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六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69章 六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道主的这件防御类的仙器没有名字, 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仙宫二号, 或者道主二号。是道主结合己身仙识, 把整座仙宫炼化后的产物。

    仙宫不会飞, 也没有办法随身携带,因为它牺牲了所有特性,只专注了一点——防御。

    这仙器就像是一个遥控器,本身没有任何用,却能远程遥控指挥整个仙宫,所以可以叫仙宫二号。

    这仙器也罕见地没有器灵,因为道主信不过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任何有自我意识的生物,可没有意识又不足够灵活,于是……

    道主留了一个自己在里面。

    不是类似于容兮遂这样恨不能取道主而代之的, 而是道主从记忆空间里单独凝练出的一段记忆。道主死了,记忆会很快烟消云散, 没了道主它就活不下去了。所以, 这仙器也可以叫道主二号。

    颜君陶第一次知道道主二号,就还要从他失去了下界记忆、故意在小罗天作天作地、却不小心放炉火烧了道主的一处丹宫说起。

    小罗天当时所有了解颜君陶往日作风的小仙都可以负责任地觉得, 那次放火也是颜君陶故意的。

    但颜君陶真不是。

    哪怕颜君陶当时迫切地想要试探道主的底线, 他也不至于过分到故意破坏别人的丹宫。虽然颜君陶不记得了,但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留着对医师临和公子阳最深的印象与尊重。丹宫就是医师、药师一类专业人才的命, 是他们辛苦研究多年的心血, 什么事情都可以拿来玩, 命不可以。

    哪怕颜君陶当时知道了道主不止那一处丹宫,知道了那些看上去就很珍贵的草药与丹方,对于道主来说也不过尔尔,他大概也不会动手烧宫。

    颜君陶去丹宫,只是想依据上辈子的记忆经验,假意尝试自己炼丹,然后“不小心”毁了道主不算特别珍贵但没了也会有点小肉疼的八卦三足丹炉。那丹炉颜君陶在医师临的洞府见过,因为知道价值,清楚自己可以偿还,这才定下了这个目标。

    谁承想也不知道这中间哪个环节不对,处心积虑的“意外”炸炉,变成了真正的意外爆炸,那火比凤凰涅槃时的无明业火还要厉害,根本浇灭不了。

    颜君陶只来得及救下当时跟在他身边的几个小仙,再回头,丹宫已经在一片大火里烧成了个火架子。

    道主在第一时间赶到了丹宫,确认了颜君陶没事,才开始说起了其他。

    颜君陶自感他本身对于丹宫的被烧确实有责任,而且哪怕解释他真不是故意的大概也不会有人信,索性就没解释了。他甚至觉得也许这就是大道的一个暗示,暗示他试试看,如果他真的顺应背下这个故意火烧丹宫的罪,那道主会怎么对他。

    后面的故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了。

    道主掐诀起风,助长了火势的嚣张气焰,大火红中带金的颜色,漂亮得就像是一件艺术品。那丹宫特意选择建在了四面环水的湖泊之上,水是由仙气液态而成的太阴水,不管火是业火还是真火,太阴水都可以有效地把火隔绝在原地,直至最后的小火苗自燃完毕。是一种十分有先见之明的防火措施。

    在道主高深仙力的作用下,丹宫里存放的丹药也接连爆炸,搭配成一曲波澜壮阔的交响乐,湖面上荡起一层层水纹。

    道主看上去好像特别开心,因为他觉得颜君陶应该会开心。烧完了,他还特别发自肺腑地转身对颜君陶表示,这样的丹宫我还有好几个,你想今天再继续烧一个玩吗?

    颜君陶:“……”

    有钱大佬的世界,颜君陶真的不是很懂。

    故事到这里却并没有结束,就在那天下午,道主就逮住了真正应该对丹宫爆炸负责的罪魁祸首——一个玩忽职守还监守自盗的看守丹宫的道童。他偷走了一些很值钱的上了年份的仙药,以次充好、以旧换新地换上了货不对板的药材。

    只因为这道童觉得,这一处丹宫道主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他这样临时救急一定不会被发现的。

    结果你猜怎着?

