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九十八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98章 九十八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据红眸的小黑兔勾陈交待,他其实已经带着自己脱离魔族有些年了。

    虽然白兔版的自己有点弱, 但躲在深山老林的洞天福地里, 也是可以自己单过的, 白兔版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特别能吃苦,不爱追求什么物质。他们那段时间的生活是安静又祥和的,不用担心被人打扰,也不用担心会打扰到别人。又有黑兔版实力强大的自己时不时出来打打牙祭, 不要太逍遥。

    直至有天,一个穿着红衣的圣人,轻轻敲响了勾陈家的木门。

    如今回想起来,那一日仿佛连天气都透着一股反常, 白兔版勾陈修剪花枝时, 还剪断了自己最爱的花。他一直有些心神不宁, 觉得即将要发生点什么, 事实也果然如此。

    那红衣圣人翩然而来,只询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想复仇吗?”

    圣人的声音如鬼魅, 似海妖,带着普通魔难以抗拒的诱惑力,心思稍微杂些,就很容易被对方所掌控,成为那圣人坚定不移的追随者。

    但当时是白兔版勾陈开的门, 他心无杂念, 直接傻乎乎的问圣人:“报什么仇?”

    “向魔族, 向龙凤, 我可以帮你。”圣人锲而不舍。

    勾陈到底是什么回应,他没有讲,但他是事无巨细的给笔耕辍讲了其他所有的东西,类似于“圣人给的不是力量,而是一颗蛋和一份计划”之类的事情,他也是全部都说了。并且还讲了笔耕辍没有问到的——他和龙凤之间的恩怨。

    勾陈和凤族之间的矛盾,在于勾陈有一段去凤族族内为质的经历。

    凤族虽然自持法力高强,是天地的主人,但他们却比龙族多了个心眼,怕手底下各自为政的魔族哪天想通了要联合起来,推翻凤族的统治。为此,凤族要求为他们服务的魔族,每一部都必须送一个首领之子去凤族“学习”。

    这种名为“学习”,实则为质的行为,并没有引起魔族太大的反弹,毕竟所有兽都已经习惯被龙凤奴役了,不管龙凤又怎么样的突发奇想都不足为奇。

    这本来是一件应该和无父无母、被认为是畸形杂种的勾陈毫无关系的事情,直至他所在的那一部毫无防备的突然更换了首领。魔族内部的首领是需要通过很血腥的手段上位的,其中厄部尤甚——新首领会吃掉老首领,真.吃,就是字面意义,还要在所有族人的面前吃掉。

    这寓意着新首领主得到了老首领的一切,并主宰着他的一切。

    勾陈所在的部族就是被厄部一个单独分出来的小队给吞并的,老首领被当众下了锅,妻儿按照传统会变成新首领的财产,但他的儿女实在是接受不了父亲被吃的事实,发了疯似的对新首领进行了刺杀。

    结果当然是老首领的儿女也和他们的亲爹成了同一个盘子里的菜,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迎来了轮回。新首领则借此再一次传扬了自己的强大与无人可敌。

    但也因此,新首领没了儿女,本应该送去凤族的质子,一并被盛在了菜里。

    最终,新首领拍板决定抽签,抽出一个魔认作自己的养子,顶替质子的位置去凤族,直至下个十年一换的日子。

    抽签这种事情,在有法力的魔面前约等于是合法作弊了。大家也不用怎么各显神通,因为他们很有默契的就达成了共识——毫不意外的,最不受族人欢迎的“畸形儿”勾陈,被选中成为了新族长的“儿子”。

    其实对于当时的勾陈来说,去凤族为质反而是一件令他充满期待的事情,他天真觉得的,再不会有比魔族更糟糕的种族了。

    然后老天就用事实告诉他,可以有。

    魔族内部虽然动辄对勾陈不是打就是骂,但至少他们是把勾陈当做同族的。而凤族,根本不会把他们当人看的,不管是魔族贵族,还是魔族底层,在凤族眼里都一样,他们什么都不是。

    质子被送去学习,是跟着一群未成年的小凤凰在一起,熊孩子能有多残忍,勾陈可以说是理解的透透的。

    也是在凤族,勾陈爆发出了以保护他自己为己任的第二人格。

    当时遍体鳞伤的勾陈直接被从山上扔了下去,只因为有个小凤凰想看看魔族能不能在情急之下长出翅膀。结局可想而知,勾陈是长不出翅膀的,他连尾巴都没有。当时的勾陈连腾云驾雾都没学会,需要借助仙器才能够飞在空中。在不断的坠落时,勾陈觉得他死定了……

