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六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67章 六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重回六零全能军嫂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综]刀剑攻略     巨鲸少年就这样直接转道, 前往了登仙阁所在的太皇黄曾天, 简称黄曾天, 隶属东方。

    巨鲸少年有前往任何天的特殊方法, 那就是先直接发动天赋技能瞬移到大罗天,再从“包罗于诸天之外”的大罗天任意前往另外的三十五天。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从小罗天前往大罗天……

    当然是因为没有人可以直接进入或者通过小罗天前往任何地方,小罗天严格意义上讲都不包含在三十六天之内,是个极其特别的存在。有传言说小罗天就是道主自己开辟的,至于他到底哪里来的这种“开天辟地”的能力,颜君陶更倾向于这只是以讹传讹。

    如果真的是道主开辟的小罗天,那么道主完全可以送他们从小罗天离开。但事实却是道主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他并没有完全的对于小罗天的掌控权。

    离开前,道主本想在颜君陶面前维护一下自己无所不能的形象的:“你们走, 我就不送你们了。因为说不定也许你们很快又会回来了呢。”

    可惜,深情人设很快就被容兮遂毫不留情的给戳穿了:“你能把我们送到哪里?小罗天的门口?送不了就说送不了, 不要说舍不得送。”

    道主:“……”这个弟弟他真的是很不想要, 直接打包卖了吧, 会有人要吗?

    小罗天可以说是戒备森严,也可以说是画地为牢,不好进也不好出。至于为什么都这样了,道主还要住在这个倒霉地方,他却没有说。

    颜君陶也曾抱过奇怪的期待, 好比容兮遂才是可以完全控制小罗天的人。

    可惜期待注定要被打破的, 容兮遂也无能为力, 要不然他也不会知道道主的“秘密”。

    小罗天到底藏了什么, 其实挺值得探究的,可惜,在这个时候小罗天还没有引起颜君陶太多的注意。毕竟他心中对于小罗天即属于上界仙国又游离于上界仙国之外的印象太过深刻,根本没有办法更改。

    总之,小罗天已经是离大罗天最近的地方了,巨鲸少年在进入异度空间游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脱离了小罗天外围那莫名的力量,可以跳跃进入大罗天了。

    大罗天是没有终极的,就像是颜君陶那日所见,仿佛其他七宝之树就近在眼前,可也许终其一生也没有办法真正从一颗七宝之树走到另外一颗。它就这样不喜不悲的安静立于阳光之下,好像在等待着风,也好像在等待着故人。

    巨鲸少年能够做到的,只是提前定位好他们要前往方向所代表的七宝之树,然后再从那里直进直出。

    弯弯曲曲的建木始终矗立在世界中心的中心,看不见头也看不到尾。

    颜君陶在看到建木的时候,才想起当初渡劫时被建木喂的那颗不知名果实。他之前用仙力内视,在自己的身体内游走了很多回,也遍寻不到那果实的下落或者是它起到的作用与改变。

    唯一能被猜到的方向就是因此白白得来的金仙之力。

    不能多说,一说就是眼泪。颜君陶上辈子一百六十岁的时候,还在真仙和玄仙的过渡阶段苦苦睁着呢。大道这到底是想要证明什么?不努力比勤奋努力更有用?有点毁三观啊。

    巨鲸少年靠近不了建木,只能远远的看着,大概是感受到了颜君陶对于建木过于复杂的情绪,它特意多在代表了先天八方中离东位的七宝之树处停留了一会儿,游走了数圈,让颜君陶看了个够。等确定颜君陶真的不想看了,这才再一次跃进,带着一行人进入了黄曾天。

    黄曾天既属于东方女帝的管辖范围,也是欲界六天之一。

    欲就是欲-念的欲,形色可见,阴阳调和。简单点来说就是只有在欲界六天内,男女仙人才可以生下属于自己的后代。

    而仙界自从“绝地天通”之后,就进行了第一次仙口普查,也从此开始了生育管控。

    不是说不让你生,而是你生之前必须先拿到准生契,没有准生契或者相关的特赦令,连欲界六天都进不了,也就没有办法整出个什么孩子了。

    欲界六天曾经全部属于东方天帝,等后来生育管控开始之后,因另外四方不想把全部的生育权都掌握在东方之手,就进行了内部的调整和交换。只留下了黄曾天和玉完天,换来了另外仙矿资源丰富的另外四天。