    道主还真的没发现。

    道主富有四海,仅丹宫就在仙宫里建了四五个,还不包括给客人准备的。他平时常用的丹宫就在寝宫旁边,十分方便,湖面上的这个更类似于用来装点门面,一直也就没怎么上心过。

    这道童第一次下手的时候还是很害怕的,在真的救急后很快就又把偷工减料的仙药还了回来。但有一就有二,一次是为了救急,两次就是为了自己了,数次都没有被发现,道童的胆子就越来越大,后来已经到了明目张胆都懒得还回来的地步。

    哪怕道主再可怕,下面的人想要捣鬼还是有办法的,“劳动人民”的智慧总是无穷的。而过高的利润,也会驱使内心的魔鬼铤而走险,无所畏惧。

    本来道童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地发着油水财,谁也没有想到颜君陶会突发奇想去丹宫炼药。其中一味沉药偏偏在放久了之后,与另外一味次药产生了可怕的效果。但真正导致爆炸的,还是道童故意想要毁灭证据,而做了手脚的“佐料”。

    一言以蔽之,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手脚不干净了,而是蓄意谋杀。

    当然,以颜君陶当时的修为,他不太可能被杀死,被炸伤倒是很有可能,到时候一阵兵荒马乱,救人要紧。等再想要回头来追究的时候,早已经说不清楚了。

    结果道童还是低估了这件事,颜君陶不仅没事,道主还偏偏非要彻查,罪魁祸首当地伏诛。

    顺便一说,颜君陶阴差阳错地就这样在道童的“帮助”下,捣鼓出了一种爆炸效果惊人、火势很难扑灭的毒火仙丹。经过随后百年的宣传语流通,如今在仙界市场十分地受欢迎,可以驱兽,可以对敌。丹方更是一价难求,无数丹师想要模仿而不得。赚来的仙石,都被道主算给了颜君陶。

    这种阴差阳错的意外,在颜君陶的一生里已经出现过太多次了,他当时根本就没怎么在意。

    反倒是……在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连他自己都觉得百口莫辩索性不如不说的时候,只有道主选择了相信他,一再地要求查了下去,这点让颜君陶更加在意,他问道主:“如果我真的是故意的怎么办?”

    “那就再烧一个呗。”道主当时是这样笑眯眯地回答的,“你要是真喜欢烧丹宫听响,我可以给你建十个、百个。”

    这导致颜君陶反而在那之后收敛了很多,生怕道主继续这么败家下去。

    道主甚至连颜君陶的这点心思都看了出来,还故意在最后板着脸表示:“这事里你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还是要批评的。”

    “嗯嗯,你说!”颜君陶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下一次真的遇到危险,先保护好自己,再去考虑救人,好吗?最好是让别人去救,好比我。”道主指了指自己,“我是说真的,我对仙宫的掌控要比你大得多,我知道怎么能够更好地避免灾祸,保护所有人。而你呢?你该庆幸爆炸只有一次。”

    若接二连三,哪怕颜君陶不死,也要脱层皮,那火可不是烧着玩的。

    “如果你学不会照顾自己,我就要动用一些我的手段来‘照顾’你了。”道主最后这样眯着眼威胁道。

    颜君陶立刻就赌咒发誓,他会更好地照顾自己。

    但道主大概是觉得颜君陶答应得太快反而不足信,又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增加和颜君陶相处的时间,接下来就展开了为期数日的各项安全演习。

    好比遇到自然灾难怎么办,遇到敌人袭击怎么办。

    道主二号在这些演习里频繁出镜,被应用在了方方面面。总体来说,它可以控制整个仙宫进入防御状态。一旦启动,它便可以在第一时间护住仙宫,同时也会把整个小罗天锁死。因为道主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他对付不了的人或者事,把对方困在小罗天,他才好瓮中捉鳖,成为对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哪怕最不可能发生的事——道主打不过对方——真的发生了,他也可以躲入被道主二号死死护住的仙宫里。那护住仙宫的材料,据说是用盘古诞生时破碎的壳制作而成。除非敌人有开天辟地的能力,否则真的很难有谁能够打破仙器的防御。

    至少保护住道主命是绰绰有余了,也给了道主考虑是逃跑,还是寻求打败对方的其他办法的时间。

    至于道主二号是什么时候被宅老保管起来的,颜君陶不知道,但如今它确实成为了道主最后活下来的一线生机,如果道主真的还在小罗天。

    如今的问题是……

    颜君陶沉吟片刻,才道:“我只知道怎么打开,却未必能够命令它来做事。”

