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七十三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73章 七十三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不管这个“明明都是自己考的,自己过了, 容兮遂却没过”的倒霉结果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颜君陶都对容兮遂充满了愧疚:“我修改了几个答案, 我以为他们说的才是对的。”

    但从结果来看, 颜君陶才是对的, 虽然连他也不确定自己是怎么蒙对的。

    “我保证下一次一定替你过了这个考试。”做人就要有始有终。

    “没关系,”容兮遂趁机上前搂过了颜君陶,把玩着他细长的手指,他并不介意这事, 相反,他很高兴师生“小游戏”再一次回归了讨论范畴, “比起你替我考, 我大概会更喜欢你来教我, 帮助我进步。最好的恋爱状态就是为了彼此变成更好的人, 你说,对吗, 颜夫子?”

    虽然容兮遂说的每一个字都很正经,但他就是有本事把这样的话都用意味深长的语调说出来,在颜君陶的耳边吐着暧昧的气息, 让人总觉得他们俩之间肯定要发生点什么。

    颜君陶却……特别的不解风情, 他好像根本没开窍,还在继续揪着考试的问题:“你不觉得去学堂会更加合适吗?”

    颜君陶是真的觉得自己其实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对考试记忆仍停留在上辈子, 如今能过全靠运气, 并不能很好的帮助容兮遂。学堂里的夫子就不一样了,他们永远掌握着最新的第一手答案。说实话,颜君陶都有点想回去再上一遍了,哪怕他已经过了考试。

    容兮遂不得不身子前倾,压着颜君陶的手,用冰凉的薄唇,阻止了颜君陶接下来的所有话。

    唇瓣只是轻轻一碰,奇迹就这样发生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他们只能看到彼此,连空气都仿佛在这一刻被点燃。面对不解风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直球,让对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意识到,他们在面临什么。

    颜君陶感觉他的大脑都不会转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容兮遂用尽自己最大的克制,在享受够了这种比想象还要美好的触碰后,从一时的冲动中抽身。他抬起修长的食指,点在了颜君陶软乎乎仿佛还带着花瓣香气的红唇上,自己覆到了另外一边。只隔着一根手指,两人近到了不能更近。这种欲语还休的挑逗,让颜君陶的心比刚刚跳的还要快了几分。

    颜君陶反客为主,用手抓紧了容兮遂,以确保自己的心一会儿哪怕真的跳出来,也只会跳到容兮遂的心里。

    容兮遂的唇瓣微微张合,但颜君陶却始终没有办法组织好足够的精力,却听清楚容兮遂在说什么。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兀,又……有点惊喜的刺激。

    “看来你不讨厌它。”容兮遂为此已经很满意了,他一直记得颜君陶并没有真的答应和他在一起,只是答应试一试。他不想过快的吓到颜君陶,他觉得这必须循序渐进,因为一时的忍耐要比长久的失去轻松的多。

    容兮遂一点点的顺着颜君陶微润的唇,划下了自己的手指,再一次吐出温热的气息,靠近了颜君陶,搂紧了他仿佛不堪一折的腰肢,再一次把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还是一碰就离,就像是一种嬉戏,细碎的啄吻带来了热浪与温凉的矛盾。

    颜君陶不知道容兮遂这一回在玩什么套路,但他很清楚的知道容兮遂大概成功了,他被一次次的靠近又一次次的离开折磨的恨不能这就压倒容兮遂,强硬的扣着他,让他们彼此的唇体验一回真正的深吻,彻底交融在一起。

    颜君陶是这么想的 ,也是这么做的。

    但容兮遂却阻止了他。

    颜君陶就像一只寻而不得的小兽,虽然成功压倒了容兮遂,却只能一个劲儿的在容兮遂怀里拱着头,他想尝尝他的味道!

    “还不到时候。”容兮遂这样道,他尽量放缓了语调,好让自己能够顺便调整有点喘的语气,“我想给我们彼此最美的第一次。”

    颜君陶理智上觉得容兮遂说的有道理,他们真正的初吻不应该发生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但情感上他又觉得容兮遂简直不是个男人。

    最终,颜君陶的理智还是战胜了他的情感,他发泄似的咬着容兮遂的唇瓣,恶狠狠的威胁:“你会后悔的。”

    容兮遂不得不仰面抱着坐在他身上的颜君陶,努力忽略自己脖子以下的异动,心想着,我已经后悔了。

    但他还是坚持想要给颜君陶最好的一切。在最美的地方,在甜的时刻,留下最棒的第一次深吻。

    两人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用一个最能扫兴的话题——学习,开始了彼此的清心寡欲。

