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五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51章 五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丹宫之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死亡万花筒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从外表看外貌十分相似的母子二人, 就这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隔空对视, 气势上倒也算势均力敌, 实力上就不太好说了。

    有蟜毒女不良于行, 但她给自己炼制了一个可以代步代飞的王座。直至操控着王座飞到天上, 与儿子平起平坐之后,她才道:“没想到你换了一个下界的躯体,也没有舍弃我们相似的外表。”

    医师临冷笑,没有开口, 只是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

    他当年确实是想过要造一个与他的生母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躯体的, 但是他很快又转念一想,他为什么要因为恶心的人而委屈的改变自己呢?该改变的不应该是他娘吗?毁容就是个好选择啊。

    当然, 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上界和下界外貌不一样, 他怕宝贝弟弟将来飞升后会不适应。

    是的,不适应, 不是认不出。医师临对自己和颜君陶就是这么有自信。他只是舍不得弟弟有一丝一毫的困扰。

    有蟜毒女也是个神奇的,恢复了一部分力量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治好了自己的脸, 却治不好腿。

    她苦恼的看着面前不远处“变得不听话”的儿子, 不明白他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明明以前他是那么的听话。虽然始终不得她的萧郎喜欢, 但盛在听话, 她还可以勉强忍耐, 如今他连唯一的优势都失去了, 真是让人失望。

    所以, 她必须给他一点教训,让他明白母亲的权威不容置疑!

    就这样对峙着,两人还没有开始斗法,医师临就已经突然感觉到了胸腔一阵灼热,疼痛难当,等咳嗽出声后,与声音一起出来的还有腥甜的鲜血,迅速染红了他白色的法衣。

    医师临的洁癖当场就发作了,真的好恶心啊,太恶心了,最重要的是……

    “这!是!陶!陶!送!给!我!的!”颜君陶在加吉秘境里得到了大量的财富,很多都转送给了其他人,但医师临因为洁癖不会要任何曾经属于别人的东西,颜君陶就选择了亲自锻造了这身很符合医师临气质的法袍,送给他当礼物。

    现在,他的礼物就这样被毁了。

    这怎么能请教人不生气?

    一阵阵爆炸,突兀的响彻有蟜毒女的四周,就像是不要灵力似的,开始了狂轰滥炸着。哪怕有蟜毒女的王座再灵活,也有躲闪不及的时候。于是,她只能这样被动挨打,不断体验灵力附着在身上后就迅速爆炸的痛苦,威力巨大,血肉横飞,很快她就变成了一个皮开肉绽的血葫芦。

    医师临这是一上来就开了大招,完全没打算通过什么“我这招牛逼”、“哈哈我有个更牛逼的”、“没想到吧,我也只是发挥了我三成不到的实力”的小打小闹,来拖延戏份。

    他现在一心只有弄死那个女人!她真的太恶心了,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忍耐哪怕只是和她相处在同一个空间。

    有蟜毒女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叫反击。

    直至……

    医师临再一次胸腔震动,咳出鲜血,他本应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力,好像在缓慢的被谁一点点切断了感应天地的能力。他的动作越来越迟缓,爆炸节奏慢慢就跟不上了,最后甚至到了力不从心的地步,整个人都好像要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

    有蟜毒女反倒是一点点适应了爆炸,在空中渐渐飞出了花样,她的身体在不断被炸,又在不断愈合,速度越来越快,直至她恢复了没事人一样的容貌。

    有蟜毒女从小就一直在服用各式各样的□□,那不只帮助她变得百毒不侵,也帮助她拥有了极强的愈合能力。她的腿一直不能够复原,已经是医师临当年在上界能够做到的最好。这也确确实实折磨了有蟜毒女很长时间,在她灵力没有恢复、也没有王座、更没有帮手的时候,她靠双手在地上爬行了多久,她对她儿子的恨就有多么强烈深刻!

