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九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99章 九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容兮遂的解释一出,整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都凝滞了。

    还在断层空间里被困着的红眼勾陈同学表示, 他大概是太没有文化, 导致他连这些人在说什么都听不懂了。什么叫毁天灭地、挑起两族战争, 只是因为混元圣人太闲了?

    容兮遂再一次沉痛的点了点头,别人没听错,他也没说错。

    混元圣人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人。

    在又一次长久到窒息的沉默后,还是脑洞最大的笔耕辍最先开口:“能冒昧问一下, 这种闲的蛋疼的你,有几个吗?”虽然容兮遂只说了一个混元圣人,但以笔耕辍多年的写作经验来看,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

    “我有无数个, 闲的蛋疼的也有很多, 不过闲的蛋疼就要挑起战争的只有这一个。”容兮遂根本不想承认混元圣人是他自己, 太神经了, 也太中二了。

    【是他分出的道主?】颜君陶有个更加大胆的猜想。

    容兮遂摇摇头,他不这么认为。说句公道话, 道主虽然性格也不算特别好,但至少他没那么爱搞事。道主大部分无处宣泄的时间,不是用来闭关就是用来沉睡。也是因为有道主这个打破平衡的存在,才让上界仙国维持了那么长时间的和平。

    怎么看,道主都不像是混元圣人的分-身。

    容兮遂合理怀疑, 混元圣人也许根本没有制造过分-身, 毕竟他不像其他的容兮遂, 闲的没事干只能折磨自己玩, 混元圣人的圣生不要太丰富多彩。

    容兮遂给颜君陶着重介绍了一下混元圣人的生平。

    这位在天地初开时就已经存在,与盘古谈天,和三清论道,撩龙逗凤,极其嚣张。但随着大部分圣人避去九霄碧落闭关修炼,混元圣人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了。

    上古的整个天地都是一体的,并没有像后世那样被切个细碎,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断层。但只要是有智慧的生物,就爱和与自己差不多的人生活在一起,因为这样他们更能够理解彼此的处境与烦恼,至少你真心实意的抱怨时,对方不会以为你是在炫耀。上古圣人也是如此,他们集体居住在一个叫九霄碧落的地方,把大部分的舞台留给了龙凤。

    九霄碧落和上古大陆是互通的,但非圣人之力不可及。换言之就是,圣人想去住九霄碧落就可以去,想回大陆就可以回,上古大陆上的生灵却只能默默仰望九霄碧落,以期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去往那里。

    事实上,要不是祖龙和元凤责任感浓厚,热衷于养本族的孩子,他们大概也已经迁居九霄碧落了。

    混元圣人更是最早迁居九霄碧落的那一部分圣人,他成圣比祖龙和元凤还早,当时龙凤二族都快要夹道欢送这位祖宗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龙凤两族和混元圣人的关系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属于“十分讨厌,又打不死他”的感觉了。

    至于混元圣人为什么再次出山,这个他自己没说,别人也就不得而知。

    拥有差不多脑回路的容兮遂猜测,混元圣人大概是在漫长又孤寂、还无法突破的圣生里被困住太久了,才最终走上了这条毁灭之路。

    但说的再怎么文艺,剥开辞藻的外衣,剩下的也就是容兮遂说的那四个字,闲的蛋疼。

    容兮遂虽然和颜君陶是同时穿越,但颜君陶到达的时间却比容兮遂要晚的多。容兮遂不只利用这些时间成了圣、暂时性控制住了凤族,还顺便调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世。结果身世没有查清,却又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发现了好几个不同的自己。

    这么说吧,这些分-身基本是容兮遂活的过长时间之后,会产生的种种可能的具现版。

    有自我毁灭的,有直接沉睡的,自然也有“我不好过,你们谁都别想活”的。混元圣人就是所有分-身里最具有“奋斗”精神的那个,充分贯彻了生命不息,搞事不止的思想,一天不找点事就浑身难受。

    混元圣人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反派,他不需要别人害怕他、知道他、敬畏他,他只是单纯都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所以他千辛万苦在无数个候选人里考察出了最合适的勾陈,又费劲巴拉的从凤族内偷出了元凤,之后自己就什么都不需要做了,只要敲开了勾陈的大门,把元凤交给他。

    剩下的就是等待与围观。

    不管勾陈选择怎么做,混元圣人都无所谓,他就是享受这么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有事做的过程而已。

