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四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49章 四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死亡万花筒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颜君陶总觉得说书人的这个问题有点似曾相识, 却一下子很难想起来他到底是在哪里听过。

    他本来已经打算放弃不去想了,但是心里却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声音, 烦得不行得不断在他耳边叨叨“万一很重要呢?”“万一想不起来以后会后悔呢?”“再努力一下吧”……

    直至把颜君陶逼得不得不选择了开始对过去的记忆地毯式的搜寻。

    是的, 对自己记忆,进行关键词搜寻,修真, 就是这么神奇。

    修士的寿命动辄成千上百年,圣人更是要以万计数, 除了颜君陶这个六百岁就斩获了道果的怪物以外,大部分修士的寿命都悠长到了不可思议。方舫三百零八岁的高寿,在他叔父方尊者眼中却依旧是个宝宝。他和鸢元仙子的婚礼,对于方尊者来说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充满了“童”趣。

    小时候颜君陶就曾好奇过,那么多年人和事的记忆, 修士到底是怎么记住的呢?还是说只会记一些关键的内容?但哪怕只是关键内容, 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地加起来,也会很多了。这些又是怎么被记住的呢?

    普通人不要说百年了, 十年之外的记忆就已经很模糊了。

    但大部分修士却可以做到历久弥新,张口就来。哪怕是一时没有想起来的, 只要心念一动, 稍微回忆回忆,就还是能够想起哪怕是百年前某一瞬突然对道的感悟。

    修士是比普通人耳聪目明一些, 但也不是所有修士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怎么想, 他们都不应该会记得这么多东西。但是偏偏修士们做到了。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个问题,最后还是脑子有一阵子很清醒状态的梦口时夜,为颜君陶解答的,带给了还是个真正的孩子的颜君陶很是不同的三观颠覆。

    “因为修士有单独的记忆空间。就像是,唔,珍宝塔,或者是藏书阁,法器和书籍都会分门别类地被摆放到架子上,整整齐齐,随取随用。修士的记忆也是一样的,它们就像是一本本的书,又或者是一件件的宝具,放在你的记忆空间里。”

    需要的时候,就用神识随时调取,不需要了,就再放回去,自动归档,很是方便。因个体的不同差异,记忆空间也有大有小,能够存放的时间更是全看修士个人。有些人的记忆会像是印刷版古籍上渐渐模糊了的字迹,有些人的记忆却会因为“墨好印长”而始终清晰如新。

    这也是魔修摄魂时能够精准得到一段记忆的原因,他们有办法探索到修士的记忆空间。搜魂只是一种统一的模糊说法,准确地应该说是要搜记忆空间。

    要不然他们怎么找呢?把死者生前的记忆全部自己代入感受一遍?包括婴幼儿时期的尿床记录?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一个修真界有名的哲学驳论也因此而诞生——当你因缘际会地经历并感受完了另一个人一生中的所有点滴,包括他的幼年与成长,亲密得就像是替他重新活过一遍,等感受完了之后,那个你到底还算不算原来的那个你了?

    这也在姜宗主当初给颜君陶列的未解难题表上,各界的大家不少都下场亲自讨论过这个问题。无意争个高低对错,只是想和别人交流一下,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思想存在着”。

    颜君陶对此的个人理解是,你看完一个话本里的故事,你就会成为主角吗?并不会啊。哪怕主角有一些能够深深触动你的言行,肯定在你的心里留下了存在过的痕迹,甚至是已经改变了你的一些想法。但你始终还是那个你,并不可能变成故事主角。

    咳,说回记忆空间,用末日世界的研究来说,这个特殊的存在,就是修真界的修士在特别的环境下,顺应自然与历史的进化体现。

    一般的修士也不会刻意去考虑自己的记忆去了哪里,又是怎么回想起来的,就像是小孩子听到声音、闻到味道的本能。一般的普通人是不会去好奇他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只会在闻不到的时候努力闻,在回忆不起来的时候努力回忆。然后修士往往就会发现,只要自己努力一下,多花费点时间,总能回想起来该有的记忆。

    颜君陶能够有意识地在记忆空间里寻找,速度自然就比一般人快一点。但……也就是快一点,有时候没有足够多的联想,找不到准确的切入时间,这趟有关记忆的旅程,还是要大费周章翻来覆去。

