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六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64章 六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综]刀剑攻略     心成公主整个人都石化了, 久久没有办法找到自己的嘴。

    这事儿真的有点尴尬,仿佛连空气都在这一刻凝滞了。

    “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你骗人!”心成公主很清楚事实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却还在做着垂死的挣扎, 否认三连。不仅如此, 她还来了一个终极大招,捂住耳朵,猛劲儿摇头否认,“我不听, 我不听,我不听啊啊啊!”

    颜君陶觉得他继续留下, 大概会令她羞愤至死,便很体贴的在留下一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 那我就先走了”后,把绝对安静的空间留给了心成公主和她的侍女们。

    相比这小姑娘此时此刻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

    不过,颜君陶其实还是想说,连爱人都会认错,这也许根本算不得什么爱情。顶多是一种占有欲作祟的喜欢, 早日认清, 从这个漩涡里离开,对谁都好。

    “不——!”就在颜君陶即将迈出圆形拱门的前一刻,心成公主抬头, 再一次喊住了颜君陶。她精心准备过的妆容如今胀的通红, 连那层天然的珍珠粉都盖不住的红, 如被烙铁印过, 双手微微颤抖,很显然是恼羞成怒了。说时迟那时快,心成公主就运起了剑丸,剑气于空中分化成八把,四面八方的朝着颜君陶狠厉射了过去,仅剑上的水灵仙气就令花院内的仙草名花一朝魂断,尽数被拦腰摧残。

    所谓剑丸,就是由剑气而成,不需要借由外器的一种招式。只以力为刃,冠以大法力大神通的无上妙法,削铁如泥,锐意难当。

    颜君陶很及时的抬手,抽取了食指上石渠玉戒里的仙力,化丝为盾,无坚不摧!

    颜君陶的本命法宝石渠玉戒,也是一件可以随着他境界的提升而不断晋级的不可多得的宝物,上辈子这玉戒一路伴随颜君陶由下界到上界再到大荒,虽始终未开启灵智,却比任何法宝都要可靠,如臂使指,甚至就像是颜君陶身体的一部分。

    在与医师临相认以前,颜君陶一直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这玉戒就是他在邹屠出生时,神鸟衔来送给他的。后来颜君陶才知道,玉戒严格意义上讲确实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用制造他躯体剩下的玉石,配以传说中“一茎百叶,千年一花”的青色石蕖炼制而成,世间仅此一件,专为颜君陶打造,不需要磨合便已臻至完美。

    用姜宗主的话来说就是:“可不是与你心意相通嘛,这就是你的身体器官,谁需要和自己的身体器官进行磨合?”

    石蕖本身的特色就是坚而甚轻,加上仙力续航,用来防守再合适不过。

    在这个时候,颜君陶其实还并不想和心成公主真的打起来,那实在是太难看了。也显得毫无道理,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他不喜欢的人,和另外一个妹子不断争斗,成为别人的谈资?

    颜君陶当时还抱有着心成公主只是被气糊涂了,一时冲动做了错事,很快就能清醒过来的期待。

    但是下一刻,随着心成公主面部扭曲的一声“我要你死”,第九把隐形的剑丸撕裂了空间,出其不意的就朝着颜君陶的后背刺了过来,杀意已无法隐藏。

    颜君陶这才明白,这妹子是真的要把他置于死地啊。

    先是用其他看上去冲动的八把剑作为自己的掩护,在冷静理智的用这第九把剑,给予敌人雷霆一击,中招者当即便会被刺穿仙体,再狠一点神魂剧裂都有可能,死在当场是唯一的选择。

    幸好,颜君陶也不是吃素的。哪怕他才是金仙中期,心成公已是金仙巅峰,甚至隐隐有成就大罗金仙之兆。但颜君陶还是凭借优秀的辛苦素质,以及上辈子成圣路上的种种经验,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在堪堪躲过后,颜君陶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反手并指朝着心成公主回敬了过去,指力仙气精准而有效,大开大合,石破天惊。

    真正打斗从不需要多逼逼。

    心成公主那长虹的气势吓的连连后退,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她甚至不得不抓起了身边的一名彩衣侍女,挡在了自己眼前解围。她的手如鹰爪,死死的钳制着侍女没有办法挣脱,只能为她卖命受死。实在是因为颜君陶那一指,指力惊人,飞花杀人,还隐隐带着法则的气息。

