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一百零八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08章 一百零八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舌尖上的道术     颜君陶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上辈子, 他已经是那个成为了圣人的自己, 而整个大荒他只有笔耕辍一个道友。

    圣人笔耕辍已有一座小山那么高大,声洪如钟, 行卧不便, 站在笔耕辍的脚底垂直仰望,甚至未必能够看到他的头。第一次去拜访圣人笔耕辍的时候,颜君陶差点把笔耕辍误认为成笔耕辍的洞府,他当时心中还在奇怪,这是什么沙雕造型的道场。

    然后, 那座“小山”就带着一些委屈回答道:“我就是笔耕辍。”

    颜君陶仰着头,很不合时宜的想到了一句冷笑话, 看来这回真的要说“失敬、失敬”了。

    然后, 他就对着那座“小山”鞠躬敬礼,致了个歉。

    后来颜君陶每一次想要和他的朋友交流, 都总会站在对方的肩膀上, 亲密的依偎着对方的脖颈。哪怕同为圣人的他们,并不需要如此凡人化的面对面也能够交流。但不管是颜君陶还是笔耕辍, 还是默契的认下了这种交流方式,因为……那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活的更像是一个人。

    这大概也是在那么多圣人里,颜君陶单单会和笔耕辍交好的原因, 他们都更想做一个人, 而不是一个与三千大道的其中之一合二为一而失去了感情的神。

    颜君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一边努力修炼飞升, 一边又固执的想要活出个人样, 他只是那么想就那么做了而已,。

    圣人笔耕辍也没怎么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只有一次,大概是说的太顺嘴了,他对颜君陶道:“因为有人对我说,如果可以选择,他想当一个纯粹的人。”

    这言下之意就是那人没的选择。

    想做人的做不了,能做的人却迫不及待把自己和大道法则融为一体,这也算的上是仙国最大的怪现象了。

    大荒的景色很随心所欲,一如它的黑夜白天可以任性轮替,简单来说就是,圣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有可能颜君陶的洞府前还在星空闪烁,夜幕低垂;隔壁的笔耕辍那里已经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甚至是充满了各种想象力丰富、只可能出现在孩子睡前故事里的神奇生物。整个大荒就像是一块极具可塑性的泥胎,它不会像下界或者上界仙国那样,有任何固定的的模样,它是流动又千变万化的。

    此时此刻,它就是颜君陶和笔耕辍这两位圣人默认的比较适合聊天的天气,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盎然的绿色,各种笔耕辍想象出来的生物在其中肆意的嬉戏。

    本应该抓紧时间修炼的颜君陶,难得抽空应邀来与笔耕辍聊天。

    很纯粹的聊天,不会动用圣力去算过去、现在和未来,也不会费神费脑的讨论什么深刻的道学,就只是两个人,一个如小山般坐在蓝天白云里,一个坐在另外一个的脖颈上,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随便瞎聊。

    好比一个说“你看那块白云像不像糖葫芦”,另外一个接“我老家邹屠有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糖葫芦。”

    “你竟然吃过糖葫芦?”

    “也许吧。反正邹屠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圣人的话题也可以很无聊又毫无营养。

    “我真的好怀念水炼犊啊啊啊。”圣人笔耕辍突发奇想又道,连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哦。”颜君陶对此兴致缺缺。

    “你吃过吗?据说那是一道从下界传到上界的菜。其实说白了就是清炖小牛犊,但对火候的把握要求很严格,要炙尽火力,把本身就已经很嫩的牛肉炖到稀烂,又香又滑,入口即化。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牛肉,不追求什么仙力、灵力的补充,只讲究一个口感上的汤鲜味美,还有食物的原汁原味,让人吃上一口就唇齿留香……”笔耕辍说着说着还夸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颜君陶还是不为所动,他真的不明白食物的吸引力到底在哪里,一如他不明白大家对美女、娱乐的沉迷与追逐。

    “食物能提升你的幸福感。”笔耕辍斩钉截铁道。

    “修炼也能。”颜君陶回。准确的说,此时此刻,唯有修炼才是帮助颜君陶摆脱命运的唯一办法,他才六百岁,并不想就在一年后死于大荒崩塌。即便他已经无数次的看到了那个命中注定的未来,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里只有绝望和窒息在蔓延,但他也还是不愿意放弃努力。

    “你为什么还不放弃呢?”笔耕辍不解的回头,用余光看了看颜君陶。即便不动,他的神识也可以帮助他做到这点,但他还是更习惯面对面。

    颜君陶本来在笔耕辍的脖子边靠的好好的,不得不因为笔耕辍的动作而配合的动了动,他对此没什么怨言,只是反问了笔耕辍的问题:“为什么要放弃呢?”不到最后一刻,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你对活下去就这么执着?”笔耕辍自问自答,“也是啊,你才六百岁。”

    颜君陶却罕见的摇了摇头:“不全是。”他肯定是想活下去的,但他之所以那么努力的原因,却不只是因为他自己想活,“我的家人和朋友,有的在下界、有的在上界,我得保护他们。”

    “可大荒崩塌,未必就会影响到下界和上界。”

    是的,颜君陶想起来了,最初的这个大荒崩塌也许并不会影响到上下界的说法,就是笔耕辍告诉他的,他也因此深信不疑到了下辈子。

    “可他们早晚有天会飞升到大荒,到时候没了大荒,我又该到哪里去和他们团聚呢?”颜君陶是这样回答的。

    笔耕辍更诧异了:“你觉得他们所有人都能够飞升大荒?”

