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六十三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63章 六十三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丹宫之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综]刀剑攻略     全仙娱乐月里, 最大的高-潮重头戏,就是将“彩选”和围猎结合在一起的为期三天的大型活动了。

    “彩选”是一种多人博彩类的游戏,在下界叫“升官图”, 在上界叫“选仙图”。顾名思义, 就是把文武百官按照品级大小,上界仙人按照境界高深,写在一张纸或者刻在木板玉牌上,再用明琼掷大小, 计点数多寡,用以定升降和输赢。有博弈有益智, 是上界仙国最近比较风靡的一款室内娱乐。

    说的再明白点就是……修真版大富翁。

    只不过大富翁走的是买地建房、发家致富的路子,“彩选”靠的却是升官发财走向人生巅峰。上界把升官, 换成了修炼。

    挑一色棋子代表自己,从渡劫起,至准圣赢。佐以“闭关”、“顿悟”、“机缘”、“丹药”、“伤病”、“心魔”六面,用写着这些字的六面明琼投掷,掷出前三者前进升修为, 掷出“丹药”者分情况, 有好有坏有中立,掷出后两者就要倒退掉修为了。

    上界一般玩的时候,不爱用纸也不爱用牌, 更喜欢画个阵法出来, 从桌游变成真人对抗游戏, 命自己身边的道童下仙成为棋子, 代为出战。

    道主这次玩的更大,直接划出了小罗天的五行仙山,变成了大型实景真人户外游戏。

    每个参与者手上的棋子,也从一个变成了五个,五仙组成一派。哪派全部晋升“准圣”,哪派才算赢。投掷明琼的环节,也从挨个轮流无条件的投掷,变成了需要完成一个任务或者猎到一只灵兽才能获得投掷资格,否则只能原地踏步。

    规则有点复杂,不过几乎在场的人还是分分钟就懂了这个规则,不懂的跟着玩一会儿也就懂了,没人会要求再说第二遍。

    一如医师临的评价,这些上界的人总执着于一些莫名其妙的面子。

    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本来只是道主为了让颜六岁开心的,毕竟这种游戏还是年轻一辈更为喜欢。如今嘛,道主与容兮遂只隔着颜君陶的头顶(颜君陶:……)互看了彼此一眼,就仿佛有噼里啪啦、不死不休的火星在往外冒了,战意浓的溢于言表。

    不能杀人,总可以争个高低,在游戏里一较高下。

    有了道主和容兮遂的全情投入,其他不管是出于吃瓜还是巴结心理的上仙,也就跟着积极了很多。万法仙尊更是唯恐天下不乱,非要耍赖说他不懂规则,硬拉着颜君陶一起组了个“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派”。

    本来想叫“爱的战士”的,但颜君陶直接甩头走人了,万法仙尊连他喜欢的仙绸大扇子都顾不上要,抱着颜君陶的大腿就准备嚎啕。

    那么多仙看着,万法仙尊不要面子,颜君陶还要呢,于是,“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派”就这么成立了。

    他们负责操控的五个棋子,其中之二就是万法仙尊和他座下的一个仙童,万法仙尊就是这么接地气的一个仙尊,他想下场亲自玩,可是又信不过别人的运气,最终便把“魔爪”伸向了颜君陶。剩下的三个名额万法仙尊让颜君陶随便挑了,反正他只是想玩,对赢倒也不是特别渴望,只求不输的难看。

    这回道主和容兮遂甚至都有点不想当下棋的人,要报名给颜君陶当棋子了。

    却被万法仙尊给双手交叉在胸前,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你们要是都在,那还玩个鬼啊,躺赢有什么意思?”

    其实躺赢挺有意思的,他就只是单纯的不想和道主或者容兮遂在一起而已,容易折寿。

    最终,凑齐“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派”站队的,是梦口时夜和它爹,还有一只不甘寂寞的巨鲸少年。当然,这是在万法仙尊同意之后,颜君陶才填上的“人”选,本来颜君陶还怕万法仙尊介意,没想到万法仙尊看了名单更开心了:“这才对嘛!要有创意,总是一群看腻歪的脸有什么意思?”

