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一百零五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05章 一百零五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本着良心活下去[综]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颜君陶最终还是得偿所愿,戴着十分骇人的恶鬼面具, 接受了来自伊耆仙药宗的医师探诊。

    凡人的医师讲究望闻问切, 上界仙国的医仙也讲究,但除此之外, 他们还爱掐指一算,有的甚至需要抽检禄马、夜观星象。

    总之就是整的神神叨叨的, 特别封建迷信。

    据说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技法,带有来自上古的神秘力量, 心诚则灵。毕竟上古是巫医不分家的, 十二大巫既掌占卜也通医药, 甚至还研究出了不死药, 复活了天神。

    当然, 就医师临曾经对颜君陶讲的,医师们之所以搞这么一套沐浴焚香、开坛做法, 只不过是在往前推演,搞清楚病人在患病之前都经历了什么,自然能更好更准确的找到病灶。推演天赋高的, 一说一个准,很快就能够对症下药;推演天赋不高的……那就纯粹是为了装逼了,别人有的,他也不能差!

    医师临其实也会一手好推演,算未来也许还有变数, 但若只是算过去, 都不用五行四柱, 便可以知道福祸兴衰。

    在一开始医师们还没有把占卜过去运用到临床医学的时候,会占卜过去简直像是鸡肋一样的存在。毕竟过去的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用处,收集情报嫌你不够准确;对个人往事的探究,那还不如自己或者找人探索记忆空间来的快速有效……

    后来一个玩推演只会推演过去的卜师,突发奇想转道当了医师,反倒是大放异彩后,整个医师界的格局就有了全新的变动。

    还有仙表示,上古设置大巫总是有道理的。

    颜君陶作为从上古穿越回来的人,可以负责任的说,上古的大巫给人看病并不会提前算一算。这都是后来人杜撰臆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这种伪历史。

    望楚天帝给颜君陶请来的是伊耆仙药宗医宫的宫主,就不爱搞算命这一套,更多的还是靠自己的技术。

    这位宫主姓孙,地位超然,手法卓绝,和医师临一样,曾是这个时代里被誉为伊耆仙药宗最有望成为天级医师(准圣)的仙,如今,她已经是了。

    颜君陶也听过孙准圣的威名,她后来当上了伊耆仙药宗的掌门。到颜君陶所在的时代时,已经退位,成为了伊耆仙药宗的太上长老,一直在闭关,想要冲击圣人之位,合医统大道,寻常仙轻易是请不动这位仙界瑰宝的。颜君陶倒是见过孙准圣一两次,这还是托了当时和他还是好道友的医师临的福。孙准圣受伊耆仙药宗掌门所托,给医师临讲过一些医,助他成就了大罗金仙。

    也因此,在看到孙准圣的时候,颜君陶天然就有一种亲近感。没想到勾陈面子这么大,能够请来已经是准圣的她。

    孙准圣本身性格也是温柔可亲,慈祥的像个老奶奶。虽然,咳,这位老人家驻颜有方,如今的外表还俨然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在被迫摁到床上当“重病号”的颜君陶,首先对孙准圣表露出喜欢的气场后,孙准圣看颜君陶也更加和善了。再加上孙准圣从医多年,阅仙无数,一眼就看破了颜君陶的骨龄,才是个一百来岁的小家伙,对待器颜君陶的态度,就颇有一种隔代亲的意味了。

    人和人之间是有一种蜜汁气场的,对方只是礼貌疏远,还是真的有亲近善意,一般人多少都有感觉。更不用说是本身就五感通达的仙。

    医患关系友好,是一切良好的开端。

    孙准圣还很会做仙,体贴的并没有刻意去看颜君陶面具下的容貌,也没有探究原因。

    颜君陶则很庆幸,自己选择的是面具,而不是效仿容兮遂用仙术遮挡,要是那样,如今就是在准圣面前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虽然真刀真枪的斗起来,已是大罗金仙颜君陶,未必就一定会输给准圣,毕竟他在特殊体质的加持下,一直都有越级挑战的能力与运气。但在日常里,颜君陶还是秉承着“能避免一点麻烦是一点”的原则,很恭顺的当着晚辈。

    孙奶奶笑眯眯的上前,不需要悬丝,也不需要诊脉,只用仙力开眼,对颜君陶粗看了一番,就已经奇怪的“咦”了一声。

    “可是有什么不妥?”勾陈和笔耕辍一起紧张的上前询问。

    孙准圣哭笑不得,她才刚看到颜君陶,这要是就能检测出什么不妥,那她就不是准圣,而是圣人了。她摇摇头,解释道:“只是觉得小友根骨清奇,不足两百岁的大罗金仙,不免有些惊讶。这样的资质,我还只在龙族身上见过。”