    黄曾天是所有天里最为特别的,不仅属于□□,还有登仙阁。

    也因此,其他仙人想来登仙阁直接接走其他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亲友也是不可能的,必须在天外等待,不得擅自进入黄曾天。

    颜君陶一行人突兀的出现在登仙阁不远处的蓝天之上,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震荡与围观。

    很快的,负责巡逻的天兵就带队,把巨鲸少年给团团包围在了一碧万顷的蓝天之下。

    但鲸之大,一个队根本围不下。

    在仰头看天的吃瓜群众看来,如今的这个大场面就更像是巨鲸少年一只就把所有绣花针似的天兵都给包围住了。少年那双大眼睛里,迸发出的对人类的过分热情,也加深了这种它才是主宰的感觉。

    这些人类都好可爱哦!巨鲸少年的喜悦之情原原本本体现在了它根本藏不住情绪的尾巴上,在天空之上来回拍打,险些打到了一个飞速过快的仙人。

    天兵们压力有点大。

    只有尽职尽责的队长能想起来上前,扣下那个超速的仙人,索要了他的身份玉简,一边翻开信息一边核对道:“你哪个门派的?飞升多久了?学没学过在黄曾天腾云驾雾要限速?特别是登仙阁附近,随时都有人飞升,撞出个好歹来算谁的?”

    被逮住的仙人:“……”说好的平日里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抗不过旁边这小山一样的巨兽,就只会欺负我吗?

    那边副队长见队长用前所未有的严谨态度,事无巨细的去审查别人了,他就只能表面笑嘻嘻、心里mmp,硬着头皮的接过了巨鲸少年这个大问题。他缓缓飞着,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巨鲸少年,他先要搞清楚能不能和对方沟通。

    仙界的种族构成十分之复杂。

    最简单的划分方式是“人”和“非人”。

    但要是复杂起来,也可以根本没办法形容。好比“非人”里又分为“有人形”和“没人形”、“会说人话”和“不会说话”的,“开了灵智”和“没开灵智”的,“先天”和“后天”,还有更为特殊的“上古种”和非“上古种”。总之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稍有不对,就容易出事。

    好比梦口时夜它爹。你敢把人家真当个小动物试试?分分钟弄死你都不用负责!可扶桑玉鸡又确实受到了限制,没有办法化为人形,怎么看怎么就像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鸡。

    天兵经常因此搞出乌龙,为执法带来种种困难。碰上脾气好的还好说,脾气不好的……

    就眼前这巨鲸的体格,这可怕的仙力,因公负伤都算轻的。幸好,巨鲸少年虽然也属于没有办法化形,还不会说话的,但它开了灵智,愿意沟通,还性格亲善,是一条好鱼。

    巨鲸少年还有身份玉简,证明了它不隶属于任何仙人,是来自北方八天的奇异物种。天兵都很奇怪,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是见过上界仙国所有开了灵智的物种的,毕竟哪怕是上古种,只要你有灵智,想要繁衍那就必须来欲界六天生,他们对于眼前的这种巨鲸却是闻所未闻。

    “这、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鲲鹏吧?”

    巨鲸少年虽然只是轻轻的摇了一下头,闹出的动静却不小。它冲着眼前的天兵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叫了一下,还是震的对方一个倒仰。

    它可不是什么鲲鹏!

