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八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89章 八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颜君陶很想对这群龙设已经崩成渣的龙说, 你们是不是认错龙了。

    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他目前根本不会说话。这不是一个冷笑话, 只是颜君陶之前单独面对笔耕辍的时候,并没意识到无法说话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困扰。被乍然扔到吵吵嚷嚷的龙凤群里,颜君陶才发现了这个世界会对特殊人群有多大的恶意, 回去之后就改善一下吧。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那一霎那, 颜君陶根本躲闪不及, 也不后悔自己想到的这个, 于是就只剩下坐等功德了。

    结果这回竟然神奇的没有。

    颜君陶当然很开心啦,不过在开心之余他也不忘思考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求日后可以继续规避。

    但介于他们当下所处的这个特殊地点、特殊时间以及特殊情况, 有太多种可能了, 好比这个时候天地的宠儿还是龙凤, 改善人族生活和龙凤有一仙石的关系?还有就是大道天道给颜君陶功德,也许从一开始就和他给人族仙界带来了什么无关,只是单纯的想往死里坑他, 如今他穿越了,坑了也没意义了。诸如此类。

    变量太多,颜君陶不愿意冒着再一次接收功德金光的危险,去挨个进行试验与求索。

    最终, 颜君陶也只能暂时先压下思考, 吭哧吭哧的用仙术在天空中写金字, 尽可能意简言赅, 在一句话里包含了大量信息的与那群龙道:【我叫颜君陶, 我不认识你们,我也没有办法化龙。】

    上辈子颜君陶在参加廪君竞选的时候,因为没有办法化龙,不知道被后世的那群龙嘲笑成了什么鬼样。因为在龙族内部看来,没有办法化龙的,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正统龙,哪怕是两条龙在所有龙的见证下生的小龙,没有办法出现龙族形态,也会被讥讽为上辈子不修这辈子才会残疾的畸形儿。

    虽然上辈子的颜君陶最后还是用实力打了龙族的脸,可那些存在的过去已经足以说明一个问题,不会化形在龙族是要受到歧视的。

    以上古龙族的高傲,肯定是接受不了这种不完美。

    颜君陶已经做好了“这群龙表示自己认错龙,掉头就走,还他和笔耕圣人一个安静世界”的准备。结果……这群龙竟然感动的差点哭了。

    也不对,不能算是感动,而是替颜君陶惋惜又佩服。

    内心活动大概类似于:殿下竟然是残疾吗?太惨了,真的太惨了。但我们殿下就是这么棒,残疾了之后也不会自卑的羞于启齿,拥有如此强大的内心之灵,真的是太励志了!

    莫名其妙的,颜君陶就从一只走失稚龙,变成了年度励志龙。

    至于颜君陶会不会说话,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毕竟上古龙族里上千岁了还坚持不愿意学说话,只会龙吟的也是大有龙在。

    至少颜君陶会写字啊!一看就是长大后会很爱学的文化龙!

    龙族以武见长,不能说一个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吧,但平均受教育程度确实没有凤族高。仗着有种族传承,能逃课的就绝对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在课堂里坐着,听夫子讲课。

    新一代未成年龙主动失学的问题,一直让龙族的廪君十分头疼。

    颜君陶竟然会写字,这群龙都快要再一次感动哭了,真的是太励志了!对比那些明明全程交流只能靠吼,却还要嫌弃你听不懂他的吼叫的龙,会主动用文字沟通的颜君陶,简直乖到不可思议!

    顺便一说,上界仙国的文字和上古龙凤使用的文字其实是不同的,只不过颜君陶有上辈子参加廪君竞选的基础,对上古文字也有所涉猎。

    脑洞圣人笔耕辍就很茫然了,那些出现在空中的鬼画符都是什么?

    也因此,连明明是和颜君陶一起穿越到上古的笔耕辍,都开始合理怀疑颜君陶真的是龙族的殿下了。

    不等这群龙开开心心的表示“找到殿下了,咱们可以打道回府了”,一群服饰尽可能往烈火的红与金靠近的凤族,也及时赶到了。凤族的出场比之霸道的龙族有过之而无不及,凤未至,火已燃,灼热感由远及近,越来越热,让普通妖魔根本招架不住。最终半边天都被染上了赤红的色彩,像极了夕阳下的火烧云。

    城门口,一半紫雷滚滚,一半业火焚天。紫色和红色的较量导致无端起了很大的狂风,连茶摊的顶棚都被不知道吹到了哪里,身边的妖魔想作鸟兽散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伏地瑟瑟发抖。

    站在最中间的龙凤却全无感觉,还该怎么站就怎么站,连袍角都不带乱的。有实力就是可以这么任性。

    凤族的队伍里有男有女,或者说是有凤有凰,均以其中一个妖妖娆娆、眉尾处直接化成了金红色凤羽的男子为尊。男子头戴凤翅紫金冠,左右挂长穗,一双凤目将一种“我虽然阴柔,却也可以很霸道”的感觉表现的淋漓尽致。

    之前和颜君陶搭话的龙族高富帅走了上去,与凤族的这位“白富美”,相视而立,兽瞳中透露出的是一模一样仿佛随时可以展开的嘶咬血腥。

    这就是上古的霸主,当他们相争,连天地都要为之让步!

