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五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54章 五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是大反派[快穿]     梦口时夜生于梦口, 上界仙国的梦口。

    它的父亲同时也是它的母亲,是汤谷扶桑树上的伴生玉鸡。负责照顾并监督帝俊与羲和所生的十只三足金乌,也就是十日。梦口时夜因为与玉鸡的特殊血脉感应, 而成为了鬼门关所在的大桃树的伴生金鸡, 负责在玉鸡鸣叫“金乌已出”时, 把这个信息从上界传到下界,引天下雄鸡齐声报晓。

    上古不纪年,梦口时夜也不知道它做这份工作做了多久, 直至有天, 它接到了天帝的旨意。

    “帝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 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乃命重黎, 绝地天通, 罔有降格*。”颜君陶连这话都接得上。

    这也是他在上界的时候, 听一个爱四处云游的道友,抱怨过的陈年旧事。意思差不多就是,先代中央天帝, 有天突然抽风, 决定要强调人仙有别, 派了一个叫黎、一个叫重的神仙下凡, 断绝了所有的通天之路。让仙人只能待在上界, 凡人只能待在下界。

    凡人若想前往仙界, 就必须通过修炼, 到达仙人的层次。

    而仙人也没有了渠道随意下界, 本身在下界的仙人和上古种异兽面临着要么回去、要么一辈子就都别回去的选择。

    好比獬豸就选择了举族迁徙, 而胖犼一族贪恋下界龙脑,压抑修为,选择了留下。

    梦口时夜因为实力不够,只能留在下界,哪怕它爹是扶桑树上的玉鸡,毕竟“金乌齐出闯下大祸”的账,还没有和有“看管不力”之责的玉鸡算清楚呢。

    “其实我本身也不是很想回去。”梦口时夜更喜欢下界的热闹。

    颜君陶看向容兮遂:“你也是因为这个,才不管实力怎么样,都没有办法飞升的?”

    容兮遂摇摇头,他不是这个情况。他确实是不管有着怎么样的实力,都无法飞升,但却与这件事无关。

    梦口时夜第一次有了“重塑通天之路”这个想法,还是在心心惨死,赵掌门为了给心心复仇而修了大许愿术后。它不是想回家,而是想带着赵掌门飞升,这同时也是心心的愿望,让大家能够一起飞升。

    上界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仙人的实力的,毕竟仙人也会有资质不好的孩子。这些孩子并不会被扔到下界,也没有渠道下去。反而在仙界,充盈着浓郁到底仙力的地方,更容易转变身体里的能量,修炼成仙。说不定还有可能改变赵掌门身上大许愿术留下的桎梏。

    “通天之路能够重塑?”终于有颜君陶不知道的了。

    “理论上是可以的。”梦口时夜道。

    天帝派下来的黎和重,其实并没有办法彻底毁灭通天之路,毕竟这些都是天生天长的灵物,他们只能将其封印。也就是……

    “撼天仙剑阵!”撼天仙剑阵的所有一角,都是布置在古老之域的群山之中。

    修真界一直在研究这个布置方位到底有什么讲究,剑阵里又封印着什么,是上古的恶魔,还是能够传染的疫病。但他们想破脑洞也想不到,剑阵里封印的是他们不用飞升也可以前往天界上国的办法吧。

    至于先代天帝为什么要封了通天之路,那就谁也不知道了。仙人也不是无欲无求的,若他们真的无欲无求,也就不会有什么仙国、天帝了。

    仙和人最基本的区别只是力量以及眼界,还有对道的理解与运用能力。

    但总体来说,仙也是有七情六欲,性格百态的。因为大家对道的理解是不同的,大道三千,不是所有的道都是好的。甚至对于“好”这个定义,不同的道都能定出不同的标准。好比走杀戮大道的魔修,对于他来说,杀人根本不是错。更不用提还有颜夫人那样奇葩后天斗之大道。

    总之,仙人之间也并不是一派祥和的,他们不出手,只是看不上。若牵扯到成圣,只会一个会比一个更加不择手段,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哪怕是圣人呢,都在探索着圣人之境之上还有什么,或者是怎么阻止大荒崩塌,欲-望总是无穷的。

    先代中央天帝已经消失很多年了,但出于资源的考量等原因,通天之路还是并没有再次被打开。

    “但至少去一些的话,并不会惹来多大的麻烦。”梦口时夜道,这就是它当年研究重塑通天之路的原因。

    “可惜你没有成功?”