    除了防守,玉戒还是前所未有的增幅器,攻防一体,可以把颜君陶的仙力浓缩到极致,发出惊人的实力。仙力破空而来,势不可挡。

    侍女们本能的高声尖叫,花容失色的到处躲藏,她们虽害怕心成公主,却更怕成为被她利用的亡魂。

    龙宫公主的命值钱,她们死了却连一声惋惜都不会听到。

    心成公主暗骂了一声“贱人”,决定回去之后就要她们好看。

    与此同时,心成公主的第九把剑在空中一个急转弯,就再一次朝着颜君陶凌空飞过,并不需要心成公主操控,它好像就已经自动锁定了颜君陶,根本不存在被躲开的可能。随时都会调整方向,一次次朝着颜君陶追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颜君陶闪身躲过了疾风骤雨的攻击,却并没有着急和这个蕴含着金仙巅峰之力的一剑硬碰硬。

    他在等。

    等……

    他的一指之力在即将射到侍女身上的刹那,忽然如烟花一般四散的炸裂开来,绕过侍女再次合一,直击心成公主而去。这回让她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了,正中腹部,虽然只有一指,却像是在刹那间出拳万次,密集又快速的全部落在了心中公主的身上,令毫无准备会有这一手的她当场倒地,口吐鲜血。

    仙力续接不上,第九剑也便应声凭空消失,再没有办法给颜君陶增加烦恼。

    颜君陶一下便跃到了游廊之上,远离了那一块刚刚困住他不得挣脱的天地。他是真的经验不多,没想到看上去那么可爱的妹子,出手会如此狠毒。这根本不能用寻常的争风吃醋来形容,更像是妹子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弄死他,顺便找个由头吃个醋。

    当然,颜君陶也不能完全保证这妹子就真的会有这般深沉的心机,也许龙族就是这般没脑子的霸道做派也未可知。

    颜君陶与心成公主前后的过招看上去热闹,其实所有的动作只是发生在转瞬,当道主和容兮遂心随意动出现的时候,颜君陶已经自己解决了所有问题,正准备去看台那边找他们。

    随道主和容兮遂后一步赶到的,还有一群好事的仙人,其中就包括西海的龙族女王。

    也就是心成公主的姐姐。

    是的,心成公主虽然看上去是个色如春花的二八少女,实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妖婆了。不管是在修真界还是在仙界,最不能信的就是女人的外貌年龄。

    西海的女龙王比她的妹妹看上去还要年轻,是个背着一把比她还要高的大刀的巨-乳萝莉。

    女龙王一身粉蓝,头戴王冠,看上去娇憨可爱,毫无城府,下手却比她妹妹还要狠辣。她人还没到,就已远远的化掌力为实质,隔空对着心成公主抬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抽的对方脸直接变了形的那种不留情。

    本就吐血的心成公主,彻底被打的只能趴在地上,但在女龙王面前她却根本不敢有半句怨言,哪怕那就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看着心成公主伏低做小,缩成一团,哪还有刚刚的嚣张气焰?

    这些龙族真的很迷,在外族面前总有一种蜜汁自信,仿佛自己还是这天地的主人。是那种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其实是个人就能感受到的傲慢。但在龙族内部他也许什么都不是,就只是一条虫而已。

    颜君陶上辈子不能说讨厌龙族吧,却也是对大部分龙族都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的。

    这天地间的主人早已换人,还在过去的功劳簿上睡大觉,拒绝去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实在是有些可笑又可悲,就像是一个认不清现实的巨婴。要么你就狠一次,重新夺回气运,要么就闭嘴,安静鸟悄的做龙。

    “心成犯此大错,无可辩驳,她仗着修为对颜小友痛下杀手,不管孰对孰错,都是她的错。我今天的话就放在这里,心成任凭小友处置。哪怕今日打杀了她,我西海龙宫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一句怨言。来日还会再次登门致歉。”

    女龙王一顿连消带打的雷厉风行,迅速拔高了在场人本因心成公主无故倚仗高境界对低境界随意出手的恶感。

    及时认错,总比强词夺理来的好。

    但紫袍的道主却开了口:“不用——”

    众人在心中“咦”了一声,道主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这不是我认识的道主!