    当然,医师临也彼此彼此,他已经快要被各式各样从他身体里涌现出的心头血给恶心坏了,他真的没有办法忍耐这些东西。但他却像是被什么粘腻的东西,困在了原地,寸步难行,连手都渐渐不好抬起来了。越是挣脱不得,就越是恨给予了他这一切的生母。

    直至最后一次爆炸,医师临彻底失去了每个修士赖以生存的灵力。

    与医师临的逐渐虚弱相对比,有蟜毒女反而不断强大了起来,她笑嘻嘻的看着只能保留在空中飞着的这最后的体面的儿子,开心的想着一会儿要怎么折磨他。

    “这些异界的人也不是那么没用,恩?他们聪明的小脑瓜为我带来了百十种全新的可以直接作用于神经元的毒素。噢,我亲爱的宝贝,你知道什么叫神经元吗?”有蟜毒女的成名技就是毒,对任何毒都能得心应手的运用在生活里,好比此时此刻无色无味就给了医师临一个惊喜的异界配方。

    有蟜毒女本身就是罕见的毒灵根配五毒灵体,好像天生就是为毒之一道而生。哪怕是她自己过去亲自调-教出的百毒不侵的儿子,她也有办法让他中招。

    让医师临意识到事情不对的一点,却还不是这些来自异界的、他没有产生抗体的毒,而是他发现他娘精分的两个人格竟然融合了。

    本来有蟜毒女强大的母亲人格,和恋爱脑的女儿人格是分开的,强大的时候并不会产生恋爱脑这样的冲动;恋爱脑的时候又不至于很强大。但如今她却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有脑子的疯子,她的每一步算计都游刃有余,从一开始利用毒激怒医师临,到放任他不断用大招消耗灵力,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还怀着对儿子不得情郎喜欢的偏执与恨意。

    有蟜毒女就像是一个胜利者,她操控着王座,遥遥的看着医师临,看着他倔强的爬在空中,却仍不愿意认输的样子……

    真的是太碍眼了啊!

    这个得不到萧郎喜欢的孩子,为什么要存在呢?是不是因为他,萧郎才会开始不喜欢她的?一定是这样的!如果没有他,萧郎肯定会继续喜欢她,和她在一起,他们会成为让所有人羡慕的一对!

    他为什么就不能完美一点?为什么不能再厉害一点?这么容易上当,连她都打不过的弱,又怎么会得到萧郎的喜欢呢?!

    “你怎么能这么没用?!你知道当年你在仙界算计了娘,并打伤了娘的时候,娘有多么开心吗?可是多年没见,你竟然不仅没有一点进步,还退步了?我有没有教过你,弱者就该死?!”

    说完的下一刻,伴随着有蟜毒女的愤怒,朝着医师临打过去的就是重重的一鞭,能让普通人瞬间灰飞烟灭的毒鞭,医师临却躲过了。

    有蟜毒女看上去这才满意了一点,但是让她满意的后果就是满天飞舞、像是驱赶刍狗一样打的更欢的鞭声,不留一点情面,她是真的很想弄死这个失败品。

    “起来啊,反抗啊,你就这点本事吗?!”有蟜毒女一边打,还不忘奚落,医师临总是没有办法让她满意。

    也许这个孩子就不该留下来。

    是的,不该留下来!

    萧郎当年是怎么说的来着?他不想被束缚,不想被逼婚,他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所以他选择了离开,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她应该乖乖听话打掉这个孩子的,这样萧郎就能回心转意了!

    “我为什么要生下你这个废物?你为什么这么不努力?你根本就不是我和萧郎的孩子!”

    颜君陶才是!

    她一定要得到颜君陶,她一定要得到颜君陶啊!