    “不,我成功了啊。”梦口时夜给出了一个更加与众不同的回答,只是通天之路不好塑,只能连接一会儿,断断续续的。但总之,梦口时夜成功了。

    “哈?”这回连容兮遂都惊讶了,“那赵掌门……”

    “他飞升了。”只是因为通天之路实在是太过特殊,梦口时夜又没有办法真正地修好通天之路,他们就没有对外公布这个消息,只是说赵掌门寿元耗尽,早登极乐了。

    “???”颜君陶头顶上的问号都要具现化出来了,把我当年对于这段故事的可惜还回来啊浑蛋!

    “要是通天之路还是处于彻底堵死的封印状态,一点裂口都没有给上面留,你以为医师临是怎么侥幸找到机会换个身体下界的?”梦口时夜在清醒的时候,其实嘴巴挺毒的。

    “那你留在这里干什么?”容兮遂问出来颜君陶想要问的。

    “我在等心心啊。”梦口时夜给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通天之路重塑了,但必须抓紧时间离开,因为这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断掉。可吃了不死药的心心还没有起死回生,他们又不能轻易挪动巨鲸之墓,总有人要留下来等待心心,带着他一起飞升。

    赵掌门自然不可能想着只留下梦口时夜,但梦口时夜才是重塑通天之路的关键,它说了才算。

    但是,重塑通天之路的代价太大,梦口时夜的老年痴呆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个。它忘记了这些,只记得它要等待,它要寻找,可是具体是什么它死活想不起来。

    直至它遇到了医师临。

    上辈子梦口时夜虽然也在这个时候“离派出走”了,不过医师临却一直待在伊耆药宗,并没有为了颜君陶封锁大雩城,也并没有出来寻找他的母亲。梦口时夜没有受到刺激,也就想不起来这些。再后来颜君陶就飞升了,关于梦口时夜的故事他也就不知道了。只依稀记得梦口时夜最终应该还是去了上界的,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

    “所以,你为什么会被医师临刺激?”容兮遂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抹黑医师临的机会,“他对你做过什么吗?”

    容兮遂的司马昭之心就差直接问出来,他对颜君陶做过什么吗?

    “医师临研究过降生河的河水,这你们知道吧?”梦口时夜啄了啄它身上的皮草,作为一只社会鸡,它也是很辛苦的!一直很努力地想要维持自己清醒时的成熟鸡设,但是真的好累,这皮草快要热死它了!

    “知道。”颜君陶点点头。

    从降生河的河水上,医师临结合大桃树的传说(也就是他安排斗鸡比赛开始前说书人说给颜君陶听的那些),准确找出了大桃树的根木所在。

    医师临并不知道大桃树是通天之路之一,他只是出于一种研究的心态,想尽办法在女王巡游日进入了平行的巨鲸世界,找到了大桃树的根,并带走了一样东西。他带走的东西,警醒了在天衍宗上养老的梦口时夜。

    等梦口时夜恢复记忆,找到医师临时,医师临已经要飞升了,梦口时夜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医师临再次飞升后,梦口时夜就变回了老年痴呆的状态。但在它灵魂里,一直深深地烙印着医师临的模样,它必须把那样东西从医师临手上拿回来!

    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了,直至……

    医师临自己带着颜君陶回来了。

    医师临很少去天衍宗找颜君陶,但只是这少数的几次,就已经足够刺激梦口时夜了,最后一次就是这回在梦口时夜离家出走的路上。

    “抱歉。”颜君陶代替医师临道歉,医师临研究起来的时候状态是很疯狂的,无意中伤害了梦口时夜,拿走了对于梦口时夜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这让颜君陶也不知道该如何弥补。但他一定会尽力的!