    场上其他被腻歪的脸:“……”

    巨鲸少年的本体还在上空的云层里甩着大尾巴悠闲的游弋,只是投射了一个小像站在了起点。五“人”都穿上了统一的月白半铢衣,身缚折扇,一看就是一队。

    道主用的都是他的属臣,容兮遂则请了赵掌门等师兄弟五人,或者应该说是赵掌门主动想要替容兮遂解围。毕竟容兮遂之前的百年都在闭关修炼提升修为,按理来说,他在仙界着实应该是没有什么人脉的。容兮遂没解释,只是笑纳了赵掌门的好意,同样是颜君陶的亲人,怎么赵掌门就能这么可亲可爱,医师临却能那么面目可憎呢?!

    投桃报李,容兮遂给自己的派起名就叫“陶心”,用的是颜君陶和心心都喜欢的颜色,让赵掌门等人对容兮遂更是青眼有加。

    道主嗤笑,觉得容兮遂就会做表面功夫,心理却在饮恨,这种事情被容兮遂强者做了,他就不能再做了,一曰心意二曰效颦。

    其他天帝、魔尊也均有下场,最终组成了一个过百人的选仙游戏。

    第一次投掷明琼的先后,靠的就是围猎第一只异兽的用时长短。在这单上,巨鲸少年有着绝对的先天优势,上空的本体大嘴一张,遮天蔽日的在五行仙山上空游走半圈,各种飞禽就像是下雨一般,落到了另外四个队友面前。

    梦口时夜看上去清醒了不少,继续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长者风范,成熟型男,高瞻远瞩的被万法仙尊的仙童抱着不说话,假装自己是一个冷漠的杀手。

    隔壁队里有个小胖子,也不知道身为仙属的他到底怎么把自己吃的这么胖,还能在一群美人中活的这么自信的。小胖子头上顶着两个犄角,抱了一兜子的甜点,一边啃一边气哼哼的说:“他们这算不算作弊?”

    他身后跟着一看就是为了保护他的老者道:“不算。”因为小胖子的猎物,也是老者给打回来的,一队之间的互帮互助是在情理范围内的。

    小胖子倒也没有质疑,点了点头,转而又异想天开:“那咱们能不能也带一条下龙进来?”

    龙是上古四神兽之一,经过长久的演变与分化,变成了两种形态的分支,一种是这辈子都开不了灵智、只能当犼的午餐的下龙,一种是开了灵智、一破壳就拥有高深修为、富有四海的上龙。

    就像人类虽然是从猩猩进化来的,却并不会把猩猩看做是自己的同类一样,上龙也不会把自己和下龙看做一个品种,不介意别人驱使,自己也用的飞起。

    这小胖子就是开了灵智的上龙,还是顶了个十五太子的名头,继承权排名都两个爪开外了,却依旧有着天然的一份傲气。他这次是跟着母后和姐姐来的,本以为能见到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颜君陶,他听说道主家的颜君陶也是个孩子外表,结果……

    却看到了一个大号颜君陶,那是相当的失望,可以说是很难受了。

    然后就生出了要一较高下的心思。

    小胖子傻精傻精的,觉得以他的修为要是亲自下场,那一定能秒杀那些属臣仙仆,没想到颜君陶这边直接是连仙尊都下场了。这不是欺负仙嘛?!好气噢!

    颜君陶还不知道他曾经有过一份即将到手又因为年纪限制超过的“友情”,他正因为拔得头筹,而得到了第一个投掷明琼的机会。

    仙界的明琼,自然不可能是下界的六面骰子那么简单,而是一个比颜君陶还要大的色彩陀螺,陀螺有六面,必须以仙力催之在原地旋转起来,因为下了禁制,陀螺停在哪里全靠运气,并没有办法用仙力作弊。

    陀螺越转越慢,五次稳稳当当的分别停在了“机缘”和“顿悟”上,陀螺内圈还有一个滚珠,绕着一圈数字来回转动,五人小队每个人到底前进几步就由这个滚珠来决定。

    巨鲸少年运气最好,直接就从天仙入门到了天仙巅峰,走在所有人最前面。

    等一串顺序排名下来,之前没有合作、全靠个人的“门派”才发现,投掷顺序就是按照每个人逮到猎物的长短来排的,特别简单粗暴。那种个人名列前茅,队友却在后面的,都不知道是该怪队友还是怪自己。

