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五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57章 五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破道[修真]死亡万花筒我是大反派[快穿]盛世医香     ……这是颜君陶被掳后,容兮遂等人发生了什么的分割线……

    赵掌门的神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他带着几个师弟一起到了大罗天, 结阵为颜君陶护法, 暂时还顾不上寒暄。

    大罗天内此时灵力与仙力正杂乱无章地在空中肆意游走、碰撞, 偶尔还会在夜空之中擦碰出如星辰一般的火花, 倒坠如雨, 星光点点。整个世界在两种力量的对抗纠缠中, 开始出现震颤,虽没有雷霆淬体, 却也气势磅礴,颇为壮观。

    众人惊叹地看着夜幕,层层密云背后,一次次闪现又消失的道家九难劫象, 正在轮番上演。

    “我以为道家的三灾九难已经是传说了。”容兮遂抬手, 挡在额前, 宽袍在风中发出猎猎的响声。作为唯一来自下界的修士,目前只有他有点抵挡不住这凌冽的罡风,但他依旧如一根钉子扎在原地, 不愿意离颜君陶太远。

    “你竟然知道三灾九难?”梦口时夜不可思议地扭头,看了眼容兮遂。

    上古的时候,法力高强、得天独厚的修士,在飞升时会遇到种种劫难, 包括雷劫, 但却不仅限于雷劫。真正厉害到遭天妒的修士会遇到三灾九难, 挺过去了就是大道通途,成圣之才;挺不过去……那就只得一声叹息,身死道消了。

    根本没有什么转换成散仙的机会,大道也绝对不会允许,大道不像天道,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伤人,它习惯把未来注定与它合道的一切东西掐灭在萌芽状态。

    那个时候雷劫还叫雷灾,剩下的还有风灾、火灾,恩爱牵缠、尊长邀拦、盲师约束等等。

    雷灾助修士明心见性;火灾助修士看破虚妄;风灾助修士身自知解;最终得以不破不立,看破灵体五脏,淬炼仙躯。

    这既是机遇,也是劫难。

    颜君陶得到了最好的,自然就要付出更多。每一次劫象征兆于天空之上突兀出现,梦口时夜和赵掌门都会做好上前帮颜君陶抗劫的准备,但却又会在每一次的最后发现这些劫象就只是出来闪现一下,并不会真的伤害颜君陶。

    梦口时夜觉得它受到的惊吓,也许都比颜君陶受到虐待伤害大。

    最终,他们一行人就这样一并见证了颜君陶由孩提到青年、一口气冲到了金仙境界的全过程,整片区域都被颜君陶照得亮如白昼,晚霞瑰丽,隐隐好像还有仙乐助兴。是他们平生所见的飞升里,再没有过的壮丽大气。

    让人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随着风越来越小,大罗天也渐渐恢复了一开始的万籁俱静,颜君陶身上的光芒也越来越弱,他缓缓从天而降,好像睁眼看了眼身下的人,然后就将自己的飞升祝福托最后一缕清风,轻柔地送到了众人眼前。容兮遂无疑是得到最多的那个,还感受到了香气与温暖。

    赵掌门还在一边很幼稚地和梦口时夜唱双簧:“我们不嫉妒,一点都不嫉妒。”

    众师弟跟着起哄,嘻嘻哈哈。

    但突变就发生在一瞬,在这个所有人刚刚才放下了紧绷的神情,以为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刻。颜君陶并没有彻底降下,就突兀地原地消失了。

    梦口时夜当时就差点疯了。

    赵掌门和众师弟也迅速飞到空中,在顷刻间就铺开了蔓延几千万里的强大神识,不死心地探查着颜君陶的下落。

    只有接受到祝福的容兮遂,站在原地死死地握紧了拳,他的耳边多了一句声音熟悉的留言:“有趣。”

    是谁带走了颜君陶已是不言而喻。

    但容兮遂更需要去做的,还是在第一时间模仿出颜君陶的气息,呼唤出能够连通大罗天的巨鲸宝宝,不顾赵掌门和梦口时夜的挣扎,带着他们一起离开了大罗天。

    因为容兮遂很清楚地知道他们对于颜君陶来说有多重要,而另外一个他又有多喜怒无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掌门等人直接回到了大桃树根所在的那片海。大桃树的树根如今正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亮了一整片海域。无数的海洋生物正在来此汇聚,因为只溢出来的一丁点仙气,都足以让下界疯狂。

    众师弟都来不及惊叹他们竟然真的回到了下界,就要紧锣密鼓地投身进另外一件事里。

    “上面真的有一个我!”容兮遂语速很快,现在通天之路已经开了,他们躲到下界也并不安全,他只能争分夺秒,“拿出仙船,我去联系君陶想带走的人,做好上面的接应准备,咱们随时离开!”