    ***

    趁着有蟜毒女在和儿子发疯,周鱼赤一行人,吭哧吭哧把倒霉的有螺给救了出来。

    是的,有螺小姐姐(小哥哥?)不出意外的,一离开巨鲸界,就被有蟜毒女派出去的异界之人给抓住了。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莫名其妙的被关了起来。暗无天日的混着,每天被人抽血,惶惶不可终日,又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直至最近才,有螺才听说,她被抓来不是因为什么加吉秘境,而是有个疯子要通过她来做试验,提纯她血液里父辈的血脉,彻底排除母系的一面。

    这到底要怎么做到,有螺理解不了,但很显然,有螺能够注定对方的试验一直不算特别成功。

    因为就在有螺等到周鱼赤等人把她救出来的当天,她就在一阵浑身发热、烫到好像随时会烧死的状态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胸没了,又感受到了……她下面好像多了点什么。

    她母系的血脉还在深刻影响着她,不过,她娘不是海兔吗?还是说她娘其实是其他什么生物?

    “你娘是红鲷鱼。”周鱼赤及她身后的一群妹子,一脸惊喜的看着有螺,就像是在看什么举世珍宝,顺便给她科普。直至最后一刻,转变完成,周鱼赤便恭喜了有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男的了,也是我红鲷鱼一族的新任族长!”

    有螺:“???”什么?

    有螺不甘心的拉开裤子看了一下……他下面还真的长出了一个不可描述的东西,粉粉的,嫩嫩的,整个人都有点恍惚和崩溃。

    一群妹子不仅找到了有螺,还抗回了奄奄一息的鸢觉,他体内的外来灵魂都死了,没有了压制,他自然就缓缓清醒了过来。

    他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能够录音,并回巨鲸界见他的族姐,有重酬。

    有螺也被一句惊醒,再顾不上什么女变男,开始跟着一起表示:“对了,颜尊者,我要找到颜尊者,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周鱼赤如今正在努力想要勾引到有螺,让他心甘情愿的喜欢上她们,自然乐意帮忙,但她也很小心:“你不会是因为打不过我,想找颜尊者来帮忙吧?我提前告诉你哦,颜尊者也管不到我们种族繁衍的大事!”

    “这个咱们以后在说行吗?”周鱼赤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思考这件事情,他连自己女变男都没消化干净呢,这个可以放在以后说,“我们必须先就赶去颜尊者的身边,我知道了一个很重要的秘密!”

    正好,颜君陶和鸢元仙子都在巨鲸界,周鱼赤有秘法,可以迅速带他们通过水路回到巨鲸界的首府,路上还遇到了怎么跟着女王巡游的巨鲸宝宝,眼巴巴的看着这么一群鱼快速的游往了它很想回去的首府,但是它就是走不了,好气。

    周鱼赤知道的秘密就是有蟜毒女要抓颜君陶。

    因为有蟜毒女和有螺的名字有点像,负责看守有螺的人还以为有螺才是有蟜毒女的孩子,虽然没对有螺有什么优待,但也没有虐待,还让有螺听到了不少事情。

    而鸢觉则能补充其他故事,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配合。

    当她们一行人找到颜君陶的时候,颜君陶正在围观龚宝宝和桃都鬼宫的少宫主幼稚的吵架。

    起因是斗鸡比赛被龚宝宝“阴险”的以刚刚发生了危险为由叫停了:“场地都没了,怎么斗?”

    桃都鬼宫的少宫主很生气,一个劲儿让身后的负责保护他的鬼修站的近点,他需要更多的冷气让自己冷静。

    “你不会换个场地吗?而且,什么时候斗鸡比赛由你说了算了?”

    “从我买下整个赛事开始!”龚宝宝理直气壮。颜君陶让他买下斗鸡的高楼,据说有用,于是他在暗搓搓给自家师兄大报告的时候,就耍了个小心眼,把比赛场地变成了买下整个赛事的主办权。

    姜宗主也猜到这里面有猫腻了,但还是随了龚宝宝的愿,也不敢收颜师叔的灵石。

    面对龚宝宝的“有钱任性”论,少宫主被气了个倒仰,终于在也忍耐不住,指着龚宝宝的鼻子怒吼:“不别以为仗着我喜欢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要是不开赛,你就别想知道你的黄将军的下落!”