    幸好,很快天兵就查到了巨鲸少年身份玉简上的入界特赦,再不敢深究的放了行,连巨鲸少年就停在原地也不敢怎么管了。

    还是巨鲸少年自己聪明,发现它飞的这个地方经常会时不时的突然蹦出来几个小可爱,这才稍稍挪动的让开了。它的外皮天生就无坚不摧,世间很少有东西能够伤到它,但它怕不知情的小可爱撞上它之后反而伤到自己。

    见天兵都对巨鲸少年如此客气,旁的仙人自然更是不会贸然去冒犯巨鲸少年。

    只是有人好打听,总想问问天上那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以及为什么总感觉对方看他们的眼神怪怪的,有一种自己被当成动物围观了的感觉。

    八卦几经周转这才传了过来,没有详细内容,只一句:“别问了,拿的是小罗天的特赦。”

    颜君陶走之前,道主给颜君陶打包了不少特赦令,不拘任何条件,颜君陶就可以凭借这个特赦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得到任何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因为“道主特赦,百无禁忌”,就是这么牛逼,不服你去打他啊。

    在登仙阁这一块地方出入的很多都是刚刚上到仙界或者飞升没多久的下界修士,还不是很明白道主的地位。

    直至被“圣人以下第一人”的称呼镇住,这才恍然,莫名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真不愧是道主的鱼,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颜君陶等人在巨鲸少年负责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时,以及低调的来到了人来人往的登仙阁面前。登仙阁很难得就是个阁,丹青素,碧瓦朱檐,每一层上的一角都挂着铃铛与宫灯,无风自动,清脆悦耳。

    登仙阁和凡间的楼阁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它建的高耸入云,手可摘星,仿佛没有尽头。修士通过飞升的天梯来到上界仙国,第一眼看到的就会是这一座显眼的玲珑高阁。

    事实上,颜君陶只要回身,就能看到登仙阁外有不少光点随时随地的随机刷出。面容或坚毅、或从容的天之骄子,缓步从光中走出,他们都来自下界,刚刚飞升,藏着不会让人看出的茫然与懵懂。负责接引的小仙会很快就会上前,领着他们前往登仙阁登记。

    颜君陶这边也分到了一个小仙,只不过小仙不觉得颜君陶等人是来登记的,只以为他们是来办事的。

    “不知几位上仙拿的是哪方天帝的手谕。”

    “道主。”

    “!!!”

    道主可要比五方天帝吓人的多。小仙再不敢耽误,引着颜君陶一行人就飞入了人最少的一个口,去找管事出面了。

    登仙阁每一层都有四个门,可以让小仙引着修士从四面八方飞入登仙阁,在不同的窗口进行登记。但纵使在这样的条件下,登仙阁的办事效率依旧慢的惊仙,令人烦躁。除非事先有大门派或者有上位者打过招呼,才会有些许的加快待遇。

    是的,只是加快。

    赵掌门当年还是北方天帝的小舅子呢,依旧要为了一个身份玉简来回奔波。而没有这身份玉简,在如今的上界可以说是寸步难行、诸事不便。所以,哪怕心里想杀人,也只能忍下来。赵掌门在来之前,就已经特意在巨鲸少年的空间里解释过了,他倒是不怕颜君陶发脾气,而是怕颜君陶身后的容兮遂和医师临要为颜君陶拔刀。

    “负责管理登仙阁的阁主,不属于任何天帝的势力,得罪了它,真的会很难办。”赵掌门这样道。

    颜君陶点点头,这些他还是知道的,登仙阁的阁主它就是一本不愿意化形的无字天书,根本没有正常人类的感情,也句无所谓什么为了权贵摧眉折腰。到了它这里,就必须得按章办事,非法乱纪之后,谁的面子都不好使。

    登仙阁阁主是盘古开天辟地后就存在的老资格了,天帝也没有办法在它面前拿大。上古时期,登仙阁就已经做起了登记工作,只不过当时的登记和如今并不一样。

    在看到颜君陶拿出来道主的特赦令后,其实也并没有惊动这位登仙阁阁主。

    只是管事的给颜君陶一行人找了个单间,不需要领号排队,当场就可以进行登记了。从他们所在的房间里就能看出,登仙阁是真的不长给人开后门,颜君陶等人是直接去了后面的休息区,找了一个没人的房间就算是单间了。茶水点心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了。

    真正惊动登仙阁阁主的,是随后才到的容兮遂。他刚刚看到登仙阁门口有叫卖一些仙界美食的,特意绕过去给颜君陶买了些,然后这才过来。

    医师临对此的评价是,就你会献殷勤!