    总之,就是个毫无卵用的知识。

    颜君陶在梦口时夜那里了解过不少这样毫无卵用的东西,颜君陶也不知道他当年为什么要好奇,大概是小孩子的奇怪想法吧。梦口时夜告诉他,他是第二个会去好奇这些的人。

    第一个是谁,颜君陶从未好奇过。

    如今却突兀地在眼前出现了一些画面,一些有关于心心的画面。他是个听话的乖宝宝,从不爱给人添麻烦,因为了解自己糟糕的身体,甚至连想要下山的请求都很少提出。赵掌门总担心这样的心心会寂寞,变着花样地去逗心心开心。

    但心心其实并不曾觉得寂寞,他有着十分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他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哪怕是一朵花开,他都想要研究一下它是怎么开的。

    而心心唯一能够长期倾诉的对象,就是和他一样,为了安全着想,并不能满世界乱跑的梦口时夜。

    终于,颜君陶翻到了他到底是从哪里听过“上有金鸡,下有二神”的说法。果不其然的,还是从梦口时夜那个总能知道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公鸡口中。

    不过,当时颜君陶已经是个专注修炼的元婴期修士了,在梦口时夜想要和他说这些的时候,他的回答是:“我要闭关,没时间。”

    长大后的颜君陶看着昔日的自己,真的很想揍死这个不知道珍惜八卦的家伙。那么努力地修炼到底有什么意思?是美食不好吃了,还是八卦不好听了?

    颜君陶想了很多,现实里却也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说书人已经说了起来:“……有大桃树,盘屈三千里。上有金鸡……下有二神,一名郁,一名垒……”(纬书《河图括地象》)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在传说中,桃都山有一棵蔓延三千里的大桃树,桃树东北角有一处一直垂到地面、做成拱门形状的树枝,这边是鬼门关之所在。人死后的灵魂,必须通过这道鬼门关进出。门下站着二神,也就是神荼与郁垒这对鬼神兄弟,他们会惩罚一切不法之鬼,用芦苇绳捆绑,去喂了食鬼的恶虎。

    凡间桃符和门神的传统,也由此而来。但只有长夏界,会在盛夏最炎热的时候,用比那炎热的气温还要热情的态度,为鬼神庆生。

    “因为……”

    说书人把大家的好奇心和注意力都调至最高后,这才揭秘。

    “……因为那桃树所在的地方就叫桃都山啊。”

    桃都鬼宫的桃都。

    众所周知,桃都鬼宫是长夏界最著名的九星门派,千年霸主,无人可撼。有趣的是,和桃都山同名的桃都鬼宫,正是以鬼修为主。很难说大雩城吃鬼的传统,是不是在暗搓搓地报复桃都鬼宫当年的步步紧逼;又或者正是因为知道了大雩城吃鬼,才会让桃都鬼宫那么迫切地想要得到大雩城,好打击报复。

    桃都鬼宫的老宫主就是一个已经修炼到鬼王的有名鬼修,再努力一下,就是鬼仙了。少宫主倒是个大活人,整个桃都鬼宫都少有的大活人,他自己都觉得让他继承桃都鬼宫就像是一个笑话,来自他不苟言笑了一辈子的爹的突发皮。

    少宫主不常在鬼宫居住,就是因为怕鬼修的阴气入体过甚,伤了根本。

    他喜欢一切让他觉得鲜活的东西,哪怕是此时此刻在他面前不断挑衅的龚宝宝,都让他觉得可以原谅。

    【长夏界的首府,就是桃都山的旧址,只不过沧海桑田,再难看到当年桃花灼灼的盛景。桃树结的桃子也特别好吃,可以做白桃糕,还可以做桃花饼……】容兮遂对颜君陶道。

    本来对说书人的话只想随便听听的颜君陶,在容兮遂证明了对方真的知道很多真料后,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坐直了身子,微微前倾,专注听说书人说了下去。

    颜君陶这才注意到那说书人一身青衫,放诞不羁,通身的气度实在不像个普通的说书人。

    说书人舌灿莲花的嘴里,有关于桃都山的传说有很多,形容词也很多,风趣幽默还长知识点。但对于颜君陶来说,最重要的一句还是——“上有金鸡”,说的是桃都山的大桃树上住着一只金鸡,日出报晓,日落而息。金鸡鸣,则天下鸣。

