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六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65章 六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丹宫之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综]刀剑攻略     所以,咱们这算是可以开始试着谈恋爱了吗?

    这种十分业余的新手话, 容兮遂是绝对不会问出口的。

    他问颜君陶的是:“需要我帮你去摆平道主吗?”直接就默认了结果, 并提出了下一步发展的规划。在两个人的故事里, 不需要有第三个名字。

    但颜君陶的回答是:“我早就和他说开了啊。”

    “……什么时候?”

    当然是在典礼开始的第一个晚上,就在颜君陶被医师临点醒了容兮遂种种步步为营的骚操作之后。

    一如容兮遂所说, 这就个阳谋。

    哪怕颜君陶知道了是容兮遂在套路, 他也必须得承认,只是这样一个提议, 就确实帮他看明白了自己的心。他心甘情愿走上容兮遂的套路。至于生不生容兮遂的气,报不报复容兮遂什么的,那就是他和容兮遂以后的事情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道主。

    以颜君陶的性格,他根本不可能再耗着道主, 给道主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于是,就在那一夜, 颜君陶在用“既见茶”和医师临联络完之后, 就又折了一只小青蛙,蹦跳着去把一些“既见茶”送给了道主。

    一般来说, 传信用的都是纸鹤、鸿雁, 但颜君陶不是一般人, 他……特别的闲,最近还开发出了折纸的新技能, 各种小动物, 吹一口仙力后, 总能变得惟妙惟肖,极具个人特色。而之所以选择了“既见茶”,不是本人去见,是因为颜君陶这个人比较传统,总觉得“两个刚刚讨论了感情问题的人,又半夜在寝宫单独约见”,这会产生不太好的联想和暗示。

    当然,也是因为颜君陶不想惊动容兮遂,他虽明白了自己的心,但该生的气还是会生的。

    看见“既见茶”的时候,道主的心其实就已经凉了一半。虽然在过去的百年间,颜君陶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但也已经足够道主去了解清楚颜君陶是怎么样一个人。

    有什么话是颜君陶一刻也等不了,非要在此时此刻告诉他,又没有亲身来找他的呢?

    很显然答案只会有一个。

    “我想通了。”

    在道主的耳中,颜君陶的这话比茶水还要苦,苦到了舌根。他想要阻止颜君陶说下去,虽然这样显得有点自欺欺人,也不符合他千万年来上界第一人酷炫的设定。

    但人都是矛盾的,他也可以是个胆小鬼,如果这样就能留下颜君陶……

    “抱歉,我没有办法接受三个人。”颜君陶真的没有办法变成他最不想见到的身生父母那样,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也有矛盾,但矛盾点却不是对道主的不舍,而是不想道主更加受伤,“这对你不公平,对谁都不公平。”

    “但我和容兮遂明明是一个人。”道主垂下头,用细长的手指摩擦着茶碗丝滑的边缘。

    “你们不是。”颜君陶斩钉截铁,大概是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于生硬了,说完之后,颜君陶又补充了一句,“至少在我看来不是。”

    道主总让颜君陶觉得缺了什么。至于到底缺了什么,颜君陶也说不清楚。

    颜君陶只知道,容兮遂才是那个会让他觉得安全,觉得温暖,觉得愉悦的人。他愿意为了容兮遂去试着谈一场恋爱,不一定能成,但至少他只愿意和容兮遂去尝试。道主却不会让颜君陶有这种感觉,道主和其他人给颜君陶的感觉是一样的,就是……其他人。

    话说到这里,其实就已经差不多了,干巴,生硬,不能在继续下去。

    道主很清楚,若他还想要给自己留个体面,他就应该像是那位已经陨落、却给容兮遂大开方便之门的体修准圣,笑着祝福爱人,转身果断退出这场感情。

    可道主还是想再试一次,因为放手真的太难了。

    “你一定就能分得清我和容兮遂吗?”