    ……说真的,他反倒是觉得那也许才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与解脱。

    但是等勾陈再睁开眼,黑兔勾陈就上线了,他顽强的勾住了悬崖峭壁上一株韧性极强的仙草,虽然后来没撑多久草还是断了。可有了经验的黑兔勾陈,就这样效仿之前的努力,开始了一次次尝试的攀抓,经过不懈的努力,虽然手指染满鲜血,甚至露出了白骨,但至少他得到了缓冲,最终帮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但这还不是最绝望的,最令勾陈感到绝望的是,当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走出去回到凤族内部之后,他才意识到,根本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不要说道歉了,他们甚至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既然勾陈还活着,那就继续来侍奉小凤凰吧。

    不管勾陈活着与否,那个把他推下去的小凤凰都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不管到哪里,他勾陈都是烂命一条,连娱乐他人都会被嫌弃如此没用。

    也是在那一刻,勾陈萌生出了真正的反抗之意,凭什么他们就活该被这样对待呢?都是爹生娘养的,龙凤又比他们高贵到了哪里去?勾陈不服!黑兔勾陈不只有这颗叛逆的心,还有叛逆的资本,他学什么都特别快,不需要谁来告诉他,修为就开始了猛涨。

    但白兔勾陈却始终继承不了来自自己的力量,他就这样过上了一会儿厉害,一会儿谁都能欺负的诡异魔生。

    黑兔勾陈那个时候虽然有了反抗之心,却只是想着要逃跑,而不是要回敬龙凤什么。

    在经过种种策划与努力之后,勾陈还是逃跑成功了。

    而就在逃跑的路上,勾陈遇到了龙族一个新上任的河伯娶亲,强娶一些根本不愿意嫁给他的少年少女。越是不愿意,那龙族河伯就越开心,他很享受那种掠夺的感觉,对方想要反抗却根本没有办法。

    简单来说就是一头变态龙。

    也不知道是所有的龙凤都很糟糕,还是勾陈运气不好,总是遇不到好的龙凤。黑兔勾陈救下了一批祭品,那些祭品却反过来怪他多管闲事,让他们没有办法巴结上厉害的龙族大人。

    是的,这些人的反抗根本就是演给那条河伯龙看的。

    不管是黑兔勾陈还是白兔勾陈,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直接傻在了原地,并差一点被重伤。他还要受到龙族的追杀,一路躲躲藏藏,最终才心灰意冷的躲入了深山。

    勾陈这辈子的经历是真的很坎坷,没有人愿意救他,他救的人也不需要他……

    而对比颜君陶和勾陈不同的遭遇,就能看出上古时期的特色了——阶级差距极大。它可以是瑰丽又壮阔的上古,同时也可以是野蛮又残忍的上古。它对你的友好程度,很大意义上决定于你的血统与出身。在上古当个小人物,根本没有活路。

    没有对比,也就没有伤害。

    以前颜君陶还觉得修真界和仙界已经足够看重出身,简直不给寒门出路,如今才意识到,至少在修真界和仙界,不管是你什么种族,你都还是有出头的机会的。

    历史一直都在不断进步与向前,哪怕中间有反复有曲折,但它始终是在努力朝着越来越美好的一面在努力着的。

    听完勾陈的遭遇,连笔耕辍都有点想要挑起龙凤大战了。

    当然,只是想想。

    勾陈在听到那圣人递过来的“善意之言”时,也只是稍稍有过一丝的心动,然后就拒绝了。

    可惜,这是一桩强买强卖的生意,勾陈想不做都不行。

    白兔勾陈和黑兔勾陈的矛盾点也就因此而生,白兔勾陈只想躲在山里继续过不被人打破的平静日子,黑兔勾陈却觉得如果不答应这件事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接下就接下呗,反正他们要挑起的也不过是一群渣滓之间的战争。

    两个勾陈秉承着不同的理念,开始了反反复复的斗争。

    至于那个红衣的圣人是谁……

    “我不知道。”黑兔勾陈和白兔勾陈摇了两次头,他们根本没见过那样的大人物,对方的面容在他们看来也是一片模糊。

    颜君陶却抓取到了几个关键词,一下就想通了什么:【混元圣人!】

    容兮遂与颜君陶一拍即合,他也觉得就是另外一个他在搞事。

    “……还有另外一个你?”笔耕辍都震惊了,一个容兮遂就已经够讨厌的了,还来一个?显然他并不知道,未来还有个道主在等着他们去救拯救呢。

    【他们不一样!】颜君陶坚持这样认为,至少他的容兮遂就不会做出这种挑起龙凤大战的丧病事。

    “你知道为什么另外一个你要这么做吗?他也和龙凤有仇?”笔耕辍问道。

    容兮遂的脸上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在和颜君陶重逢后,容兮遂就撤去了脸上的迷雾,露出了本来的模样,那被笔耕辍暗暗认定为狐狸精一样的长相,怪不得把他弟弟迷的五迷三道的——不是容兮遂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那么做,而是相反的,正是因为知道,他才不想说,另外一个他做这些,只是因为……

    闲的蛋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