    打开仙器的禁制,和要求道主二号启动防御,可是两码事。

    于是,众人的目光再一次对焦了容兮遂,作为和道主拥有同一张脸和血脉的“双生弟弟”,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但容兮遂莫名地有一种不祥之感,他大概还是用不了。

    当颜君陶打开仙器的禁制后,它就绽放出了五彩的光华,从一阵白色的烟雾效果中,一个忽悠忽悠、软得就像是雪蒸糕的团子出现了。它可以变成任何一种形状,也可以保持团子的样子,最终,它选择了像是“即见茶”一样,变成了一个身着紫袍的小不点道主。

    真的是道主二号了,二号仰头,看也没看容兮遂,准确无误地找到了颜君陶,笑得别提多灿烂了:“陶陶~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到你的?”

    大家看容兮遂的眼神更加一言难尽了。

    只有医师临很真实地不掩笑意,就差给道主点一个“干得漂亮”的赞了。他只要看到容兮遂倒霉,就特别开心。他自我感觉他不是和弟弟的准对象争风吃醋,他只是很私人地不喜欢容兮遂这个人而已。容兮遂这种套路怪,并不适合他性格单纯的弟弟。

    颜君陶没想太多,只是试着和道主二号沟通:“你可以开启仙宫的防御吗?”

    “当然可以啊。现在吗?”道主二号答应得特别痛快,仿佛颜君陶才是它的主人,并贴心询问,“还有其他要求吗?”

    “我还能提什么要求?”颜君陶试着道。

    然后,道主二号就为颜君陶演示了一些它的基本功能。类似于播放最近一天内小罗天外围发生的事情,检测小罗天如今是否还有生命体征,以及把小罗天仙宫内一部分值钱的东西进行转移。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开启的时候,顺便收集一些小罗天外围不断膨胀的黑土。

    颜君陶点了点头,他确实想要一些黑土。

    南方天帝却不干了:“你、你要那东西做什么?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

    其实南方天帝的考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那黑土出现得诡异,又隐隐有着不断扩张的趋势,不完全隔绝,还要带出来一点,万一“一点”在短短几个时辰之间又变成“能吞噬一天”的庞然大物怎么办?

    这是谁也没有办法保证的。

    “我们不搞清楚那不断吞噬小罗天的东西是怎么,怎么根治?”北方天帝要比南方天帝这个胆小鬼聪明得多。

    “……我们为什么要根治?困在这里不可以吗?”

    南方天帝不是不聪明,而是只有小聪明,还特别地自私。

    “你不想救道主?”容兮遂挑眉,看了眼如今正站在颜君陶手上,想要顺杆往上爬的道主小人。这个小玩意要是不连着道主的记忆,他的“容”字就倒过来写。

    “也不是不想救,只是……”南方天帝眼神移了一下,想要寻求盟友,“连道主都对付不了的东西,我们能怎么办?”

    仙界的准圣、半步准圣有不少,可最厉害的还是道主。

    “我只知道你到底想不想救!”容兮遂近乎咄咄逼人,逼得南方天帝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

    “那是你兄长,又不是我的!我没这个义务!我为什么要救他?你怎么不想办法?”

    本来在颜君陶手上拼命卖萌的道主二号,在颜君陶视线的死角,对南方天帝射过去了犹如要杀人的目光。

    然后,容兮遂这才不咸不淡地从容道:“哦,我还真有办法。”

    在没有搞清楚那黑土是什么之前不能打败,但可以困住。还是来自体修准圣慷慨的馈赠。问题迎刃而解。

    只有南方天帝气得连涵养都不要了,反正他们现在只有这么几人,并没有外人,他也不用担心人设问题。

    道主二号抱着近乎他两倍的一个透明的大球,就这样在所有人的目光里朝着小罗天外围的土色花苞飞了过去。好像全然不受黑土影响,但再仔细看就会发现它只是比较会闪转腾挪,游刃有余地摆脱了黑土的种种吞噬。