    在下界无人可以是那人的对手,去了上界虽然也不安全,但至少赵掌门等人应该还有些办法。

    “你自己你怕什么?”三师弟不明所以。

    “因为我很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颜君陶肯定不会有危险,但他们就说不定了。为了和颜君陶在一起,容兮遂可以做出很多很可怕的事情。

    在颜君陶没有飞升但还在追求飞升的那段日子里,容兮遂曾无数次地想过,要不要抹去颜君陶的所有记忆,杀光下界每一个认识颜君陶的人,这样他就能够构筑一个只有他和颜君陶的世界,再不用担心出现谁来搅局。他真的可以只为了这一个念头而赶尽杀绝!

    当然,容兮遂最终也只是想了想。毕竟下界意外太多,他承受不住颜君陶在知道真相后的难过。

    但另外一个他会怎么想,容兮遂可就控制不住了。毕竟上界真正认识颜君陶的并没有几个,意外很好控制。

    “上界的你能有多可怕?”梦口时夜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大罗天内的小罗天是道主的居所。”赵掌门已经脸色一片煞白,道主多年闭关,千万年未必会出来一次。但能在他们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不留任何一点痕迹地把颜君陶带走的,也就只可能是那位圣人以下第一人的道主了。

    “真特么……”二师弟骂了一声晦气,“这都什么破事啊!”

    “给我一点时间,我只需要一点时间!”容兮遂对众人保证。

    “你能有什么办法?”其他几人根本不信容兮遂一个还没飞升的人能解决这个事情。那可是道主,曾经的五方天帝联手也没有打过,反过来被对方教做人的道主。要不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存在,现在的五方天帝也不会如此和谐了。

    “我有。”容兮遂面容坚毅,还是那样自信,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发生在自己体内的巨大变化,正在翻涌沸腾。

    那个不知名的界线桎梏,在通天之路被打通的那一刻,就忠实地开始运行了。不出意外,容兮遂会很快成长为又一个道主。比颜君陶一跃成为金仙的速度还要快。

    ***

    “万世神媒那个脑子有病的,这次竟然说对了。”道主在心里暗叹。

    他真的遇到了他的缘分,就在此时,就在此刻。眼前的颜君陶仿佛没有一处不完美,没有一处不叫他欢喜,哪儿哪儿都像是按照他的心意长出来的,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呢?怎么能有这样一个人呢?又……怎么会现在才让他们相遇呢?

    万法仙尊的幻象再一次强行插入,就像是病毒一样,赶都赶不走,为了看热闹他也是拼了:“哦豁,你果然把人‘请’来了。”

    “你来干什么?”道主皱眉,他轻轻一点,就让颜君陶再一次晕了过来,并小心翼翼地把颜君陶护在了自己怀里。

    “来让你悬崖勒马,赶在你做出什么后悔终身的事情前阻止你呀。”万法仙尊虽然看不惯道主,但爱情是没错的,他不想让他的道心追求毁在道主这么一个性冷淡的面前。

    “你以为我会做什么?”道主挑眉,他不得不忍耐万法仙尊,安抚对方,因为对面就是个爱情疯子。万法仙尊没有遇到过他会爱上的人,但他相信“爱情”,一个说出来都让人觉得酸得倒牙的词汇,但这就是他的道,谁敢破坏,他就会成为谁生命里最大的噩梦。

    “那谁知道。”万法仙尊耸肩,“折辱虐待?强制禁锢?你什么做不出来啊。”