    “我们可以先从我给你填错了的题目开始补习?”颜君陶试着道。

    他已经全然忘记什么去找夫子了,他现在能说出来话,就已经很是不可思议。

    随着考试结果的通知,一起被送到各个考生手上的,还有他们可以得到的正式版身份玉简,或者是错了的考题并附赠正确答案。

    容兮遂抢在颜君陶之前,已经单独看过了颜君陶到底答错了什么。

    “你只是默写错了,其他题都是对的。”容兮遂这样回答颜君陶,却并没有打算把来自登仙阁的纠错信真的给颜君陶看,“我会背下来,以防万一下次再考到。”

    “默写?”颜君陶一愣,他还以为会是他哥那道题。毕竟他的对了,就说明容兮遂的错了啊。

    “是的,只有默写。”真的是只有默写,容兮遂卷子里的默写是让答题人按照顺序写出来当下仙界最不能得罪的人。颜君陶特意注意了一下这辈子和上辈子的区别,把容兮遂加了进去,但他却漏了自己。这也是容兮遂不想颜君陶看到答案的原因,他不想颜君陶不开心,“你忘记把我‘哥’和你哥从名单里删除了,他们对我来说是家人,不是威胁。”

    “默写题也这么私人化的吗?”颜君陶半信半疑。

    “是的,就是这么私人化。”反正颜君陶也已经考过了不会再考第二次,容兮遂编瞎话编的飞起,特别的理直气壮,真敢就这么直视着颜君陶的脸。

    刚刚才靠近的仿佛能够融为一体的脸,颜君陶身上的香气……容兮遂好不容易才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好吧。”颜君陶也没有太坚持,事实上他一直没有搞清楚登仙阁的判卷标准,有些题目明明是一样的,答案也一样,可就是有人过了而有人不能过,“但是有求于我哥的那道题……”

    “这个也要因人而异。”容兮遂基本已经搞清楚常识考试这一套是怎么运作的了,因为他在前往登仙阁顶层的路上,看到了阅卷官。

    那是天地间的第一根笔,用竹子所制,被圣人用过,和无字天书一样,这位无量竹笔也很不喜欢化形,它也没能成圣,一直低调的留在上界仙国,和无字天书是一对好搭档。它可以同时变成成千上万个自己进行书写。

    无量竹笔的天赋技能之一就是能感受到每一个人下笔那一刻的信息。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明明考试时作弊没有被发现,但最后公布结果的时候还是被刷下去的考生——他们瞒不过无量竹笔。

    无量竹笔会根据它掌握到的信息,进行针对每个人的特点判卷,上万年来矜矜业业,从未出错。

    所以,颜君陶不管写什么,答案都是对的,因为根本没有仙敢生他的气,或者对他造成死亡威胁;而容兮遂会挂,很可能是无量竹笔在委婉的提醒,作弊在它这里是行不通的,但是它又不敢真的在作弊名单上写容兮遂的名字,只能鸡蛋里挑骨头的让“容兮遂”错了一提,进行补考。

    “我有种预感,下次我一定会过的。”容兮遂笑着对颜君陶道,并没有提无量竹笔半句,“因为我拥有全天下最好的夫子。”

    “我一定尽力!”颜君陶被哄的很开心,他就是喜欢别人夸他,很容易满足。

    然后,他们就去买了一套常识考试的答案玉简,最新版本,还会不断更新,特别的高科技。

    于是,在外出的路上,基本都在颜夫子辅导容学生里度过了。

    他们此时正在前往北方八天之一的太文翰宠妙成天,简称妙成天,属无-色-界四天之一。

    所谓无-色-界,就是……与色-界相反。在无-色-界生活的仙人,会渐渐变得没有情-欲、没有形色,凡人和低阶修士甚至无法看到他们,只有高阶修士和仙人可以。是走无情道最适合的修炼场所,也是觉得爱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的万法仙尊最讨厌的地方。

    万法仙尊统一把无-色-界四天称之为性冷淡的讨人厌世界,并坚持认为它们就不应该存在。但他一人之言,并不能挡住每年还是会有大把大把的人来到这里。

    因为上界仙国的十大美景之一——镜湖花海就在这里。

    这里同时也是笔耕圣人的家乡,是的,笔耕圣人曾经修的是无情道,师从无情道的魁首门派忘情仙宗。太上忘情的忘情。

    笔耕圣人和颜君陶讲过,大概正是因为他不为感情所动,所以才会把感情戏写的那么传神。因为他靠的全部都是想象力。脑洞大道嘛,幻想总是被摆在第一位的。一旦涉及到现实,幻想就很难再变得那么美好与传神了。