    然后,本身正安放在登仙阁最顶层——寻常人根本不会知道,连天帝都鲜少有被请进去的资格——的阁主,猛地从入定中惊醒了过来。空白的书页翻的哗哗作响,情绪极其的不稳定。

    与此同时,颜君陶正被亲友团团围着,坐在中间,进行……

    参杂了各种各样建议的登记活动。

    负责登记的管事在道主的名头面前,对颜君陶自也是不敢太过怠慢的,特别是在容兮遂终于露出了自己本来的容貌时,吓的差点以为道主本人到了。

    等得知是道主那个传说中也达到准圣境界的双生弟弟时,管事差点给跪了。

    说起来,容兮遂也是需要登记的。

    “您以前肯定登记过吧?登记了的不需要在登记第二遍的,只需要补录更新一下信息就好。”管事陪着小心解释道。仙界的仙人很多,走的道五花八门,奇葩也就很多,好比医师临这种自己把自己整到了下界,又历了个九重天雷血煞劫重新回来的。

    管事看了眼医师临,也是不敢得罪。不过这个和权势就没什么关系了,只是单纯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医师临一看就属于什么都能干得出来的那种疯子。

    “我以前应该没有登记过。”容兮遂笑的很温和。

    “在登仙阁改建之前登记过的也算。”管事反正是怎么都不会信容兮遂没有记录过的,他再一次提醒。虽然说改建前后登仙阁的规矩变化很大,可以说是云泥之别,以前可没那么多麻烦,留个名字,知道天界有这么一个人就完事了。这可是连道主都有过记录的。只不过在道主的认知里,那并算不得什么登记而已。

    “以前应该也没有。”容兮遂摇摇头,还是笑的那么守礼。

    “那……我引您去隔壁?”管事也没辙了,只能表示要不要同时进行,这样比较节省时间。

    医师临嗤笑一声,简直不能更幸灾乐祸。

    “我相信您可以同时负责两个人的登记,对吧?”容兮遂的笑容没有变,给管事的感觉却一下子比医师临都要危险了十倍不止,汗毛已经立起来了。求生欲让他忙不迭的点头,“是的,是的,可以,可以。”

    不可以都可以!

    然后,负责登记的管事就又多变出了两只手,一双负责颜君陶,一双负责容兮遂。

    在颜君陶诧异的眼神里,管事还特意解释了一下:“我没成仙前的根脚是一只天龙。”

    天龙者,蜈蚣也。

    手脚多足够引起密集恐惧症的一种生物。

    事实上,在登仙阁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有不少都是这种多手多脚的生物,蜘蛛啊、蜈蚣啊什么的,最次也得是章鱼。

    “那你们为什么办事效率还是这么慢?”四师侄忍不住问,他和另外两个兄弟是三生子,从小同寝同食,一起修炼,一起飞升,从没觉得这样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有什么不好,直至他们进入了登仙阁登记,那漫长的三份等待简直差点要了他们兄弟的命。

    “大概是因为每个手脚都有自己的想法吧。”登记管事大言不惭道。

    再简单点来说就是懒。

    他们负责登记的时候,总要给自己的手脚安排个倒班什么的,两只上班,其余休息。今天是看在道主的面子上,才破例加班的。

    颜君陶等人:“……”

