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八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87章 八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带着空间闯六零     公子阳必然是来不及的。

    不给公子阳任何表现的机会, 容兮遂就已经把冯胜君就收拾了。这是显而易见的, 不是吗?在准圣面前,除了圣人和准圣以外全是辣鸡,容兮遂要更狠一点,他连圣人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理由很简单, 圣人下不来, 远程威胁容兮遂根本不惧。

    若是圣人找到了回到仙界的办法,那就……更好了, 容兮遂能高兴死。因为那就证明他也是有办法陪着颜君陶去大荒的, 一旦他踏入大荒,他无敌的法则就会生效。

    冯胜君也知道颜君陶身边肯定随时会跟着容兮遂这个道主弟弟,但这已经是他能够等到的最好时机了,他必须得冒险赌一把!当初逃往镜湖花海的时候, 他就已经算好了这一天。他知道颜君陶要参加炼丹比赛, 进而猜到了颜君陶的目的是圣人故居,他同时也知道镜湖花海的防御措施。一旦开启, 那措施会给人一种根深蒂固的他哪里也跑不了的印象,这样他才好蹲守在故居, 给颜君陶一个“惊喜”。

    当然,这本来是冯胜君最后的备选计划,他没想到要那么早的实施, 也没料到医师临这个变态会掺和进来, 并放了戮力魔尊和他互相折磨。

    最重要的是, 颜君陶在这个过程里竟然还得到了功德金光, 闭关去了。

    种种意外都打了冯胜君一个措手不及,有一种非酋无极限的感觉。

    但大概是非酋了一万次后总该时来运转一次,都这么磕磕绊绊了,最终的结果却还是如了冯胜君所愿——颜君陶赶在进入故居之前醒了过来,一切照旧。

    冯胜君其实是面临着两个选择的,要么灰溜溜的从故居逃跑,要么趁着这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机会放手一搏。普通人但凡智商和情商在线一点,一般都会选择前者,虽然屈辱,但是很稳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以后总有机会。冯胜君就厉害了,在他的眼里根本没有前者的选择,只有后者,不存在其他出路。

    这样又惊喜又刺激,多有趣啊。

    哪怕最终的结果还是不能让冯胜君满意,但他至少也带给了颜君陶一定程度上的精神伤害,说不定会成为永远的心魔什么的,而他在享受了一把后带着强烈的痕迹死去,这样的魔生才有意义啊!

    简单来说就是不能和变态讲逻辑,他的逻辑只有自己能够懂。

    颜君陶确实被突然从后山出现的冯胜君吓了一下,冯胜君不知道在那里蹲守了多久,悄无声息的犹如幽灵,他也没有任何反派非要叨逼叨的破习惯。等到容兮遂好不容易离开颜君陶的时机,冯胜君就提刀杀了上来,迅如疾风快如闪电,并不想给颜君陶任何反应的机会。

    颜君陶机警异常,很轻松的躲过了冯胜君的大刀,却在还没有来得及抬指反击的时候,就被突然出现的容兮遂给接了过去。阻止了有可能的自爆。

    是的,自爆。

    冯胜君很清楚自己的近战是毫无意义的,因为颜君陶总有些莫名其妙的运气,会把他克制的死死的。哪怕他突然杀出,颜君陶也有本事绝地反击。所以他真正的杀招是在与颜君陶回击之后,他在自己身上装了不少颜君陶制造发明的毒火仙丹,颜君陶但凡想要反击,他们兄弟俩就会一起被炸上西天,手拉手去下个轮回。

    让颜君陶自己亲手杀死自己,想想就很刺激!

    可惜,这么个简单粗暴却有效的办法,被容兮遂提前看破,一招解决了。他直接把冯胜君困在了一个错位的空间里,能让冯胜君看到他们安然无恙,却没有办法再对他们进行伤害,冯胜君被气死,也只会炸到自己。

    容兮遂怎么可能离开颜君陶?在明知道旁边就是镜湖花海的情况下,搞笑呢?