    毕竟龙族一出生就基本有了真仙、玄仙的修为,甚至有直接就有金仙修为的,两百岁的大罗金仙也不值得奇怪。龙族的气运被毁,基本没可能成圣了,多少岁的大罗金仙都没有意义。

    但人族就不同了,人族是近几元会天地的主宰,但出生时修为都不可能很高,只是潜力无限,成圣概率最大。

    颜君陶只能用眼神告诉这位孙奶奶,我算是一头混血龙,但我境界提升快应该和有没有龙族血脉关系不大。

    “太极灵体,两仪道体……下一步就是四象圣体了。”孙准圣上手摸了一下颜君陶的手腕,一边摸一边说,很专业的那种,没什么奇奇怪怪的旖旎念头,大概在她眼里此时的颜君陶和一块龙肉没有任何区别,她摸完骨还不忘感慨,“这样的经世之才,果然也就是天帝的弟弟才能够拥有了。”

    不管这是对方发自真心的想法,还是很会做人的变相捧了捧已经是望楚天帝的勾陈,这话一出,勾陈果然很开心,哪怕带着镂金流沙的面具都挡不住的眉开眼笑。

    勾陈与笔耕辍几乎是同时昂首挺胸,给出了一种“我弟弟就是这么厉害的”骄傲感。

    骄傲完了……

    孙准圣在想的是,外面不是传天帝和天后关系不好吗?这神默契要是还叫不好,那什么叫好?真的不是很懂现在年轻人的夫夫情趣。

    笔耕辍在想的是,擦,都忘记颜君陶是望楚天帝的弟弟了,这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弟弟呢?好恨!

    “不过此前怎么不曾听过小友之名?这般埋没,实在可惜。”孙准圣的提点是点到即止的。但大家都懂她的意思,上界仙国的医师们已经大为出力的科普过无数次了,别人的特殊仙体终究是别人的,并不会通过吃掉对方就能补足自己。现在的特殊体质们都已经十分自由了,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害怕而低调成这个样子。

    “陶陶习惯闭门苦修,并非是怕世间污浊,刻意遮掩。”勾陈赶忙上前替颜君陶胡说八道,“他修的道注定了与众不同,要远离凡尘俗世。”

    孙准圣可以探到颜君陶特殊之体,却没有办法知道颜君陶的道,于是理解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是我着相了。不过小友不能发声一事,”孙准圣皱眉,越来越紧,语气里也带上了为难,“……仙体无损;也没有任何天堑、诅咒之象;道心稳固,不可能突生心魔。怎么就突然不能说话了,实在是奇也怪哉。”

    颜君陶当然知道自己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毫无理由的,他就是有一股莫名的自信,他只要回到正确的时间点上,他无法发声的毛病也就不药而愈了。

    换言之,只要时间点不对,他只就能这样下去。

    颜君陶没办法说,说了别人大概也不会信,所以他希望借由孙准圣之口,对勾陈和笔耕辍下一个他无法治愈的判断,这事也就结了。

    颜君陶充满期待的看着孙准圣,给了她各种鼓励的眼神,加油,放心大胆的说!我看好你!

    结果……孙准圣本来都已经准备说是自己无能,还请天帝另请高明了。但在对上床上的颜君陶那双恶鬼的面具都挡不住的渴望眼神后,她突然就犹豫了。那样的真诚如赤子,本应该和所有的天之骄子一样享受肆意的仙生,如今若乍然告诉他,他的嗓子可能没有办法治了,他会遭到怎么样的打击呢?

    而且,连这孩子都没有放弃,为人医者,她怎么能够轻言放弃?!

    在自己给自己接连灌了好几碗鸡汤之后,孙准圣给出的回答就变了:“虽然我暂时的医术还不够精湛,小友治愈的可能也很渺茫,但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不抛弃!不放弃!

    “???”颜君陶接傻在了那里,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勾陈和笔耕辍却已经激动的抱在了一起,太好了,有救了。哪怕要经历再多次的尝试,他们也愿意!

    孙准圣看着颜君陶怔怔的样子,更加怜惜了。

    她自己也有个爱咋咋呼呼的重孙子,好面子又爱逞强,但其实心底比谁都柔软。她想着,这孩子其实应该也很害怕吧,没有办法再发声与人沟通,可又不想让两个兄长担心,才特意带上恶鬼面具,想让自己显得张牙舞爪一点。

    哪怕他不想放弃,心里也肯定对此事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乍然听到她这么说,定是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他现在很危险,就站在悬崖边上,她不能就这样把他推下去!