    “我可以。”颜君陶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自信,因为他有辨认这两个人的办法,有点俗套狗血,但却一定是正确的。

    “那来打个赌吧。”道主不愿意死心,他的脸色已经和手指一样青白了,他死死的握着茶碗,这是他最后的倔强了,“我不指望一个赌约就强迫你你喜欢上我,我只是想证明给你看,我和容兮遂确实是一个人,哪怕是你,也有混淆我们的时候。”

    颜君陶有点犹豫,他更想这件事到此为止。

    “若你混淆了,我只是不会放弃追求而已;若你没有混淆,那……”那就是道主真的该认命的时候。一样的脸,一样的修为,比不过容兮遂的只是相遇的时间,他真的很不甘心。

    “这与时间长短没关系。”颜君陶摇了摇头,他心中有一种预感,哪怕他先遇到的是道主,他也不会爱上他。

    “至少给我一个安慰吧。”道主笑的有点惨淡。

    “抱歉。”颜君陶透过浅浅的茶碗,仰头看着道主,“我不想你难过的。”

    “我知道啊。”道主笑着抬手,通过雾气小人,好像隔空点了点颜君陶头,又好像还是在最后一刻刹住了闸。正是因为不想他受更多的伤,才会在明白自己心意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他。事实上,如果颜君陶在钓着道主的同时,去“惩罚”容兮遂,只要颜君陶不说,就谁也不会知道,哪怕知道了也不会有人去说他。可颜君陶不会这么做,没什么理由,“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啊。”

    不管外表怎么样,也不管颜君陶承不承认,但颜君陶的内心,在道主看来就是像颜君陶喜欢吃到雪蒸糕一样,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为他睁眼时刹那的温柔而折腰,也因为他的温柔而在最早的时候就出了局。

    “有时候真的很希望你能多利用我一会儿。”至少在被利用的时候,他还以为他们是有可能的,“可有时候又觉得你不利用我才是对的,谢谢你为我留住了最后的尊严。”让他在事后回忆的时候,才不会因为那些不断的无妄付出,而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颜君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选择聆听,大概这个时候的道主也不需要颜君陶说些什么。

    道主说着说着就沉默了下去。

    “后面还有很多话,我想单独说给你听,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没有彻底死心呢。”道主最后这样道。

    然后,就有了在典礼的一个月里,道主试图让颜君陶混淆自己和容兮遂的种种努力。他几乎用尽了所有办法,结果就是他终于直面了现实——颜君陶真的能准确无误的分出他和容兮遂。甚至都不需要用眼去看,只听声音他就能够准确的辨别出来。

    道主也开始动摇,是不是他和容兮遂真的是两个人。好比他的记忆出了差错,容兮遂并不是他放在下界的分-身,又或者是他的分-身和容兮遂没有丝毫的关系。

    时间也到了典礼之后,颜君陶对容兮遂摊牌的这一晚。

    那晚外面的月色真的很美。

    颜君陶乌黑发亮的长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从肩膀披散而下,如瀑布一般垂顺,在月光和仙衣的衬托下,仿佛在闪闪发亮。这天,颜君陶穿了一身凤形金纹仙衣。这是医师临送来的,仿的是传说中舜帝爷那件可以“避万火”的法衣。医师临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通过种种细节,暗搓搓的刺激容兮遂。

    容兮遂都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到底是怎么辨认出我们的?”

    “一种近乎于野兽的直觉吧,”颜君陶含糊的回答道,真正的答案他不想讲,因为不想容兮遂觉得得意,也因为现在讲并不合适,“好比此时此刻,我就很清楚的知道,你和容兮遂又换了,对吧?就在我说完‘我早已和你说开’之后。”

    准圣的修为是真的不能用常理去揣度,明明还在谈话的中间,容兮遂和道主却就是有这个任性的本事,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的交换了彼此的身份。

    若颜君陶不是有特殊的甄别办法,他肯定还是要上当的。

    但……

    比仙力更加任性的,是颜君陶的心跳啊。他只有在遇到真正的容兮遂时,才会心跳加速。特别的不讲道理。

    颜君陶看着眼前的“容兮遂”,一点点变回了道主的样貌,露出了相似却截然不同的性格。

    “没想到这样都没有骗到你。”道主真的是没有脾气了,连这样颜君陶都能分出他和容兮遂,那他确实应该好好去探究一下了,他和容兮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很多固有的认知也许会在顷刻间被打破也说不定,他笑着对颜君陶说,“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祝你……”

