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一百零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09章 一百零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舌尖上的道术     到最后, 笔耕辍也没有告诉颜君陶真正的答案,有关于人类到底是怎么来的, 以及那些创造人类的神或者是别的什么生物到底在想什么。

    圣人笔耕辍只是给颜君陶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你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母亲。”

    如今结合着想来, 笔耕辍这话的意思应该是颜夫人的故事才是最接近人类诞生的真相的。颜君陶的理解是, 人类应该并不是谁特意创造出来抢资源的,也许他们就和龙凤一样, 是一场交合而成的意外。在第一个人类诞生的时候, 他或者她甚至也许都不知道自己是人类, 只是一个四不像的异类。

    想到这里, 颜君陶不自觉的就把目光对准了勾陈,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到勾陈时的感觉, 勾陈的背影是那样的接近于一个人。

    所以, 勾陈才是人祖?

    不,不对,勾陈身上还有魔族的气息, 就像那个黑衣魔说的,勾陈顶多是个混血, 人族与魔族的混血。

    “!!!”如果以此为推论的话, 接下来的猜测也就是两个方向了,勾陈的父母有一个是人祖,或者是勾陈的后代里有一个是人祖。

    不管是哪一种,勾陈确实都有可能拥有打开人祖之墓的关键。

    可是勾陈自己却对此矢口否认。

    但很显然那些魔族也不是空穴来风, 他们必然是在掌握了什么关键性证据之后, 才会找上勾陈的。很可能是类似于血亲探寻一类的证据, 所以他们才会在不知道勾陈是谁、本性如何的情况下,就贸然的动用了在清微天的探子,摸上了三元宫。

    勾陈藏在面具后面的脸,也像是联想到了什么,血红色的眼睛里闪过种种情绪,最终,定义在了假装无事发生。

    他继续对那个魔族审问:“你的同伙呢?”

    那黑衣魔当然是……毫不犹豫的就说了啊。从他的身上让颜君陶再一次看到了上古活色城城主的影子,两面派的特别理直气壮,膝盖骨软的仿佛根本不曾有过,永远没有他们不会出卖的人或者事,他们很不喜欢和强者硬碰硬。虽然也有野心,却更喜欢在背后鼓捣一些什么小阴谋小诡计,当面总会很没有骨气。

    而就在从黑衣魔口中知道了剩下的四个魔族都藏匿在哪里之后的当晚,勾陈独自一人匆匆忙忙的从三元宫离开了。

    颜君陶早早的就在勾陈离开的必经路上等着他。

    一身蓝白色仙衣,绣着银色纹路的绣球花,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甜蜜气息。很显然这审美不属于颜君陶,而是颜夫人的,她自打去了上界仙国之后就一直没能见到过颜君陶。但她给颜君陶已经准备了整整百年的衣服,最终全部都辗转送到了颜君陶的手上。

    颜君陶对于自己穿什么还真的不算特别在意,上辈子他从始至终就是一套天衍宗或者是天衍仙宗的校服打天下,在袖扣绣着代表了首席的金星,让人闻风丧胆。

    这一日,那个颇有气势的颜上仙再一次回来了。他带着恶鬼的面具,扛着一柄不知道哪里来的长镰刀,和拦路的劫匪似的,挡住了勾陈的路。颜君陶还是不会说话,但这也帮助他在挡住勾陈的同时,无形中增加了一种执拗的气势,勾陈不说清楚,他是不会让勾陈离开的。

    “你想问我去哪里?当然是去解决了那些魔族。”

    颜君陶安静的摇了摇头,他才不信。他知道勾陈肯定会把危险掐灭在摇篮里,但除此之外,他总觉得勾陈还要准备做些什么别的,很不对劲的事情。

    “陶陶你让开,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很快回来的。”勾陈放柔了声音。

    颜君陶只是沉默的站在月下,与勾陈对立,如果他可以开口,他会说,带上我,我保证不会成为你的麻烦。

    但颜君陶不会说话,他只能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死死的拦在家长离开的路上。

    如今的勾陈还是红眸勾陈,也不知道他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从下午之后,小白兔的那个他就一直没有出现。

    这也是颜君陶觉得勾陈很反常的地方。虽然说勾陈是双重人格,但明显小白兔的那个他才是主人格,一直在主导事情,红眸的这个他只是作为一种应激机制,在关键时刻被刺激出来保护自己,一旦危险消失,他就会把身体归还小白兔的自己。换言之就是,勾陈觉得现在的情况是他自己仍处在危险之中。至少,是有一些事情发生了,只适合红眸勾陈去动手。

    “让开。”红眸勾陈的声音压低了些,对颜君陶进行了最后一次警告,“我不想伤到你。”