    “这只金鸡据说是扶桑树上玉鸡的后代,”扶桑树就是后羿射日里那十只金乌所栖息的地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当在上界的玉鸡打鸣之后,这响亮的鸣叫就会通过天梯传到下界。注意,这里的天梯,可和渡劫期尊者飞升的那个天梯不一样。至于是什么,咱们以后有缘再讲。总之,金鸡听到父亲(母亲?)的声音之后,就会跟着鸣叫,进而带领天下的群鸡跟着一起报晓。”

    颜君陶眼巴巴地看着容兮遂,等待容老师来说一下这个是不是真的。

    容兮遂摇摇头:【上界的故事我就不知道了。】容兮遂几乎知道修真下界的所有传说,能够辨别真假,科普八卦,但他对于上界的认知却像是硬生生被谁挖掉了,是拦腰斩断似的一片空白。这其实也很不正常,可他无意提起。

    但不管怎么说,桃树上的金鸡,看起来一定是和梦口时夜有关的。

    算上少阴金、不死药,这已经是第三个和梦口时夜有关的传说了,还一个比一个重要,一个比一个吸引人,也就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想要梦口时夜了。

    就是不知道林盟主那边想要得到梦口时夜是为了什么。

    说书人的故事还未说完,斗鸡比赛就要开始了。本来只是意思意思在等待斗鸡比赛开始之前听几耳朵故事的人,如今却都恨不能继续听完故事,再开始斗鸡比赛。这说书人就像是拥有什么魔力,甚至到了会有人为他发生冲突的地步。

    ***

    与此同时,鸢元仙子也已经就位,正按照事先就商量好的,在安抚好道侣,确保对方不会跟着自己之后,她前后分别暗中约见了“师父”与“族弟”。

    “族弟”脸上的病容更加清晰可见,眼底的青黑挥之不去,整个就像一朵花一般,只经过了短短几天的花期,就会迅速凋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告别人间。

    “你怎么了?”鸢元仙子这么问的时候,是没有任何一点关心的意思在的,她只是想要得到更多有可能有用,或者是能够帮助到颜君陶的信息。

    “最近研究做多了。”“族弟”这样解释,却连声音都有了一些气若游丝。命在旦夕之感。

    鸢元仙子这才突然意识到,“因为研究做多了、熬夜了、好几天没有合眼了,所以气色不好”这个借口,族弟已经在过去的几年内频繁用过很多回了。这不可能真的和什么作息有关,“族弟”也许是真的病了,甚至……命不久矣。

    那么努力得到的身体,却要病死了,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一种嘲讽。

    夺舍之人夺舍的身体必须是功能完全的、健康的,要不然这舍也就白夺了。他们并不能以一己灵魂之力就补全这具身体的外伤。身体死了,就像是房子塌了,谁搬过来住都一样。反而是灵魂死了,赶在尸体没有凉透之前,可以操作一番。

    “那你注意休息啊。”鸢元仙子的心思千回百转,最后却只回答了一个她往日总会有的公式化关心。

    “我一定。”“族弟”点点头,乖巧又听话,让人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到他小时候,软了心肠。

    放在以往,鸢元仙子一定会对“族弟”更加客气温柔一些的,但是如今嘛……

    “我一会儿去把容前辈引开,颜尊者就会是一个人在高楼里了,你可以去找他。包厢是天字十号房,不要走错了。”鸢元仙子直接公事公办了起来,她能忍到现在还没有爆发,已经是她涵养好了。

    “我知道了。”“族弟”大概也感受到了那种来自空气中不稳定的尴尬,他收放自如地改变了应对鸢元仙子的策略,演技一流。

    鸢元仙子撇过了脸去,她真的没有办法再看下去,如今只要一看见“族弟”的脸,她就只能一遍遍想起桃核雕塑里那奄奄一息的巨鲸。

    这些异界灵魂想要夺舍成功,最大的概率就是通过攻击灵魂的手段,直接弄死原主的灵魂或者是让原主受伤,这样才有机会赢过原装的、神魂强大的修士。她知道这些异界人的手段层出不穷,甚至有目的不明的修士帮忙合作,他们能够成功这么多例,可见下手有多么狠辣。

    她现在已经不敢奢求其他,只求她的族弟能够不要再受折磨,至少魂魄不要受损严重,能够拥有正常的转世重修的机会。

    和“族弟”秘密见完面之后,鸢元仙子就去见了她的“师父”。

    “师父”看上去好像还是那个“师父”,会关心她,会用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眼神看着她,会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但“师父”越是完美,鸢元仙子就越是觉得背脊发凉。她不知道这些异界人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不会受到天罚,就像是手染鲜血的恶人也会飞升成仙一样。天道从来都不是公平的,这与她从小受到的“报应不爽”的教育截然不同。

    既然如此,她就只能自力更生,去自己完成自己想要的公平!