    “……还真是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真的,我不想你后悔。”万法仙尊妖冶的面容里难得出现了一些正经的影子,他苦口婆心地规劝道,“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别为了和我唱反调就去证明一些很傻逼的事情。你和他真的是万里挑一的命中注定,我有种预感,我成圣的关键就在他身上,如果你搞砸了,我一定会和你同归于尽。”

    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从万法仙尊的唇缝里被吐出来的,带着前所未有的阴狠,为这张荼蘼艳丽的脸都披上了一层恐怖的气息。

    圣位之争,不死不休。

    道主挑眉,没想到万法仙尊这么关注的原因,竟然能够牵扯到成圣。

    他本来还想再恶趣味地再刺激一把万法仙尊的,但他搂了搂怀里的颜君陶,这既是他的铠甲,也是他的软肋,他发现自己突然变得柔软了,至少再没有以前那么无所顾忌了。于是最后他只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我平时没事也会看话本。”

    套路他都懂,肯定干不出什么“认不清自己心中真正的感情,非要死倔着以捉弄、折磨对方来体现”的傻逼事。

    事实上,道主很容易地就接受了自己爱上了一个人的认知。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新鲜又好奇,就像是得到了最爱的孩子,恨不能日日夜夜地与这个他的心爱之物为伴,捧在手上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毕竟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有了的能够牵动他内心的存在,他自然要倍感珍惜。

    这可比他无聊到要折磨自己、看着容兮遂在下界苦苦挣扎要有趣多了。

    对了,还有另外一个碍眼的分-身在呢,一会儿就去解决掉他吧。不过,比起那个弱小的分-身,眼下的颜君陶才是最重要的。

    道主已经有点不耐烦地想要打发走万法仙尊了。

    “我肯定不会伤害他。”事实上,要是让他知道谁有可能伤害了颜君陶,他一定会让对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说辞。”

    “所以,你打算和他怎么办?”

    “当然是培养感情谈恋爱。”道主和容兮遂真的在很多方面都是相似的,阴暗的小心思无数,但最后在颜君陶面前却只会全部消散无形,想想而已。

    “就,谈个恋爱?”万法仙尊的声音都有点颤。本来好不容易架起来的可怕气势,都被这不对劲儿的道主给吓没了,“这么少女心的吗?”

    “要不然呢?”道主挑眉。

    “您请,您请,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万法仙尊就主动切断了联系。虽然这么平和无害,一点都不符合道主往日里的行事作风,但道主都已经能豁出去地真说出口了,万法仙尊很有自知之明,他是绝对没那个本事让道主虚与委蛇至此的。换言之,道主有可能真的是这么想的。

    万法仙尊不自觉地打个寒战,爱情,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

    在万法仙尊切断联系后,道主就设下了无数高深的阵法,不为什么,只为不会再跳出来个什么人,打扰到他和颜君陶的相处。

    这算得上是他们的初次相遇了,他必须给颜君陶留个好印象!

    竖起的一道水镜前,道主抱着正在安睡的颜君陶,紧张又难掩忐忑,清清嗓子,试了一种又一种不同的开场白。

    “你好。”

    “我是容兮遂。”

    “不要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

    翻来覆去,始终决定不了。

    一直到颜君陶动了动修长的手指,扶着额头,再一次清醒了过来。

    此前的种种准备,在这一刻都再无意义,道主摆正面容,只是顺其自然地道了一句:“你感觉怎么样?”

    “我,怎么样?”颜君陶看上去有点迷糊,不太能够理解发生了什么,只会如新生的孩子一般,磕磕绊绊地感知着这个世界,学着道主的最后一句,也不知道是问自己,还是问道主。他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清醒过?

    “你受伤了,还失忆了,”道主帮颜君陶更舒服地躺在自己的腿上,十分戏精,睁眼说瞎话,“不过没有关系,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颜君陶用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头顶的这个好看到了不可思议、但看他的眼神却好像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有些话就在嘴边,他很想讲,可是在理智地分析了敌我的实力后,他还是选择了闭嘴保平安,没有急着做出什么容易刺激对方的事情。

    颜君陶甚至没有着急起身,只是试着虚虚地握了握自己的拳,他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充沛的仙力,应该是金仙入门的境界。

    而眼前这个一身紫袍,黑发垂地的男人,却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

    以卵击石,殊为不智。

    颜君陶在沉吟片刻后,才继续用沙哑的声音,试着对眼前的男人问道:“那你是谁?你看上去很在乎我,为什么?”

