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五十八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58章 五十八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死亡万花筒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七零年代美滋滋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颜君陶躲在一处无人之地很久了, 至少他感觉是很久了, 有一种度日如年的紧张与焦灼。他已经好多年不曾体验过这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心跳剧烈得就像是随时会从胸口里蹦出来。

    刺激死了。

    可惜, 依旧没有引发出什么导致仙气逆流、灵台不稳的心魔, 为这场刺激蒙上了一层遗憾的阴霾。

    颜君陶已经做了一切他可以去做的努力, 至于最后到底能不能逃出去, 那就要看天命了。他在几次深呼吸之后,这才屏息凝神, 开始安静等待命运的审判,最终的结果。

    说实话,虽然这么形容有点不严肃,但其实当颜君陶明白事已至此、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之后, 他反而觉得等待的有点无聊了。大概心大就是这么感觉吧。颜君陶很顺便的梳理了一下他最近的遭遇。

    一夜之间, 大荒崩塌, 六百年的努力化为虚幻泡影,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变故。哪怕是道心稳固如颜君陶,都骂了脏话, 可除了保持微笑、坦然赴死以外,他真的再也做不了其他事情。

    小时候总被告知,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在, 无所不能。

    长大后才知道, 传说都是骗人的。

    颜君陶在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 回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漂亮到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人。那人是他的第一个道友,也是曾经最珍视的存在,最后他们却以割袍断义而惨淡收场。

    颜君陶都本以为他已经能把容兮遂忘在脑后了,没想到重生醒来后对容兮遂的记忆变得更加清晰了。

    甚至有点清晰得过了头。

    这帮助颜君陶在睁开眼的一瞬间,就认出了眼前穿着雍容紫袍的男人长了一张容兮遂的脸。

    可惜,颜君陶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就再一次昏了过去,很显然这是人为的。等颜君陶第二次醒来,事态的发展就像是乘着飞剑,“噌噌”地往上乱窜。没有一点点防备,颜君陶就被那个长着容兮遂的脸的人告知,他飞升时出了岔子,失忆了。

    最重要的是,他俩还是道侣关系。

    等颜君陶确认他还是颜君陶,这是五百多年前后,他就明白了自己大概是重生了。同时,颜君陶还坚定了一个想法,眼前这人既不可能是容兮遂,也不可能是他的道侣,他更不可能在飞升的时候出现问题,特殊的灵体就是可以这么自信。

    在更加深入地搞清楚事情之前,颜君陶的仙力出现了暴动,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他的脑海。最终却被道主又给压抑了回去,颜君陶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他唯一做的改变,就是在求生欲的驱动下,假借是暴动的后遗症,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

    颜君陶做这一切是那么的驾车轻熟,仿佛他已经做过一次。

    等颜君陶知道这个非要演他道侣、不对小孩子出手还算有点底线的人,就是道主的时候,颜君陶内心的一言难尽,根本就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

    颜君陶自然是听过道主的赫赫威名。这个上界仙国最神秘的男人,在颜君陶飞升仙界的五百年内,一直都在小罗天仙宫闭关,再没有人见过他本人,但仙界却还是处处充满了他的传说。

    颜君陶听到的那些和五方仙帝有关的八卦里,一直都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小罗天的道主,这个圣人以下的第一人。传说中,他实力强大,淡泊冷漠,不少人都猜他修的应该是无欲无求的无情道,明明拥有一张可以睡遍天下而不用负责的脸,却愣是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性冷淡。

    颜君陶在仙界的道友还和颜君陶打趣过,也不知道如果是颜君陶遇到道主,两个性冷淡是不是就可以负负得正,擦出爱情的火花。

    如今这辈子颜君陶真的遇到了道主,却发现道主和传说中的他也就脸能对得上了。

    偏偏这脸还和下界的容兮遂撞了。

    其实有那么一刻,颜君陶差点就以为下界的容兮遂其实就是道主的分-身了。

    可是莫名的,他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倔强地告诉他,他不是。

    颜君陶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结合随后的几天内从妖仙宅老那里旁敲侧击、多方打听,颜君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他重生的时间点也许不是刚刚飞升到仙界的时候,而是更早之前。只是不知道这人中间阴差阳错地发生了什么变数,他不仅比上辈子更早飞升,还遇到了本应该一直在闭关的道主。