    “我刚刚看到了我的族弟,他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已经很久了。师父,你觉得这有没有可能是他被夺舍的后遗症?”

    “师父”面无异色,但鸢元仙子就是知道,他慌了。

    就像是她每一次关心“族弟”时,隐藏在“族弟”神色如常背后的深切恐惧。这当然不是对鸢元仙子的恐惧,而是对鸢元仙子提到的事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大概是鸢元仙子比较在意这个问题,所以她如今才会发现,哪怕“师父”表现得好像就是在闲聊,但他还是旁敲侧击地和鸢元仙子打听了很多,有关于她的“族弟”是什么时候开始表现出疲倦、病弱的一面。

    当鸢元仙子故意给出错误的信息“差不多快二十年了吧”的时候,“师父”的紧张达到了顶峰。

    鸢元仙子本来只是随意说个时间,想要吓唬吓唬对方的。但随着对方真的上套的古怪表现,鸢元仙子渐渐拼凑出了一个不算成熟的想法——就在她“族弟”变成一混二的状态后,大概也是过了二十年左右吧,她的师父突然闭关了很长时间。

    修士突然有感于道,毫无理由地选择闭关,这在修真界是很常见的事情,本不该被注意到。但另外有一个模糊的计量词,引起了鸢元仙子的注意——“二十年”。

    是不是那一次闭关之后,师父就换了人呢?所以她才会没有一点点意识到“师父”已经不是她的师父了。毕竟师父的那次闭关真的很长,她经历了两次秘境,连她自己都有一些性格上的变化,更不用说去关心身边的人的微妙不同了。

    “师父,我‘族弟’告诉我,这些异界的人分为两派,鸽派找到了用植物造出躯体的办法,但是没有办法修炼,所以鹰派拒绝了这个提议,甚至鹰派还在担心植物体会异变,也许本身就是别的心怀叵测的修士的试验品;那么鹰派的夺舍计划呢?又是因为什么,而被鸽派所拒绝?”

    怕被报复什么的只是鸢元仙子的猜测,却不一定能彻底说通。毕竟哪怕事发后被报复,那也是搬迁到修真界的事情了,至少在修真界报复的时候他们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在末日世界,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鸽派拒绝了鹰派,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不知道。”“师父”撒起谎来,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毕竟他已经知道鸢元仙子在怀疑他、试探他了。所以哪怕露出一二马脚,有些解释不通,他也懒得去圆了。

    果然,鸢元仙子没有追究,只是轻轻说了一句:“哦。那我去引容前辈出来了。”

    转身前,“师父”突然叫住了鸢元仙子,他看着她飒爽英姿的模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最后才低声说了一句:“不管你相信与否,我是真的把你当作我的徒弟的,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完完整整地活下去。”

    说完,他就抛给了鸢元仙子一个全新的桃核雕塑,这次是一个牧童,正在牛上吹箫。

    鸢元仙子拿着桃核雕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她也不想去理解这个“师父”到底在想什么。他留下她,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会坚定地为自己真正的师父报仇。在看似沸反盈天的背景下,鸢元仙子走进了高楼,然后又在不出一炷香的时间里,带出了看不清容貌的容兮遂。

    没有人关心鸢元仙子是用什么办法把容兮遂引出来的,因为不管原因是什么,他们想要的只是颜君陶独自一人的结果。

    高楼内的人还在争吵,为了到底是看斗鸡还是听说书。

    就在此时,郊外佛门里恢弘神圣的古钟,突然发出了一声充满禅意的巨声,响彻整个巨鲸界,那种阳光下的空灵,仔细听来好像还能够听到来自远古巨鲸的欢声。

    “竟然到这个时间了!”

    “总算到了!”

    巨鲸界的百姓连连惊呼,小孩子都是激动难当,只有一小部分人不明白什么时间到了。

    一年不定期的巨鲸回溯日到了!