    道主代入感极强,在那一刻心花怒放,表面上还要煞有介事地自我介绍:“因为我是你……”

    “我爹?”颜君陶赶在对方之前开了口,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带着一种好似促狭又好像添堵的敌意。

    道主喉头一甜,差点一口气没捯饬上来,好一会儿,他才忍下了胸中涌动的那种感觉,对颜君陶强调道:“我不是你爹,我是你的道侣,你平时都叫我阿遂的。当然,我不介意在其他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和你添点什么情趣。”

    可以说是很禽兽了。

    幸好,道主自控能力一流,并没有做出什么起立的失礼事情。

    但颜君陶还是顽强地坐了起来,在道主的搀扶下,很努力地和对方保持了一定距离。歪靠在靠垫上之后,颜君陶才道:“那我呢?”

    “你叫颜君陶。”虽然道主很想给颜君陶改个名字,让他变成自己的独一无二。

    但在仙界,名字也代表了一种仙力,一种契约。若颜君陶对自己名字的认知和事实对不上,有可能会引来很不必要的麻烦。

    道主只能忍痛认下了颜君陶这个名字,并且很会编故事道。

    “我当初闭关时,似有所感,化作一道分-身下界,前往了修真界。在遇到你后,与你相知相爱,如今你终于也飞升了,我们得以修成正果……”

    这样日后哪怕颜君陶在仙界遇到熟人,故事也是可以自圆,并且说得通的。

    “我为什么会失忆呢?”颜君陶对于道主口中的过去好像并不是特别好奇,问得更多的是其他事情。

    “你飞升时出了些差错,不过别担心,我已经把你治好了,只是近段时间你最好还是多休息,以巩固境界为主,不要操之过急。”道主温柔小意地上前,拢了拢颜君陶的碎发,如锦缎一般丝滑,让他摸着摸着就有点上瘾,怎么都不愿意离开,他怜惜地看着颜君陶,“头还晕吗,想喝点什么吗?”

    “你说我飞升出了岔子?”颜君陶对这件事好像很执着,“什么样的岔子?”

    道主自顾自地替颜君陶决定好了还是喝一些温润的果饮,并化了一粒不知名的丹药在里面,等果饮变成星光一样的颜色后,这才端到了颜君陶眼前。

    非要看着颜君陶喝完,才肯继续说话。

    而就在这短短的电光石火间,道主已经想好了一整套完美的说辞,他对颜君陶道:“你太过急于求成了,我知道你是想要变得更加强大来保护我,但是亲爱的,我的就是你的,不论是财富、地位抑或者是修为。答应我,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好吗?我会担心的。”

    道主的眼神是那样温柔,仿佛他们真的已经相爱了百年,还擅自加了不少奇怪的设定。

    但在道主想要去触碰颜君陶的脸颊时,颜君陶却动作明显地避开了,他也不是很愿意被道主握手,抗拒就写在脸上。

    道主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却还在故作坚强:“是我唐突了,你现在忘记了我,没事,咱们可以先当朋友,一点点慢慢来。至少,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好吗?”

    颜君陶点点头,只是有没有防备,那就是他自己心里才清楚的事情了。

    等颜君陶喝完全部酸酸甜甜、仙气扑鼻的果饮,正欲张口说些什么,他的身体却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类似于仙力不稳的暴动。

    道主赶忙抬手掐诀,用自己如宇宙一般的仙力,紧紧保护住了颜君陶,开始为他梳理。

    颜君陶刚刚飞升,就直接越级成了金仙,再加上被抹去了记忆,昏迷两次,会出现这种情况一点都不意外。道主也早有准备,刚刚给颜君陶喝的丹药,就有固本培元、阴阳调和的作用。只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点,没能控制住颜君陶体内的仙力。

    无数玉液琼浆就像是不要钱一样,送到了颜君陶的嘴中,道主更是不惜仙力地带着颜君陶在四经八脉中游走数个周天。几乎可以说是在用自己一人之力,在给养颜君陶。

    暖暖如细流的仙力,让颜君陶舒服了不少,发出一丝呻-吟。

    当颜君陶再一次从昏睡中醒来时,就和道主一起,看着他的身体一点又一点地从青年缩回了少年,直至再一次变成了五六岁大小的模样。仙衣也跟着一并缩小,变成了再合身不过的模样。

    道主:“……”这是什么操作?