    它一边取了黑土样品,一边绕着小罗天以点连线,最后画成一个圆形表皮,一阵耀眼到让人不得不眯眼的白光之后,黑土连同整个小罗天一起消失了。

    不过,其实不是真的消失了,只是被困住,从异度空间隐形了,免得别人发现撞上。

    防御彻底地开启之后,道主二号就把那个比他大两倍的大球又抱了回来,里面正紧紧束缚着不断蠕动的黑土,它没有办法再次蔓延,可以任由把玩在手中。

    所有天帝都近距离地端详了一番,却没有谁能够给出准确的信息。哪怕是医师临和容兮遂也不知道。

    不过容兮遂知道谁有可能知道,登仙阁的阁主,那本无字天书。

    不过这个就是后面的事情了,现在的问题是搞清楚小罗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道主二号把当天小罗天外围的影像缩小投射到了空中,加快速度播放,一直到出现了人影。

    先是颜君陶等人搭乘巨鲸少年离开,再后来就是妖仙宅老等人被扔了出来,万法仙尊路过救了他们,最后就是所有人赶到。时间线都没有什么问题,特别是容兮遂的嫌疑被第一时间洗清了。实在是不怪这么想他,只是他的作案动机绝对是在场最大的。

    “小罗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来只有道主知道了。”东方女帝感慨了一句。

    只要道主二号还活泼健在,那道主就应该是没事的,它也表示在靠近小罗天时检测到了道主的生命体征,他被安全地保护在仙宫之内,只是没有办法离开。仙宫的逃生路唯有从里面才能够打开,道主如今却好像并没有打开通道的能力。

    最安全的堡垒,也是最安全的监狱。

    但至少道主还活着。

    南方天帝却还是持保留意见,因为……

    “我们看到的只是巨鲸离开了,却没有看到巨鲸里面的你们。”

    这话可以说是相当诛心了。

    但也确实是个事实。

    容兮遂却脸色未变,戳了戳道主二号:“拿出来吧。”

    道主二号不明所以,假装无辜地看着容兮遂,刻意强调:“道主的弟弟你在说什么?”

    “道主的弟弟”神色不算好看,威胁地笑着:“你再不拿出来,我可就不管了。就像他们说的,我是最有理由盼着我哥死的。他死了,他的遗产就都是我的,我还能顺手除掉一个烦人的苍蝇。”

    道主二号这才拿出了他从小罗天外围见到的,一个赫然印着南方天帝纹饰的香囊。

    “按照你刚刚的逻辑,”容兮遂把香囊抛起来又接住,脸上挂笑,眼神冰冷,“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有什么办法逃过了仙器的影像,利用这香囊放出了黑土,想要谋杀道主?”

    “这简直是一派胡言,你在诬陷!”南方天帝震惊的表情好不作假,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香囊会出现在那里,“有可能是我们来的时候不小心遗落的,对,肯定是这样。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血口喷人?”

    “都是看图说话,为什么你可以,我就不可以?”容兮遂反问。

    “此事疑点重重,还是不要妄下判断了。”本来作壁上观的中央天帝,终于站出来一锤定音,“有可能挑起我们互相猜忌,就是对方的目的呢。”

    最终,道主对外以“闭关”为名,再一次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

    颜君陶也想了起来,就在上辈子差不多的时间,有道友来找他吐槽过,东方女帝忽然离开了好些天,怎么找都找不到人。

    说不定她当时就是来处理道主的失踪了,那个时候没有颜君陶也没有容兮遂,仙器打不开,放不出道主二号,自然要比此时棘手得多。

    事情的调查也就这样自然而然地交到了容兮遂这个“道主弟弟”的手上,几方天帝都表示他们会尽力配合调查。南方天帝说得是最心不甘情不愿的,很显然是不用指望他了。不过他这个天帝到底还能待多久,谁也说不准,也许过几天就轮到容兮遂去坐了呢。

    至于妖仙宅老……

    他当下就给颜君陶“唰”地跪下了。这就已经代表了他的立场与选择——带队跟着颜君陶,他们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继续照顾颜君陶,就像是在小罗天的时候一样。宅老还表示,各种由道主二号取出来的属于道主的宝物,颜君陶都可以随取随用,如果道主知道也会很高兴的。

    容兮遂差点捏碎了手上用仙界最硬之木锻造的椅子。

    各位天帝都很体贴地假装没有听到这话,但离开的脚步却明显慢了,吃瓜之心昭然若揭。

    东方女帝在走之前,还特别懂地对容兮遂传音:【手足之情总是很复杂的,但我相信你哥还是喜欢你的。】她大概是想到了她和她弟弟千星仙尊之间的关系。

    容兮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