    这可是说是信息量爆炸的一句话了。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关注点,好比龚宝宝因为那一句喜欢而当初变成了石雕;而颜君陶却更加关注黄将军不就是梦口时夜吗?

    接风宴的那天,少宫主来找龚宝宝挑衅而不得,果然不只那么简单,他看到了一些别的。

    结果,不等颜君陶问梦口时夜,周鱼赤等人就从地里钻了出来,带着一身头发也湿了的水汽,说出了她们在路上就拼凑出来的惊天大料。

    鸢元仙子和其他人惊讶的嘴巴,从始至终就没有机会和上,简直全程高能。

    但颜君陶却已经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按照鸢觉告诉他的阿诶当初找有蟜毒女的路线,启程前往了那个秘密的空间。

    梦口时夜虽然重要,但哥哥的安全更重要!

    有螺看着来去如风的颜君陶,还是决定追上去,他要当面和颜君陶问清楚,好比“你是我弟弟吗?你现在要去救咱们大哥吗?”之类的,

    ***

    秘密的有毒空间内,已经前后过去了三个时辰。

    医师临依靠各种法器撑了下来。

    而有蟜毒女手上带着紫色毒气的骨鞭,还在如一条吐信的巨蟒,张牙舞爪的扭动,无处可躲的勾缠,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触之既伤的残影,带来排山倒海的气势。

    虽然是个恋爱脑,但有蟜毒女在修真方面的造诣确实很高,一手骨鞭出神入化,如臂使指。骨鞭上不仅缚满了毒气与灵力,还有炼制此鞭时特意完美保留下的亡魂之怨。每一节骨头都来自一个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的至阴之人,有早夭的孩童、将嫁的少女、冤死的大将……他们不仅无故横死,还在死后灵魂饱受折磨,如今都已变得毫无理智,只一心想要伤害一切可以伤害的人。

    医师临就是他们的目标。

    医师临精致的面容上好像有着极大的痛苦,在很努力的忍耐着什么,又或者是有什么东西正要破茧而出。

    就在骨鞭带着凌厉又危险的可怕气息破空而来,这一回再也避无可避,即将打到医师临的那一刻……

    他生生用手接住了这最致命的一击!

    薄掌上的血肉迅速剥离,连皮带肉再到经全部都撕裂而下,露出了被层层保护在最里面的白骨。

    这种疼痛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想象的,但医师临却并没有松手。

    他甚至笑了出来,从压抑的根本分不清楚是哭还是笑的低吟,到再也藏不住的笑意,再到浑身都好像在颤抖的癫疯狂笑。

    “一鞭一天,你生我的因果,我也算还清了!”医师临在说完后,身上明明已经慢慢消失的灵力,就开始突然暴涨,又或者准确的说,那并不是灵力,而是母子二人都曾经很是熟悉的仙力。

    医师临的仙力终于还是不得不接触了封印,这是他留给自己的后手,明明他是不打算用这招的,可是如今他只想她死,用这个世间最痛苦之法。所以他忍耐到了现在!一切就要开始!

    浓醇到让地面上的绿色植物在仙力的滋润之下,开始迅速开花结果再枯萎,再生根发芽,周而复始。

    医师临笑够了,才一点点的拽着骨鞭,把极力想要后退的有蟜毒女,不容置疑的拉向自己。

    刚刚还晴朗明亮的天空,如今已是风起云布,阴阴沉沉,地面上不断重复出生到枯死这一过程的绿林,在疾风骤雨中左摇右摆,沙沙作响。翻滚着如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的重重乌云,裹挟着一道道如手臂那么粗的紫红色闪电,突兀的肆虐而至。然后才是闷雷之音,仿佛充斥了整个空间。

    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黑云背后,隐隐还藏着预示了不详的血色,浓郁的就像是鲜血,仿佛随时可以随着雨水打下。整个空间都是一片死寂,所有的异兽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九重天雷血煞劫!