    不过,其实颜君陶也不能确定上辈子在他飞升之前道主有没有在闭关,毕竟他本该在十几年后才飞升,也许就是这么巧,上辈子道主刚刚闭关,他就飞升了

    如今提早飞升,就遇到了还没闭关的道主,展开了一系列狗血的后续。

    至于道主为什么会假装他们是道侣,还有可能抹去了颜君陶脑海里关于这辈子下界的记忆,这是颜君陶最想不通的。为此,颜君陶不知道试探了道主多少回,各种作天作地,只想看看对方对他的忍耐底线在哪里。结果对方看上去却没有一丁点生气的预兆,这让颜君陶更加确定了,对方不是真的对他一见钟情,就是所谋甚大。

    道主看上去对颜君陶有求必应,却也对颜君陶防得滴水不漏,颜君陶根本离不开小罗天半步。

    但颜君陶还是想走,一方面是总觉得外面有人在等他,一方面其实也是在试探道主,说不定还能试探出个心魔什么的。总之一次逃跑,福利多多。

    于是,在辛苦筹划多日,麻痹大意了道主之后,颜君陶等到了最后的一笔——万法仙尊,他答应帮忙拖住道主。

    以及,是的,在万法仙尊的帮助下。

    看上去颜君陶和万法仙尊在院子中的对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也没有太多接触。实则万法仙尊是暗暗给了颜君陶一个可以敛去仙力的仙器,并暗示了颜君陶离开的时间和接应的龙车。

    颜君陶会选择相信万法仙尊,也是因为他上辈子就知道这位。

    一个被尊称为“万法”,却喜欢自称“万世神媒”,走了后天爱之一道的神奇大佬。对于万法仙尊来说,为了爱做什么都值得,是人间真理,是道之本源,本人亦正亦邪,秩序混乱。

    他和恋爱脑唯一的区别是,他有脑子,且并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他爱的是爱情本身。

    很多仙界知名的爱情纠葛故事里,都少不了这位万法仙尊的身影。他有的时候是推动的助力,有时候却会成为绊脚的障碍,本人性格就和爱情一样不讲道理。

    上辈子这位据说就一直在等一个有缘人,本来他已经看到对方的姻缘线了,却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最后不了了之。

    这辈子万法仙尊直接表示,颜君陶是他的有缘人,莫名的,颜君陶对“有缘人”这个说法有点抵触情绪,天知道是为什么。总之,有了万法仙尊的帮助,颜君陶一不做二不休地就跑了,什么东西都没带,什么准备也没有,头也不回地就跑了,杜绝了一切有可能被追踪到的可能。

    然后?然后颜君陶就还是被找到了啊。

    不管是调虎离山也好,还是什么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理论,不论是什么套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白搭。

    道主把颜君陶从万法仙尊的法驾里找到时,颜君陶感觉整个世界都暗淡了下去。

    道主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看上去就不算怎么好脾气的样子。他一步步上前,颜君陶只剩下了认命,他逃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道主伸出了手……

    颜君陶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万法仙尊在一边阻拦不得,只能焦急地对道主解释道:“你要冷静,别做出让你自己未来后悔的事情。颜君陶逃跑是我撺掇的,与他无关。”

    万法仙尊为了颜君陶这个成圣机缘,也算是拼了命了。

    然后,道主就披了件仙衣给颜君陶,亲手抱起了颜君陶,为他捂住了一双一掌可握的玉足,冰凉冰凉的,他轻声道:“你再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可就真的要生气了。”

    颜君陶和万法仙尊一起焦急地等待这话后面的“然后”。

    但是,并没有。

    这事在道主这就这样算了,他看上去还是那样的好脾气。

    “我当然知道他是无辜的。”道主这样对万法仙尊道,他这个人比东方的女帝还要不讲道理,颜君陶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只可能是他身边的人,好比万法仙尊,“你可以走了。”

    万法仙尊都快吓傻了:“你、你不打算报复我?”

    不是万法仙尊求着报复,而是一边等待一边猜测道主会怎么折腾他这更折磨人,伸头也是一刀缩回去也是,不如速战速决。

    “你会知道的。”道主给了对方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比万法仙尊往日里的样子还要欠揍。

    万法仙尊的内心反而诡异地放心了一点,道主还愿意报复他,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兆头。

    等万法仙尊走了,就只留下了颜君陶和道主对峙。

    颜君陶从道主的怀里跳出,重新变回了青年的模样,因为道主并不会再上当了。颜君陶本以为这后面肯定要出现争吵囚禁小黑屋什么的,或者至少是道主黑化,捂着耳朵表示我不听我不听我已经给你机会了,你却这么背叛我!