    “——不用道歉了。”玄袍的容兮遂迅速接上了这话。

    两人的衣服一点点在对话中对换了过来,在心成公主不可思议的眼睛里,他们对外证明了一件事,这两个看上去掐的难舍难分的家伙,竟然可以完美的扮演彼此,不让人看出任何端倪。

    斩三尸的古法竟然是这般样子的吗?

    真正的道主对西海的女龙王道:“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带着西海龙宫的所有人,从我的小罗天仙宫滚出去。千年内,你我相遇,格杀勿论!”

    众人没觉得道主冷酷无情,反而有种“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道主”的亲切感。

    一炷香就真的出现在了空中,燃烧了起来。

    容兮遂比起道主,更爱“讲道理”:“别说什么不管孰对孰错,我觉得还是要讲清楚的,这位公主主动挑衅不说,还错认了我和道主,因君陶的善意提醒,却想要在小罗天内直接动手杀人,这是何种道理?”

    容兮遂这句话的信息量是很大的。

    但最重要的一点却体现无疑,颜君陶果然对他们才是真爱啊,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道主和容兮遂对调,只有颜君陶。

    “这是不把我这个小罗天的主人放在眼里吗?”道主真正对西海龙族动怒的原因也是这个,他们根本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这可是小罗天!在举办典礼的时候,却要杀了典礼的主角,是疯了吗?

    围观众人其实刚刚就在想了,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要不然这心成公主怎么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不过,赶在大家把怀疑的目光转向没事人一样的颜君陶之前。

    容兮遂再一次道:“君陶对这一次的廪君*竞选毫无兴趣,你们这么着急泼脏水,是不是有点急过头了?”

    龙族有四海龙王,却只有一个龙族族长,又叫廪君。上一任廪君已经去世多年,龙族选拔新任廪君的族内秘境却始终没能开启,这也就导致了如今的龙族四分五裂的局面,大家都想当老大,却因为不得廪君印,而谁也不服谁。

    但偏偏就在颜君陶飞升之后不久,龙族掌握的用于廪君选拔的秘境就有了再次开启的征兆。然后,征兆又没了,直至最近颜君陶再次出关,秘境才重新出现……

    廪君选拔秘境的开启条件是四海凑齐至少五个以上符合廪君条件的选君侯,又或者是出现了潜力最适合的选君侯,哪怕只有他一个,秘境也会为他敞开。这个选君侯的最低标准就是金仙修为。

    ……一次秘境的若隐若现可以说是巧合,那两次就真的没有办法强行解释为这事和颜君陶真的没有关系了。

    最令龙族觉得糟心的是,四海龙族如今确实凑不齐五个适龄的选君侯。

    这也就是说,只要颜君陶出现在秘境,他有极大的概率就会成为龙族的新族长。

    至于为什么秘境会因颜君陶而呼应……

    自然是因为颜君陶的渣爹就像是所有升级流种马男一样,总要有个逆天的牛逼血脉作为支点,这位玉面萧郎有的就是上古祖龙的血脉,甚至有传言说他就是祖龙传的转世。

    祖龙、元凤,便是龙凤两族主宰天地时的最强者。

    因着渣爹是祖龙转世的说法,不少人还觉得颜君陶的亲娘戮力魔尊,就是元凤的转世,哪怕在凤凰一族里,其实是凤为雄,凰为雌。大家却莫名坚信,戮力魔尊有的就是灭世黑凤一次次涅槃重生的杀戮之力。

    咳,扯的有点远了,颜君陶的爹娘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颜君陶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

    而哪怕颜君陶被医师临换了全身的血脉,但他还是被龙族默认为是后代的。

    毕竟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再奇葩的生物龙族都见过,多个颜君陶根本不算事。颜君陶在这边也想起来了,他上辈子被他爹坑的最惨的一次,就是因廪君竞选而起。只不过上辈子的时间要比现在晚,龙族已经凑齐了选君侯,颜君陶刚刚达到金仙修为,一点都不显眼。不过后来还是被迫很显眼了。但那就是后话了。

    这也是颜君陶在修真界的时候,连上界仙国都不愿意飞升的原因,上界真的是有太多来自父母债的狗血在等着他了。

    麻烦总是无穷无尽。

    对比生的孩子都能绕小罗天一圈的渣爹,渣娘就显得十分温和了,毕竟她的算计付出算是一种双赢,你好我好的那种。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女龙王神色未变,还想要假装无辜。

