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五十二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52章 五十二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是大反派[快穿]     医师临的飞升在别人看来是突兀又无迹可寻的, 但对于他自己来说却是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万全之策。

    甚至可以说是蓄谋已久。从猜到有可能是自己的生母仍不愿意放弃颜君陶之后, 医师临就从他早些年就在为生母准备的一百种死亡方式里,做主选择了最痛苦的一条龙套餐, 亲自实施, 刻不容缓。

    除此之外, 医师临还安排好了他飞升之后的所有后事。

    好比有关于甘木植入后的解决办法。

    这都是当年医师临玩剩下的了,在接到邹屠帝一双龙凤胎的当天, 没用半个时辰,医师临就已经为两个孩子解除了隐患。只是为了找理由, 而没有对外公布而已。不告诉颜君陶,也是怕他从这些简单的联系里猜到真相,非要插一脚。

    医师临真的一丁点都不希望颜君陶和他那个恶心的生母扯上关系, 哪怕只是对看一眼,他都觉得是亵渎。

    邹屠帝的龙凤胎在恢复了他们本来的双灵根后, 就在伊耆药宗跟着姜宗主无忧无虑的玩了一段时间。医师临飞升后, 他们获救的消息就被放了出去,姜老爷子安排了自己大徒弟亲自把他们安安全全的送回邹屠。两个孩子临走前,哭的是一点皇家体面都没有,特别舍不得姜老爷子, 他真的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孩子缘。

    “你们回去, 是带着很重要的任务的,不仅要把解决甘木寄生的办法带回去, 还有检测方式呢。多耽误一会儿, 都有可能会放过一个已经被控制的人, 你们真的想这样吗?”姜老爷子这样道。

    果然两个手拉手的龙凤胎一起摇了摇头,使命感上身,纵使再舍不得,也还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拯救世界”了。

    姜老爷子果然是哄孩子的大手。

    至于被末日世界灵魂夺舍的修士……能够为他们大部分人做的就是尽早灭了他们体内的异界灵魂,送已经死了却一直被困在身体里的他们早入轮回。

    像鸢觉那样能够幸运的活下来的还是少数m

    巨鲸宝宝送给颜君陶的海螺,大部分都被颜君陶做成了辨认灵魂的一次性法器,下发给了负责去各地处理这些人的黑甲战修。

    整个收尾计划,自然是不可能、也不敢劳颜君陶继续出手的,一并移交给了鸢元仙子以及姜老爷子的弟子。这些伊耆药宗的弟子,在收拾烂摊子方面别提多有经验了。

    龚宝宝打了喷嚏,却坚决否认这些人都是被他锻炼出来。

    姜老爷子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巨鲸界,把医师临托付转交给颜君陶的东西,亲手交到了颜君陶手上,一样不差,悉数送到。医师临当时怕飞升时来不及遇到颜君陶,就做了两手准备,把大部分能够提前准备的东西都先让姜老爷子保管了起来。

    很多、很多的东西,几乎囊括了医师临在修真界的所有财产。

    换言之,也包括因为加吉秘境事件,而被颜君陶送给医师临的所有灵石。医师临只带走了颜君陶亲制的法衣,剩下的都翻了十倍不止的还给了颜君陶,甚至包括分散在各界的十几座灵石矿山。

    颜君陶再一次深刻明白了伊耆药宗到底有多富裕。

    “师伯特意嘱咐,不管您想把这些东西怎么分配,他都没有意见,让您不要有感情负担。转送他人也好,捐了也罢,只要您开心就成,你要是不回会花,我……”

    “我帮您花啊!”龚宝宝毛遂自荐,其他事情他也许不在行,但花钱他是专业的!

    姜老爷子毫不客气的给自家不懂事的师弟后脑门一下,然后才恭恭敬敬对还没有他腰高的师叔说:“我准备了一下花用方面的建议,一并附在了单子后面。”

    好比捐给哪个界的慈幼局更合适啊,怎么投资之类的。

    颜君陶看也没看,对姜老爷子很是信任道:“我会留下一些物品当纪念,其他的灵石就还是一半以我兄长的名义捐赠,一半留给伊耆药宗吧。至于兄长的研究,你看着来,能够公开的就公开,帮助后来的弟子进步,公开不了的就封存,害怕有危险就交给我。”

    灵石矿山什么的也都交还了伊耆药宗开发。

    姜老爷子也没有退拒,因为他知道颜君陶是真的不需要,不过他也不愿意白白占这些便宜,便想了折中的办法:“我按照一定比例,给师叔您兑换成仙石吧?”