    不过,在互相看了好一会儿之后,这个故事却并没有发展为“你瞅啥”、“瞅你咋地”的事故,一龙一凤都拿出了他们最好的教养与理智。

    “娘娘腔。”龙族这边先进行了人身攻击。

    “智障龙。”凤族也是不甘示弱。

    是的,这就是他们对彼此能够拥有的最好的教养了,没啥话不说的就是干,真的已经是很难得了。

    龙凤之间的恩怨纠葛由来已久,就是一笔“千年前你杀了我二大爷”、“你二大爷万年前还杀了我小舅呢”的烂账,生生不息,不可断绝,根本没有办法握手言和。不管谁出面都是一样的,他们如今只互看一炷香,对骂三五天,已是一场奇迹。

    奇迹的原因——颜君陶,正迷茫的站在两队龙凤的中间,被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可以说是很爱护幼崽了。

    至于随时和颜君陶绑定的笔耕辍,他虽然有准圣修为,但根本没被这群龙凤看在眼里。或者说看过了,实在是搞不懂笔耕辍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在经过了“也许是猿猴成精”之类的猜测后,他们就再没把一只猴子放在眼里了。至于准圣,这很了不起吗?他们如今的队伍里,至少有五个都是准圣。准圣之间也有等级与境界的区分,谢谢。

    颜君陶抬起手指,上面闪着他要说的金字。不会说话真的很难受,他想提醒别人注意他,都不太容易做到。

    那边龙凤已经骂的风生水起了,那种恨不能手撕了对方的怨恨实在是太过强烈,各种兽压飙的飞起,身后的天气也十分的反常,一会儿电闪雷鸣一会儿烈火熊熊的,直接吓晕了旁边跪伏的好些个妖魔。

    而他们对越排越长现在根本动不了的进城队伍,还有是否给别妖造成了困扰,根本不在意,因为这并不在大爷们关心和思考的范畴里。

    他们是龙凤,他们是天地的主宰,他们想咋地就咋地。

    颜君陶却实在是有点丢不起这个人了。以前他觉得人类对世间万物就已经够傲慢的了,如今才发现,比起龙凤,人族真的已经足够低调收敛,吸取了很大的经验教训了。

    颜君陶手指上的金字顽强的存在着、变换着,可惜,还是没能引起重视。

    直至笔耕辍忍无可忍,一声 “你们都给我闭嘴!”的巨喊,带着仙力,一层层的以他为圆心荡了开来,仿佛都能够看到那极具穿透力的声纹,不只入侵到了龙凤过热的脑子里,甚至打碎了不少远处的石块。

    这一声之后,龙凤当机了,连周边想围观八卦又不敢围观八卦的热心群妖都傻了。我天,他真的吼了龙凤?不是他们出现幻觉?这猴子哪儿的这么大的胆子?!

    龙凤二族也已经多年没遇到过敢这么和他们说话的兽了,哪怕是魔族里那群不想和龙凤有任何关系的独立派,也只敢想摆脱龙凤的掌控,悄悄搬到其他地方过日子。正面和龙凤硬刚的勇气是来不了的,因为哪怕只被轻飘飘的看一眼,有些兽的腿肚子都要打转。

    但偏偏这么做了的笔耕辍,却并没有在下一秒因为不敬龙凤而被撕个魂飞魄散,因为龙凤终于看到了颜君陶如葱根的手指上,飞着的金字:【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好不好?】

    “殿下是不是累了?”

    “殿下是不是饿了?”

    颜君陶懵逼的看着凤族这边的凤,他什么时候成为凤族的殿下了,他怎么不知道?不对,龙族他也不是啊!

    一龙一凤同时上前关心颜君陶,还不忘互瞪彼此,异口同声:“这是我们殿下,你瞎认什么?!”

    稍微错愕一下之后又齐声道:“不许学我说话!”

    “等我们大殿下来了,你就完蛋了!”