    医师临也在最恰当的时候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长发与衣角依旧很注意细节的在仙术的辅助下,与地面等任何事物保持着一个距离。他给了本就被气的不轻的冯胜君一个极具挑衅的笑容,并搭配了一句:“好玩吗?”

    医师临说过的,他负责关起来的人,他就会负责到底,不会再给那人任何兴风作浪的机会。先给人希望,再给人绝望,这是冯胜君的拿手好戏,如今被一点不差的运用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冯胜君哪怕是个傻子也知道他这是被耍了,不管是他的算计,还是他的等待,亦或者是他看上去最有可能的奋力一击,在别人眼里都是一场猴戏!冯胜君不怕死,他就是个疯子,但他受不得一点侮辱、不能被愚弄半分,这才会真正让他不爽到极点。不管是来自颜君陶的、陶清音的还是医师临的。

    冯胜君好不容易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将之深藏,努力理智的在医师临和颜君陶之间来回看了一眼,对医师临道:“你拿颜君陶来当耍弄我的诱饵?”然后,他又对颜君陶挑事,“看来你的好哥哥对你也不怎么样嘛。”

    不管颜君陶知不知道这件事,结果都是颜君陶被利用了。

    颜君陶不知道,就是医师临根本没把颜君陶当回事,说利用就利用了;颜君陶知道,医师临还是忍心让颜君陶来冒这个险,啧啧,仔细品品这种糟心的感觉。

    但颜君陶大概注定要成为冯胜君的克星了,他说:“但这个计划是我提出来的啊。”

    “什么?!!!”冯胜君终于还是失态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颜君陶却又回答了一遍,打破了冯胜君的妄想。不管是耍弄冯胜君,还是拿自己当诱饵。这都是颜君陶的计划。他刚刚从闭关状态出来,总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不是吗?主导者是他,不是医师临也不是容兮遂,他们只是被他“绑架”,不得不配合他来玩一玩而已。

    “你已经在金球里待的太久了。”不能再给圣乡添麻烦。这是颜君陶的逻辑。

    “你知道故居的密道?”

    “我不知道啊。”颜君陶摇摇头,他不知道冯胜君的计划,但那并不妨碍他将计就计,他只需要知道冯胜君确实有个计划,以及冯胜君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就好。

    有关这点,前者公子阳之前已经猜到了。后者的情报提供者,就是戮力魔尊了,她在和冯胜君周旋了这么久之后,还是很了解这个大儿子的,在感受到冯胜君非同寻常、安耐不住的兴奋后,她就在第一时间告诉了医师临。

    不管冯胜君的计划是什么,他们都可以反给冯胜君一个惊喜。

    颜君陶看着被困的始终挣脱不得的冯胜君,眯起了眼:“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动我的哥哥,是要付出代价的!”

    真以为随随便便伤了公子阳,还可以高枕无忧吗?

    公子阳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赶到故居的时候,隔着篱笆门,听到的就是颜君陶的这句话,他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他从小最想要的便是这种被维护的感觉,他的父亲没有给他,他的母亲也没有给他,最后却是从他的弟弟嘴里听到的。那个他从小都没有见过,只听着传说长大的弟弟,他的母亲一次次的希望他能够超越又笃定他超越不了的弟弟。

    命运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公子阳和娘子玉一样,对颜君陶其实也是有过一些微妙的,家里就没有哪个同辈人能够没有,羡慕又嫉妒,崇拜又忌惮。可是,当他们真正见到颜君陶,认识到了颜君陶之后,这种微妙就会不攻自破,再不出现,因为颜君陶值得最好的一切。

    “陶陶。”公子阳忍不住开口。

    颜君陶回头,看见了公子阳,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只热情的对他哥招手:“哥,我好想你,身体好点了吗?”