    伊耆药宗上下界一直有联系,并且待遇是所有门派里都比较大的那种。若愿意在飞升之前把没有用了的灵石捐赠给本门,用于下界宗门的发展,就可以按照一定比例从上界宗门兑换仙石,不多,但也足够一穷二白刚刚去仙界的修士维持暂时优渥的生活了。

    医师临当年已经换过一回了,没办法再换也不需要了,但颜君陶可以。

    这点颜君陶就没客气了,虽然他不知道何时会飞升上界,但他未来确实会需要,如果他不想再接受某些人上赶着送来的仙石。

    姜老爷子还把颜君陶送给医师临的二腓一并带了过来。

    胖犼成最大赢家。

    姜老爷子的这趟巨鲸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与代盟主鸢元仙子谈生意,很多笔生意。好比对于参观巨鲸(或者是被巨鲸参观)的旅游开发,以及种种被阿诶改造过的会更便利生活的法器。这些东西真的很不错,与发明者是好是坏无关,姜老爷子已经看到了无限的商机。

    鸢觉就这样被族姐再次教了过来,他是最能彻底理解阿诶那些发明创造的人。

    在鸢元仙子想要表达对于伊耆药宗的出手相帮、又不会趁机侵占巨鲸界的无私时,姜老爷子只是挥挥手,表示:“别客气,收费的。”

    是的,姜老爷子从这次的事情里,又新生出了一个想法,有关于收费平事的新业务。

    在医药丹方面,伊耆药宗已经是出于垄断地位的当之无愧的霸主了,再没什么发展的空间,但姜老爷子想要赚钱的心却是永无止境的。他正想着该往哪里扩大业务范围呢,巨鲸界就主动送上了门。

    互惠互利的双赢,才是姜老爷子的追求。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您管颜尊者叫师叔了。”鸢元仙子这样感慨道。

    这种我帮助了你,但不是无偿的,你不用觉得欠我什么的思路,真的是一脉相承。但不得不说,确实让鸢元仙子的内心更加踏实了。她对伊耆药宗和颜君陶肯定还是会心怀感激的,只是这样心里上会更舒服,不至于再有大恩无法言谢的压力。

    这样体贴也许才是真正的温柔。

    “行了,套近乎、说好话也没用,咱们来说算点正事。”姜老爷子手一转,就拿出了他的金算盘,噼里啪啦的拨动了起来。

    他一边算,一边还有一杆毛笔负责在纸上自动记录他的口述内容。

    “虽然有蟜毒女以前出身伊耆药宗,但她已经叛逃很多年了,按照修真界的一贯规矩,过了百年的期限,她在外面惹出来的麻烦我们就不需要负责了,这你没有意见吧?”修真界流行的是宗门自治,弟子行为,宗门买单。对于叛逃弟子闯出来的烂摊子,各地的情况都不一样,也会因人而异,伊耆药宗的原则是过了百年就不管了。

    鸢元仙子点头,也一本正经了起来:“这很公平。”散修联盟对于离开的散修根本不会有任何一天的后续负责期。

    “而如今为了对付有蟜毒女和她的组织,我们出动了一个飞升的玄级药师,两个渡劫期大能,两千七百黑甲战修,以及门下弟子若干,宝具和药材损失另算……”

    姜老爷子算的很清楚,不留下任何闹误会的地方。

    “因为此前没有先例,你能接受的玄级药师的出场价值是多少?”姜老爷子总有本事把一切都和商业、灵石挂钩,哪怕是医师临那样的大能,“我可以给你打个八八折,毕竟有蟜毒女是伊耆药宗教出来的祸害,我们也不能完全说没有责任。”

    鸢元仙子只剩下了目瞪口呆,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反倒是方舫还记得问:“可以分期付款吗?能用从加吉秘境里得到的东西抵消吗?走市价。我们日后的合作也可以让利……”

    鸢元仙子恍恍惚惚的,就这样看着她道侣和伊耆药宗的宗主为了灵石矿山,谁也不让的据理力争了起来。为什么她总感觉这画风哪里不对?不想了,她还是去关注自己更擅长的领域吧,好比给颜尊者准备的送行宴。

    颜君陶已经无事一身轻的启程离开了。有个超棒的兄长就是这么好!万事都不用操心。

    在送行宴之前,颜君陶只剩下了两个特别小的烦恼:

    一,有螺小哥哥果然在事后临场变卦,说话不算话的不愿意去当红鲷鱼一族的族长了。并仗着颜君陶,有恃无恐了起来。虽然他应该算是颜君陶的哥哥,但是抱弟弟大腿却抱的飞起,根本不要面子的。

    二,桃都鬼宫的少宫主破罐子破摔,非要龚宝宝和他冰释前嫌,才肯说出他是在哪里看到的黄将军。

    于是,颜君陶所在的龚府正厅里,此时就是左边一波“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们姐妹?是我们胸不够大,还是脸蛋不够漂亮?”“你们有的,我曾经也有谢谢!”的逆后宫,右边一波“我又没要你喜欢我,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狗血爱情。然后就有志一同的表示,还请颜尊者做主!

    跟在颜君陶身后的天衍宗弟子看着这鸡飞狗跳的一幕,都替自家首席生气。他们这是把他们首席当什么了?凭什么敢拿这种琐事来烦他们首席?知道在天衍宗,连一般的门派比斗掌门都不敢去劳动首席出站吗?!只有龙冢法会那个级别的才够资格,懂吗?!

    我们师叔还没有发飙,只是他涵养好!谢谢!

    颜君陶,咳,其实真不是什么涵养不涵养的,他吃瓜看戏看的别提多开心了。

    这样热热闹闹的多好啊,他果然还是更喜欢下界的鲜活气氛。真想每天都能带这么一帮子人唱大戏。

    所以,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了,颜君陶发自真心的想要研究着带领大家一起飞升的可行性。

    古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近有颜君陶的生母陶师姐怀着孕飞升,正大光明偷渡了一个孩子去仙界;更不用说什么话本里的“种马破碎虚空,后宫佳丽齐聚”……颜君陶总觉得这些想法不会是空穴来风,说不定真就有带着大家一起飞升的办法呢。

    突兀的,颜君陶的眼前再一次开始插入了一些画面。

    还是云山雾罩的十万大山,还是那个繁红嫩翠的朱门院落,心心斗志昂扬,双手握拳,站在秋千上,对赵掌门大声宣布:“从今天开始,师叔我要开始努力修炼啦!”

    赵掌门听到这话,却没有“我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反倒是被吓坏了。

    因为心心的心智就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始终固定在这个年纪,虽然已经比一般的孩子乖巧,对于心心来说,还是吃喝玩乐比较重要。会乖乖的每日背经,但却从没有认真的想过要如何如何,因为对于小孩子来说,他们是不会去思考太远的未来的。

    “是有谁欺负你了吗?”赵掌门就像是一个过度保护孩子的虎爸,总是充斥着种种被害妄想,“你别怕,慢慢和我说,我去帮你告诉他,欺负人是不对的。”

    最后这话赵掌门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怎么个告诉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心心抱着他最喜欢的布老虎,摇了摇头,据实已告:“没有人欺负我。”

    心心是天衍宗掌门的小师叔,整日安安静静的生活在重重保护之下的高山之上,谁敢欺负他?谁能欺负到他?除了自己的“师侄”们,心心根本没有渠道接触到其他人,当然,他也不怎么想接触别人就是了,他有些害怕。

    “我只是听人说,变厉害了才能飞升。”心心解释道。

    赵掌门不解,追根溯源:“那你为什么想要飞升呢?”

    “因为你们肯定会飞升啊。”心心垂下头,眼神落寞,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重新扬起笑脸,“我不想和你们分开,所以我一定会努力的!”

    赵掌门赶忙保证:“不不不,我不飞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怎么能不飞升呢!”心心生气,自我感觉要肩负起师父的责任,“你要有上进心啊!阿宝。”

    赵掌门这么大一个人了,却被自己永远只有五六岁的师叔教育,真的是哭笑不得,但还是配合的点头,哄着心心道:“师叔教育的是,弟子一定竭尽全力,光复天衍,争取飞升。”

    心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对!我们说好了的,要一起飞升!”