    但容兮遂在快速提升了修为和境界后,一起涌入脑海的便是对整个仙界的认知,他曾经觉得断层的知识差点一下子挤爆了他的脑袋。只要是仙界有的常识,不管是现在的,还是断了层的上古的,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廪君选拔这种在上古算不得什么秘密的内容自然也包括其中。

    “随便你听不听的懂,我只是想告诉你,若你或者后面的龙族继续过分下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容兮遂就把他特意留到现在的心成公主的脑袋给捏爆了,一如他那日捏爆三元三合罗盘的器灵。

    他只是站在原地,手在空中很随意的做了个开合的动作,那边心成公主就死不瞑目的成为了杀鸡儆猴、以儆效尤的典例。

    “啊,瞧我,都快忘了。”容兮遂抬手指了指不知道何时已经烧的就快要断掉的香,笑眯眯的提醒女龙王,“在不走,我就真的要动手了。”

    笑眼中的不屑,仿佛那些也算是难得好手的龙族根本不值一提,说杀就能全部杀光,不开玩笑。他在下界养的宠物也该吃点真正的好东西了。

    西海的一行人这才大梦初醒,什么也顾不上了,只马不停蹄的离开,都差点超出时间。他们的离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本来只是想借机试探一下颜君陶,哪怕除不掉,也能泼给初出茅庐的颜君陶一盆脏水——廪君的选拔不仅要秘境里的廪君印,也要族内的认可——没想到那边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说杀就杀,还下了一个千年的敌对令。不要说是得不偿失了,应该说是西海未来千年内的一蹶不振已经被提前预订。

    只是一个小小的颜君陶,道主竟然会在乎到这种程度!

    那个道主的善尸容兮遂,哪里是什么善尸,根本就是恶尸吧?!容兮遂微微一笑,还是那么礼貌谦让,却直接捏爆了心成公主的一幕,深深的留在了西海女龙王的心中,形成了严重的阴影。至今想起来,都会不断后怕、冷汗直流的那种。

    这个世界上就是会存在这样的人,拥有一种人畜无害却细思极恐的危险感。

    远看上去犹如平波无澜的大海,实则在那深海之下隐藏着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从寂静无声到滔天巨浪只需要不到一刹那的时间。当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翻天覆地,颤抖难抑。

    这一段“小插曲”之后,“彩选”还是照常进行了下去。

    一如龙族总是很把自己当回事,但其实大部分人根本没把他们看的有多么重要。

    五行仙山外天朗气清,比赛继续如火如荼,还有人在呼天抢地,吃瓜误事啊吃瓜误事,轮到自己投掷明琼的时候不在场,按照规矩会直接跳过去。下场当棋子的是自己的下仆属臣还好,被“老板”坑了也只能无怨无悔,还要反过来安慰“老板”没事,下一轮就追回来了;下场当棋子的若是自己的手足同门……

    颜君陶还没在座位上坐稳,就看到两个仙尊之子已经在隔空对掐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投掷,你心里就没点数?”

    “你就不会发个消息叫我吗?!”

    “我不玩了!”

    “不玩就不玩!你别想和你分享八卦了!”

    然后,在场上的那位,就真的……坐在原地不动了,其他陪着他下场的人都是负责保护他的护卫,对于输赢倒也没有特别大的执着。只气的他哥在席位上跳脚。

    颜君陶已经在座位上做好,喝了杯犹如星河一般冰凉爽口的特饮,兴致勃勃的反围观了一下兄弟阋墙。别人家的瓜就是好吃!兄弟二人共同的爹已经根本不想看见这对糟心的儿子了,特别佛系的对别人道,看见排名第一的巨鲸了吗?很棒是不是?对,没错,是别人家的孩子,不是我的,我!没!有!孩!子!