    有蟜毒女终于知道怕了,她不断的想要后退,却始终徒劳无功,医师临就像是一根钉子的扎在空中,手骨又强健有力,以一种缓慢但有序的节奏,带着有蟜毒女走向死亡。

    “不——!你疯了,你疯了!”没有修士可以渡过这样的劫云,那根本就是来自天道对下界大凶大恶之人的惩罚,痛苦又绝望,仿佛没有尽头。直至九九八十一道雷全部劈完,才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有蟜毒女当年也是费劲了心思,才躲过了九重天雷血煞劫,得到了其他相对较轻的魔修劫云。

    她一点都不想去面对。

    “但这就是你本来的命运啊。”医师临以如今这具还没有脱离肉体饭台的身躯,去接住了第一道雷,没有任何遮挡,也不打断躲避。

    仿佛钻进了骨头里的疼痛,从医师临的身体,通过那一节骨鞭,一点力都没有留的全部传到了有蟜毒女身上,流过了她的四肢百骸。在惨叫声中,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雷劫就紧锣密鼓而来,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很快的,有蟜毒女就意识到,打到她身上的不只有医师临的雷劫,还有她的,双倍的疼痛,一百六十二道可以预料的雷劫,正在排着队的等待对她进行折磨。

    医师临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站在那里,把雷劫引流到有蟜毒女,笑着看她痛苦。

    刚开始,有蟜毒女还能叫出声,后来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声嘶力竭,浑身颤抖,祈求着医师临给她一个痛快,求老天给她一个痛快。但是她的声音全部都消散了可怕的雷声里,紫红色的闪电依旧有条不紊、一下比一下更痛的劈下。有蟜毒女已经意识模糊了起来,她又开始了一轮痛骂到痛哭流涕再到没有声音的折磨,不断往复。

    在最后两道、也是最大的雷劫来临之前,有蟜毒女已不成人形,医师临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却是那样爽快,好像通体舒畅。

    弑母是天道的原罪,就像是虐杀亲子一般都是不应该存在的,可医师临却只有心甘情愿与一片释然。

    最后的最后,狼狈不堪的有蟜毒女,看到的就是医师临的口型,他说:“你对我失望?我对你才是真正的失望啊,母亲,没想到你连这小小的劫云都承受不住。”

    本以为医师临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有蟜毒女,这才意识到,只有她会死去。

    孤独的,腐烂的,一个人。

    医师临站在一片光芒里,神情倨傲蔑视的看着被黑暗彻底吞噬的她。她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片黑到发红的颜色,而医师临却遗世独立,彻底绽放出了仙人才会有的光彩。

    在无限的悔恨与害怕中,有蟜毒女彻底结束了她的生命,灰飞烟灭,一点不存。

    空间破碎,医师临突然出现在了外界的天空之上,他已重塑仙体,与仙界的自己重新合二为一,变回了自己本来的模样,仙衣瑞气,梵音奏响。一道光柱从九霄之外直穿而来,构成了一条通天之路,世间万物都忍不住想要下跪,为感谢渡劫期大能在渡劫之后用仙力的滋润反哺。

    感受渡劫时的天道真意,无疑是对修士最有帮助的一种修行方式。

    不过,大部分渡劫期大能飞升都会择一处人迹罕至的安全之地,独自飞升,哪怕允许观礼,也只有自己的后代或者是本门派的弟子。像医师临这样突兀的出现在闹市之上、福泽了这么对人的大能,已是历史罕见。

    但最让人惊呼不可能的,还是医师临渡过了九重天雷血煞劫,那是哪怕他当时在空间之内也没有隐藏的可怖气息。

    颜君陶当时就在空间之外,都要急坏了,却没有办法进去。

    颜君陶本以为是容兮遂在阻止他,但医师临却决定在最后做一回好人,他缓步从天而降,走到了自己弟弟的面前,对他说:“我知道你在外面,是我阻止的你。”