    但如果颜君陶继续这样,他也就只能不客气了。

    一道紫光,一道蓝光,在黑色的夜幕上擦碰出剧烈的火光。颜君陶和勾陈几乎是同时出了手,龙虎相遇,风云际会。颜君陶拿着镰刀的手有一种生疼之感,要不是他意志坚强,肯定就要扔掉手上的仙器了。

    这仙器没什么来头,就是颜君陶随便找来的一件东西,他真正的能力是他带着玉戒的手指,但他并不会把那样的凶残之器对准自己的家人。

    对于别人来说,拿起武器会增加伤害力;对于颜君陶来说则相反。

    勾陈没想到这样了还不能让颜君陶放弃,可是看了看夜色,他只有今晚了,不动不行。于是,勾陈再一次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身形如鬼魅,让颜君陶明白了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就在颜君陶一个闪神没有躲过之际,他对上了勾陈那双红彤彤的眼睛,就感觉到了一阵刺入脑海的晕眩。

    颜君陶很想要抵抗,但是因为并没有对勾陈使用全力,又怕自己以同样的摄魄之术回击,会控制不住的导致勾陈被反噬,颜君陶最终还是中招了。他很清楚自己中招了,因为他看到天空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容兮遂如姑射之仙,乘云气,御飞龙,款款而来,诉说思念。

    颜君陶忍不住就沉溺了进去。

    勾陈这边则抬手,一把接住了晕倒过去的颜君陶,重新把他半抱回了宫殿。拿开颜君陶手上碍眼的大镰刀,然后这次小心翼翼的把颜君陶放到了由瑞气而制的大床上,勾陈还贴心的给颜君陶盖了一层薄薄的锦被。

    勾陈的神情无奈又宠溺:“真是像你哥说的,特别的不省心。好好睡上一觉吧,你一醒,我就回来了。”

    颜君陶这一睡,就一直睡到了十天后,日照高头,颜君陶才依依不舍的从美梦中醒来,他睡的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但确实是睡足了,神清气爽,没有任何后遗症。他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要出去找勾陈。

    结果,不等颜君陶掀开被子,拔腿去追,勾陈和笔耕辍已经笑着一起回来了。

    颜君陶狐疑的打量着勾陈,勾陈却已经变回了小白兔的那个他,带着面具,冲颜君陶眨了眨眼,还是那个特别可爱、不会撒谎的他。

    “魔族的事情已经搞定了。”笔耕辍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了颜君陶的床前,“你可真能睡,是太累了吗?”

    颜君陶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笔耕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而知道这一切的勾陈,却明显在有意回避着颜君陶的眼神,他并不准备告诉颜君陶那一晚红着眼睛的他除了去收拾那几个搞事的魔族以外,他还干了什么。

    颜君陶只能想办法问笔耕辍,人祖之墓呢?

    笔耕辍耸肩:“大概是一场骗局吧,另外四个被抓回来的魔族没有一个知道什么人祖之墓的。我估计就是那个魔族在编瞎话骗你。我就说嘛,哪里来的什么人祖之墓呢?说不定连人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种族的祖先呢。”

    颜君陶却一个字都不信,勾陈会这么做,只能说明他已经打开了人祖之墓,并得到了自己的想要,如今到了抹消证据的阶段。

    勾陈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对颜君陶笑了笑。

    “对了,我来找你是想问,你是要和你哥留在三元宫,还是和我回镜湖花海?”笔耕辍和勾陈已经说开了,自然也就不想再顶着什么天后的头衔,不尴不尬的住在这里。他准备离开了,但暂时还不想回自己的宗门,所以他来问问颜君陶的打算。

    颜君陶在勾陈和笔耕辍之间来回看了看,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最终,他指了指笔耕辍,他有自己的打算。

    勾陈也没有阻止,甚至他的目的就是让颜君陶离开:“好的,如果有什么回去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至于治疗声音这方面,你要答应我,至少每一年回来一次试药。”

    颜君陶点点头,很老实的答应了。

    然后,风风火火的笔耕辍就带着颜君陶和勾陈辞行了。仙人出门,也不需要带什么东西,甚至他们还要防止带什么会被勾陈“监视”的东西离开。

    在转身出了清微天的下一刻,颜君陶和笔耕就同时拦住了对方。

    笔耕辍凑上前,小声对颜君陶问的是:“你信你哥说的根本没有什么人祖之墓吗?”

    颜君陶摇摇头,他不会说话,但他比笔耕辍更直接。直接摊开手掌,里面放的是一个追踪类的仙器,只有一粒微尘那么大,是他在和勾陈斗法时想办法放到勾陈身上的。如今记录了在他昏迷的这十天里,勾陈的所有行进路线。

    这对就差烧个黄纸便能拜把子的兄弟俩,脸上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狡猾笑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