    颜君陶也睁大眼睛,晃了晃自己藕节一样的小臂,茫然地问道主,恶人先告状:“为什么我喝药之后变小了?”

    道主哪里知道为什么呢?这么多年当仙人的经历,他遇到过不少奇怪的事,但这种飞升之后重塑仙体好不容易变成了青年,又退回幼崽状态,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变小一定和他的那些药没关系。

    道主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抹了颜君陶的记忆,导致他自我认知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才让身体变得不可控制。

    但这话肯定不能和颜君陶说,所以道主说的是:“你是千年、万年难得一遇的修炼之才,得道太早,身体一直生长缓慢,如今回到小时候,大概也是因为这种状态是你最熟悉的,最能节省仙力,保护自己的方式。”

    “是吗?”颜君陶还有些狐疑,但最终还是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紫袍道主,终于露出了醒来后的第一个笑容:“看了我们真的要当父子了。”

    道主无奈,却也被颜君陶感染着笑了起来:“那爹有这个荣幸,可以抱着你先去休息吗?”

    “没有。”颜君陶一点面子也不给。坚持要自己走,迈着小短腿,努力丈量了整个小罗天的仙宫。仙宫是真的很大,大到从正殿去个寝宫都需要走很远。

    颜君陶倒是可以御剑而飞,但又怕仙力再次出现问题。

    小小的玉团,执着地在雕梁画栋、光辉灿烂的仙宫……滚滚而来。

    等好不容易到了寝宫,颜君陶才无语地看了眼自己身边恶趣味的道主:“就在隔壁,你带我绕了这么远的路?”

    “我以为你会选择让我抱的,”道主良心并不会痛地道,“多走走,强身健体。”

    巍峨的寝宫内,仙石为灯,珠帘为屏,美酒如泉,在古琴颤若龙吟中,为颜君陶打开了全新的世界。低眉顺目的妖仙站成两排,山呼道主与天同寿,他们眼观鼻、鼻观心,对于突然出现,被道主领在手上的颜君陶,完全没有一点好奇心,仿佛他就真的一直生活在这里。

    颜君陶仰着头,看着明显是道主的宫殿,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我想一个人睡。”

    “当然,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我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道主对于颜君陶就没有不应的,他目前还在努力维持自己温柔如水的人设,像柳下惠似的不会逾矩,越雷池一步。

    当然,这也是因为颜君陶如今就是个小孩子的外表,道主和容兮遂一样,虽然蛇精病,道德薄弱,却还不至于没品到对小孩子出手。与其看得见吃不着,还自我折磨,不如利用机会当个绅士,给颜君陶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们住在一个宫殿的不同两边。”当然,住得也不能太远了,一个宫殿的不同两边,就是道主的忍耐极限。

    随后……

    等颜君陶在寝宫休息够了,他就开始了各种作天作地的仙界之旅。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只是基本入门,一次比一次过分对道主颐指气使、要这要那,好像在试探着道主的底线。

    但道主对于颜君陶,是没有底线的。

    或者说,他的底线就是颜君陶。颜君陶最过分的一次放炉火烧了他一座丹宫,他也能笑眯眯地在一边负责吹风,想让火势更大更壮观一些。各种积年累月的丹药,“噼里啪啦”地就像是在放鞭炮,毁在了这一场大火里,等全部毁掉了,道主问的是:“我还有好几处这样的丹宫,咱们还继续吗?”