    龙凤虽然不对盘,但族内的阶级构成却是一样的,廪君至高无上,其次便是各方的王,然后就是大殿下了。

    “大殿下”不是按照出生年龄来排的,是按照实力,有点类似于各大宗门里什么都管的大师兄,只不过宗门里的大师兄排序是按照拜师的早晚。

    之前找人的时候,虽然来的龙凤在族内已经足够尊贵,可毕竟达不到让大殿下亲自出马的地步,但在确定找到了殿下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就颜君陶到底是累了,还是饿了的事情,这对幼稚的龙凤差点再一次吵起来。一个坚信颜君陶在外流落多日,风吹雨打的,肯定早已经是强弩之弓,需要一个绝对安心的环境先休息一下;一个则已经张罗的要给颜君陶坐一桌好酒好菜,殿下实在是太瘦了,这得吃了多少苦啊,我的天,赶紧着准备一罐子阳山蜜来甜甜口。

    总之,在各种尊重颜君陶的情况下,一群刚刚还站在城门口火气旺盛的吵架的龙凤,如今正小心翼翼的哄着颜君陶换到城主府去……继续吵架。

    颜君陶少年的外表在所有龙凤眼里都还只是个孩子,极其脆弱的幼崽,必须轻拿轻放的那种。

    龙凤为了谁抱着颜君陶的问题,也是差点真的火拼起来,因为这关系到了到底是自己傻了还是对家神经病了,这明明是他们的殿下,什么时候就属于对方了?

    领权之争,寸土不让!

    最终当然是颜君陶自己走了,他不是全身瘫痪,不需要谁来把他当个巨婴伺候。

    等龙凤终于风风火火的走了,被留在城门口的一群妖这才劫后余生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胸中的恐惧却迟迟没有散去,那种种族压制真的太可怕了。

    他们离当场死亡就差那么一点。

    龙凤相遇,总要斗上一斗,不死不休。至于其他在场的妖魔……为什么要在意他们是死是活?殃及池鱼就殃及呗,谁让你倒霉呢,在大自然的灾难面前,你总不能去责怪这玩意不长眼吧?你只能说是自己倒霉。这个逻辑放在龙凤身上也是一样的,在龙凤看来这个世界天生属于他们,所有的资源都是他们的,他们能够如此大方的与这些寄生虫分享就已经是一种仁慈了,还要他们怎么样哦。

    当然,也有为了八卦不要命的,在龙凤刚刚走后,就已经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

    讨论颜君陶到底是什么。

    “欸,我突然想起来,你听没听过三百年前的一个传说。”

    “什么传说?”

    “龙凤二族里有一头龙和一头凤相爱了,私奔了,自此放下武器与恩怨,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你们说着刚刚那个少年有没有可能是龙凤生下的不被大道承认的孩子?”所以才会残疾,因为太强大了,连大道都要嫉妒。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龙凤都是霸道的性格,不允许他们的孩子变成对方的模样。

    “……先不说这个传言有没有可能是真的。”八卦群里也有带着脑子听八卦的,理性分析道,龙凤有世仇,一个护短,一个爱面,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跨种族的恋爱,他们的性格打从骨子里就不会允许这种东西的存在,“退一万步说,真的有龙凤突生异变,脑子不正常了,非要爱自己的世仇爱的死去活来,只说凤为雄,凰为雌,一条公龙和一条公凤私奔,是怎么完成生子这个高难度操作的?”

    “也有可能那边是母龙啊。”有人大胆猜测。

    “母龙生下的孩子都随爹。”也有人弘扬正确的科普。

    只有公龙的种会被承认是龙,换言之就是,母龙只有和公龙生小龙才会被龙族承认,这也是龙族子嗣稀少的原因之一,龙族们的长老还坚决不改这封建糟粕,一直被凤族抨击鄙夷。

    如果是母龙和凤族私奔,那孩子会直接被默认为是凤族的小崽子,龙族根本不可能承认这“杂种”的身份。

    龙族有些大男子主义真的很直龙癌。

    但颜君陶身上那让人两股战战的龙息却是实打实的可怕,不被龙族承认的龙,根本不可能有如此纯净又霸道的气息。

    颜君陶其实也在奇怪来着,他在正常的时间点上,可没有这么动物占地盘一样的一面。他的身体是医师临用玉做出来的,早就剔除了龙族的一切,根本来不及生长什么龙筋龙骨。颜君陶上辈子能参加廪君竞选,也只是龙族只承认孩子父亲这个糟粕规矩在起作用,和颜君陶血液里流的是龙血还是是人血没啥关系。

    可是穿越了一下之后,一切都变了。

    笔耕辍是穿越后变成了准圣,而颜君陶却是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可怕龙压。说真的,随时随地带着这么一个玩意,出行会很不方便啊。走哪儿都和耀眼的灯泡似的,谁都知道他来了,他走了,好虐。

    但偏偏上古龙族看上去却很喜欢这种耀眼瞩目的感觉,龙息越霸道代表了越强大、越健康,越被祖龙所承认。

    他们都很开心,颜君陶看上去还是个幼崽,龙息却已经和成年龙差不多。真是棒棒哒!