    ……怎么就好了啊?赵掌门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心心小师叔秀气的鼻子,赶在对方呼吸不畅之前松手,哄着小师叔道:“嗯,那就一起努力吧。不过,弟子愚笨,大概也许根本没有办法飞升。”

    “没关系,别怕,师叔可以带你一起飞升,师叔可厉害了!”心心对自己总是有一种不知道打哪里来的蜜汁自信。虽然有时候也会生气自己记不住东西,但他真的是生完气转头就忘了,继续很认真的觉得自己超厉害的。

    用赵掌门师弟的话来说就是,小师叔奶凶奶凶的。

    “恩,那我就等着师叔你带我飞升啦。”忽然一阵大风起,赵掌门给他“厉害的”小师叔又加了一层衣。

    颜君陶这才从回忆里醒来,怔怔的坐在那里回味。

    这些都是上辈子的颜君陶从没有见过的画面,仔细深究起来,这辈子刚开始他也是没有这些回忆的,直至他到了巨鲸界,才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颜君陶在吵闹的背景里,传音问容兮遂:【你说事后要话要和我说的话,是不是你觉得我也许和心心小师叔有什么关系?】

    【不是我觉得,而是我肯定你们之间有联系。】容兮遂虽然不觉得这是一个坦白这件事的好时候,但既然颜君陶问了,他也就没有再隐瞒。以梦口时夜的机警程度,再老年痴呆,它也不应该和颜君陶讲那么多有关于当年的事情,至少其他人负责照顾过梦口时夜的弟子,就没有这个待遇。

    颜君陶是独一无二的。

    为什么会独一无二呢?在到了巨鲸界之后,越来越多的线索,随着这个疑问的答案一起浮出水面。

    而得出结论后,在逆着往前推,就会发现很多以前举得莫名其妙的事情,终于有了更加合理的解释,好比天衍宗的陆掌门怎么会对颜君陶那么优待。【如果说坐忘心斋是因为戮力魔尊,那么天衍宗呢?】

    只因为颜君陶的资质?还是由于颜君陶那个因为广开后宫而耽误了飞升年岁的亲爹?这些都是看上去有立场,又不能彻底站住脚的。

    至少从容兮遂的价值观里来看,天衍宗没因为颜君陶他爹迁怒颜君陶已经算不错的了。因为一己之私,耽误了培养他这么多年的宗门,宗门还无怨无悔的给他养儿子?各种照顾优待?这世界上哪儿来的那么多美事啊。

    可如果……

    【我和心心小师叔有关系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从天衍宗如此重诺,真的一代又一代坚持给梦口时夜养老,就可以看出很多问题。

    【你还是不觉得你就是心心?】容兮遂诧异挑眉,一般人这个时候都只会猜这个吧?

    【赵掌门当年给心心小师叔用的是是不死药吧?药方你也有,你应该知道药效的。那是起死回生,顺便提高资质。可如果我是师叔,那不就变成了转世轮回吗?】颜君陶觉得从这点上说不通。

    【那如果不死药其实是假的呢?】容兮遂提出另外一个设想。

    【……什么意思?】天衍宗当年可是因为这个不死药差点闹的宗毁人亡,支离破碎,结果到头来才发现不死药是假的?

    【也不算是假吧,只是不完全。】容兮遂负责保管不死药的丹方,他虽然没有自己试过,也不应该见过全面的丹方,可是在拿到的那一刻,他还是觉得这个不死药的丹方缺了什么。当然,这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毕竟他的知识是上下界完全割裂的,做不得准,但,【里面的一些名字,我觉得应该用的是同名的上界药材。】

    下界的药根本起不到作用。而药都不齐,何谈起死回生?

    但问题是,那个和颜君陶差不多岁数的巨鲸宝宝,又确实存在,它还表现出了对颜君陶异常的热情与执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谜团,直至医师临飞升,才彻底解了扣。

    医师临当年来过巨鲸界,从这里得到并拿走了一些什么,带去了上界。他把一个“本不应该起死回生”的存在,和一个“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出生”的死胎,通过峚山玉髓而碰撞在了一起,甚至也许还结合了他能创造出半个灵魂的技术,这才有了如今颜君陶这个奇迹。

    只能说,医师临真不愧是能够抗住九重血煞天累劫、千百年唯一从仙界真人回来的鬼才,他做了无数个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我们去看看吧,否则你永远没有办法安心。】容兮遂建议道。医师临已经给出了提示,只有容兮遂知道大桃树的根在哪里,【而且,说句那什么的话,你更愿意成为那对不负责任的男女的孩子,还是有更早的来历?】