    颜君陶:“……”

    不用过很久,整个小罗天乃至外面的三十五天都知道了,对谁都毫无感情,犹如大道一般无情的道主,突然有了个爱人。要星星不给月亮,上天入地给搭梯子的那种毫无底线的宠爱,对方有次要骑在道主头上当大马,道主都开开心心地答应了。

    特别洒脱自然。

    这样的过分,连颜君陶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了,但道主却还是可以带着一脸享受又宠溺的样子说:“你还可以更过分一点的,别怕,我永远都不会对你生气。”

    “为什么?”颜君陶忍不住问,他这么作,就是想让道主生气。

    “这样别人就没有办法受得了你了啊,只有我可以。”道主这个人的脑回路真的蛮病娇的。

    也因为颜君陶的折腾,道主一直没空去找容兮遂的麻烦,颜君陶几乎无时无刻不精力充沛,那个小脑瓜子里总能想出各种折腾人的主意,还只折腾道主,不蔓延任何仙宫里负责陪着他的人。哪怕累了想要休息了,颜君陶也非要道主在身边陪着,稍微走动一下都不行,颜君陶会惊醒。

    连负责照顾颜君陶的妖仙宅老,有时候都忍不住心惊肉跳地想要劝颜君陶收一收,但道主却反而诡异地很满意颜君陶的这种依赖程度。

    某日,万法仙尊本人亲自来了小罗天。

    发现仙宫内外只要会走人的路上,都铺满了各种柔软的皮草与绸缎,仙力十足,光脚踩上去也不用怕凉了,相反还会很舒服。哪怕仙人其实本身就不用担心着凉的问题。

    “……”道主什么时候换了这么浮夸的装修风格?万法仙尊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旁人有接引的仙臣,恭恭敬敬地给出答案:“是因为颜仙主。”

    颜君陶最近迷上了光着玉足在游廊下肆意奔跑,就像是个真正的孩子。一堆小仙、妖仙在后面赔着小心地追他,又不敢超过他。只求他能穿上珠履,小心滑倒,在颜君陶一次次拒绝之后,道主索性就给整座仙宫都铺上了皮草,一天一换,还有花瓣。每一个拐角处甚至有一个小型的防碰撞阵法,整个仙宫都改造成了颜君陶的游乐场。

    如此这般折腾之后,颜君陶反而渐渐有点不喜欢玩了。

    万法仙尊听完之后都不会说话了,因为他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他听到这一切后的心情。

    偏偏没走几步,他还远远地看到了话题中心的正主颜君陶。应该是颜君陶吧,万法仙尊不确定的想到,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变成了一个孩子模样,穿着红色的灯笼裤配一件同色的罩衣,站在小罗天仙宫最高的地方,眺望着远方从中心穿越而过的建木。

    这还是他知道的那个小罗天吗?

    当年某任天帝的坐骑顽皮,进入小罗天稍稍就比仙宫最高的地方高了一截,都被道主下面的门客生生截断了四肢。没有人可以比道主的居所高。

    如今却轻易的就让颜君陶这么踩在头顶上玩?

    “您没眼花。”仙臣再次友情提醒,他们道主谈恋爱就爱谈的这么轰轰烈烈。

    “这哪里是谈了一次恋爱啊,根本就是重新投了次胎啊。”万法仙尊忍不住感慨,一把打开折扇,给自己的脑子降了降温。没降成功,他忍不住想要试探一下,朝着颜君陶所在的方向就飞了过去,一点点拔高,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果不其然,在即将超过最高的屋顶高度时,万法仙尊感受到了一阵不比雷劫差多少的电流,打过了他的全身。那酸爽,谁试谁知道。

    万法仙尊强忍痛意,好不容易才平稳落地。

    颜君陶也带着人飞了下来,精致的脚踝上戴着叮叮当当的金铃,走到哪里都格外地清脆响亮,让仙宫的小仙知道要及时退避,不惹麻烦。

    “你没事吧?”颜君陶几步上前,表达关心。

    “无碍。”万法仙尊摇摇头,云淡风轻的大佬人设不能崩!他用一双狭长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颜君陶好久,暗暗想到,啧,没想到道主竟然好这口。

    然后,这段小插曲就过去了。

    颜君陶继续飞到小罗天仙宫最高的地方,眺望建木外的世界,他已经好奇好久了,这日才终于问出口:“小罗天外面有什么?”

    “大罗天。”妖仙宅老回道。

    “大罗天之外呢?”颜君陶再问。

    “之外就是上界仙国的其他三十五天了啊。”东南西北各方天帝各占八天,剩下的都属于中央天帝,“外界人心险恶,势力错综复杂,着实不是什么好去处。三十六天下面还有修真界,上面是大荒。不过,我们只能在仙界活动。”

    “那阿遂呢?”

