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八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81章 八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笔耕圣人短篇故事里的少年到底是真是他弟弟, 还是一场属于脑洞者做的过于真实的梦,这个谁也说不准。颜君陶比较关心的是,他们怎么才能靠这个少年,拿下未来一年内在圣乡举办的种种比赛。

    比赛的内容主要就是炼丹。

    是的, 炼丹。笔耕圣人一个无情道的道修,平日里的兴趣是写小说, 但给他举办的纪念活动却是炼丹比赛,总是炼丹比赛, 缺什么都缺不了的炼丹比赛。外界对此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不懂活动承办人脑子里的坑到底有多深才会这么做。

    直至最近,忘情仙宗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长老,在一起醉酒后终于道出了真相:忘情仙宗也很想搞出一些更贴合笔耕圣人身份的活动,类似于小说大赛啊、无情道的比拼什么的, 但笔耕圣人不答应啊。

    笔耕圣人当年在飞升大荒前,就已经很有远见的和忘情仙宗签订了一系列严格的契约。其中一条明确规定了, 纪念活动里必须包括炼丹比赛, 否则任何打着他旗号的活动都将受到惩罚。

    圣人回不到仙界没错,但圣人却和大道一般, 只要你默念他的名字,他就能够感受到,并通过大道进行一些对下界的操作。总而言之, 笔耕圣人说的惩罚, 可不是什么口头上的威胁, 而是实打实的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不介意别人借用他的头衔赚仙石、提高社会地位, 但他所想也必须成真。至于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炼丹比赛,他没解释过,别人也就无从知道了。

    反正颜君陶上辈子没听过笔耕圣人有什么奇怪的炼丹情结。

    也许只是笔耕圣人的一次刻意为难,又或者是上辈子和这辈子发生了一定的改变,改变原因暂时不明。

    每一次炼丹比赛的冠军,则会由笔耕圣人留下的一件仙器选择而出,谁也作不了弊。而

    颜君陶在苦心孤诣的研究了历届所有炼丹冠军的作品后,总结出来的规律就是——冠军炼制出的丹药,很多都与短篇故事里的少年有关。

    治疗少年不能说话问题的丹药,这自然是最先出现在脑海里的答案,不过很多这方面的丹药反而不讨喜,很容易被仙器否定。旁人不懂是为什么,但颜君陶却有个大胆的猜想,那些丹药笔耕圣人都试过,没有效果,所以自然要否定。

    其次就是类似于少年人适合或者会喜欢的种种丹药,培元丹、驻颜丹,或者是恶作剧方向的丹药,并不拘泥形式。

    实在不行还可以把丹药的颜色、名字,硬往镜湖花海和少年的名字上面凑。

    不只是颜君陶发现了这个规律,每届都有取巧者总结出规律,并想出了种种获奖办法。少年到底存不存在,或者只是笔耕圣人写的有点入了戏,这都无所谓,只要仙器能够选择你当冠军就好。

    笔耕圣人的炼丹赛,在仙界的丹师中十分有名,主要是奖励丰富。第一名除了奖励以外,还可以进入笔耕圣人的故居,挑选任何一件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东西可以是笔耕圣人留下的来自万年前的天材地宝,也可以是能拿去换大价钱的属于笔耕圣人的物品,不管如何都算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除了第一名以外,其他比赛选手的名词就是按照实力来排名了,这成为了很多丹师一较高下的舞台。

    伊耆仙药宗派来的丹师往往能够拿到前三。

    真正的丹师对于第一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值得他们角逐的反而是第二,那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第一。换言之就是伊耆仙药宗的丹师其实总能在真正的第一或者第二之间徘徊,实力强劲。

    下界的伊耆药宗还要靠姜老爷子一手打造品牌效应,造成市场垄断,上界的伊耆仙药宗靠的就全部都是硬实力了。也许没有下界赚钱,却没有仙敢小觑,是东方八天最大的仙药宗门。

    这一次的丹药比赛,伊耆仙药宗自然也会参加,派来的都是最有前途的弟子,他们会统一在比赛开始前一天抵达圣乡,带队的代表已经给颜君陶下了拜帖,对方态度恭敬,希望能够在赛前来拜访一下师叔祖。

    是的,师叔祖。

    跟着医师临,颜君陶总是会莫名其妙的长辈份,前有伊耆药宗的掌门叫他师叔,后有伊耆仙药宗的新秀叫他师叔祖。

    这位在新秀丹师里风头正劲的年轻人,颜君陶本来是没打算见的,不过在公子阳用“即见茶”联系了颜君陶,表示了他这次也会跟着前来凑热闹的意愿后,颜君陶就改了主意。他是说,他总不能只见公子阳而不见其他人,这很不利于团结,也不利于公子阳融入集体。

    颜君陶和公子阳这对兄弟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他们都十分思念彼此,虽然对于仙人来说,动辄闭关个几十年上百年的是一件常事,但他们依旧会想念。

    伊耆仙药宗的新秀丹师目标是比赛的第二,颜君陶和容兮遂则无论如何都要拿到第一。

    “等等,如果炼丹比赛是用仙器选,那印花有什么用?”为了给自家师叔投票,龚宝宝可是给自己准备了一整年不同角色的扮演服饰。

    “仙器只选冠军,印花则在进入决赛圈后,每个环节都能起到作用。”颜君陶简单的给龚宝宝讲了一下。

    颜君陶为了得到冠军,第一步就是吃透了比赛规则。

    印花可以用在败者复活环节,也会和评委的评选进行互相佐证。

    “佐证?”龚宝宝一脸茫然,有听没有懂。

    颜君陶不得不为他又详细说了一下怎么佐证。评委打分,观众投花,然后总结对比两者的选择结果。当然还是以评委的评选结果为准,可如果评委徇私枉法,和观众的投花结果差距太大,比赛的仲裁就会介入调查,甚至重新比赛了。