    脚下像布丁一样起伏的松软黄土,彻底变成了散修联盟里那样的黄色海水。只不过还有薄薄的一层膜,保证了建筑还固定在原地,并不会掉入海里。硕大的巨鲸群,从众人的脚下游弋而过,带着海中霸王巡逻独有的慢吞吞的气势。那是一种它们可以轻易主宰整片海域、所以无所畏惧的漫不经心。

    最大的巨鲸女王带头,巡视着整界领土。看着在自己头顶走过、或者好奇地猛看它们的小可爱,女王会发出一阵又一阵类似于欢笑的鸣叫。哪怕这声音气势大如夏日惊雷。

    女王之后就是阶级分明的护卫,雌性在外,雄性在内,最里面是巨鲸宝宝和上了年纪的巨鲸。

    巨鲸群是母系社会,母鲸的地位高于公鲸,但母鲸同时也会很有使命感与“淑女风度”,总是会对公鲸有一种保护欲。关键时刻,若遇到真正的危险,或者捕食,这些母鲸侍卫会迅速结阵,将老弱病残和公鲸包围在族群之中。

    不过,海洋里已经很少有是巨鲸对手的生物了,这一群的女王巡游,警惕度是十分低的。

    偶尔甚至还会有过分调皮的巨鲸宝宝,趁着大鱼不注意,脱离队伍,去过分靠近黄色的说不上来是海面还是地面的地方,近距离吸“人”。

    人类也在近距离地看着巨鲸宝宝,想尽办法互相逗弄。

    高楼里也再没有人吵架了,大家几乎都竟相出去围观巨鲸,只有颜君陶没有动,他坐在栏杆前,便有巨鲸宝宝主动送上前。

    颜君陶是真的很受这只巨鲸宝宝的喜欢,颜君陶已经能够认出对方了,它是如此特别,第一次见面送鱼,第二次见面送海螺,如今又想要送颜君陶其他东西,看上去应该是海底沉船里的宝藏,全都金灿灿、亮晶晶的,好看得不得了。至少在巨鲸宝宝的眼里是这样。

    黄色的海面下,是一整个神秘的海底世界,藏在幽暗处的捕食者,成群结队的深海鱼,以及色彩瑰丽的海洋植物。

    就在没有见过世面的陆地人,齐齐感慨“大海啊,都是水”的时候,颜君陶所在房间的下面,突兀地传来了一阵爆炸声。几乎不给人反应的时间,那一声之后紧接着就又是一阵爆炸。接连的可怕爆炸声,吓坏了出去围观的人群。

    颜君陶却优哉游哉地坐在椅子上,等着那爆炸声由下自上、由远及近而来,爆炸声越大、越急,代表了对方的心态越失衡,颜君陶就越开心。

    直至颜君陶所在的这一间,被不失礼貌地敲响,三声之后,就要破门而入。

    “请进。”颜君陶依旧能够保持着好心情,并且不给对方任何发挥的机会,在敲第一声的时候就喊了对方进来。

    门外,是一个颜君陶面生的黑衣青年,修为强大,气场惊人,就是审美不行,剃了个光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出家。

    “这里是天字十号房?”那人咬牙切齿。

    “是啊。”颜君陶指了指地字七号房的标签,又严谨地补充了一句,“曾经是。你不知道这里有随时变动房间牌的习惯吗?”

    “……从未听过。”

    “哦,今天才改的。”哪怕对方没有问为什么老板要抽风,颜君陶也好心地解答了,“我的乖师侄刚刚买下了这座楼。”

    “你是故意的?”黑袍青年已经回过味来很久了。

    颜君陶耸肩:“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

    “你知道我来干什么的吗?”被这样不重视,黑袍青年脸上有点挂不住。

    “这正是我在这里等你的原因,我挺好奇你们为什么这么针对我的。或者说,你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当然是……”青年凑近,压低声音。

    颜君陶也跟着凑了一下。

    “……我想你死啊!”黑袍青年说翻脸就翻脸,一言不合就露出了狰狞一面,各种奇奇怪怪的、明显属于异世界的武器,朝着颜君陶扑面而来。这武器自然不是普通的热武器,而是经过了灵力改装的。威力大,灵力足,却对使用者并没有太高的修为要求。

    若在修真界流行起来,不知道多少修士会为此疯狂。

    颜君陶却连动都没有动过,只是轻轻抬手,就融化掉了这些弹药。能够消灭高温火焰的,从来都不是水,那只会引起剧烈的水蒸气高温,造成更大面积的灼伤和冲天的大火。他不懂化学,只懂用更高温的蓝白色火焰,彻底吞噬那如萤火一般的小火苗。

    “你竟然是火系灵根!”青年看上去震惊极了。

    颜君陶耸肩:“谁知道呢,你反击完了吗?该我了!”