    “道主超然物外,不参与俗物。”换言之就是他比所有人都牛逼。

    颜君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万法仙尊告别颜君陶之后,就去正殿找到了正在给颜君陶炼仙器的道主,他总觉得颜君陶不够安全。万法仙尊也不管道主在忙什么,直接就一股脑的把最近最大的麻烦,摆在了道主眼前。

    光幕里,各方天帝齐聚,正在讨论通天之路的事情。

    南方的代理天帝位置还没坐稳,是中央天帝最死忠的马仔,为中央天帝摇旗呐喊,身先士卒。话太文艺又文绉了,道主和万法仙尊都懒得听他说,只是在心中高度总结凝练了一下对方长篇累牍的中心思想——【那赵进宝简直目中无人!他当年自己通过通天之路违规上了仙界也就算了,如今竟然直接修复了通天之路?是要闹哪样啊?严惩,必须严惩!】

    是的,如今上界仙国关注的已经不是赵掌门带了多少人上来的问题了,而是大桃树这条通天之路直接给修好了。

    连赵掌门和梦口时夜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而通天之路之间一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在大桃树的作用下,最中央的建木,也是最老牌的通天之路,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等派人去查才发现,他们在下面邹屠域的撼天仙剑阵被人动过了!

    至于是谁被动的,谁也不知道,南方的代理天帝就把账一起算到了赵掌门头上。

    北方的天帝不乐意了,他说的是大白话:“怎么就一定是阿宝做的呢?他一心都在专注大桃树的修复,这点他自己从没有否认过。哪里有空再去动邹屠的剑阵?”

    “你别以为大家不知道你和那个赵招财之间有问题,才这般维护赵进宝!”天帝们在私底下讨论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外面以为的那么夹枪带棒,他们更喜欢直接把问题摆在明面上。

    “人家才是一家人,不维护自己人,维护你?”东方的女帝也开了口,表情不怒自发,头发一丝不苟,但口中护短的意思却很明显,天衍仙宗就在她的八天之内,甚至她的儿子就拜师天衍仙宗,“绝地天通是上一任先帝因一些特殊理由下的命令,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我看早就该把天路打开了。”

    哪怕是仙人,也都有亲人,他们这些飞升早的还高,把亲人通过通天之路都接到了天上,倒是不用愁。但是其他后来飞升的仙人呢?就活该享受孤独,父母子女不能团聚,恩爱道侣天人永隔?这到底是上界仙国,还是“见不得人好”拆迁团?

    简直莫名其妙!

    “你不能因为天衍仙宗就偏这样的心。”

    “我为什么不能偏心?我修的又不是什么公正公平之道。”东方的女帝一直都不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却特别坦白自我,说到这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而对道主道,“听说颜君陶在您这里?您也知道,颜君陶是天衍仙宗费心培养了这么多年的不世之才,又历了三灾九难,这边还指望他成圣呢……”

    “君陶在我这里很好,你们大可以放心,不信也可以自己去问。”道主表现得很大方,一片坦然,根本不惧这些颜君陶根本不认识的人。

    事实上,这些天来道主这里求情找人的人,已经不知道来了多少拨。

    戮力魔尊是其中最积极的。

    道主对此的感觉就是,与其和我说这个,不如继续讨论通天之路。等大家再一次回到通天之路的正题时,他又很光棍地表示,这又关我什么事呢?

    继续开着通天之路,还是再次彻底封印,道主都不是很在意。

    就在此时,一阵警铃响彻了整个仙宫。道主长叹一口气,颜君陶果然抓紧机会跑了。仙宫守卫看似松散,实则内紧外松,根本不可能给颜君陶机会。

    怎么就这么不乖呢?

    不过,比起颜君陶为什么会这么叛逆,道主更想知道在他的表演里,到底哪里出现了破绽,让颜君陶发现了端倪?

    当然是因为……

    颜君陶没了下界的记忆,却有上辈子的记忆啊。他重生之后就发现自己储存圣人那一段的记忆空间出现了一些异变,目前来看,这种异变还算是个不错的好事。

    道主顶着一张容兮遂的脸,让颜君陶怎么可能不发现他有问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