    颜君陶正要张口,道主却抬起手,打断了他。

    “听我说完,我怕一打断我,我就没有勇气一气呵成的说下去了。

    “你不喜欢我,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觉得愧疚,或者为我惋惜。相反,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我反而会觉得你在可怜我,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不想要的就是别人的可怜了。

    “说真的,放手真的好难,太难了,也不知道那位准圣前辈是怎么做到那么潇洒的。我学不来,也不准备当一个潇洒的人。所以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努力,结果还是输了。对于你来说这不是一场比赛,没有输赢,但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比赛,最后的一场赌-博。

    “我希望你能记住我,记得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从没有一个人会给我这样的感觉。

    “所以……”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独特的感受。酸甜苦辣,都只有你能够给予。你只是来过,就已叫我满生欢喜。”

    “我祝福你,祝你也能像我遇到你一样,遇到能够给予你这些体验的人,更祝你不要像我错失了你一样,错失你的命中注定。”

    道主在最后,还是想要给颜君陶留下一个好印象的。这些话也是他的发自肺腑,他曾经绝对想不到自己有天会说出口的发自肺腑。

    颜君陶让他明白了什么叫爱情的悸动与美好,那感觉太好了,好到他根本没有办法放手。可正也是因为他知道那感觉有多么难得,有多么不应该失去,他才会想要颜君陶也去感受一番,最好的颜君陶值得最好的感受,他的人生不该留有这样的遗憾。

    这就是一个特别矛盾又自相闭合的圆,不爱颜君陶,他大概就可以自私一点让自己永远拥有他;可是在拥有颜君陶的那一刻,他又怎么会不爱上他呢?

    “我这样,在你回忆起来的时候,至少会有点好印象吧?”

    颜君陶能做的唯有点头,说实话,道主这样颜君陶真的都快要因为他感觉到心魔了,他甚至心声出了他要是也能够分裂出一个自己就好了的想法。

    “如果你还是心里过不去,那就帮我一个忙吧。”道主笑的意味深长,他和容兮遂还是很相似的,特别是在装可怜设套的时候。

    “什么忙?”颜君陶没有医师临这个场外支援,还是会傻乎乎的上当,现在哪怕道主想要月亮,他大概都会为了他去勇斗常羲女神。

    总之,前因后果就是这样。

    当容兮遂再次出现后,颜君陶就指着道主,对容兮遂介绍:“恭喜你,从今以后有个道主当哥哥了呢。”

    “……”这场兄弟之争,最终还是以道主当了哥哥结束。

    道主心想着,喝茶嘛,总是苦尽甘来,在苦最后,静下心的时候才能体验到残留在舌尖味蕾那不易察觉的微甜回甘。

    这就是道主请颜君陶“帮的忙”。

    “以后我就是你哥了,谁欺负你,我一飞剑帮你弄死他。”道主对于成为容兮遂的哥哥其实没那么欢喜,他真正想要的还是通过容兮遂搭上颜君陶,成为颜君陶的哥。反正他是做不到彻底和颜君陶断开联系的,当不了情人就当兄弟,总之是要成为一家人。

    可如果无缘无故的认颜君陶当干弟弟,肯定会引来各种八卦和揣测,那会让道主的退出变得毫无意义。

    于是乎,道主就萌生了当容兮遂哥哥的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看着容兮遂听到这个消息精彩那一刻的脸色,道主都觉得值回票价了。

    “道主的意思是,这样才好对外解释我们之前给人留下的印象。”颜君陶觉得道主说的很有道理,道主和容兮遂好歹都是准圣了,整日伴随着“争风吃醋”的绯闻像什么样子?“我也想要澄清。”

    面对这样的颜君陶,容兮遂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心不甘情不愿也要答应下来啊。至少对外澄清了关系。

    “来,叫声哥听听。”道主道,

    “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容兮遂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几乎是从后槽牙挤出来的。

    道主耸肩:“总值得一试。”

    于是,所有离开的宾客就在道主送的每个人都有回礼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被重新加上的话:“感谢道友拨冗参加吾弟回归的庆典,吾弟慎愚,顽劣不堪,还请道友多多包涵。”