    但颜君陶却反倒是因此而觉得,仙界也不是彻底那么无趣的,还是有很多鲜活又有意思的人,他开始有点期待未来在仙界生活了。

    中二的时候会觉得“错不在我,在世界”,中二毕业后才会意识到“你对世界怎么样,世界才会对你怎么样”。

    上辈子颜君陶的生活犹如一口枯井,这不能说是颜君陶的错,但他也必须承认他是有可能把它改造的更好的,只是颜君陶选择了放任自流。这辈子颜君陶决定要换一种更加享受的思路,去让他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与兄弟撕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外一对“小情侣”。

    女仙在场上奋勇前进,为……男仙赢得胜利与荣誉。男仙因为吃瓜也来迟了,但飒爽英姿的女仙说的却是:“累了吧?有带伞吗?有让侍女喷水雾吗?今天的太阳有点毒辣啊,要及时补充水分。”

    好吧,颜君陶更正了一下自己的信息,这应该不是一对小情侣,而是好“闺蜜”。

    “呀呀呀呀呀,我跟你说,我刚刚看到……”男仙也果然娘的特别对得起他随时都需要补充水分的面容,正激动的准备和在树荫下坐着等待下一轮的闺蜜分享今日之瓜,然后就看到不远处的颜君陶正在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们,那小眼神亮的。

    男仙直接选择了闭嘴,见识过道主和容兮遂那样的手段后,他要是还敢去招惹颜君陶,那就是个傻逼。

    从女仙的表情里来看,他们应该是转了频道,秘音去聊八卦了。

    颜君陶没瓜可看了,有点小失落,不过很快他就转而关注起了场上的局势,给自己找到了全新的乐趣。巨鲸少年还是一路领先,这游戏对它来说简直如鱼得水,再简单有趣不过。它如今还很有闲心,指挥本体绕山游走,吸吸这个,撩撩那个,看谁都觉得对方特别小巧可爱。

    当然,这个世界上第一可爱的还是陶陶,他是不会爬墙的,只是偶尔迈个小鱼尾过去。

    巨鲸少年在颜君陶消失的这段时间,已经迅速找到了今日所爱——仙山玉兔,它都快要被庞然大物的巨鲸少年吓的一佛升天二佛出窍了,巨鲸少年却依旧还傻乎乎的想要和对方当朋友,特别积极,玩着“一放一捉”的游戏。

    玉兔:“……”你怕不是对朋友这个词有什么误解qaq。

    中级阶段在彩选开始的第二天正式开启,其实也就是增添了一些游戏规则,从简简单单的前进后退,变到了有时候会得到一些奖励或者惩罚,还有捉弄别的选手的道具,以及在前进的路线上若和其他“门派”的人相遇,就要上演一场“大道相遇,不死不休”的斗法。

    当然,不是真刀真枪的斗,而是要比斗相同的任务。

    胜者可于得到对方一路上得到的种种奖励和道具,败者退回起点,重新开始。

    巨鲸少年因为跑的太快,一个对手都没遇到,除了不怎么愿意陪它玩、完全不想和它做朋友的玉兔,它的鱼生根本没有烦恼。

    而万法仙尊遇到对手的时候,只需要给对方一个变态的微笑,对方就主动让开了。

    就是可怜梦口时夜,每一次都要亲自上场,教那些看不起鸡的仙人做仙。它啄人可疼了好吗?!梦口时夜他爹更是不遑多让。

    “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派就这样一路高歌凯进,成为了第一组进入高级阶段的门派。

    高级阶段到底有什么,得等凑齐了人数才能开始。在等待的过程里,颜君陶就顺便和容兮遂、道主了解了一下,这两个幼稚鬼到底在想什么。

    “我是为了让他死心。”容兮遂抢先道,不管他配不配合,颜君陶都不可能认错人的。

    道主没说自己到底死没死心,反倒是积极对颜君陶表现了自己“公平竞技,说到做到”的一面:“我扮演他的时候一点没有惨水,或者借着他的身份做不合适的事情。”

    甚至还很符合容兮遂性格的,刷了赵掌门等人的好感值。

    不过,道主的好男人仙设,分分钟就被容兮遂给戳穿了:“这是我们事先谈好的条件好吧?我扮演你也扮演的很尽职尽责,那个龙宫公主来找你的时候,我可是直接无视掉的。”

    若他们想利用伪装对彼此做手脚,其实是很有发挥空间的。

    只是他们冒不起被颜君陶戳穿的风险罢了。

    两人互相制衡,这才达到了这样一个局面。

    颜君陶:“……”还是很幼稚啊。

    但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吗?不,更幼稚的还在后面。当好不容易凑齐了选手,开启了高级阶段的大乱斗之后,道主和容兮遂联手送了颜君陶一派躺赢。

    不出任何意外的,在所有人都预料到了、赌盘甚至快要跌成一赔一之后,“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派成为彩选的最大赢家。