    “我也想你。”百年不见,一年不见,结果都是一样的,思念从未断绝。哪怕他们其实从理论上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可他是他永远的弟弟,这点是不会变的!

    那边兄弟情深,这边的冯胜君却已经快要羞愤欲死。至于他心里有没有一点点对颜氏兄弟的羡慕,他也说不上来,也许有,也许没用。但结果已经注定了,在他还没有遇到颜君陶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很多没有办法回头的事情。

    医师临先一步带着冯胜君走了,不紧不慢的去让圣乡撤掉金球的防御。不过他表现的不算特别着急,至于还被困在里面的戮力魔尊,啊呀,真是对不起,一不小心忘记了呢。

    公子阳则留了下来,和颜君陶分享了笔耕圣人故居的秘密,虽然这个发现最终没起到任何卵用。

    但颜君陶还是表现出了对公子阳的崇拜:“好厉害啊!我就没有这个耐心,一点点推断出这些。”

    “我只是时间比较多。”公子阳笑的有点不好意思,俊美的脸上带着微微红晕,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更加漂亮了。他不得不说,他其实是很享受这种被弟弟崇拜的感觉的,哪怕他弟弟其实修为不知道比他高了多少。

    他一边说,还一边不忘给颜君陶塞丹药,这些都是公子阳之前就给颜君陶炼的。以前总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手,觉得自己的丹还是不够完美。如今却发现,甭管好赖,至少要给颜君陶先装备上,防个身什么的。丹药可不只有吃一种用途。

    颜君陶也不管这对丹药对自己到底有没有用,都一一笑纳了。因为他知道,这就是公子阳对一个人好的方式,公子阳总想要把最好的都捧给自己喜欢的人,不计回报。

    上辈子的公子阳就是这样,他从不吃亏,只有他爱的人才会让他心甘情愿的忘记自己。

    “说起来,这个故居里还有不少好玩的东西,”公子阳自觉自己掌握的道法肯定不如颜君陶高深,不敢在弟弟面前班门弄斧。如今好不容易知道了一个弟弟不知道又有兴趣的,自然是恨不能讲他个一天一夜,让自己显得有点用处。

    笔耕圣人不愧是脑洞圣人,简单质朴的故居里也藏了不少奇思妙想。

    颜君陶跟着他哥哥跑前跑后,开心异常。

    容兮遂脸上微笑,内心崩溃。走了一个医师临,又来了一个公子阳,以后要是再来几个,他还怎么谈恋爱?!

    “在这里能够看到群星连线。”公子阳一会儿的功夫就变得更加过分了,他直接带颜君陶去后院看星星了,比容兮遂这个正牌的准对象还要浪漫,“先在天上连成一线,在前后纷纷坠落,据说景色美不胜收、波澜壮阔。”

    “群星连线?”

    “这是写在笔耕圣人一个笔记里比较某个角落的话,我也是碰巧才看到的。”为了调查清冯胜君到底打的什么主义,公子阳真的是竭尽了全力。根本没什么碰巧不碰巧,他都快要把笔耕圣人生前留下的东西翻烂了,“我也不知道这群星好看不好看,或者有什么用,但看上去笔耕圣人好像特别在意。”

    那一夜,容兮遂就这样看了一场三个人的流星雨,真是再特么诡异不过的约会了!是不是以后结婚渡蜜月都要带上个哥啊?!

    然后,一道比昼夜还要明亮的白光,席卷了圣人故居所在的山头。

    ***

    颜君陶再一睁眼,就茫然的看到了如今自己正身处的这个不知名地界,旁边还有一个比笔耕圣人瘦了不少,但明显有着一张相同脸的笔耕圣人。

    颜君陶只可以肯定,他们俩现在都不在万年前,因为万年前的仙草不可能长这么高,比人都高!应该是更早之前。

    所以说,容兮遂果然是一张乌鸦嘴!他在看完星星后,要不是穿越了,他就跟容兮遂姓啊啊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