    颜君陶也就是客气地问问,完全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空中已经亮起了一团团蓝白色的火焰,快速改变了形状。在理解了它所吞噬物体的运作原理后,这些火焰就能够照葫芦画瓢地把自己变成对方的样子,更厉害的对方。随着颜君陶抬手一挥,万“箭”齐发,爆炸声比刚刚可要大得多,也壮烈华美得多。

    外面适时炸裂了绚烂夺目的烟花,在寂静的夏空下,美不胜收。

    这烟花自然不是巧合,看不清面容的容兮遂,煞费苦心才卡住这么一个点,放起了从龚宝宝那里缴纳的烟花。他其实还想配点乐曲的,可惜被否定了。

    高楼在烟花中,被夷为了平地。

    高楼里的人都在外面看巨鲸,没有人受伤,只是有点崩溃,不明白为什么一抬头,楼就没了。

    炸楼的两人都安然无恙。这种堪比拆迁队的斗法方式,是修真界如今最不赞同的,要打就找个旷野去打,殃及池鱼算什么本事?可惜,也就是这么呼吁一下,境界高的还是该怎么用怎么用,就是这么为所欲为。

    颜君陶一身华服完好无损,还是那么灵动飘逸,他甚至有空在空中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那边的黑袍青年却要狼狈得多,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爆炸的焦黑从他的头发一路体现到了丢失的半只鞋上。

    本来还在缓慢游动的巨鲸群也受到了惊吓,当然,更多的不是受到威胁的那种惊吓,是没想到小可爱也会打架的那种惊吓。很快,大部分好事鲸就停下了动作,转而专心看起了头顶上的战斗,时不时还要随便吃两口也凑过来看热闹的鱼群。

    只有巨鲸宝宝着急地想要往颜君陶那边冲去,去解救它最喜欢的小可爱!

    颜面尽失的黑袍青年,并没有就此作罢。反而从空中一跺脚,引起阵阵波纹,朝着下方荡去,激起了一个诡异的阵法,大盛的光芒拔地而起,困住了颜君陶与青年。

    “你厉害又能如何?知道这是什么吗?”青年拿起了两根长棍,俨然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颜君陶很给面子地试着猜了一下:“烧火棍?”

    “引雷针!”黑袍青年怒不可遏,哪怕明知道对面那五头身的小子大概是在故意激怒他,但他还是想要发火,“你死到临头,没想到还这么嘴硬!”

    渡劫期最怕的是什么?毫无准备的劫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方想要弄死颜君陶的心,可以说是十分之强烈了。

    乌云开始密集,沉重的灰色抹去了曾经的湛蓝,冷色调的一切将阳光彻底遮挡,穿不破云层。整个城的百姓都在后退,因为那黑到发紫的乌云代表的不是别的,正是九天玄雷!

    电闪雷鸣就在一瞬间,那雷劫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只全部往阵法里集中。对于外面来说,威慑的余威还在,只是不会有生命危险。

    黑袍青年高举着引雷针,笑得就像是一个变态,他倒是要看看这颜君陶还能如何!

    如何?

    当然是无所谓地让雷劫打下来啊。很快,黑袍青年就发现,这一道一道比什么都狠都粗的惊雷,根本不去劈那个飞在空中,手上掌握着火焰的孩子。只一个劲儿地朝着自己砸了过来,全部都朝着他来了,根本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青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颜君陶所在的方向。

    方尊者也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切,他嗤笑,现在的后辈啊,就是不懂事。看颜君陶的气运就知道了,这种人惹不起,除非是自虐狂,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不过,方尊者其实也挺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为什么劫雷不劈颜君陶?

    因为眼前的“颜君陶”根本不是颜君陶,而是容兮遂假扮的啊,容兮遂揭开“面皮”的时候,顺便解释了一句:“真是抱歉啊,让你失望了,我注定无法飞升。”

    连雷都不会劈他的那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