    说到道主,道主那边仿佛有延迟一般,终于也安排了人走了进来,帮忙颜君陶参详登记。

    颜君陶真的很想说,他已经走过一遍这个流程了,特别熟,不用帮忙。但他身边还是围满了人,仿佛他是一个菜刚刚入学的宝宝。

    姓名、种族、年纪等基本信息就不用说了,还要检测颜君陶的飞升时间、根骨以及如今的修为境界。

    “飞升百年?金仙中期?”管事忍不住再一次确认了一下。

    颜君陶的手就放在一个圆球上,并不需要他做什么,结果就会自动显示了。

    “……您不会什么上古大神的转世吧?”好比祖龙啊元凤什么的。管事颤颤巍巍的道。其实他更想说,能不能给个签名,以后好拿出去吹嘘。

    “不是。”颜君陶摇摇头,就他所知,他上辈子只是个连走路走多了都容易生病的小倒霉。

    虽然人很好,却好人没有好报。

    “有的!”赵掌门插话,“你这辈子就是你的福报。”哪怕本不能顺风顺水,他也会想办法给他一个心想事成的一辈子的!

    颜君陶怔怔的看着赵掌门,所以上辈子他能过的那么平静,哪怕是渣爹渣娘也只是来去匆匆的出现之后又消失,再不敢来纠缠,是因为赵掌门等人吗?这才是他上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啊!

    容兮遂那边就更可怕了,管事都麻木的不想说话了。

    接下来还有下界的师承,上界的人脉,有无道侣等问题需要登记,总之就是细碎到常人难以相信的地步。也就怪不得外面的队伍能排的那么长了,再开多少个窗口结果也还是一样的。

    在登记是否有道侣的时候,不等颜君陶开口,除了容兮遂以外的所有人已经一起急的替颜君陶道:“暂时还没有!”

    谈恋爱是一回事,结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哪怕赵掌门都觉得颜君陶现在结婚有点早了,才一百六十岁啊,别人家的一百六十岁还在当巨婴宝宝呢!

    声音之大,吓的管事差点从座位上跌下去。他也不敢问你们这都什么毛病,只想尽快结束这场七嘴八舌的折磨。

    “需要安排临时洞府吗?”

    仙界会给目前一穷二白的仙人一个过渡阶段的帮助。颜君陶上辈子就是这样,在东方的虚无越衡天得到了一个被分配到的临时洞府,隔壁的邻居就是医师临。

    这辈子颜君陶就不需要了,他摇摇头:“不用。”

    登记人点点头,也不是所有修士都需要洞府的,好比有亲爹娘、兄弟姐妹又或者是道侣在天上的。看颜君陶身后那一群“陪考家长”,就知道他肯定不缺这些东西了。

    不用安排洞府,那就需要登记定居住址了。

    然后,颜君陶身边这一群人几乎又是再一次同时开口,报出了截然不同的几个地名:有赵掌门等人的仙岛,也有医师临给颜君陶准备的洞府,还有小罗天。

    管事:“???”管事看着道主派来的人,不是很懂道主的操作。

    最终,容兮遂一锤定音,住他……隔壁。

    “你哪里来的房产?”颜君陶诧异,说好的一起当穷光蛋呢?

    容兮遂耸肩,体修准圣给容兮遂留的各种东西真的很全面。这是一个特别体贴的前辈。

    登记管事不愧是见多识广,只稍微稳定了一下,就找到了一个免得他们打起来的折中好办法——挨个给登记一遍,仙比仙真的能气死仙,有些人一来就房产多到登记不下。

    然后,管事又道:“需要上仙界常识讲堂吗?还是直接参加十天后的考试?”

    考试过了,才会得到正式的身份玉简,如今给的只会是一个临时的。仙界常识是个硬规定,谁也逃不过,必须得烂熟于心。

    “直接参加考试。”颜君陶上辈子已经学过一次了,很有自信他可以随时从记忆空间里把当年的知识重点翻出来。不要说十天后的考试了,现在考他都可以给出满分的答卷。

    管事对此也没啥意见,考不过还可以再考嘛,总有仙不信邪,觉得自己在下界是天才,不需要对上界这种只需要死记硬背的事情多加重视,考分会教他们什么叫现实的。

    终于,管事问到了登记最重要的环节:“未来的发展意向是?”

