个所有人都知道的颜殿下,“我听兮遂说,你想要我的最后一部作品?”

    颜君陶点点头。

    他知道在笔耕辍没有成圣之前,肯定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最后一部作品打算写什么,而在时间长河里,也只能看到一个仙的一生,管不了圣人。笔耕辍的最后一部作品偏偏是一场骗局,他是去了大荒才完成创作的。

    笔耕辍耸肩:“我可以给你现编一个。”

    事实上,笔耕辍在上古就已经写好了。篇幅不长,也就几千字的短篇吧,但笔耕辍表示:“这不就是首尾呼应吗?我的第一部作品是个短篇,最后一部自然也是。”

    里面讲的是笔耕辍和勾陈的爱情,他们因为错位的时空,展开了一段神奇的故事。

    颜君陶:“……”好吧,虽然莫名其妙的吃了一嘴狗粮,但这个故事的整体结构确实很符合笔耕辍一贯的脑洞风。

    那边,容兮遂也终于重新回到了准圣的巅峰,把他多余的圣力都藏在了时间的长河里。

    这一回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颜君陶和笔耕辍默契的同时谁也没有开口,因为他们坚信他们在未来还会见到,那么此时说再见就毫无意义了。

    因为对于颜君陶来说,也许只是眼睛一闭一睁,未来的笔耕辍就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眼前了。

    笔耕辍站在银色闪闪的河水这边,笑容温柔的挥手,不见离愁,只有对未来的期待,他并没有忘记颜君陶当年对他说的话:“我会努力不成圣的。”

    颜君陶满意的点点头,还郑重其事的上前,用小拇指拉了拉钩。幼稚,又郑重其事。

    他没有办法说话,眼睛却已经足够表达,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啊,谁都不许成圣,他们在一万多年的未来再在一起。

    颜君陶想介绍很多人给笔耕辍认识,他爹他娘,医师临,赵掌门,乃至梦口时夜和巨鲸少年。

    他觉得笔耕辍一定会喜欢的。

    ***

    圣乡,镜湖花海,竹屋。

    颜君陶再一次回到了属于他的时代,那一天的夜空美的就像是在黑色锦缎上点缀着明亮的宝石,群星连线刚刚过去。

    颜君陶、容兮遂以及公子阳,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回到了竹屋前。

    医师临匆匆赶到,他刚刚心有所悸,差点误以为颜君陶消失了。幸好并没有,颜君陶还好好的待在那里。

    除了,呃……

    修为恐怖的涨到了大罗金仙。

    下午抓捕冯胜君的时候,颜君陶还是金仙,如今圣乡还沉浸在终于抓到了冯胜君的狂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在一转眼间,就让颜君陶变成大罗金仙,连公子阳都有了不少的提升。甚至他们三人之间多了很多他所不明白的默契和心照不宣。

    医师临看了眼竹屋,这里是传说中的笔耕圣人突破准圣又快速突破圣人的地方。所以,到底该用风水宝地来形容,还是有毒来形容呢?

    “你们是穿了个越吗?”医师临忍不住吐槽。

    “……还真是啊。”颜君陶一愣,本来是打算在心里说的话,竟然准确无误的发了出来。

    “你会说话了?”公子阳和容兮遂都很兴奋。

    医师临风中凌乱的站在那里,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了怎么破,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