    “为什么不?”修炼对于颜君陶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他知道他的亲朋与他不同,可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行啊,他们就是这么鼓励他的。

    “你不想与他们分开?”

    颜君陶茫然的看了看笔耕辍,又垂头想了想,然后笃定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不想和他们分开。”这话说起来有点像是个没断奶的孩子,但他确实不想和他娘分开。

    “但你还是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大荒,因为你觉得你们早晚有天会相遇。”

    “是的。”颜君陶点点头。

    笔耕辍轻笑了一声,好吧,他们总应该允许他们中最小的一员,也就是颜君陶,保持一些孩子气的天真的,不是吗?

    “你不要笑。”颜君陶摆出一张严肃脸,“人族的可塑性是很强的。”

    这才是人类取代龙凤成为天地主宰的原因,不是命运选择了他们,而是他们抓住了命运。人类不像龙凤,天生就有仙级以上的高深仙力;也不如魔族,拥有强健到仿佛怎么操练也不会被破坏的体魄;甚至也许还不如很多动物神兽那样拥有强大的种族天赋与本能。但人类拥有独一无二的创造性。未来在人类的手中总是拥有无限的可能!

    或者这么说,大家都是天地间的灵物,可只有人类成为了最后的赢家,人类自然有它强于别的生物的地方。

    “可能吗?”笔耕辍若有所思,喃喃自语,“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这里也许有个改变命运的办法,但很危险,忙到最后很可能不过是空欢喜一场,甚至你还要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你还愿意去尝试吗?”

    “为什么不?”颜君陶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然后,笔耕辍就笑了:“是啊,为什么不。让我想想……想想……我也不保证能够成功,但是等我。”

    说完这话之后,笔耕辍就闭关了,颜君陶也再也没有从自己的洞府里出来。一直到被混沌吞噬的最后一刻,颜君陶还是没能用那一年努力出个什么成果,笔耕辍大概也没有成功吧。后来的事情颜君陶就不知道,再一睁眼,他就回到了过去。

    颜君陶在梦的最后这样想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梦到这一段,也许是因为在那之前他们正好在讨论人祖?

    每一个当了圣人的人,会好奇的问题都会有很多,也基本各不相同。但总有一二无独有偶,会成为大家都会去探索的交集,好比,人类是怎么来的,也好比,他们的未来最终会走向哪里。后者所有的圣人都知道答案,他们会被混沌吞噬。至于前者嘛……

    颜君陶是所有圣人里最大的异类,他真的一点点都没好奇过人类是怎么来的。他是说,不管怎么样,他都诞生了不是吗?

    颜君陶是唯一一个没有利用圣力,去追溯人类是怎么诞生的、自己又是怎么诞生的圣人。

    笔耕辍说这是因为颜君陶对于自己的渣爹渣娘太过失望,害怕第一个人类的诞生也会让他失望,所以不愿意去面对。

    颜君陶的回答是:“你的脑洞真的有点过大了。”这话很模棱两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而在笔耕辍给颜君陶承诺他会想想办法之前的那天,他们一开始讨论的就是人类的诞生。

    颜君陶对此真的毫无兴趣,但笔耕辍却觉得那很有意思。一直以来人们都爱给自己幻想出种种神奇的诞生,类似于女娲造人,或者是“人日”的说法。女娲造人是人所共知的,人日就比较冷门了——传说中不知名的造物主,在天地初开时,正月一日造了鸡,正月二日造了狗……以此类推,直至正月七月造了人,也就有了正月初七又叫“人日”的传统。

    这当然是纯粹在扯淡了。

    笔耕辍没有直接和颜君陶透露人类到底是怎么来的,他只是兴致勃勃的问颜君陶:“你对此的猜测呢?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你比较相信哪一种?”

    “女娲造人吧,”颜君陶回忆了一下,他这方面的想法大都来源于颜夫人给他讲的睡前神话故事,很多人的三观都脱胎成行于小时候父母对他们的教育,颜君陶也不例外,“我娘告诉我说,人类不全是女娲造出来的,只是后世只记得女娲。”

    最早的说法是阴阳两个大神,用清明之气变作了人;

    后来的说法是盘古开天辟地后又垂死而化;

    再后来的说法是,黄帝创造了人族的阴阳性;上骈创造了人类的五官;桑林创造了四肢;女娲最后赋予了人类那一口灵动之气。

    “总之,我比较相信我们是诸神创造的,不是单单的一个神。”颜君陶总结。

    “那你考虑过神为什么创造人吗?”笔耕辍反问。

    “……恩?”什么为什么?

    “神为什么创造人来和他们争夺天地的资源,大道的宠爱。”笔耕辍的脑洞在后期大到了一般人很难想象的地步。

    “因为神也怕孤独?”颜君陶只能从自我的感受上来推断这个问题。

    “你也说了,有很多神。”所以神并不孤独。

    “唔……”颜君陶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因为神也不知道有一天人类会发展成这样?他们被自己的创造物彻底排挤出了这个圈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