    因为现在还不是颜君陶飞升的好时机。

    颜君陶仰头看着真的如神祗一般的兄长,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确实害怕劫云,因为他不想飞升,但在刚刚那一刻,他却是从未有过的想要和医师临换一下。医师临不该遭受这些,生成有蟜毒女的孩子,并不是医师临的错,谁也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

    “但你可以,我已给你了全新的躯体。”医师临的声音里都仿佛带着无上的仙力道意,除了颜君陶与容兮遂,其他人都已经不堪重负的跪到在地。

    在附近的伊耆药宗弟子已经全部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恭贺医师临渡劫成功,即将飞升成仙。

    医师临看也没看这些弟子,却按照心意精准的降下了更多四溢的仙气,让每个能赶来的伊耆药宗弟子都沐浴在一种说不上来的玄妙境界里。

    但……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颜君陶感受到的十分之一多。

    颜君陶再一次变成了一个显眼的大灯泡,只不过曾经是功德金光,如今是飞升仙气,这是来自医师临飞升前最大的馈赠,也是已顺利飞升的前辈的一份祝福。一般得到祝福的人,飞升时的成功概率都会在原有基础上提高至少三成。

    上辈子医师临飞升的时候,颜君陶还在天衍宗闭关,害怕打扰到他,所以医师临并没有给予这份祝福,也没有给予其他人。毕竟这祝福要以牺牲他的福祉来完成的。

    颜君陶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俊美的青年。

    青年抬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弟弟的脸颊,一直摸到心满意足,才道:“说句很俗套土味的话,我想给予你全世界最好的一切,可你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一切。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给你一些别的,不要嫌弃,好吗?”

    他说的是那样卑微,又如此的真诚。

    颜君陶只剩下了点头,哪怕他不想飞升,也不想辜负医师临这样的心意。

    “我这个人很自私的,不要这样看我。关于你的出生,我还有一些事情瞒着你。”本来医师临是不打算说的,可既然颜君陶已经遇到了,他不能再让颜君陶带着困惑,稀里糊涂的过下去。

    颜君陶的生母陶师姐,是怀着孕飞升的,所有人都觉得这孩子有福气,去了天上便是天生的仙根仙骨。但颜君陶却在上界孕育了百年,仍没有出生,陶师姐甚至不得不把他拿离了自己的身体,放在特殊的仙器中,百般呵护、千般疼爱,等待他破壳而出。

    但颜君陶始终都没有动静。

    大家都觉得这注定会成为一个死胎了,直至一直在通过母亲密切监视这一切的医师临飞升上界,用一件来自下界的东西给颜君陶注入了生命的活力。

    “所以,我其实真的是你创造出来的灵魂?!”颜君陶的脑洞也只能到这一步了。

    毕竟医师临曾经在伊耆药宗和颜君陶说过的,他创造了半个灵魂,最后因为被夺舍而试验失败了,但既然有过半个,未来指不定就会有一整个。

    医师临摇摇头:“不,你不是我创造的,你是本身就存在的。”

    只是若没有医师临的结合,不管是下界还是上界,都不会有颜君陶的出生。他是一个不在所有人预期里的奇迹,美好到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等你找到大桃树的根,也就是巨鲸的秘密墓地,你就会明白了。”

    容兮遂那边已经懂了,那个鬼神节上的说书人就是医师临找来的,透露了所有医师临想要颜君陶知道的秘密。

    “我一点也不抱歉现在才告诉你这些,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啊。”

    就像是上辈子,颜君陶没有发现,医师临就一点也不会告诉他。他会给予颜君陶所有美好的东西,但也就他能够给予,别人不行!