    当混元圣人察觉到容兮遂的存在后,他的兴趣立刻就从龙凤身上转移了,他一边和容兮遂斗智斗勇,一边想尽办法要得到颜君陶,因为只光想想就已经兴奋到不行。

    颜君陶担忧的握紧了容兮遂的手,虽然混元圣人只是一种比较偏激的可能,但颜君陶还是有点心疼容兮遂。

    小时候颜君陶身边的人总在告诉他,他是千年、万年难得一见的修炼之才,他的人生目标就该是追求大道长生,成为不死不灭的永恒存在。可是说实话,当圣人那短短一年的经历给颜君陶的感觉并不算特别好,他在一边积极自救的时候,一边想的却是除了笔耕圣人,他身边连一个熟悉的朋友都没有。

    空荡寂寞到他在变化莫测的命运里看到什么很搞笑的事情,想要转身与人分享时,却只会落寞的意识到他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很清楚的知道,曾经熟悉的那些人,早晚有天会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不是不同界的区别,而是生与死的鸿沟。只有他守着那些记忆,独自一个人活着。

    颜君陶忍不住想,这样的圣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放心,我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不同的分-身会有不同的想法,虽然他们脑回路相似,但也会在人生的岔路口,只因为一个细小的偏差而做出迥异的选择。容兮遂觉得哪怕没有颜君陶,他应该也不至于变成混元圣人那个模样。道主更像是容兮遂会做出的选择。

    颜君陶却摇了摇头:【我不是担心你会变成什么样子,是我担心你会难过。】

    颜君陶只当了一年的圣人就已经有点受不了那样的冷清了,容兮遂呢?他又活了多久?经历过什么?从一开始为长生开心,到后来的因为聚散悲伤,再到后来的因无法死去而愤怒,最后周而复始。

    上辈子看着他飞升时,容兮遂又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呢?不了解容兮遂的过去,就永远没有办法理解他在做出放颜君陶离开的这个决定时付出了多少。

    【对不起。】颜君陶环抱着容兮遂的腰,把头埋入了容兮遂的怀里,像小动物一样不安的拱来拱去。上辈子他真的错过了太多珍贵的东西,公子阳的温柔体贴,赵掌门和师弟们的拳拳爱护,以及……容兮遂。

    容兮遂哭笑不得的抱着颜君陶,感受着那份软若无骨的温暖,他的陶陶就是这么甜啊。

    笔耕辍也难得没有再去打扰容兮遂和颜君陶。他转而开始反思,大道长生真的是好事吗?这到底是一种奖励,还是一个诅咒?

    当然,不管容兮遂的分-身们经历了什么,都不是混元圣人可以这么做的理由。

    “我会去阻止他。”容兮遂早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毕竟是他自己惹出来的烂摊子,他会负责收拾干净,就像是他再不甘愿也要救道主一样,毕竟颜君陶就在一边看着啊,这是他绝对不愿意辜负的存在,颜君陶觉得他是个好人,那他就会努力成为一个好人,“我已经摸清楚穿回去的规律,我先送你们离开,等我收拾了上古的事情,我就回去找你们。”

    上古的龙凤注定了命有一劫,躲不开,逃不脱,就像是颜君陶的上辈子,大荒的圣人最终都会被混沌所吞噬。这不是谁能够改变的。

    但至少容兮遂可以做到不让他自己成为这个□□。

    “我已经把公子阳救下,妥善安置好了。”容兮遂能够出现来找颜君陶,自然是因为他已经让他和颜君陶都没有了后顾之忧,“勾陈也交给我就好。”

    然后,容兮遂才想起来什么,一手搂着颜君陶,一手拿出元凤的蛋,他知道它听得到。他传音给那颗蛋——记住了,没有颜君陶你就死定了,你欠他一个因果。

    如果没有颜君陶,容兮遂才懒得去搭理什么龙凤二族。

    元凤蛋很识时务的微微亮了亮,青色平滑的蛋壳,闪过了搭配色彩很接地气的金红之色。好像真的在给出他已经记下此事的回应。

    颜君陶从容兮遂怀里抬头时,容兮遂已经把元凤重新放回了瓦罐里。颜君陶的眼角微红,没顾上其他,正愣愣的看着容兮遂。

    他没想到容兮遂的解决办法竟然是这个!

    “你最讨厌话本里那种拖后腿的队友了,不是吗?”容兮遂抬手,轻轻抚过颜君陶柔顺的长发,颇有些爱不释手。他尽量用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委婉的语气告诉颜君陶,金仙这个修为在上古,约等于龚宝宝那个修为在上界仙国,留下真的没什么意义。而且,容兮遂还会因为颜君陶在身边而忍不住分心。

    “我保证,我一定会回去找你的,好不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