    颜君陶必须得承认,容兮遂真的找了一个特别戳到他的点。承认自己是别人的转世,比承认自己有一对糟心的父母更值得他开心。

    【我是我爹和我娘的孩子!】颜君陶只认颜老爷和颜夫人,【当然……】

    在心心小师叔那样糟糕的过去里,如果能够有一个转机,给出一个星星之火,倒不是那么令颜君陶排斥。

    等想通了这些,颜君陶就迫不及待要去寻找大桃树的根了。

    他打了个响指,就结束了厅里如菜市场的争吵。

    所有人齐齐转头,看向颜君陶。

    颜君陶先对有螺道:“当初她们救你,很显然是有条件的,你不是不知道,还默认了这种关系。不能因为如今没事了,就反悔。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可以试着谈其他她们能够接受的条件。”

    然后,他又对周鱼赤说:“有螺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虽然爹不靠谱,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件事,我颜君陶的兄弟不是随随便便的谁就可以胁迫的!别得寸进尺!你要是想找族长,就老老实实去追,两情相悦,没人会管你们到底过着怎么样的家族生活!”

    有螺和周鱼赤都低下了头,反思自己的应对,确实存在着种种问题,谁都有错,各打五十大板。

    等解决完左边,颜君陶的眼睛就看向了右边。

    龚宝宝被吓的秒怂,立刻举手,桃都鬼宫的少宫主赌咒发誓:“我答应和和好了,真的,没有附加条件。这样行了吧?你到底在哪里见过黄将军?”

    桃都鬼宫的少宫主也很识时务,立刻谦让道:“咱们两个的事情,日后私下解决,我不能拿你来当条件谈。”

    有些时候,争锋相对就是这样,他退了,另外一边也不好再强势。

    龚宝宝猛地扭头看回来,对这位少宫主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他之所以和少宫主对峙,就是因为他总觉得少宫主其实不是真的喜欢他,而是在故意作弄他,所以才会这样威胁他。当少宫主退了一步之后,龚宝宝……也不是不能试着和少宫主谈谈,不一定要谈恋爱,至少他也没有特别大的兴趣总是和少宫主针锋相对,毕竟他们曾经也那么要好过。

    两人就这样别别扭扭、出乎意料的冰释前嫌了。

    少宫主对颜君陶道:“司幽古域和三身遗迹,我之前听到黄将军是这么说的。”

    梦口时夜那晚确实是自己跑的,不仅如此,它大概还想起来如何说话了。一路碎碎念着目的地,生怕自己再给忘了。却正好被折返的少宫主给听到了。

    少宫主一时鬼迷心窍,把梦口时夜回了他那里,只为引起龚宝宝的注意。

    但是少宫主哪里想到,就在他第二天去找龚宝宝的时候,梦口时夜又跑了。这真的是一只特别会逃跑的鸡,生命不止,奔跑不休。

    少宫主暗中秘密派人去找了一下。但也就只得到了黄将军大概偷偷跟着回长夏界的船离开了。

    司幽古域和三身遗迹就在长夏界与巨鲸界的中间,虽然如今行政划分上属于巨鲸界,但曾经也曾属于过长夏界。

    【大桃树的根就在那里。】容兮遂给出了一个把一切都好像联系在了一起的答案,他对颜君陶简单介绍了一下。

    大桃树在日新月异的变革中,彻底沉入了海底。但桃树特殊的生命体征让它的根三千年不死、三千年不倒、三千年不朽。也因为那种特殊的生命体征,巨鲸的秘密墓地就一直藏在大桃树的根部。

    梦口时夜以前痴呆,总是出没在赵掌门会出现的地方,因为它在找赵掌门;而这一次它突然改道,也许是在找回家的路,又或者就是在找心心。

    ***

    司幽古域和三身遗迹是两个相邻又不同的历史古城,和颜君陶的出生地邹屠域一样,都是能够和三皇五帝传传说,但是因为人才凋敝而没落下来的古老地方。

    只不过和邹屠有关的是轩辕,和司幽、三身有关的是帝俊,帝夋涕竹里的那个帝俊。

    巨鲸界的上古撼天仙剑阵就位于司幽古域,颜君陶在寻找梦口时夜和桃树根的路上,正好顺便就能够把剑阵的检修任务一并完成。

    由于事涉不少秘闻,颜君陶在送行宴之后,就只带上了容兮遂。

    其他人都被留在了巨鲸界首府,继续参与□□工作。没了这么大一串尾巴,颜君陶和容兮遂的脚程快了不少,他们分别骑着变大的腓腓和胖犼。

    容兮遂本意是和颜君陶两人共乘的,但是颜君陶在比对了兔子和小浣熊的杀伤力后,还是默默选择了小浣熊。但是腓腓这个懒散的蠢货,耍赖装死只肯驮一个人,当然它最大的诉求是让胖犼把他们仨都一起带上,自己走路什么的真的好累啊。