    但事实上,道主的反应是:“好玩吗?”

    不带一点嘲讽,好像他真的就只是和颜君陶玩了一场捉迷藏。

    “我不怎么了解下界的规则,我找到了你,是不是该你当鬼了?当然,你要是想一直藏也可以,可我总能第一时间找到你,你大概会觉得无聊。需要我假装一会儿我其实找不到你吗?”

    “……”这和孩子藏在窗帘后面,父母假装看不见孩子的脚有什么区别?“谢谢,不用了。”

    “嗯,也是,你对很多事情都总会很快地失去兴趣。”道主理解地点点头。

    不是颜君陶失去兴趣的速度快,而是他当时见道主不管他要求什么都能满足,反而不忍心继续折腾了。

    “还是青年的样子适合你。”道主不等颜君陶开口,就已经道,“放心吧,在你想通之前,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真的很爱你,时间会替我证明。我很抱歉,虽然不知道我哪里表演得不够,还是让你看出了端倪,我们之前并不是道侣,我骗了你,我还抹消了你的记忆,并且并不打算恢复它,这事没得洗,我也不会辩解。”

    “……”颜君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没想到道主的反应会是这样的,不得不说,这真的很拉好感值。甚至会让颜君陶反省他是不是太过大惊小怪了。

    除了把他困在小罗天、抹消他的记忆,道主再没有对颜君陶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

    不对,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就已经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了!

    颜君陶和道主谁也奈何不了谁,就只能就这样继续先耗着,颜君陶还有点期盼着能被对方扯出心魔啊什么的。

    结果什么都没有,颜君陶很失望。

    最终,颜君陶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自毁修为。

    然后,真的毁成功了。

    当着道主的面,连阻止都来不及,颜君陶自毁了金仙的百年修为。

    道主:“你就这么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颜君陶摇摇头,感觉这事解释不清楚了,他没想到道主会突然进来。

    道主继续:“……你不会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吧?”他只会想尽办法阻止颜君陶伤害自己,却绝对不可能放手。

    “我还不至于那么傻。”颜君陶只是觉得既然此时此刻还算安全,不如找点事情做。当然,要是能因此诈唬到道主更好,可惜,没有成功。

    颜君陶始终忘不了的就是对修为的执着,他不知道他这辈子怎么把自己六十岁就整成了金仙,他忍不住充满丧气地想,这不会是要不到五百岁就成圣的节奏吧?他真的怕了,好不容易才努力压抑回最低,及时止损。

    结果?

    百年一过,修为又自己回来了。

    颜君陶:“……”

    自毁修为这条路果然走不通啊。

    颜君陶在百年里一直在闭关,被道主强制要求的。

    他欣慰地表示,经过一百年的努力,颜君陶的修为更加扎实了。这年头能像颜君陶这般豁得出去,自毁飞升后的修为,一键重来的修者已经不多了。就像老话说的,如今把手指收回来,为的只是日后能够握成一团重拳出击,颜君陶在短短百年间就从金仙入门变成了金仙中期就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明。

    可惜,一般人根本舍不得那点修为,也下不了那个狠心。

    颜君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当初要那么说?”让颜君陶以为自己走对了路。

    道主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装可怜啊,不试过怎么知道你这么狠心。”

    虽然道主赞叹得很诚恳,但颜君陶还是莫名觉得被对方嘲讽了。

    “最近好好休息,典礼很快就会开始了。”道主话锋一转,就说了一个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好像在冒粉红色泡泡的话题。

    “典礼?”什么典礼?颜君陶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名义上是庆祝你出关,成为金仙,”道主也没有瞒着颜君陶,话语里的喜悦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实际上是宣布我和你的事情。”

    “咱俩有什么事吗?”颜君陶忍不住想起了他曾经看过的一个话本的桥段——逼婚。

    “虽然我很想说,这典礼是为了庆祝我和你成婚合籍,但你大概不会答应。”道主遗憾地看了眼颜君陶,那双翦水秋瞳,就像是深秋山涧的小溪,看不透是因为真的浅而清澈,还是因为清澈包容而显得透明,他暗示十足地静待颜君陶的回答。

    颜君陶自然不会让他失望:“我肯定不会答应。”

    道主耸了耸肩:“总值得一试。”尝试失败了也没有特别失望,他继续道,“所以,只是宣布我们在一起了而已,让那些宵小不敢伤害你分毫。”