    简单来说就是问颜君陶未来打算在哪个天帝手底下混。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加入任何势力,只是单纯的在门派里修炼发展。不过那样的话,就没有办法赚到什么外快了。

    这一回,依旧是截然不同的四个答案。

    赵掌门希望颜君陶去北方天帝那边,挂个每月不需要出现就能领月俸的闲职;医师临想让颜君陶去伊耆仙药宗;道主自然是希望颜君陶挂在小罗天;容兮遂则已经和万法仙尊说好了,让颜君陶先挂靠在他那里,等容兮遂得到他应有的东西,他会亲自给予颜君陶庇护。

    管事:“……”你们是来砸场子的吧?

    面对这么老些不同的答案,管事就真的没有办法再全部登记了。

    幸好,颜君陶本人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更倾向于:“天衍仙宗。”

    虽然天衍仙宗有戮力魔尊这个麻烦,但颜君陶最喜欢的还是他的宗门。上辈子他那么任性,没怎么参与过宗门活动,也没有怎么为东八天卖过命,却依旧被宗门照顾的很好。这里面有赵掌门的面子在,但也有天衍仙宗本身的考量,就像是天衍宗一样,宗门对颜君陶保有着极大的期待。

    好不容易折腾完了,管事简直要喜极而泣,放鞭炮欢送颜君陶离开了。

    在给了颜君陶和容兮遂临时的身份玉简后,管事就把颜君陶等人的资料送到了螺旋上升的资料库,不需要管事做什么,只要把资料放上去,资历库就自己知道该怎么整理归纳,按照他们应该去的方向分别飞走。

    容兮遂的名字果然飞到了很前面,没有建立新档案,就找到了自己过去的归宿。

    管事“咦”了一生,不是说没登记过吗?

    不等他深究,他就没了记忆。

    登仙阁阁主在清空了管事的相关记忆后,就让他退了出去。阁主独自漂浮在庞大的由文字组成的知识海里,一遍遍翻阅着容兮遂如今的内容,进行一再的确认……

    没想到那魔神竟然真的回来了!

    ***

    在等待考试期间,颜君陶可以选择住在黄曾天,也可以离开,等考试那天再过来,这全看个人,并不勉强。

    颜君陶也就一鼓作气的决定直接前往天衍仙宗所在的越衡天,把报道的这个事一次性解决完。

    越衡天,全名虚无越衡天,隶属东方八天之一,也是□□十八天之一。

    这里的“色”,就不是情-色的色了,而是形形色色的色,生活在□□十八天的仙人并没有办法直接生出孩子。但是可以“由气化生”。

    “由气化生”是始自上古的一种繁衍类骚操作,简单来说就是字面意思,因气感冲撞交合而诞下种种生物,有兽有植,其中最出名的应该就是龙凤了,它们是由四大先天元素(地水火风)互相融合而诞,天生就占尽种种优势。

    至于上古龙凤二族是怎么在拿得一手好牌的情况下,却打成如今这个稀烂样子的,所有仙人……都!知!道!

    就刻录在《仙界常识》玉简历史篇的第一章,多方位、分层次、生动形象无死角的为每一个仙人介绍了龙凤二族当年所犯的一千两百条错误。为什么要这样对龙凤“公开处刑”呢?为的就是让仙人们以史为鉴,别让龙凤的过去,成为人族的未来。

    龙凤过于嚣张,最后被大道教做人的历史,那都是必考题,还得写的深刻、写的严谨。

    龙凤:……

    咳,扯回来,仙界的不少动植物都在这种情况下,进化或者说是返祖出了“由气化生”的繁衍新方式,但开了灵智的大部分生物还是得去欲界六天生。

    越衡天之下有各种各样的仙国,国下又有其他的行政划分。比起下界一个九星门派就可以统领一界,上界的仙宗就没那么潇洒了,哪怕是一流仙宗,它们也只有独立性,而没有办法插手政务。所有仙国都属于五方仙帝,擅自伸手,就要做好与仙帝为敌的准备。