    其他龙族在“彩选”之后,就前后来找道主提前辞了行,都不用找什么借口,就大家心知肚明的提前离开了。虽然如今四海有间隙,但他们还是觉得他们不适合再留在这里碍眼。道主很理智的只选择了和西海过不去,而放过了其他龙族,就已经是极限了。

    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的小龙人太子,还特意在赛后来安慰了颜君陶。

    小胖子抱着一个大肉包,一边吃一边表示,心成姑婆就是个神经病,一直都特别爱发疯,你别和她一般计较。龙族还是有好人的,你别因为她,就,就,就……

    就讨厌我呀。

    虽然颜君陶偷偷长大了,但小太子还是蛮想和颜君陶当朋友的。

    “不会。”颜君陶与小胖子握了握他没拿包子的肉肉小手。上辈子他虽然远离了大部分的龙族,却也不是一个龙族朋友都没有的。

    小胖子吹弹可破如熟鸡蛋的小脸,一下子就变得红彤彤的,很不好意思的跑开了。

    隔了好远才有勇气冲着颜君陶喊:“你等我长大啊!”

    长大回来和你当朋友。

    容兮遂和道主却十分警觉,齐声问颜君陶:“他长大想和你做什么?!”

    颜君陶:“……”并不是很想搭理这两个幼稚鬼。

    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为期一个月的典礼就这样走到了尽头。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娱乐里小有收获,还吃足了道主和容兮遂各种暗暗争锋的瓜,有种围观到了道主一辈子所有黑历史的隐秘快感。在最后一天,大家纷纷告别,离开了小罗天这个短暂的中立之地。穿过蓝天的那一刻,成年人的世界就回来了。

    当天晚上,颜君陶终于决定和容兮遂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殿内,颜君陶开门见山:“你不会真的以为你那些套路能够骗过我吧?”

    容兮遂笑了笑,主动坦白从宽了:“你这么聪明,肯定骗不过你啊,我只是想稍微的推你一把。”

    让颜君陶明知道容兮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拒绝不了。也就是传说中的阳谋。

    以退为进什么的都是轻的,只是容兮遂就是不乐意好好说话的一种习惯。他那一日那一席话,真正的用意,是通过让颜君陶选择到底要不是进行三人修罗场而想明白——比起道主,他会更想要选择容兮遂。

    有时候我们面对选择,确实更容易看清楚自己的心。

    如果只有容兮遂,颜君陶很有可能会因为想要继续和容兮遂保持这样稳定的道友关系,而不敢冒险,进而在容兮遂告白后,直接拒绝容兮遂。

    但有了道主这个意外就不一样了,容兮遂先是堵住了颜君陶拒绝的嘴,再是给了一个颜君陶必须快速做出选择的环境,剩下的就只需要等待花开结果了。

    颜君陶“恶狠狠”的问:“在你心中,我就是那样的胆小鬼吗?因为贪图友谊的安逸,而连情人的那一步都不敢迈出去?”

    “自然不是。我只是以防万一。”容兮遂做事,一定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够放心的,他承认的很大方,根本没有什么打死不认的负隅顽抗,因为……他看着颜君陶,尽量让自己不要笑的太得意忘形,哪怕已经有预感,为即将到来的结果,“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话的意思是有这个勇气和我由友谊升华,开始另外一场更加伟大的冒险?”

    “不是!”颜君陶继续瞪着容兮遂,故意说着反话,“你自食恶果吧!我决定答应这个心魔修罗场了!气死你!”

    “好。”容兮遂答应的比颜君陶还果断。

    颜君陶:“……”

    “我这不是在故意激怒你,”容兮遂认真解释,“只要你开心,只要这个故事里有我就行,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真的。我既然做了,就会承担最坏的结果。”但哪怕是最坏的结果,我也会成为你的爱人,哪怕只是二分之一。

    颜君陶长叹一口气,再也装不下去,轻声问:“傻不傻啊你。”

    “傻啊,但是你值得。”曾经容兮遂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一个人,后来他觉得除了“和颜君陶一生一世一双人”以外他再不会接受第二种选择,如今历经艰难的等待,他才意识到,在爱情里面他根本没有任何底线。有条件的爱,就不能称之为爱了。他可以为了颜君陶退到面目全非,退的无怨无悔。

    人这辈子只可能拥有这样的勇气一次,容兮遂很庆幸,他勇气给了颜君陶。

    众生皆苦,唯有你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