    后面还有更详细的解释,基本内容就是,容兮遂并不是道主的“善尸”,当然,也不是什么“恶尸”,而是道主的双生弟弟。名字只是音同字不同而已。颜君陶是容兮遂的准道侣,因为一些原因,容兮遂在下界修行百年,道主这个当哥哥的只是代为照顾了颜君陶一段时间。之前的种种,都是兄弟之间的玩笑,大家别在意。

    顺便的,道主还不忘三句不离我弟有多讨人厌,嫌弃之情并不能用一句“自谦”来形容。

    虽然大部分人看完的感想都是,“神特么弟弟啊,老子信了你的邪”。但小罗天既然已经大费周章特意给出了这样的官方解释,换言之这就是最后的盖棺定论了,不认也得认。以道主的性格,他能给个解释就不错了。要是有人还敢私下传播什么八卦,西海龙宫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而颜君陶只想说,哪怕到了上界,也没有逃脱找哥哥的命运啊!

    ***

    颜君陶和容兮遂是在那之后又一个月,等外面的风波已经差不多消停之后,才离开的小罗天。虽然道主万分不舍,十分好客,并坚称“弟弟可不就该跟着哥哥生活嘛”的邪论,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最终颜君陶还是要走了。

    带着赵掌门等人一起,除了北方天帝先走了意外,其他赵掌门这边的人基本都留在了小罗天,等着颜君陶。

    离开的途中,他们还接上了就在外面接应的医师临。

    这一次众人的交通工具不是别的,正是巨鲸少年。

    在巨鲸少年大的俨然自成一个小世界的空间里,堆满了种种沉船的宝藏,不只有下界的,还多了不少上界的东西。巨鲸少年没什么宝藏收集癖,就是喜欢颜色鲜艳或者亮闪闪的东西,捡到了就收起来,短短百年间就已经积攒了客观的财富,可它自己对此却完全不知情。

    对于它来说,能带着道主送给它的仙山玉兔和颜君陶一起离开,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了。

    小罗天之外是一片犹如宇宙的漆黑,天和天之间并不是互相包含或者互相叠加的关系,要路过十分危险的一个异度空间,有传言说外面那些都是天地还没有被盘古劈开之前留下的混沌之气。无色无形,只有无尽的黑暗。但颜君陶很清楚,这些连巨鲸少年都不怕的漆黑,在真正的混沌之气面前就像是小可爱一样,人畜无害。

    巨鲸少年一路上一只鱼快乐的哼着歌,游走在一片黑暗里,却一点也不害怕,也不觉得寂寞,因为陶陶和兔兔就在它的肚子里。

    这真的是一只很活泼的鱼没错了。

    颜君陶在巨鲸少年的肚子里,终于挨个见过了心心小师叔的大师侄们,由爽朗的赵掌门负责介绍。剑修二师弟,妖修三师弟,身为三胞胎的四师弟、五师弟以及六师弟,还有最小最靠谱的七师弟。

    这才是标准的葫芦娃啊。

    葫芦兄弟对于颜君陶的认知全部来自赵掌门,一个和心心一样可爱的小可爱,虽然再见面的时候小可爱已经长大了,但他们莫名有一种更加欣慰的感觉。就好像看到了心心小师叔长大一样,他果然长成了他最向往的样子。

    “这是我长大后的样子啊。”心心小师叔跟着四师侄学画,没什么成果,因为他只喜欢画一模一样的一个人,还特别的抽象,直至有天心心好不容易才说了答案,他在画自己。

    强大,可以保护所有人的强大,就像是一颗参天大树,保护住所有人。让阿宝再不至于为了钱发愁,给二师侄当最好的陪练,让别人再不敢嘲笑三师侄是个人与妖生的杂种……

    成熟,成熟到可以在当所有人的垃圾桶的时候,还能够给出他们最棒建议,而不是只会无用的说,不疼了,不疼了,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好看啦,要特别特别好看,世界第一好看,没什么理由。就是喜欢好看的人啊,想要自己也变成好看的人,想要所有人都变成好看的人,大家看见彼此都会特别开心的那种好看。

    心心小师叔的世界就是这么特别,特别的简单。

    闪着梦口时夜一样的光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