    别人的投掷时间,就是已经投掷过的选手的下一轮围猎时间,若赶在轮到自己时把猎物带回来就可以投掷,若不行就算是跳过要等待下一回了。

    猎物的要求每一轮也不一样,最坑的莫过于你逮住了上一轮要求的猎物却已经到了下一轮。

    初期的规则就是这么简单,但已经有“优秀”的选手玩出了花样,好比道主就暗示另外一个手下的仙尊,牺牲自己“门派”的排名,死命的在赵掌门等人寻找猎物的路上添麻烦。而容兮遂在游刃有余的帮助赵掌门等人想办法的同时,也教了他们如何设置陷阱回报回去。

    花样频出,手段丰富,让人看的叹为观止。

    初级阶段过了之后,就迎来了增加规则的中级阶段,不过那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因无人敢给万法仙尊找麻烦,颜君陶颜“掌门”,就成为了如今场上最闲的一个。

    他坐在浮桌前,一边喝着果饮,一边看容兮遂和道主互掐,监督着他们不要打着打着就打出了真正的火气。

    中途颜君陶还稍稍离开了一下,去押了“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派”赢。

    博戏嘛,自然会有人在一边公然开盘。

    只是随便找人就可以去做的事情,颜君陶却更喜欢自己下注的感觉,顺便帮万法仙尊给他也一起下了。万法仙尊本来没觉得他们会赢的,只是巨鲸少年想一路开了挂似的,让他也有点飘了,都敢下……一仙石的自己赢了。

    道主也追了上来,却没怎么和颜君陶交流,押完注他们就又一起散着步走了回去。

    在路上遇到了龙宫的心成公主,虽然人族大兴后,龙族就呈现了越来越式微的疲态,但四海龙宫在仙界还是很受尊重,仅次于五方天帝的存在。龙宫的公主太子不值钱,他们却挺把自己当回事的。

    心成公主远远看见道主,惊喜万分,漂亮的桃花眼都显得更加明亮了,水汽萦绕的周身,带来仿佛青草刚刚修剪喷洒过后的清新,带着一种女孩子才会有的可爱。

    说这是巧遇,那就是在哄傻子了。

    心成公主眼中的爱意根本不加掩饰,她几步跳跃而来,声音如鹂:“道主哥哥。”

    道主却步也没有停下的从她身边走过,给了她一个再直白冷漠不过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谁?”

    好好一个公主,就这样被遗忘在了原地,带着她身边一群侍女连大气都不敢喘息。

    颜君陶更是早已经离开了,这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在游廊转角,道主不知道去了哪里,颜君陶却被令我一道玄袍拦了下来,一高一低,互相对视,执着的等待着一个答案。

    两人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心成公主就再一次不甘心的追了上来。

    不是去找道主,就是来找颜君陶的,死活不让颜君陶走。

    颜君陶挥挥手,打发了玄袍青年,无奈的看着公主:“那你想怎么样呢?”他真的不太会和这样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打招呼。

    “你把道主哥哥让给我,好不好?反正你已经有另外一个容兮遂了啊,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贪心。”

    颜君陶就像是关爱智障一样,看着这位真的就把这么尴尬的台词说出了口的公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你想把刚刚哪个让给你?”

    “不是穿玄色袍子的,是一开始和你去押注穿绛紫色仙衣的道主。”

    两个道主很容易就会被人混淆,小姑娘只能听过袍子颜色来强调区分他们。

    颜君陶看对方的眼神更加同情了:“你确定你爱他?”

    “当然!你怎么质疑我!”心成公主急了,那种言语里的霸道与骄纵再也遮掩不住。

    “因为你连他们谁是谁都没有分清楚啊。”颜君陶无奈回答。道主最近很喜欢随时随地假扮容兮遂来骗颜君陶,也不知道他这次哪里来的本事说动了容兮遂也出手帮忙,两人从一开始就互换了身份,但颜君陶根本没有被骗到。

    心成公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