    顺便的,龙族这边挑衅的看了凤族那边一眼,感受到了吗?这可怕的气息,只可能是我们龙族的崽崽!你们想孩子想瞎了心就努力去外边找去,别特么乱认亲戚,我们不熟,这辈子都不可能熟的!

    凤族那边却和这群臭龙连挨近都觉得鼻子难受,根本没有办法共存在一个空间,龙息什么的简直神经病一样的存在。

    凤凰身上就没什么味道,要有也必须是香香的,今天也要做一只精致的凤(凰)!

    但……

    两拨人同时看了看打死不要人抱,非要自己走在路上的颜君陶,心都要被萌化了。这种非要自己摇摇摆摆走路的小宝宝既视感,真的的是太可爱了啊啊啊!

    唯一有点揪心的是,小宝宝现在才是金仙修为,这和纸片人有什么区别?风一吹都要担心他被吹倒的呀,要是摔疼了,哭了怎么办?会不会要他们给吹吹伤口?要不要爱的抱抱?是不是得给他打烂这害宝宝跌倒的坏路?这么一想的话,好像也挺萌啊!

    颜君陶压力大的可怕,虽然他不怕龙凤,但这种被无数头凶猛野兽一直盯着的感觉,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颜君陶不得不再一次告诉他们:【我已经一百六十多岁了。】

    龙凤的回应是,哇,真的好小啊,好可爱,才一百六十岁!夭寿哦,谁忍心让这么大的幼崽随便出来乱跑啊,简直要遭天谴了!

    他们看颜君陶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三四岁的孩子,在没有大人监管的情况下,就跑到了马路上。

    上古不记年,龙凤二族都是寿元悠长到以为自己会与天同寿的类型。所以虽然子嗣艰难,他们倒也不是特别着急,毕竟谁在知道自己会不老不死的时候,还会去在意时间的长短呢?该来的总会来的,或早或晚。当然,他们对幼崽还是很喜欢的,不过没有也没有关系,一切都要靠缘分嘛,不强求,要佛系。

    颜宝宝差点被这群傻逼龙凤气死。

    城主府内,墙头草的魔族城主早已经提前得到风声,为颜君陶准备了最高规格的礼遇,并很贴心的准备了一个圆桌,一左一右什么都是一模一样的,不至于龙凤因为高低问题在城主府里打起来。

    不过城主明显是想多了,有颜君陶这个幼崽在,龙凤再生气,也是不会打架的。

    他们不是不知道他们不管不顾的打起来会造成多大的破坏与影响,往日里只是不在意别妖的死活罢了,对于幼崽就不一样了。

    龙凤的幼崽见面也会撕咬,但成年龙凤却绝对不会对幼崽动手,哪怕是对家的孩子,他们也只会先把孩子送回去,再开干。这是原则!

    笔耕辍继续护在颜君陶的身边,替颜君陶问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用手在空中写金字毕竟太慢了。

    颜君陶给了笔耕辍一个感谢的眼神,这才是亲哥啊!龙凤这种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非要给自己加戏的才是奇怪呢。

    龙凤虽然疼孩子,但是明显行事作风很霸道,一点解释的打算都没有,这不是小孩子该知道的事情。

    颜君陶到最后知道的也只是凤族丢了凤子,在颜君陶一身仿佛在龙脑香里打了无数个滚的气息里,他们依旧能够强行认凤子,并且把画像拿出来给颜君陶看了一下。颜君陶确实和画像里一模一样,连衣服都一样,是来自颜君陶那个时代才会有的样子与款式。

    看了看凤族各个一手出神入化的玩火仙术,颜君陶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龙族这边也一样,虽然打死不承认他们丢了崽儿,毕竟前些时候才疯狂嘲笑过凤族,这个时候承认了就太打脸了。反正颜君陶这一身的龙息就是铁打的事实,没的辩。

    凤族不得不暗示,凤子有可能是他们廪君的弟弟,希望龙族能够分清轻重缓急,不要搞事。

    龙族嗤笑:“巧了这不是。”他们要找的也是龙族廪君的弟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