    颜君陶死活想不明白他当年是哪根筋抽住了,才找这么一个上古种。

    一狸一兔收敛气息,稳稳的降落在了司幽古域都城的郊外,这里郁郁葱葱,草木茂盛。颜君陶无意造成多么大的动静,毕竟那些异界灵魂其实还没有彻底肃清,他不想节外生枝,让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司幽古域是个很特别的国都,其下所有的城池都是双子塔一样的对称建筑,感觉就像是两个对立的势力,但只有组合在一起才会被称为一座城。左右均被称之为半城。

    一曰思士,一曰思女。

    因为整个司幽古域的男女都是分开的,各过各的,是三千世界里比较少见的坚持全民同性恋的古板派。

    是的,全民同性恋,无性繁殖下一代。

    而不管是坚持所有人都必须是异性恋,还是坚持所有人都是同性恋,这在兼容并包的修真界来说,都算得上是很古板的思想了。每个人都有恋爱的自由,不管喜欢的是同性还是异性,并不应该强迫。

    但司幽古域一直都是这么一个传统,男人和男人生活,女人和女人生活;孩子生下来,也是男孩归思士半城,女孩子归思女半城,性别之隔犹如天堑。平时也会有生意、政治等方面的往来,把彼此看做是一个整体。但在夜深人静实行宵禁之时,男女是有着绝对禁止接触的关系的。

    本国的人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反倒是无法理解外面男男女女混住在一起的世界。

    这样的分割,在都城也不例外,甚至更加严重。

    左半城和右半城的中间是一个圆形凹陷瀑布,半城之间架起了巧夺天工、胸廓两岸的大桥,就像是在白瀑悬空、奔涌而下的湍流上,建了一道长虹卧波的飞练奇迹。人们自由往来于高空之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如今大桥两边都站满了人,他们在围观已经巡游到这里的巨鲸群。

    巨鲸宝宝本来和桥上的小孩子互动的正欢,却在感受到颜君陶的气息后,猛地一下子就逆着瀑布而上,跃出海面,水花四溅。它不断的摆动着自己的尾巴,和远处郊外的颜君陶打着招呼。在跟着女王巡游的路上,它捡了不少漂亮的珊瑚,正好可以送给颜君陶。

    其他人不明所以,还在惊呼:“鲤鱼跃龙门?!”

    巨鲸宝宝已经要朝着颜君陶飞扑而来,当然,最终还是被他妹妹给一口咬住了后尾,拖进了海里。

    巨鲸是一群社会性很强的动物,所有的小一辈都是彼此的兄弟姐妹,并不会有血脉父母之分。而在巨鲸中,雌性总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不论年龄大小,雌性总是更加强势也更加说了算。

    颜君陶开开心心的和巨鲸宝宝招了招手,算作安抚。

    就在此时,站在桥上的一道身影,毫无预警的就突然跳了下去,紧接着又有另外一个影子也跟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说不好是意外还是人为。

    “……为了看巨鲸已经这么拼了吗?”

    “这是其实是自杀吧?”

    “救人啊!”

    随着人们的连连惊呼,终于有修士想起来飞下去救人了,但修士御剑,在危险的瀑布上来来回回绕了很多圈,都没见到失踪的两道人影。

    因为……

    他们已经被颜君陶提前救了下来。两个影子直接被定在了空中,就飘在那里,手和手还死死的拽在一起。

    容兮遂就猜到颜君陶会这么做,当下便配合的拍了拍身边犼的头,让它飞去把两个人带了过来。

    一个少年,一个少女,年纪都不大,眼睛里满是劫后余生的激动与崇拜。他们当然不可能是自杀,而是被人推下去的。

    “别误会,我不是特意要救你们的,我也没那么好心。”颜君陶欲盖弥彰的申明了一下,“只是你们身上有我一个很重要的灵宠的痕迹,我希望你们能够配合的帮忙回忆一下,你们最近有没有接触到一只黄灿灿的大公鸡,也许还伴随着极其好斗或者健忘的性格。”

    坚决不承认乐于助人,是颜君陶最新的为人原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