    容兮遂搞事成功,别提多开心了,

    “为什么要道歉?”梦口时夜反问,“我谢谢他还来不及。”

    “……哈?”颜君陶整个人都懵逼了。

    梦口时夜继续一边暗搓搓地用灵力给自己皮草里面的羽毛降温,一边一本正经地给颜君陶讲故事。

    医师临拿走的是心心的心。

    心脏的心。

    大桃树的根同时也是巨鲸群的墓地,而心心就在那里等待起死回生。

    不死药丹方的不完全,注定了心心其实是没有办法起死回生的,梦口时夜知道这件事,也和赵掌门说过了。但赵掌门还是想要去试试,这是一个念想,也是赵掌门后来很大程度上活下去的动力。梦口时夜想要带赵掌门回仙界找到解决办法,也就放任了赵掌门的这种情感的依托。

    结果,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通天之路通了,赵掌门也培育出了心心的心。那是一朵从巨鲸墓地上生长出来的小花,像桃心一样,薄薄的,小小的,甚至很容易错过。但仔细看这朵在海中摇曳的小花,就会发现它是那样地生机勃勃,五光十色。

    就像是心心留给人最后的印象,绽放着永恒的美丽。

    医师临在女王巡游日误入这里,把心心的心当作一株奇特的植物摘走了。那整株植物都是由水铸成,并没有植物的实体感,但却蕴含着无限的灵力,甚至有带着法则的气息,医师临能放过才奇怪。

    颜君陶突兀地想起了医师临告诉他的,他的身体是玉做的,红颊是鲜花晕染而成。

    这花应该就是心心的心,在轻轻触碰到玉的刹那,就化而为血,流遍了玉躯的全身,为本应该没有机会诞生的颜君陶,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生机。

    “所以,你既可以说是心心,也可以说不是心心。”

    合则两利,分则两败。

    没有医师临的大胆,心心一辈子只会是海底里的一株不起眼的小花,颜君陶也只会是仙界无法出生的一个死胎。它们本不应该相遇,却奇迹般地被融为了一体,带来了让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结果。

    然后……

    然后梦口时夜就再一次老年痴呆了。别问颜君陶怎么发现的,它直接豪迈地啄掉了自己身上的皮草,话也不会说了,面子也不要了。

    关键时刻,总是老年痴呆。

    不等颜君陶想办法问清楚,下面的小妖冲进来报告:“巨鲸群要来了!”

    最糟糕的结果,不过如此。

    “你确定大桃树的根就在天赐山下面?”颜君陶问容兮遂。

    容兮遂点头:“它只可能在这里。”

    女王巡游眼看着就要抵达天赐山,这是最近的一次机会了!下一次巨鲸女王什么时候会来到天赐山,谁也不知道。除了每次巡游一定会路过巨鲸界的首府,其他的根本没有办法保证。看着毫无卵用,开始跳舞的梦口时夜,已经容不得颜君陶多想了。

    巨鲸宝宝欢快的声音已经能够听到了。

    颜君陶却甚至都不知道怎么破开平行的两个世界。他只能把心一横,奋力一搏,他必须先带着梦口时夜和容兮遂前往巨鲸世界,其他的以后再说。

    容兮遂轻轻地点了点颜君陶的肩膀:“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好比?”

    “好比我。”容兮遂指了指自己。

    “你会重塑通天之路?”

    “不会。”容兮遂遗憾的摇摇头,他对于这块的记忆还是断层的,“但我也许可以试着治好这只痴呆鸡,短暂的。”

    “!!!”还有什么是容兮遂不会的吗?来不及一直感慨,颜君陶道“还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到你的吗?”

    容兮遂想了一下,还真有颜君陶能做的:“陪巨鲸宝宝玩一会儿,拖一下时间。”

    颜君陶看着已经渐渐变得透明如海水的大山,以及正朝着天赐山欢快游来的巨鲸宝宝,莫名有一种冥冥之中注定了的感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