    在别的医师还在研究病人的身体时,孙准圣已经涉猎到了心理层面,很多仙并不觉得心魔该归医师管,但孙准圣却并不这么认为。她觉得性格大变的很多仙人,只是心里得了疾病,又或者是大脑里哪里不对了,这不是靠自己就能够克服的,他们需要帮助。

    “别怕,祖奶奶一定会找到办法的。”孙准圣握紧了颜君陶的手,爱怜的揉搓着,很有经验的一点点帮助紧绷的颜君陶放松,“祖奶奶可是天级医师,有什么是天级医师做不到的呢?”

    颜君陶已经习惯了听到医师这两个字就疯狂吹一波他哥,于是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然后……追悔莫及。

    孙准圣笑眯眯的拍了拍颜君陶单薄的小身板:“这就对了,只要你相信祖奶奶啊,祖奶奶就一定会治好你,保证让你和正常人一样,不,甚至更好。”

    转而,孙准圣又对那边抱完就后悔,如今已经分开——笔耕辍正在脸红的像火烧云一般打死不愿意再看勾陈——的小夫夫道,“只要病人肯配合,就比什么都重要。你们小夫夫也要给孩子更多的信心,不要有压力,我们一定可以一起度过这个难关。”

    勾陈和笔耕辍都是很感性的那种人,孙准圣这么一忽悠,他们就立刻也仿佛在身后燃气了熊熊的斗志火焰。三个人完全抛下了颜君陶,开始互相打气。

    颜君陶看的目瞪口呆:“……”这口才简直就是为了传销而生啊。

    孙准圣又感慨了一句:“我以前有个亲妹,一手药法出神入化,比我更有天分,只是没有和我拜入同一门下,小小年纪就分开了。再听说她时,她已经陨落了,她的大药天匣也下落不明,若能找到大药天匣,我相信小友很快就能够治好。”

    颜君陶睁大了眼睛,因为……别人不知道,颜君陶却再清楚不过,大药天匣不就是公子阳手上的那个吗?所以说,他能不能说话这个事只要找到公子阳就可以了?

    还真是造化弄人,命运总是这么环环相扣。

    “没事,虽然找不到大药天匣,但我其实还依稀记得一副我妹妹不外传的丹方,”孙准圣也不能肯定这玩意会不会有用,但她还是觉得值得一试,“有几味珍贵药材的计量已经模糊了,但只要肯尝试,我还是有信心能够调配出来的。”

    “试!”勾陈毫不犹豫的就开了口,这一句充满了土豪爸爸的气息,“多珍贵我都会有办法。我这就命人去开库,实在是没有的,我还可以去换、去找、去取。劳烦您了。”

    勾陈斗志满满。

    颜君陶终于想起来阻止了,真不用试啊,试了也没用,咱们只要回到上古,找到公子阳事情就解决了。他手忙脚乱的才好不容易……引起了重视,是的,不会说话之后想让别人注意到你已经是一件很费劲儿的事情了。

    然后,颜君陶又加了一把劲,表达清楚了他不想治疗的意思。

    颜君陶本来是想给自己找个强有力的外援,结果反而把自己坑了。到最后还是只能靠自己。

    结果……

    孙准圣一看就是多年圣手,对不听话的病人很有一套:“不舍得让你哥拿出来天材地宝?这孩子怎么这么乖呢。听祖奶奶的,药材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这么厉害,等治好了肯定能够给你哥更多更好的回报,不要有压力啊?”

    “我有钱。”勾陈赶忙来床前表忠心,觉得小可爱果然是小可爱,这样了还在处处为他着想,果然和他哥一样善良!

    “对,他可有钱了,让他花!”笔耕辍还在恼怒自己刚刚一时激动,和望楚天帝抱在一起的事情。

    然后,这事就这么定了,不会说话的人,简直没有人权。

    等孙准圣被请去独立的药宫开始着手研究之后,笔耕辍本来是想留下来陪着颜君陶的,但勾陈明显有话和颜君陶是说,笔耕辍不想和天帝有交集,就自己先回去休息了。他在三元宫也有自己的寝宫。