    当然,这也是个此消彼长的关系,如果仙帝没有办法强大到统帅好下面的所有仙国与仙宗,那就要做好当个傀儡的准备。

    南方如今就是个代理天帝,代理了好几百年,仍没有转正,可以说是十分无能了。抱着中央天帝的大腿,他才勉强制衡住了其下的八天。不过,这种好日子很快就要倒头了,容兮遂已经和南方八天多地的国主、门主取得了联系,搞事是一定的,至于到底要搞到什么程度,那才是容兮遂正在考虑的。

    “你在想什么?”颜君陶抬手,忍不住戳了戳容兮遂。

    虽然说他们俩已经决定要开始试着谈恋爱了,但由于身边无时无刻不跟着一双双堪比电灯泡的眼睛,好比道主、医师临什么的,颜君陶和容兮遂的相处和过去目前也没什么区别。只除了颜君陶开始有点想和容兮遂有更多的肢体接触了,放在以往,颜君陶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容兮遂笑着任由颜君陶用白皙细长的手指戳着自己的脸,甚至主动凑上去求戳,弯弯的笑眼就像是偷到腥的狐狸:“手感好吗?”

    颜君陶煞有介事的评价:“滑而不腻,吹弹可破,还不错。”

    医师临表示,简直没眼看了。但偏偏主动的是他弟,他又舍不得破坏弟弟的兴致,好气!

    赵掌门等人正坐在不远处的金山上,假装聚众打牌,实则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颜君陶和容兮遂的动向,以一种十分新奇的诡异情绪在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

    如果一定要形容他们的想法,那大概就是,惹,我们家陶陶都会谈恋爱了!好厉害!

    再说的那啥点就是……我们家养的小白猪都会去拱别人家的猪了!真棒!

    看着心心能像正常人一样长大成人,乃至拥有道侣孩子,就是赵掌门等人最大的欣慰了。要不怕吓到颜君陶,他们都想在一边给他摇旗呐喊了。

    三师弟更是啧啧了两声,挪移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弟们,意味深长的感叹了一句:“一百六十岁的陶陶都谈恋爱了呢。”

    不只在人界有单身狗,仙界更盛产,还是批量生产,一狗就狗全门的那种。好比赵掌门和他的师兄弟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掌门这个大师兄没有带好头,导致葫芦七兄弟基本都是单身,三师弟除外。

    不仅如此,仙界还有催婚逼婚呢。还是好比赵掌门,他哥为了他可谓是操碎了心。北方天帝有点小吃醋,所以干脆就给赵掌门安排了一个连续一百零八天的相亲车轮战。

    就等赵掌门回到北方八天,便可以开始了。

    赵掌门本来都快要忘记这个倒霉催的事情了,如今他突然发现,天衍仙宗多好啊,他决定了,他要在这里陪着陶陶住到地老天荒!

    颜君陶却突然插话进来:“等从天衍仙宗报完道,咱们接下来就先去北方八天吧?”

    好歹赵掌门上辈子也算是他的师侄,他要好好谢谢北方天帝多年来的照顾。当然,也是因为赵掌门的兄长在从小罗天走之前,一再和颜君陶确认过,颜君陶会先把所有的地方都转一圈,才会开始考虑闭关不闭关的事情。赵掌门的哥哥热情洋溢的邀请颜君陶一定要去北方八天看看,最好能在那里住下,这样他弟才会跟着住下。

    这正中了颜君陶不想好好修炼的心,自然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上辈子他没怎么去过北方八天,据说那里的花海镜湖很美,这辈子正好弥补一下这个遗憾。

    只不过如今颜君陶才想起来说接下来的规划而已。

    赵掌门:“……”

    另外六个师弟挨个走过来拍了拍赵掌门的肩,这小旗子插的,绝了!

    当然,赵掌门的乌鸦嘴还是没有道主厉害。犹记得他们一行人离开前,颜君陶去和道主道别,道主说:“别说再见,说不定很快你们又会回来了呢?命运神秘莫测,谁也说不准的。”

    结果……

    颜君陶很快还真的就要再一次回到小罗天了。

    因为道主失踪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