    对于体验派来说,还是要自己先去谈个恋爱,才能写出最甜蜜的爱情;但对于幻想派来说,太过真实的爱情只会让他们失去想象的能力。

    没有谁对谁错或者是谁更好的比较,只有幻想派是最适合笔耕圣人的。

    不过在很多人对笔耕圣人的理解印象里,他应该是个生性浪漫的人,生活在仙界最美的景色里,写出了最动人的文字,哪怕他师从无情道,却是个有情人,是一个“叛逆者”。忘情仙宗没有办法把他除名,因为他就是忘情仙宗的招牌,不是所有的一流仙宗都一定能出一个圣人的。

    好比天衍仙宗就没有,所以上辈子他们才会那么重视不足百岁就飞升上界的颜君陶。

    但事实却是,笔耕圣人是颜君陶认识的人里面最坚持无情道的,他把他的感情宣泄在他的文字里,然后就像是封印了它们一样,再不提起。他是个好人,喜欢自己的家人,对道友十分友善,但他却从不会说起他的道侣。

    笔耕圣人是有道侣的,据说也曾如胶似漆,恩爱缠绵。但到最后笔耕对待道侣态度,还是一如“忘情”的解释——寂焉不动情,若遗忘之者。

    有过感情,却像是遗忘了一般。

    到底在那段感情里发生了什么,孰对孰错,外人无法置喙,因为没有人能够百分百的确定发生了什么。

    笔耕圣人对颜君陶很照顾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以为颜君陶也是走的无情道,虽然后来知道不是,但颜君陶看上去比谁都像。颜君陶有感情,只是很多时候会不自觉的忘记,因为对于当时的颜君陶来说修炼才是第一位的,哪怕他甚至没有考虑过他为什么要一直修炼。

    这辈子颜君陶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在大荒崩塌之后,仙界也跟着一起完蛋,他更愿意和他所爱的人死在一起。而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在洞府里等死。

    这一年,是笔耕圣人二次飞升一万年整的庆典。

    笔耕圣人的师承忘情仙宗,决定在笔耕圣人的家乡妙成天的镜湖花海,为他举办一场盛大的纪念活动,邀请所有愿意来的人参加。

    活动的开场是一场有关于笔耕圣人生前物品的拍卖会,其中就有容兮遂造假所需的带有笔耕圣人签名的旧书。而活动的最后则是一场贯穿了整个纪念活动的比赛决赛,冠军可以进入笔耕圣人升前的洞府,任意挑选一样他想要的东西,这同时也是容兮遂造假所需要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次活动是在镜湖花海举办的,那是颜君陶很想要去参观的地方之一。仙界那么大,总想去看看。

    活动的时间不会改变,所以他们只能一边学习一边前往,补考可以放在后面再说。

    “但只有临时身份玉简,你会有不少麻烦。”颜君陶在走之前提醒容兮遂道。

    “所以你不会留下我一个人的,对吗?只有你有正式的玉简。”容兮遂很会装可怜,和把握一切不是危机就是转机的机会。

    颜君陶充满了责任感:“当然!”

    纪念活动还没有开始,镜湖花海已经人满为患,连打尖住店的费用都比往日贵了两到五倍,这就是旅游城市最讨人厌的一点。房价真的可以随着节日的变动而变得丧心病狂,最可怕的是,不订很可能真的会没有地方住,要露宿街头,哪里的房源都十分紧张。

    容兮遂之前总觉得伊耆药宗那个总爱对颜君陶溜须拍马的龚宝宝一无是处,如今才发现,龚宝宝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好比他遍地房产的策略才是对的。旅游就是回家。

    于是,办事效率极高的容兮遂,就真的在离镜湖花海最近的仙城买了一处飞宫。

    这仙城以前叫什么已经无从考证了,只知道自万年前出了一个笔耕圣人之后,就改了名字叫圣乡,并从过去隶属的仙国脱离了出来,成为了独立的地级行政区。每年只镜湖花海和笔耕故居两项相关的旅游税收,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

    今年和忘情仙宗联合举办笔耕圣人飞升万年的纪念活动,圣乡这边就纯粹是为了回馈社会了,当然也是为了堵住那些不断抗议他们在消费圣人的人的嘴。

    在纪念活动举办期间,圣乡周围的所有景点全部取消了门票及手续费用。还有官方专船,可以送游客往返于城内与城外的景点,只收取极其少量的船务费。这要比自己找不到路的到处乱飞省时省力的多。不过船票是定量的,需至少提前一天预订,凭身份玉简登船。