    丹药比赛在举办了这么多年后,早已经形成了一套比一套复杂的比赛规则,堵住了种种有可能出现的作弊漏洞,尽可能的朝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方向进行。

    当然,印花最重要的作用还是给业余组投票。

    虽然是同场竞技,但万年的比赛下来,潜移默化的就形成了专业组和业余组互不干扰的默契。像伊耆仙药宗那位新秀就是今年专业组的种子选手,他们的作品都是很专业的那种丹药,拼的是技法、成丹与效用,晋级主要靠评委,目标是第二;而颜君陶和容兮遂这种就属于玩票性质,制作出来的丹药千奇百怪,主要看有没有意思,去留由印花决定,最终会由仙器选出第一。

    业余组但凡有点心思的,丹药就都会围绕少年展开。专业组就更加一本正经了,不过也有因为一副自创的治疗嗓音的丹方而同时问鼎专业和业余的鬼才。

    好比……医师临。

    医师临也代表伊耆仙药宗参加过这个丹药比赛,他虽然是医师,但医药丹在外人看来一直是不分家的,哪怕他们内部很了解他们之间的区别和鸿沟。当年医师临在还没有下界前,为了得到笔耕圣人故居的一样东西,而参加了比赛,他本意只是拿业余组的第一的,谁承想那年专业组的第二那么不给力,最终让医师临拿了个货真价值的冠军。

    医师临在得知颜君陶要参加这个炼丹比赛后,就以过来人的身份,给颜君陶讲了不少比赛的技巧,以及自己的经历,以供参考。

    医师临当年给颜君陶制造身体,制造到后面缺了一味很重要的固定灵魂的材料。不是他没准备,而是他准备的那些备选都不管用,他好不容易才查古籍找到了万年前的一株仙草,那草在当年并不值钱,但在如今却很稀缺。

    哪怕是医师临,最少也要等百年才能够从伊耆仙药宗仙工养殖的草药库里拿到手,他实在是等不起,就想起了笔耕圣人的故居。

    笔耕圣人飞升大荒前,什么都没有带走,因为显而易见的,仙界的东西并不能在大荒气到作用,就像是从下界飞上界,二次飞升之后肯定要一穷二白一段时间,区别只是是带着垃圾一穷二白,还是一身轻的一穷二白。笔耕圣人选了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之后,就潇洒的飞升了,基本有用的都留了下来。

    颜君陶重生回来,从下界到上界之前想要花光自己的灵石,这个灵感就来自笔耕圣人。留着真心没什么用,不用留下来造福后人。

    颜君陶要来镜湖花海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要寻找制作比赛丹药的灵感。

    他站在一片花香中看了半天,颜君陶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大概真心没什么艺术细胞。这里景色很美,可除了美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了。

    前后看完,全程用不了两炷香的时间,然后他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至于如何拿下比赛,还是千头万绪。

    颜君陶在回到家里的花厅后,就拍了拍容兮遂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的准对象说:“万法归一,想必你应该也懂炼丹。”

    “是的。”容兮遂郑重其事点点头。

    “……哈?”颜君陶本来是开玩笑的,他都做好找公子阳或者是医师临给他作弊的准备了,结果容兮遂却笑着告诉他,是的,万法归一,他什么都懂一点。

    “但什么都不精?”

    “为什么会不精?”容兮遂反问,“不精怎么创造新丹方?”

    颜君陶默默在心里给容兮遂跪下了。从这一刻开始,他正式觉得容兮遂才是大道的宠儿了。什么都给了容兮遂,又让容兮遂免去了和大荒同归于尽的风险,比他可幸福多了。

    一周后,公子阳独自一人,先行抵达了圣乡。

    公子阳骑在一只可以任意穿梭时空的花斑巨兽上,一身白黎搭配的标准药师服,袖扣绣着代表了伊耆仙药宗的纹饰,一路走来就没有人敢为难,甚至收到了不受对医者的尊重。公子阳还是那副双十青年的外表,容貌俊美,气质如竹,身上还萦绕着淡淡的药香,真的可以说是年少有为,意气风发。

    在找到容兮遂的宅邸前,公子阳在路边遇到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

    少年崴了脚,正苦恼的坐在那里,阳光下的他就和小天使似的,让人不忍给那双明亮的双眸留下任何阴霾。

    公子阳却能忍心目不斜视的从少年身边纵兽而过,好像没有看见一般,一点伸手帮忙的意识都没有。

    脑海的大药天匣正在和公子阳说:【天惹,那魔修是不是看上你了?咱们一路遇到他多少次了?他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他脸再怎么变,身上的药气不变也是白搭啊。】

    【少管闲事。】公子阳的内心只有怕让颜君陶等他等的着急的想法。至于其他人,很重要吗?

    冯胜君就这样看着公子阳一骑绝尘,前往了颜君陶暂住的地方,但他自己却连追上去的能力都没有,因为为了取信公子阳,他是真的把自己的腿给整瘸了。对方不要说来问一句了,看都没看!说好的公子阳性格温顺,特别乐意助人呢?!

    骗子!这一家都是大骗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