    颜君陶和勾陈终于得以开始了私下沟通。

    不需要颜君陶开口问,体贴的勾陈就已经解释了来龙去脉。

    勾陈穿越的时间点,要比颜君陶更早一些,是望楚仙朝之前那个群雄割据的时代。道主刚刚沉睡,各方天帝蠢蠢欲动,诸天战场已经开启,外界更是充满了动荡与腐朽。

    来自上古的勾陈面对这个与众不同的时代,自然是很懵逼的,但他很幸运,不是一个人穿越的,他和准圣笔耕辍始终在一起。他们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叫望楚的有志青年,笔耕辍熟悉历史,觉得望楚应该就是望楚天帝,他们本想一路辅佐,帮助望楚平定乱局,开创平稳的盛世。

    谁承想,他们还还没开始过五关闯六将、征战沙场呢,望楚就死了。

    关键历史人物的死亡,让脑洞很大的笔耕辍担心是他们的穿越带来的变化,而一旦后面的情况不一样了,有可能他和颜君陶的命运也会改变。

    未免出现太大偏差,笔耕辍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顶替望楚成为传说中的望楚天帝。

    也不知道这本来就是命运,还是他们顺利接替了历史,最终望楚仙朝还是得以建立,诸天战场再一次关闭。但就在这个时候,勾陈察觉到了有一股力量一直在伺机而动,想要把下界也牵扯入上界仙国的斗争。他们并不甘心于诸天战场就这样没了,想要把下界变成第二个无法关闭的诸天战场。

    偏偏在这个时候,准圣笔耕辍消失了,勾陈怀疑他是被迫的又一次穿越了。

    现在镜湖花海旁边存在的竹屋,只是一个空架子,真正有穿越能力的竹屋还在准圣笔耕辍的手上。

    勾陈在这些年陪着笔耕辍的一路上,修为有所增长,阅历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很果决的选择了在准圣笔耕辍消失后,由自己再一次顶替了笔耕辍的位置。为保护下界,他才临时下了“绝地天通”的命令,斩断通天之路,匆匆忙忙的封闭了上下两界。

    与此同时,勾陈和装神笔耕辍其实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颜君陶。

    结果,勾陈没找到颜君陶和准圣笔耕辍,倒是先找到了这个时代的笔耕辍。此前因为这个时代的笔耕辍一直以王太极的名义活跃着,胖瘦又有点明显,勾陈才没能真正注意到他。直至在万法仙尊的蟠桃宴上见到本人,勾陈才确定了这就是笔耕辍年轻的时候。

    勾陈一个没有忍耐,就提出了和才八百岁的笔耕辍成婚。

    这一方面是怕连这个时候的笔耕辍也跑了,另外一方面则是在多年的荣辱与共里,笔耕辍和勾陈已经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他们在一起了。

    一路高能的解释下来,颜君陶的表情基本没离开过“=口=”。

    辛辛苦苦几千年,一朝回到穿越前的勾陈,自然是不能甘心的,可他又实在是对什么都不知道的笔耕辍下不去手,他只是想让笔耕辍早点变成他熟悉的那个笔耕辍,就很幼稚的一直喂笔耕辍吃东西,逼他修炼成准圣。

    可惜,勾陈并不知道笔耕辍之所以会胖,其实和吃喝没什么关系。

    至于勾陈当初是怎么喜欢上后来在连年的战争里不断变胖,外表全程靠仙术维持的笔耕辍,这只能说是真爱了。

    超乎了外表胖瘦的真爱。

    当然,在勾陈看来,不管笔耕辍变成什么样都好看,甚至胖一点会让本身就没什么自信的他更有安全感。面对如今这个又瘦又年轻的笔耕辍,勾陈总有着说不上来的别扭。

    在听说找到颜君陶的时候,勾陈是很激动的,他以为他终于等到了正确的时间点。

    但是如今看来并不是如此,笔耕辍还是那八百岁的笔耕辍,颜君陶连写字都不能,沟通起来真的很麻烦。勾陈说不失望,那肯定是骗人的,但他却不想把这种情绪表现在颜君陶面前,因为怎么看都是颜君陶更惨一点。

    “不要怕,你哥不在,我就是你哥,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颜君陶抱了抱勾陈,是感谢,也是心疼,这些年真的是辛苦他了。

    “其实也不辛苦,还记得镜湖花海的那些花吗?”是它们给了我希望。勾陈如今还是小白兔的那个,笑起来甜甜的,依旧没怎么学会撒谎,所以对颜君陶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你哥在竹屋里说,等待一个人的时候,就是最幸福的时候。一点都不辛苦,反而很甜蜜,真的。因为我知道,我早晚有天会等到他,我很期待。”

    颜君陶怔怔的看着如此深情的勾陈,又想了想那么重感性的笔耕辍,是真的想不明白他们后来经历了什么,才会演变成他所知道的历史那样。

    他突然,有一点点狂妄,想要改变历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