    “如果你们为了省事买黄牛票,一定会被气死的。”给颜君陶和容兮遂引路介绍圣乡,靠此为生的仙童如是道。

    “差距有多大?”妖仙宅老负责上前沟通,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管家,哪怕知道颜君陶不缺仙石,他也会想要为颜君陶节省掉不必要的花费。

    “黄牛会告诉你,前往镜湖花海的船票要二百仙石,他可以给你们一个团购价,只要一百八十仙石到一百五十仙石,但官方船票真正的定价其实只需要二十仙石。”仙童比了个二的手指,晃了晃。圣乡这一次的诚意真的很足,但对于黄牛的打击却不太严格,“而且还有假的仙船。”

    “黑船?”颜君陶好奇道。他再一次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因为他如今的外貌已经传的到处都是了,他实在是不想被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的参观。

    “如果只是黑船就好了。”仙童看着和他差不多大的颜君陶,特意多提醒了几句,“有些黑船的价格比官方的还便宜,他们真正赚钱的地方不在船票。而在于他们建了个假的镜湖花海,骗不懂这些的仙人去消费。”

    “……景点还可以造假?”

    “对啊。还有那些纪念活动的志愿者,也有可能是假的,一定要注意看呀。假的志愿者会骗你上黑船,他们是一伙儿的。真正的志愿者绶带上绣的是边缘十分清晰的花鹰陆地莲,那是笔耕大大升前最喜欢的花,种满了他的小院。假的志愿者身上的绶带绣花就很奇怪了,而且他们没有编号,分辨不出来可以让他们出示志愿者玉简,查看号码。”

    颜君陶点点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不亲自来镜湖花海,他是绝对没机会知道这些套路的。

    “啊,对了,活动开始后,每个人都可以打扮成笔耕大大生前作品里的某个角色。虽然不是强制的活动,但是我听说打扮成角色后,会在最后得到更多的印花。印花可以给参加比赛的选手投票,如果你们中有人打算参加比赛,就绝对不能错过。”

    “谢谢。”

    等大致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妖仙宅老等人就先回了容兮遂买下的宅邸,负责布置和收拾,他们要在这里住上一年。这是维持一整年的大型纪念活动,很多东西都要多做一些准备。容兮遂和颜君陶两人会单独完成接下来的参观。

    圣乡没有宵禁,晚上也会十分热闹,煌煌灯火,十里长街。如今来的游仙还不算特别多,但已经能够想象得到未来的盛景了。

    街边的小摊上总会搭配着种种很有意思的叫卖,不一定比外界的好,但一定比外界的贵。

    一模一样的冰果子,改个名字叫“圣人果”,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价格上多加一个零。看着昔日好友的头像被印在杯子上,颜君陶都不知道是该恭喜他到现在还这样被人铭记,还是该同情他。

    “离纪念活动开始还有两天,咱们要抓紧时间研究要装扮成谁了。”

    那个比赛颜君陶和容兮遂是一定会参加的,虽然安排妖仙宅老去参加并赢得比赛也是一样的,但那却并不能增加容兮遂真的是从笔耕故居找到了所有人过去一万年都没有找到的大纲的可信度。

    颜君陶和容兮遂对视一眼,问出了一个相同的问题:“所以,你看过笔耕的作品吗?”

    然后他们再一次不约而同的又一起道:“我可以从今晚开始熬夜看。”

    两人先是沉默,然后相视一笑。

    参观活动原地取消,两人在随处可见的书铺里买到了笔耕圣人生前的所有作品,之后就一起回了家,开始了秉烛夜……看。

    在颜君陶沏了一杯茶“即见茶”,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医师临后,医师临毫不掩饰的嘲笑起了容兮遂。

    他本来还挺担心让弟弟和容兮遂孤男寡男的一起去外界的,如今嘛……

    “祝你们能从书中世界得到愉快,这真是一个令人觉得惊喜的晚间娱乐活动,特别健康,哥哥支持你们噢。需要我给你们寄一套绝版了的《当世才子评笔耕》吗?作为读后感,它解析的十分到位,鞭辟入里,思想深邃。”

    之所以绝版是因为,那个当年大言不惭称自己是才子的人,如今已经是一方天帝了,他自己禁了自己的黑历史。但拦不住大家还会在私下里传阅。

    “不用了,我可以和容兮遂一起讨论。”颜君陶很认真的拒绝了,他不想让别人的想法影响了他的读后感。

    “是的,你说的对,”医师临的笑真的要抑制不住了,都快从得体但略带嘲讽的微笑,变成捧腹的哈哈大笑,他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他弟弟果然是个小可爱,“慢慢来,不用着急,你们拥有无数个可以讨论文学的美好夜晚。”

    容兮遂:“……”他真的是,特别,特别,特别的讨厌医师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