    “我们没在一起。”颜君陶并不满足,他拒绝人一向是很果断的,不会给对方任何一丝一毫的希望,因为他觉得留了希望又做不到,才是对对方一种更深的伤害。

    道主并不气馁,再次道:“那就是宣布我们即将在一起。”

    “……我们不会在一起。”

    “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道主简直无懈可击,“你不心疼被自己打脸,我还心疼呢。相信我,那感觉并不好受,我一百年前才刚刚经历过。”

    “你被自己打了脸?”颜君陶终于来了兴致。

    道主却并不想讲,他只是道:“你好好准备,这注定会成为一场让人终生难忘的宴会,没有人可以来打搅。”因为容兮遂已经被他杀死了。

    颜君陶莫名地想到了容兮遂站在细树下对他说“也许大荒有天也会崩塌呢”时的乌鸦嘴。

    ***

    “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万物睹。”

    在一阵仿佛要震慑八天的巨大响动里,沉寂百年的万法仙尊,再一次痊愈出关。当年道主送他的“礼物”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让万法仙尊至今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在一队身材曼妙的仙女簇拥下,万法仙尊褪下了其实一尘不染的绯色仙衣,换上了另外一件百鸟朝凤的仙袍,长尾摇曳,金光闪闪,仿若真有神凤在云气中若隐若现。不少仙女都看红了一张脸,雌雄莫辩的仙尊总有着别样的魅力。

    “所以,你怕了?”一道声音响起。

    “怕?”万法仙尊一个转身,打开折扇,气场全开,露出一副准备搞事的邪魅样子,“怕我就不会帮你藏到今天。”

    万法仙尊对面坐着的,俨然正是“死”了的容兮遂。

    容兮遂当年怕连累赵掌门等人,并没有选择跟着赵掌门前往北方天帝处避难,而是兀自留在了修真界修炼,等待自己的修为钻法则的控制,成为能够与道主势均力敌的存在。

    赵掌门也劝过容兮遂:“万一通天之路再次被断绝呢?”

    “他不会那么做的。”容兮遂很了解自己,自然也就很了解道主,为了讨好颜君陶,道主肯定不会让通天之路断绝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道主一句话,就留下了大桃树这条通天之路。

    只不过能够经过通天之路来往于上下界的人,还需要极其严格的审查和把控,百年间也并没有多少人真的走过通天之路。但至少这种倾向是好的,给了不少修士未来会越来越好的信号。

    哪怕道主很确定颜君陶并没有恢复有关于通天之路的记忆,但万一呢?

    他总得给自己留点后手,让颜君陶看到他的心意。

    哪怕为此有可能会留下容兮遂这个隐患,道主也在所不惜。

    当然,道主还是尽力想要去干掉容兮遂的,只不过容兮遂比道主更像是个疯子,铤而走险制作了另外一个分-身,顶着有可能被分-身发现反噬的风险,让道主误以为他亲手杀死的那个分-身就是容兮遂。

    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万法仙尊的帮忙。他在千钧一发之刻找到了容兮遂,帮他蒙蔽了道主,并对他发出了邀请。

    “反正我成圣的机缘是应在你和颜君陶身上,至于是哪个你,我并不是很关心。”万法仙尊本来是坚定不移地站在道主这边的。但他又不是一个自虐狂,被道主的“惊喜”给予了迎头一击后,他就毫不犹豫地叛变了。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忠诚,也无所谓什么叛变不叛变的,万法仙尊真正在意的只有成圣与爱情。

    就像是如果道主可以,他肯定也会在当年就直接杀了万法仙尊,来以绝后患。

    可惜,万法仙尊这个人比较特别,很难被杀死。

    而但凡给他一点反扑的机会,他就一定会让道主付出代价。

    容兮遂就是万法仙尊为道主准备的惊喜。这些年万法仙尊一直在假意受伤未愈的在仙宫中闭关,低调的都快不像他了,实则是十年磨一剑的在给容兮遂护法,只等哪天一鸣惊人。这样的隐忍也最终得到了回报,容兮遂的境界如今已是万法仙尊都看不透的了。他并不关心容兮遂是怎么做到的,只结果喜人就可以了。

    万法仙尊一指顶着请柬,看它指尖上转动,划过流光溢彩:“我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你同去一场典礼吗?”

    “你和道主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容兮遂这样评价。

    “加油和这些老怪物一起多活个几万年,相信我,你也会拥有这样复杂的关系的。”亦敌亦友,翻脸无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