    “到底是什么?”颜君陶追问。

    医师临却摇摇头:“这只能你自己去发现。”

    医师临已经到时间了,甚至超过了时间许久,若不是他曾经为仙,又是万万年来第一个熬过血煞劫的,他也留不了这么久。

    如今,天梯终于不耐烦了。

    “我要走了,很遗憾没能压抑住修为,一直等到你即将飞升。”医师临真的很想等着颜君陶,前后脚一起飞升,“我就要走了,咱们在上面见。”

    说完,医师临就再一次抱起颜君陶,紧紧的、紧紧的抱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后,这才放下了自家香香软软的弟弟,独自走上了天梯。

    每一步都力重千钧,普通人根本连第一阶台阶都迈不上去。但成仙的人却可以轻轻松松的在天梯的带动下,飞向越来越远的地方。直至穿过下界,再也不见。

    只留一道会被人至少津津乐道千年的背影。

    颜君陶望着医师临此去再也不会回来的颀长身影,突然意识到,当年不远万里赶去天衍送别的父母,是不是也是这般呢?注视着明知道回不来的亲人离开,还要面上带着笑,以一种骄傲做出诀别。

    颜夫人还会飞升,颜老爷子却是真的和儿子说了永别。可他却没有说一句不舍,哪怕此后的五百多年再没有见过真人。

    “别难过,我相信你们很快就会在上界重聚了。”面对颜君陶眼角的落寞,容兮遂这样干巴巴的安慰道。他不想颜君陶飞升,但更不想颜君陶伤心。到最后,还要被那个医师临压一头,但压就压吧,只要颜君陶能不要再露出这样的神情。

    颜君陶第一反应就是:“请闭上你的乌鸦嘴!谢谢!”

    容兮遂一愣:“……哈?”真的,他已经想问很多回了,这乌鸦嘴的梗到底是怎么来的?!

    ……上辈子颜君陶没有出山,发生了什么(只是时间线大纲,可看可不看)……

    上辈子颜君陶没有去邹屠,人造灵根的事情没有在一开始就暴露;

    颜君陶也没有去大雩城,加吉秘境便没有打开,但有螺还是被有蟜毒女的人抓住了,虽然因此躲过了其他想要逼问她钥匙下落的各方人马,但也不能说有多幸运;

    颜君陶更没有来巨鲸界,龚宝宝虽然还是和桃都鬼宫的少宫主斗了鸡,但却和鸢元仙子毫无交集,没能看破林盟主的伪装。

    不过,阿诶还是很快就去世了。

    阿诶死后,鸢元仙子的族弟鸢觉就醒了过来,把一切告诉了自己的族姐,希望鸢元仙子能够阻止灾难。

    在方尊者的保护下,巨鲸界一分两半,开始了又一场百年浩劫。

    有蟜毒女当年掌握的势力要比这辈子大的多,可是她却并不开心,因为她想尽了办法想要引诱颜君陶下山,颜君陶却始终对外界不闻不问,一心求道。

    一直到颜君陶飞升,不管是想要得到颜君陶的,还是想要杀死他的人,连见都没有见上颜君陶一眼。

    医师临在预感到了颜君陶即将飞升后,就准备起了自己的飞升,他临行前抽空去看了一下他母亲,这才发现有蟜毒女再一次开始造孽。那一回的医师临还没有特别生气,毕竟有蟜毒女已经因为连接进都接近不了而颜君陶快要把自己气出个好歹了。

    于是,医师临没有用血煞劫,只是在用其他方式收拾了有蟜毒女之后,功德加身,突兀的飞升了,没来得及收尾,也没来得及和颜君陶道别。幸好,他没等多久,颜君陶也飞升了。

    至于下界,群龙无首的异界灵魂更加猖狂,终于引起了九星门派的重视,一举歼灭,半点不留。

    五百多年后,那个曾经夺舍过医师临试验品的“他”,再一次卷土重来,“他”依靠试验特性在当年的剿灭战里躲过一劫,却也苟延残喘,用了好几百年才重新恢复。

    结果,当时又值公子阳以药师的身份强势崛起。公子阳以答应容兮遂一个条件的代价,借来了有通天彻底之能的仙器,从根上消灭了这个兴风作浪的家伙,然后得以飞升。

    简而言之,坏人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这辈子颜君陶的重生,不为复仇,只为能够更好的生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